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兩百零八章 蒼家隱秘,言出必行

更新時間:2021-10-12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冷小沫一步三回頭,又慫又可憐,看的司馬九鯉心疼的不行。

只是想到顧言脾氣。

司馬九鯉只能當做沒看到。

“希望顧言別為難小沫,我就這么個興趣相合的閨蜜了。”

邊上女官,小心翼翼走了上來。

“公主,顧客卿這樣對長樂公,事后宗人府恐怕會向您問責。”

“那就讓他們來好了。”

司馬九鯉撇了撇嘴,回了林園。

顧言那問都不問,就給她出氣的做法,讓她感覺無比舒爽。

那種該死的安全感。

讓她感覺自己沒有信錯人!

小院。

顧言一揮手。

兩張石凳飛起,落在兩人之間。

“顧先天,我也是走投無路,才...”

“坐。”

顧言打斷她的話。

冷小沫聽話地忐忑坐下。

見狀,顧言感覺有些好笑:“我找你,和你借著我的名頭搭上九公主沒關系,不用緊張。”

冷小沫人不差。

也沒給自己造成麻煩。

顧言沒在意這點小事。

冷小沫這才松了一口氣。

雖然之前,兩人因為橘寶說過話,而且當時顧言不過是府區上來的金牌巡夜衛,很多常識都不知曉。

但是現在。

她還是半步先天,而顧言已經是先天高手,并且實力強悍,潛力肉眼可見。

實力決定階層。

冷小沫這般拘謹不安,也是正常。

顧言看冷小沫沒有那么緊張了,才緩緩開口。

“是這樣的。”

“我在蒼牙郡,有一好友在十三郡主下面任客卿,只是最近卻無法聯系上他。”

“我擔心他出事。”

顧言有想過通過隱門進行查詢。

可是不知為何,每次他拿起隱門令牌,就會心神不安,這才想起了冷小沫。

冷小沫聽完,立刻知曉了顧言的意思。

她拿出一塊傳訊令牌:“我現在馬上聯系我爺爺問一下。”

冷小沫剛剛傳訊,那邊就傳來一道略顯疲倦的聲音:“小沫,我已經聯系了老友施加壓力,你別急。”

“爺爺,是這樣的...”

冷小沫簡單將顧言的問題,轉述給她爺爺。

沉默片刻,那邊才再次傳出聲音。

“我知道了,小沫,你將傳訊令牌給顧先天,我單獨和他說。”

“好的爺爺。”

冷小沫將傳訊令塞給顧言,自己麻溜地跑到了院子外門蹲著。

可能是心里原因。

待在顧言身邊,她感覺很壓抑。

“我是顧言。”

“前輩,怎么,事情很麻煩?”

顧言把玩著令牌,沉聲開口。

“對。”

“這涉及了蒼家的隱秘,告訴你,我會很麻煩。”

冷小沫爺爺聲音,更加疲倦。

“有多麻煩?”

顧言知曉,對方是想提條件了。

“你通過小沫聯系我,想必已經發現即使是隱門這些情報機構,對十三郡主的情報記載,依舊是被軟禁。”

“這其實已經說明了問題。”

顧言默然。

確實。

連三皇子的情況,隱門都可以第一時間進行情報販賣。

如果冷小沫爺爺說的是真的。

那說明蒼天雪那邊問題真的麻煩。

只是,雖然他沒有通過隱門進行查詢,但是對方并不知曉。

不至于在這點上面欺瞞自己。

顧言嘆了口氣。

“前輩,有什么條件直接說吧。”

令牌那頭,冷小沫爺爺明顯松了口氣。

“我只有一個條件,幫小沫安全解決那個長樂公的麻煩!”

他冷家雖然在蒼牙郡,有一點點地位,但是放在帝都,就真的排不上位。

而長樂公這類人,最為惡心,絲毫沒有先天高手的尊嚴,不要臉面卻又在意表面面子。

不穩妥解決這件事情。

即使他將冷小沫帶回來,長樂公心里不甘,后續甚至可能會牽連到整個家族。

這件事情,是真的麻煩。

“解決麻煩么?”

顧言眼中閃過思索。

一個情報就這般,有些不值了。

不過,他和蒼天雪有過約定,會帶她離開蒼家。

做人得言而有信啊。

“好!”

他應承下來。

今天他給了長樂公一巴掌,估計對方這種貨色也會想辦法報復過來。

干脆一并解決。

“爽快。”

“我長話短說。”

“我雖然不知道顧先天你的朋友現在情況如何,但是十三郡主蒼天雪已經被關押到了蒼家祖地。”

“起因是她母親放走了蒼家所有雪妖,引發了蒼家震動。”

“這件事情,被蒼家壓的死死的,只是我妹妹,是蒼家一位族老妻子,我才知曉一些。”

“所以,你朋友可能...”

顧言心中一沉。

“你是說我朋友可能被滅口了?”

傳訊令那邊有些沉默。

他擔心顧言不幫自己孫女處理麻煩。

只能賭顧言節操了。

半響。

他才繼續出聲。

“可能性很大。”

“因為這件事情,涉及到蒼家血脈缺陷。”

“蒼家是擬態蒼龍血脈家族,覺醒血脈的族人雖然肉身強大,但是每年“立夏,初候,螻蟈鳴”之時,就會陷入狂暴狀態,攻擊眼前一切生物。”

“唯有雪妖血液,可以緩解這種情況。”

“現在雪妖都跑了,那些具有雪妖血脈的族人,就成了替代品。”

“你朋友身為蒼天雪客卿,被滅口可能性很大。”

這樣么。

想到岳步云,顧言心里泛起點點波瀾。

院子陷入了死寂。

“顧言,生老病死,即使是我們,不到神通境,可能一場赤潮下來,一樣身死道消,你想開點。”

看顧言不說話,冷小沫爺爺怕他毀約,趕緊開口安慰。

“沒事。”

顧言聲音低沉了幾分。

“最后一個問題。”

“蒼家最強者是什么層次?”

傳訊令另一頭的老頭聞言,心里咯噔一下。

問這個干啥?

可是此時他已經透露了不少信息,只能硬著頭皮開口。

“我也不知道,這在任何一個家族,都是絕密。”

“但是五百年前,蒼家還有一位神通境露過面,對方現在還有沒有活著,沒人知道。”

“好了,就這樣。”

“你派人來接冷小沫吧,那個皇親國戚的威脅,我會處理。”

顧言斷開傳訊。

他詢問蒼家底蘊,不是想為岳步云報仇。

對他的遭遇,顧言心里雖然惋惜,但是他已經補償過對方了。

兩人交情,還沒到他為對方報仇的地步。

唯有蒼天雪,必須救出來。

他顧言,無論前世今生,言出必行!

顧言眼中閃過煞氣。

他起身,走到院外。

冷小沫正蹲在墻角,雙眼無神地看著地面上的螞蟻。

“令牌還你,你爺爺應該會派人來接你,那個什么國丈,我會幫你處理。”

冷小沫茫然接過令牌,

等到顧言走遠,她才反應過來。

“顧言,謝謝你!”

她對著顧言大聲喊道。

顧言擺擺手。

等價交換罷了。

她爺爺為了她,冒的風險不小。

池塘,小亭。

魚兒游動,相互追逐玩耍,無憂無慮。

幾片荷葉隨風輕擺,已經冒了牙尖。

而司馬九鯉,正躺在吊床上,架著腳,搖搖晃晃,看著話本,享受著侍女的投喂,十分愜意。

顧言無聲無息出現在小亭,看向水面荷葉冒出的嫩牙。

這是夏天到來的信號。

司馬九鯉長大嘴巴,等著侍女投喂,卻發現對方正看向自己前方。

她順著侍女目光看去,才發現顧言過來了。

“誒,顧言,你和冷小沫聊完了,你沒欺負她吧?”

司馬九鯉從吊床上一躍而下,話本一丟,嘴里巴拉巴拉。

“沒有。”

顧言轉過身。

“是這樣的,等會可能會有一些勢力來找你,邀請我去做客,或者想挖我一類。”

“我有要事,你都幫我拒絕就行。”

“哈?”

司馬九鯉懵逼看著顧言。

“你別開玩笑了,你是我的人,一查就知道,誰會做這種事情。”

這又不是什么普通人做生意,看這個伙計能力強,就出價錢來挖人。

顧言可是客卿。

和她司馬九鯉簽訂契約的客卿。

是她的人!

司馬九鯉的話音剛落,天空就傳來尖銳之聲。

一道劍芒,帶著肅殺,從天而落。

“鎮魔司執法使迪,求見九公主!”

劍芒閃爍。

肅殺攝人。

光芒散去,露出一個表情冷峻的劍眉俊俏青年。

正是執法使,迪。

迪客套說了聲,就將目光看向顧言。

顧言皺眉。

“你不是去蕩清紅船坊了么?”

據他所知,紅船坊是一個詭異勢力,十幾個成員全部是擁有靈智的先天詭異。

對方這么快就處理了?

迪淡淡一笑:“一群土雞瓦狗罷了,如果不是追殺它們浪費我時間,一劍足以。”

他目光熾熱看向顧言:“倒是你,我一回來,就被你的信息震驚到。”

刀魂啊!

他遲遲不愿意突破神通境,就是為了領悟劍魂。

可是顧言,居然可以跨入刀冢二十米之內,這意味著,對方完全有成就刀魂的潛力!

“所以你是代表鎮魔司來和我談條件的?”

迪先點頭,又搖頭:“這個只是順帶,我更想和你交手一次。”

這是他第三次對顧言說這話。

顧言眼露無奈。

“我最近有急事,過些天。”

迪點點頭:“好,我很期待。”

他隨手將一塊石頭拋給一旁懵逼的司馬九鯉:“這是我們鎮魔司的條件。”

說完。

他對顧言點點頭,重新化作劍光,沖天而起,消失在天際。

顯然“迪”的實力,也處于神通境的臨界層次了。

司馬九鯉看著手上的留音石,瞪向顧言:“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想毀約!”

她現在很生氣。

“自己看。”

“記得幫我全部拒了。”

說完,顧言轉身離開。

之前冷小沫的爺爺說過,蒼家血脈子弟,每次立夏第一侯,就會陷入狂暴。

一年二十四節氣,七十二候。

立夏,初候,螻蟈鳴。

天氣上升,地氣下沉,蒼家血脈暴動。

蒼天雪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顧言現在必須趕過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