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九十九章 破而后立,虎魄通靈

更新時間:2021-10-08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下半夜。

暴雨漸小,雷聲消失。

顧言突然睜開雙眼。

“有人對我有惡意!”

他隔著車廂,看向南面。

夜色虛空中,一個豐腴少婦,正踏空而來。

下一刻。

一股隱秘的波動,橫掃顧言所在的商隊駐地。

顧言心中一驚,閉上雙眼,裝作沉浸修行的姿態。

他設置在外的陣法,如同虛設,被波動穿透而過,降臨在他身上。

“這就是顧言么,長得確實不錯。”

少婦隱匿黑暗,伸出長而靈活的香舌輕舔嘴唇,眼睛微亮。

“即使這小子沒有無間令牌,抓過來巫山云雨,采補一番,也是極好的。”

在司馬無相告訴它顧言有無間令牌后,它花了數天時間調查這顧言。

甚至連對方在鎮魔司,一人轟殺五位先天事件的前因后果,都知曉的一清二楚。

結果很失望。

雖然情報顯示顧言年紀不大,又出身小縣城,卻突破速度極快,戰力極強,還進入過那間詭怪客棧...

乍一看,對方得到無間令牌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有兩個關鍵情報,卻將這一切都推翻了。

第一,就是這顧言很貪財。

第二,就是對方身上,似乎蘊含了某種陽性血脈或者體質,并不是真的普通人。

有間客棧的考驗,直指本源,比突破先天的心魔考驗還可怕。

貪財的顧言,如果參加了第四次之后的考核,根本無法活著出來。

這也是顧言或許依舊被人關注,但是一直沒有被直接騷擾過的根本原因。

少婦現在過來,只是因為顧言殺了它兩個手下罷了。

“可惜了,如果不是殺了我的手下,抓回去做男寵也是極好的。”

它去查看過手下隕落所在。

通過殘留痕跡,可以肯定顧言體內的陽性血脈或者體質,層次不低。

這種體質,可是最上等的采補對象。

好好養著。

玩個十年八年,再高價賣出去都很正常。

帶著惋惜,少婦剛準備動手。

突然,腰間一枚骨質令牌微微震動。

它眉頭一皺。

“何事?”

“坊主,您的兒子被人殺了。”

陰森空幽的聲音,出現在她腦海。

少婦一愣。

它不過趕路的一會功夫,兒子沒了?

“司馬無相這個廢物!”

少婦眼中紅芒閃爍。

司馬無相算是它和魏皇之間的一個聯系紐帶,涉及到了生存資源和結盟。

司馬無相死了。

恐怕后面的事情就有些麻煩了。

想了想,它手掌出現一枚龍形玉牌,心神激發。

“滾!”

伴隨一聲怒吼從中傳來。

龍形玉佩居然瞬間崩碎,化作粉塵從少婦指尖飄散!

嘎吱!

看著粉碎的玉佩,少婦秀拳握緊。

“司馬成空,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趁機斷開和我紅船坊的交易?”

“你太笑看我紅娘了!”

紅娘咬牙切齒,雙眼帶煞。

它看了眼顧言所在方位,恨恨離開。

這個小家伙晚些時候再吃。

先處理了死兒子的事情!

在少婦紅娘離開后,壓抑在顧言心口的預警,終于消失。

顧言睜開雙眼,露出疑惑。

“難道對方是忌憚邊上是花月宗,所以暫緩動手了?”

花月宗有神通境強者。

動靜太大。

神通境強者可以瞬間降臨這片區域。

“如果是這樣,我現在更不能離開。”

想了想。

顧言提溜著橘寶走出馬車,收回陣旗,走到王先天馬車前。

“王先天?”

剛剛才平緩心情的王先天,聽到顧言聲音,心里一咯噔。

難道今天血光之災是免不了了?

他苦著一張臉,從馬車鉆出。

“顧大人,有什么事么?”

顧言笑了笑。

“沒大事,只是其實目前貨物押送也差不多了,讓你們等我一個也不合適。”

“這樣,你們直接走吧,接下來的路程我就不去了。”

聽到只是這事,王先天松了口氣:“這樣也可以,剩余貨物價值不高,應該也沒有誰冒著得罪司馬家的風險下手。”

“那我明天清晨就帶著他們先離開了。”

說完,王先天轉身就走向管事車廂。

他實在是不愿意面對顧言。

明明是同等身份,卻硬是讓他卑躬屈膝,還心里害怕的一批。

“等等!”

顧言突然叫住王先天。

王先天剛剛舒展下來的小心臟,再次繃緊。

完了。

該來的還是要來。

他僵硬轉過身子:“大人,還有什么事嗎?”

“沒什么,就是王先天頂著個巴掌印去見手下,難免有失威嚴。”

王先天這才想起來,自己剛才打了自己一大嘴巴子,下手還不輕...

看著手忙腳亂處理巴掌印的王先天,顧言嘴角帶笑,轉身飛向花月宗。

邀月給了他基本權限。

只要走上次那條路,花月宗的陣法,就不會排斥他。

外面可能有人想埋伏他一波,還是躲在花月宗為好。

深夜的花月宗,景象更美。

外面風雨侵襲,里面卻安寧愜意。

清風席卷花香,讓人緊繃心神都下意識舒緩下來。

更有不知名熒光蝴蝶翩翩起舞,在漆黑夜色下,構建出一幅如同夢幻般的五彩畫卷。

穿過山谷,燥熱侵襲。

陣法籠罩所在,邀月浮空,不斷掐著法決打向下方地火熔爐。

點點汗水從她額頭鼻尖滑落,帶著別樣的誘惑。

顧言欣賞了一會后,才隨意找了個地方丟下橘寶,盤膝而坐。

熾熱空地。

一人專心致志地煉器,一人心神沉浸地感悟刀意,時間緩緩流逝。

十二天之后。

邀月虛弱打出最后一道法決,嬌呵一聲:“出爐!”

一道紅白光芒從地底激射而出。

長刀嘶鳴,傳蕩虛空,不知驚醒花月宗多少熟睡之人。

刀鳴之聲,傳至顧言耳中,引動他的心神。

多日參悟,在這一刻化作火山爆發,沖擊而出,一切豁然開朗。

“刀意!”

顧言睜開雙眼,渾身散發驚天鋒芒。

他手掌一伸。

“刀來!”

全新鍛造的虎魄刀帶著還未消失的高溫,破空而至,乖巧落入顧言手掌。

滋滋滋

縷縷宛若巖漿的血液從顧言手掌涌出,向著刀身蔓延,激蕩起大股蒸汽。

吞噬了顧言熾熱血液。

虎魄刀敞開震動,刀身上出現一道道血色紋絡,宛若血肉一般蠕動,又好似在起伏呼吸。

同時一股雀躍,從刀身傳到顧言心頭。

血脈相融,人刀合一。

破而后立,虎魄通靈!

“哈哈哈!”

先是借著刀鳴為契機,徹底頓悟刀意,此時虎魄刀又通靈,讓顧言暢快地仰天長嘯。

同時一股豪氣,自然而然從他心中生出,化作無可匹敵的氣勢,擴散周圍。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心不鋒芒,手上的刀,又怎么可能鋒銳!

這是刀客境界達到一定層次,自然而然會涌出的鋒芒!

可憐邀月已經精疲力盡,心神損耗嚴重,卻被顧言體外肆虐的刀意無意沖擊。

剛剛落到地面。

邀月就兩眼一翻,昏迷了過去。

顧言此時卻心神全部被虎魄刀吸引,正眼帶喜愛的一遍遍撫摸刀身,根本沒注意到一旁邀月。

幸好顧言散發的氣勢太過強橫,引動了花月宗高手。

伴隨幾道破空聲。

六個姿態萬千的熟美婦出現在空地上空。

其中五人第一時間,想要查看引發動靜源頭的顧言,卻被一個胸懷最為寬廣的美婦阻止。

“別看!”

“此人正在刀意交融靈刀,心神失感,一旦有人直視,必受其刀意鋒芒!”

聞言。

幾人才將目光看向趴在地上的邀月。

“邀月!”

看到地面昏迷的邀月,一個美婦趕緊上前,拿出特質蜂王漿灌進她嘴里。

溫潤能量滋補下。

邀月痛苦地捂著額頭,輕吟一聲,睜開雙眼。

“邀月,你沒事吧?”

“沒事。”

她從美婦懷里脫身,隨后不滿瞪向依舊沉寂于用刀意沖刷虎魄刀的顧言。

“別看!”

美婦提醒終究是晚了一步。

邀月目光剛剛觸及顧言身軀。

一股驚天刀意,轟然爆發,席卷四面八方!

撲通!

剛剛醒過來的邀月,再次雙眼一翻,正面朝下,砸向地面。

其余幾人,正在苦苦抵御顧言無意識爆發的刀意,來不及拉住邀月。

一聲悶響。

邀月正面撞在熾熱地面,慘遭被刀意激發的陣法沖擊,隨后在“彈”力作用下,翻轉身軀,人事不省地昏迷一旁。

等到刀意消散。

幾人不敢再繼續將邀月喚醒,在顧言身邊留下一道傳訊后,匆匆帶著邀月離開。

邀月連續神魂受沖擊。

穩妥起見。

花月宗幾位先天沒有再用外物喚醒邀月,而是讓邀月自行恢復清醒。

三天后。

邀月緩緩睜開雙眼,茫然從床上爬起。

這一動,就引動了傷勢。

她疑惑摸向自己鼻子和前面山巒。

“我的額頭,鼻子和熊怎么這么痛?”

要知道她的肉身可不差啊!

她揉了揉額頭,回想之前發生了什么事情。

片刻。

一股怒意從她眼中綻放。

“艸,老娘辛辛苦苦給你煉器,結果!”

邀月手一伸,手上就多了一把足足三米長的巨型錘子。

“老娘砸爆你!”

房間大門被一腳踢飛。

邀月光著腳丫,提著數千斤的鐵錘沖天而起,怒氣沖沖飛向顧言所在。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