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兩百章 攔都攔不住要送的邀月

更新時間:2021-10-09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邀月醒來后,想起發生了什么,抓起一根大鐵錘就要跑去和顧言拼命。

只是當她靠近自己煉器爐所在位置的時候,才發現不對勁。

只見五位先天長老懸浮半空,腳下是宗門大陣的節點。

花月宗其余弟子則全部站在長老們下方,緊張又有些期待地看向前方。

“這是什么情況?”

邀月疑惑。

這時,一個少女若有所覺,頭頂的七彩水晶鳳凰簪擺動,腦袋后看。

看到邀月,她眼前一亮。

“邀月姐姐,快帶我飛起來。”

“月月?”

邀月看到對著自己大叫的少女,疑惑飛了下去。

看到邀月提著一把大鐵錘從天而落,嚇得其余女弟子紛紛落荒而逃,空出一大塊地方。

“月月,這到底是怎么了?”

邀月放下手中鐵錘,美眸涌現疑惑。

月月上前抱住邀月手臂,蹭了上去。

“聽長老說是那把靈刀即將貫穿刀意,進行喚靈。

到時候動靜會比較大。

為了避免我們被誤傷,才讓我們集合的。”

邀月向前看去。

只見她親手重鑄的虎魄刀,懸浮顧言頭頂。

虎魄刀通體已經化作了黑紅色,刀身紋絡好似巖漿流動,明亮不定,賣相不凡!

“居然在我花月宗的地盤內部淬煉靈刀,萬一傷到了人怎么辦!”

邀月看到顧言,就氣不打一處來,抓起鐵錘,就要上去給顧言一錘。

突然!

邀月面色一變。

虎魄刀,開始顫抖起來。

伴隨虎魄刀刀身律動,周圍空氣好似水面波紋一般向著兩邊擠壓擴散。

震蕩頻率越來越快!

刀鳴越來越響!

引動的空氣波浪,跌宕起伏,好似真的水面。

一些修為弱些的女弟子,漸漸開始無法承受音浪沖擊,不由面露痛苦,緊緊捂住了耳朵。

“護!”

上空長老趕緊催動陣法。

一層光芒升騰,將所有人都護在里面。

音浪的影響,這才被隔絕。

“難道這顧言修的是音波刀道,但是又不像啊,威勢太強了!”

邀月面色凝重起來。

她身為制器大師,接觸的武道高手最多,別說意境強者,甚至孕育出劍魂的恐怖強者,也有幸接觸過。

但是從未見過刀意灌注,會出現顧言這種情況!

在虎魄刀身震動到最極限的時候,一抹金色光輝,從刀尖快速向上蔓延。

鋒芒!

每一縷金輝,都代表了金之規則最鋒芒的一面。

“啊”

十多個眼睛一眨不眨看著刀身的少女,一時不查,捂住眼睛尖叫起來。

她們被鋒芒灼傷了眼睛。

“全部閉上眼睛,不要看了!”

上空長老一邊阻止下面弟子繼續好奇偷看,一邊撒下點點甘露,治愈那些眼睛幾乎失明的女弟子。

先天之下,居然連直視虎魄刀的資格都沒有!

“金之規則!”

這一次,邀月認出了虎魄刀身上逸散的力量。

她瞪大眼睛,忘記周圍一切,開始全身心地看著虎魄刀的變化。

先是厚重之感,又出現金之鋒銳。

接下來,會不會還有變化?

一輪金輝,照耀方圓數百米。

虎魄刀上,再生變化。

一縷縷紫色雷霆,化作一條條雷電小蛇,盤曲纏繞刀身,將金色光輝,一點點中和。

而原本厚重和鋒銳之意,也開始緩緩消失。

一股奇妙的力場,向著周圍擴散。

在場所有先天,都疑惑看向停滯空中,趨向平凡的虎魄刀。

怎么第三次變化,反而沒有了威勢?

下一刻。

一聲刀鳴,激蕩虛空。

即使有護罩阻隔,所有人身上依舊泛起大片大片的雞皮疙瘩,心里發毛,背生冷汗。

第四重變化,為刀意!

驚天刀意!

刀出驚天!

地磁,金,雷霆,刀意,四種規則力量重重疊加,發生其妙變化,再也無法抑制。

虎魄刀閃爍一下,斬向虛空!

沒有刀元加持。

虛空卻憑空浮現出一道十多丈的刀痕,繼續延伸,沖破百米高空,越變越大。

最后占據半邊天空,才緩緩消散。

“這...太虎頭蛇尾了吧。”

抱住邀月的月月,眼露失望。

在邀月的護持下,她看清了所有過程。

只是她無知的話音,剛剛落下。

一道光華一閃即逝,浮現出一仗長的刀痕,烙印虛空,不消不散。

她這才反應過來。

不是虎頭蛇尾!

而是所有威能,都被她花月宗的大陣抵御住了!

一刀轟擊。

虎魄刀身上閃爍交織著四種規則力量,歡快地圍繞顧言旋轉了一圈,才掩去所有光華,化作平凡,插在顧言身前。

顧言近乎虛脫地睜開雙眼。

“幸好有日月精華源源不斷被我牽引補充,不然這次祭煉,恐怕會失敗。”

這種行為,是武道獨有的大眾手段,名喚靈。

就是在武器剛剛誕生靈性的時候,將自己修行的規則之道烙印上去。

顧言輕撫一遍虎魄刀,才提刀站起。

“諸位,不好意思,有些情不自禁,如果造成了損失的話,我愿意賠償。”

“呵呵。”

“顧鎮魔使客氣了,你剛剛喚靈結束,就先歇息吧。”

花月宗宗主面色和藹。

她對著顧言點點頭后,立刻和其余長老,帶著女弟子門散開。

邀月本來也想扛著錘子跑路,卻收到了宗主的傳音。

“邀月,你做的很好,繼續籠絡這個顧言。”

在顧言沉浸喚靈的三天,她們已經將他所有明面上的信息摸清了。

“不行,宗主,我現在看到他就來氣!”

“別胡鬧。”

“太上長老狀況不佳,你也知曉我花月宗目前處境。”

“萬一沒了太上長老護持,我花月宗就是一塊肥肉,必須早做打算。”

“對于這種有潛力的天驕,我們需要拉攏!”

邀月沉默了。

她知曉宗主的意思。

單單一把靈刀斬擊,就可以痕烙虛空,沖擊花月宗護山大陣。

這意味著顧言持刀全力出手,恐怕可以撼動護山大陣。

這是無限接近神通境的力量!

“我知道了。”

邀月手上青筋跳起,將邊上月月丟到宗主面前,拖著錘子走向顧言。

顧言神魂敏銳,感應到了那美婦和邀月之間的傳音,所以故作撫摸刀身,沒有靠近。

現在看到邀月獨自一人過來,到不用忌諱。

“邀月大師,多謝了,虎魄刀我很滿意!”

他看著過來的邀月,面帶微笑。

這女人,確實靠譜。

地面堅固石面一震。

三米多長的大鐵錘,轟然砸在顧言身前。

邀月面露不爽。

“謝個屁。”

“我幫你的虎魄刀祭煉了半個月,結果剛剛弄完,你就激發刀意,害的我神魂受損,恩將仇報。”

“哼!”

雖然宗主的話她記在心里。

但是因為制器天賦,她從小就被捧著,養成了隨心所欲的性格,吃不得虧。

何況!

她一直認為宗門的策略是錯的!

人,一定要靠自己。

而不是外人。

更不是男人!

看到滿臉怒意的邀月,顧言有些尷尬。

這也不能怪他。

刀成的瞬間,正好引動他孕育的刀意,一時沉浸了進去,沒注意外面。

“這確實是我不對,你有什么要求提。”

“什么要求都行?”

邀月眼前一亮。

“呵。”

顧言面笑皮不笑吐出一個呵字。

這邀月想的挺美。

一點逸散的刀意隔空沖擊,對于先天高手能造成什么傷害?

“那你就是沒誠意了。”

“沒誠意,又何必說出口?”

“男人真是虛偽!”

顧言不為所動。

“換一個要求。”

虎魄刀的煉制,錢貨兩清。

如果不是刀鞘還沒打,他早就不鳥邀月,直接走人了。

“行啊!”

邀月一只腳踩在錘子上,伸出豐腴光潔的手掌。

“那這樣,我們比力氣,輸的,答應贏的一個不違背原則的條件!”

今天這口氣,不出不順暢。

而且正好坑一坑這顧言。

讓他答應代表花月宗,去參加半年后和憐惜派的比斗。

以顧言展露的實力,說不定可以搶奪到一份可以純凈神魂肉體的寶物,為太上長老續命!

顧言感覺到了邀月不懷好意。

只是...和我比力氣?

他嘴角抽動,看著手上超出期待的虎魄刀,有些不好意思:“這樣不好吧。”

奈何。

給了邀月機會,她不把握。

邀月手掌直接伸到顧言面前:“沒見過你這么墨跡的男人!”

“伸手!”

“不是,我是有點不好意思。”

邀月手掌,已經強行將顧言手掌握住。

觸感光滑有力。

“磨磨唧唧。”

“我數一二三,就開始發力,吃不消的人自動認輸,有問題沒?”

顧言無奈,只好點頭。

有人要送,攔都攔不住,他也沒辦法。

“一”

“二”

“三!”

一聲空氣尖銳爆鳴。

邀月豐腴的手臂,青筋膨脹跳動,不顯的肌肉更是化作一塊塊宛若鋼水鑄就的肌肉將皮膚撐的隆起。

足足萬斤的力量,向著顧言手掌擠壓而來。

邀月看到顧言手掌一動不動,任由她碾壓而不變色,手臂力量再度爆增!

兩萬斤!

顧言依舊面不改色,順便把玩起了虎魄刀,虎魄刀也嗡嗡震動,蹭著顧言。

“我不信!”

邀月腳下堅硬無比的地面轟然裂開,赤腳陷進里面,渾身青筋跳起,力量匯聚在顧言手掌之上。

三萬斤的力量!

這一次,終于有了變化!

伴隨一聲清脆的碎裂聲在兩人之間響起,邀月擠出難看的微笑,湊到顧言面前。

“扛不住了,就別抗,小心我把你手掌都捏成肉泥了。”

聞著撲鼻而來的香味,顧言有些猶豫。

“那個...”

“你看下自己的手。”

“哈?”

邀月低頭看去。

只見自己手掌上,斷裂的指骨已經將手背皮膚刺穿了,血色滴答落下。

只是因為用力過猛,局部位置沒了直覺,她才沒有發現這點。

“斷的是我的手指?”

邀月沒有接受這個事實。

“嗯。”

顧言手掌一震,松開邀月的手掌。

等會邀月還要幫他免費打刀鞘,手受傷太嚴重就不合適了。

邀月任由顧言將她手掌固定好。

明明是一個刀客,為什么會力量比她一個打鐵的還大?

她在懷疑人生。

現在看來,顧言剛才分明是在給自己臺階下。

而自己卻一直在自不量力的咄咄逼人...

邀月現在只想找個地縫鉆進去。

“我剛才有些過分了。”

邀月低著頭,聲音如蚊蟲。

顧言十分大度:“無妨。”

這種姿態,讓邀月更加不好意思。

自己剛才居然想去算計這樣的一個人,誒。

“我愿賭服輸,你想要我做什么,說吧。”

她眼睛撲騰撲騰,多了幾分柔和,用一種不一樣的眼光掃視顧言。

顧言點點頭。

“等會你給我免費打個刀鞘就行,質量不用太好。”

邀月松了口氣。

這個要求不難。

顧言這人其實還不錯。

她想著。

然后聽到顧言繼續道:“不比刀身差就行,最好是可以和刀身相容,或者收斂到刀柄上面,不然每次拔刀鞘也麻煩,如果可以...”

邀月:淦!

浪費老娘表情!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