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九十八章 名聲鶴起, 血月夜鴉

更新時間:2021-10-08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現實一瞬。

血月空間第六百四十二天!

日復一日,萬詭噬身。

司馬無相堅韌的神魂,終于是徹底崩潰了。

現實世界,司馬無相的身軀,徑直倒下,眼中已經沒有了焦距。

他的靈魂已經徹底崩潰了。

一枚玉佩從他手上滑落,丟在地面滾動,直到被一雙靴子擋住。

顧言雙眼寒月隱去,彎腰,將玉佩撿起把玩。

面板輕震。

“特殊物質提取+1。”

“源力攝取一百三十點。”

在司馬無相隕落的剎那。

影衛停滯的意識,終于回歸了清醒。

看到只剩下殘軀的司馬無相,它的雙眼瞪大,一道道血絲跳動蔓延:“你殺了他?”

“那又如何?”

顧言看向緩緩抬起長劍的影衛,聲音沙啞低沉。

他現在出手,不沾因果,不受推演。

機會難得。

正好測試寒月型態的特性。

影衛沒有繼續開口,只是深情看向自己手上長劍。

它原來的宿主,就是一名劍客。

只是在最后一次廝殺中,他的心,退縮了。

所以他死了。

上百年時間過去,影衛都還記得那最后含恨一劍。

層層黑霧,從影衛身上分解,灌注手上長劍之上。

長劍爭鳴。

一股奇妙的意,匯聚在屋內,將顧言牢牢鎖定。

顧言面色微變。

他感覺到了威脅!

影衛深情看向不斷吞噬自己身軀的長劍,嘴唇呢喃。

“此劍,名絕影。”

“曾痛飲三十八先天,一千七百九十三后天的心頭熱血,未曾一敗。”

“而我,是它唯一一次失敗后的烙印。”

漆黑長劍,直直指向顧言。

“那一劍!”

“不該敗!”

積蓄充斥整個屋子的劍意,轟然炸開。

“無影!”

破碎的瓦片,倒刺的木片,桌椅碎面,一切陰影,整個屋子內的物件,瞬間化作一道道利劍,沖殺向顧言。

顧言屹立原地不動,眼中帶著驚艷。

這一劍。

好強!

根本躲不掉。

劍出無影!

在看到對方出劍的瞬間,意味著他已經中劍了。

所有載體轟然炸開。

塵霧木屑之中。

一道道劍意從顧言身軀貫穿而過,在虛空劃出一道道劍影,破開身后墻壁之后,繼續沖出足足百米,才緩緩消失。

“這一劍如何?”

影衛淡淡開口,身軀如沙碩般在快速消散。

“很強!”

“在我沒準備的情況下,可以瞬間殺我。”

顧言公正評價。

“那就好。”

影衛扯出一個難看的微笑。

生命盡頭,終于是為自己出劍了一次。

絕影劍砸落地面,發出悲鳴。

影衛死了。

“特殊物質提取+1。”

“源力攝取一百點。”

看著影衛死在自己手上,顧言卻沒有感到高興。

絕影。

那驚艷一劍,恐怕就此成了絕唱。

可惜。

他有些惋惜。

一個響指。

周圍一切,緩緩虛幻破碎。

顧言手上依舊拿著剛才的玉佩把玩。

而影衛所在位置,卻只剩下了一把漆黑長劍躺在冰冷的地面,為失去了主人悲鳴。

唯一不同的是,顧言鼻端,兩條血痕緩緩劃落。

這是神魂受傷映射到肉體的結果。

“寒月型態雖然變態,但是目前底蘊還是太淺了。”

顧言搖搖頭。

寒月型態,有兩種攻擊模式。

一種是血月升空,輻射神識籠罩范圍的所有生物,控制它們。

數量越多,生物靈魂越強,對他魂力消耗越強。

一種就是強行將魂力弱于自己的敵人,靈魂拉入自己的血月空間。

這里面。

他就是世界主宰!

但是影衛的無影劍,卻清楚地告訴了顧言,血月空間是可以被傷害到的。

而血月空間的本質,就是他的神魂。

等于說,如果顧言將一個魂力沒他強的武道強者拉進血月空間,結果對方靈魂本質更高,那最后就成了他主動求死了。

“接下來得多收集一些修神之法了。”

他最好的一部修神之法,反而是司馬九鯉給他的《魚躍龍門觀想法》。

也是那種魚化蛟龍的感悟,才讓他頓悟,神魂化作寒月。

顧言手掌一攝,強行將絕影劍用魂力封鎮后,收進空間袋。

外面,已經傳來了破空之聲。

顧言瞬身到司馬無相肉身面前,手掌按在他的頭頂,魂力灌輸而入。

“魚人之淚,出來!”

在暴虐力量的強行攝取下,司馬無相身軀居然開始干枯起來。

星星點點湛藍光點,從他身軀脫離,在虛空凝聚成了一顆湛藍淚形水晶。

“真美。”

在魂力牽引下。

魚人之淚,穿透斗笠遮掩,消失在顧言額頭。

下一刻。

一股純凈,橫掃他的神魂。

神魂最深處那絲污穢,在純凈力量下,終于是徹底煙消云散。

司馬無我沒有騙他。

幾乎是顧言剛剛清除掉神魂中的污穢,狂暴罡風帶著大片破碎木屑,向著顧言轟殺而來。

顧言將司馬無相身上空間袋抓在手上,撞破身后墻壁,向外逃去。

歲清風趕來,說明他待在這里的時間,已經到了警戒線。

必須撤了!

歲清風還想追擊。

一道血月轟然撞擊在他的腦海。

歲清風悶哼一聲,兩道血柱從他鼻腔噴灑而出。

他的靈魂受創了!

等到他追出去的時候,茫茫夜色下,除了沒有停歇的大風大雨,哪里還有顧言的影子。

幾乎是同時,一股陰寒氣息,降臨了這片大地。

片刻。

伴隨一聲怒吼,一道爪印,沖天而起,轟擊在厚厚雨云之上。

激烈震蕩的虛空中,雷消云散,出現一個蔓延千米的空層,將頭頂星空顯露。

點點月華星光灑落。

月光下,一道高瘦身影,拖著已經昏迷的歲清風離開,背后是一地蜷縮的干尸。

歲清風沒忍心殺他們,但是他們還是死了。

此時,數千里外。

一道急速穿行的陰影突然停了下來。

“爺爺,怎么停下來了。”

“夜鴉跑了怎么辦!”

詭狐眼神急切的看向自己爺爺。

自從上次在那夜鴉手上吃虧后,她就對此念念不忘。

這次夜鴉好不容易用他那塊隱令購買信息,暴露位置。

一旦錯過。

詭知道下次要什么時候才可以有這樣的機會。

“來不及了。”

陰影蠕動,化作老者和女人兩道身形。

“我剛剛已經收到傳訊,三皇子被夜鴉宰了,現在司馬成空正處于暴怒中。”

“我一旦靠近,被誤會就麻煩了。”

老者輕輕嘆息,眼中帶著疑惑。

詭狐聞言,卻眼睛瞪大,再也保持不住清冷表情。

“怎么可能!”

“距離購買信息還不到三十息時間,他怎么可能有時間殺死司馬無相!”

詭狐聲音帶著不可置信。

老者沒有回答。

因為他也疑惑。

那三皇子住處,不僅有一只靈詭不休不息護衛,還有那近乎完全掌控了清風之道的歲清風跟隨。

更別提里面還有一念激發的陣法。

即使是他,在那種環境下,剎那間也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

一旦不成,就必須遁逃。

那夜鴉,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在這一老一小疑惑不解的時候,顧言已經穿梭了數千里范圍,重新回到了花月宗山門之外。

轟隆!

一道道雷霆隨著他到來,再次轟鳴起來。

馬車內。

王先天緩緩睜開雙眼。

他掀開簾子,看著天空不斷閃爍的紫色雷霆,眉頭皺起。

不知為何,他總是感覺有些不心安。

到了先天層次,無論是武道先天還是左道神魂,一旦心有所感,心血來潮,往往意味著預警。

恐怕自己有血光之災啊!

想到這里。

王先天顧不得顧言的警告,走出馬車,來到顧言所在馬車的陣法外。

“顧大人,冒昧打擾,實在是在下突然心神不寧,擔心有事發生。”

虛空扭曲,顯露出里面寬大豪華的馬車。

車簾掀開,露出面色不渝的顧言。

“我并未有發現有何不對勁,難道你實力比我強?”

一股咄咄逼人的氣勢,鎮壓在王先天身上。

他面色一白,連忙拱起雙手:“不敢,只是...”

“滾!”

“如果再打斷我參悟,我殺了你!”

肅殺之意轟擊在王先天身上,讓他身軀發顫,癱坐在地。

等到他爬起來。

陣法已經重新將馬車籠罩了下來。

王先天心里不岔。

這顧言,太霸道了吧!

居然威脅要將同屬于皇室先天的自己殺了...

王先天猛然驚醒。

他一巴掌打在自己臉上。

“我如果繼續喋喋不休,惹怒了這顧言被他殺了,那不正是血光之災嗎?”

他恍然。

原來心神預警是這么回事。

坑啊!

他訕訕返回馬車。

將王先天嚇走,順便露了面。

顧言抓起還在沉睡的橘寶,發現它的肉體還在平穩蛻變后,才盤膝而坐,閉上雙眼。

大道殊途同歸。

影衛最后顯露的無影劍意,給了他觸動。

他對于自己孕育的刀意,有了更深的感悟,需要即使消化。

剛剛殺了一國皇子的顧言,無驚無喜,沉浸在了修行中。

與此同時。

隨著大魏國君震怒。

夜鴉這個名字,在先天甚至神通層次,終于響徹起來。

根據出手特征。

人稱,血月夜鴉!

位列于大魏官方懸賞榜第十七,地下黑榜三十六!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