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夜鴉來收人了

更新時間:2021-10-08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轟隆!

風雨交加,雷霆游走云層。

顧言在橘寶身上留下傳訊后,打開車窗。

又是一道紫色雷電,劃破夜空。

馬車里,已經沒有了顧言的影子。

京都郊外,三皇子莊園。

屋外電閃雷鳴,不時有電閃將漆黑死寂的房間照亮,顯露出端坐在餐桌前發呆的司馬無相。

桌上擺放著參嬰湯。

里面是六個月的胎兒,剛剛成型,肉質最為鮮嫩,是他最喜歡的湯菜。

他卻一點胃口都無。

“誒。”

伴隨長長嘆息,他仰躺在椅子上。

母親那邊的質詢,被他靈光一閃解釋了過去,但只是拖延之計。

一旦最后他的情報是錯誤的,那么他將徹底失去母親那邊的支持。

這意味著他可以動用的實力,將一躍成為九位皇子公主中最弱的一位。

“希望那顧言身上,真的有無間令牌吧。”

兩個作用不小的先天詭異折損,一般原因很難解釋,他將付出慘重代價。

無奈之下,他急中生智,想到顧言遭遇有間客棧的經歷。

于是他將動手借口,改為發現顧言身上很可能有無間令牌。

而顧言顯露的戰力,更是坐實了這點。

他的母親,這才暫時放過了他。

“顧言!”

司馬無相眼中閃過寒光。

他沒想過這個被他無視的小角色,居然給他造成這么大麻煩。

不過想到母親的實力,他嘴角露出冷笑!

就算自己后面被母親清算。

無論如何,顧言是死定了!

想到這里,司馬無相重新坐起,面無表情地將桌上參嬰湯一點點灌進嘴里。

雷霆消逝。

伴隨嘎吱嘎吱的骨頭碎裂聲,屋子里重新陷入了黑暗。

此時,被司馬無相念叨著的顧言,已經距離京都,不過一千余里。

最多一炷香時間,他就將抵達!

轟隆!

京都郊外。

原本安寧一些的天空,再次傳來雷霆炸響。

一道紫色雷霆,從天而降,緩緩化作人形落在一處荒山。

顧言眼中紫色雷電緩緩消散。

“身化雷霆,速度果然快,唯一的問題就是這般趕路,身體有些吃不消。”

也就是他肉體強悍。

不然除非是神通境強者,才能擁有這般手段。

顧言盤膝而坐,任由暴雨沖擊在身體,拿出隱門令牌,向隱門內部購買司馬無相的位置和情報。

相比去懸賞,隱門內部,無疑更有信譽,買到假情報的可能性更小。

不過一息時間。

顧言令牌中價值一千銀髓的隱門點消失,一條信息出現在他的令牌之中。

“京郊,東南西側二十八里莊園,內設陣法,兩名先天隱匿庇護,詳細情報繼續購買五折...”

“好黑!”

顧言無語。

但是這種效率和肆無忌憚地販賣情報,也讓他心驚隱門這個勢力的實力。

在顧言通過隱門購買信息的時候。

數千里之外。

一只漆黑狐貍面色一喜,沖向身后屋子。

“爺爺,那夜鴉購買了大魏三皇子司馬無相的即時情報,我們要不要去抓他!”

“走!”

兩只狐貍化作陰影,向著京都方向疾馳而去,速度絲毫不比顧言以身化雷慢!

顧言并不知他被人盯上了。

弄到司馬無相位置。

他并沒有急著動手。

而是先掏出一個三角形血色祭壇放在身前。

祭壇通體血紅,上面刻有一道道難以辨別的紋絡,望之惡心發狂,難以言明。

這東西,名為血色祭祀,源自于顧言上次和鎮魔司辦事處那老婦人之手。

作用是可以用一定代價,換取邪神出手。

這玩意殺敵一千,自損兩千,不適合直接用來動手,但是拿來接觸一些隱患,還是可以的。

顧言從指尖逼出一縷縷濃稠熾熱,好似巖漿般的血液滴在祭壇之上。

滋滋滋

大股血色煙霧涌出,血液被祭壇快速吞噬吸收。

一道難以言明的嘶吼在顧言腦海咆哮。

“我很滿意,螻蟻,說出你的愿望!”

“我要隔絕因果!”

“如你所愿!”

一道血色光柱從顧言體內抽出,消失在祭壇之中。

那是他一部分生命力。

下一刻。

血色祭壇緩緩消融,化作一道無形物質,環繞在他周身。

顧言心生預感。

半個時辰內,他可以任意出手而不受因果手段探尋!

當然,前提是探尋因果的手段,不能超過他祭祀的邪神。

“司馬無相!”

顧言嘴角露出冷笑,戴上斗笠,雙眼寒月閃爍,消失在原地。

今晚。

夜鴉來收人了!

歲清風仰躺在樓頂,看著夜色下不斷灑落的雨滴發著呆。

一道銀影子蠕動,出現在他身邊。

“你在想什么?”

影子說話艱澀,似乎不經常開口。

“我不開心。”

歲清風淡淡道。

“影衛,你有想過為自己而活么?”

一絲惆悵,出現在他眼中。

他從小就在鎮魔司長大,每天被無形植入為皇室效忠的思想。

但是,他倦了。

影子沒有回到,只是沉默地坐在歲清風身邊。

良久。

它才輕輕道:“不知道。”

它本就是一尊強者的影子,在對方死后,侵染了對方不甘的血液,才形成了詭異。

成為附隨,已經成了它的本能。

風雨依舊,雨夜死寂。

一股寒意,悄無聲息籠罩了這片漆黑的莊園。

“嗯?”

一個護衛抱著長劍隱匿閣樓一角,只是當他無意識抬頭時候,卻心中一驚。

漆黑天空,什么時候多了一輪血月???

當血月映入他眼簾時候。

不知不覺,他的雙眼,已經被血月籠罩。

“殺!”

機械的聲音,從他口中發出。

長劍出鞘。

他身形跳躍,沖入府內深處。

而這,不過是一個開始!

一道道身影,或疾馳,或身形僵硬,全部涌入莊園內部。

在一息之前,他們或許是莊園中的護衛,侍女,隨從,奴隸,老鼠,蛇蟲。

但現在,他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殺了司馬無相!

顧言頭戴斗笠,無聲無息出現在莊園最高處閣樓頂端,看著歲清風方向,等待機會。

他已經將方圓千米先天之下的生物,全部進行了操控。

而那兩位先天高手卻絲毫沒有察覺。

寒月型態!

威能初顯!

隨著那些被血月侵染的生物涌入。

歲清風和影衛終于發現不對勁!

“是左道手段。”

歲清風一躍為起:“你去護衛三皇子,我去處理他們!”

罡風炸裂。

風起云涌,雨水傾斜。

一道道狂風化作繩索,將所有蛇蟻人蟲束縛,吊在半空。

撕拉!

伴隨噼里啪啦聲。

除了那些人類,其余蟲獸全部化作肉糜隨風而落。

歲清風重新凝聚,攝來一人,準備查探情況。

另一邊。

影衛也出現在了三皇子所在包廂。

司馬無相正在修行,感應到影衛氣息,面色一凝:“何事?”

“有敵人。”

影衛言簡意賅。

難道是顧言?

司馬無相不知為何,第一個就想到了這個名字。

謹慎起見。

他掏出一塊玉牌,準備激發陣法。

這里距離帝都和鎮魔司駐地都不遠,除非是神通境強者,不然威脅不到他。

只是他心神剛剛涌出。

斗轉星移。

周圍一切,發生了變化!

“這是哪?”

司馬無相驚恐看著遠處漆黑高空,浩瀚懸浮的血色皎月。

一旁就是影衛。

一個念頭的時間,兩個先天就從屋子內,出現在了這個未知所在。

清脆的腳步聲,從遠處黑暗傳來。

影衛一聲不發,默默抽出長劍,站在司馬無相身前。

司馬無相也咬緊牙齒,扯開胸口衣物,顯露出無數密密麻麻的蠕動。

那居然是一張張細小的臉龐!

一張張臉龐在他血肉皮膚中沖擊凸顯在皮膚表面,張開大嘴,發出痛苦地無聲吶喊。

腳步聲由遠漸近。

黑暗消散,顯露出一個戴著斗笠的人影,在遠處淡漠看向他們這邊。

“你是誰!”

司馬無相抿住嘴唇,讓自己保持鎮定。

“認識一下,我叫夜鴉。”

“此次前來,是想問閣下借一樣東西,順便...為那些慘死的人族嬰孩婦孺討債。”

司馬無相面色一沉。

“影衛,上!”

低沉劍鳴響起。

十幾道影子閃爍而至,長劍抖動將顧言籠罩!

顧言淡淡一笑,手指探出,打了一個響指。

一道道閃爍寒意的利劍,凝固在顧言周身四面八方,化作雕塑。

顧言無視被定住的影衛,緩緩走向司馬無相。

這詭異一幕,讓司馬無相嚇得渾身汗毛豎起。

“萬詭弒魂!”

他咬牙手掌往胸口一劃!

頓時無數詭氣從他被破開的胸膛噴灑而出,化作一個個頭顱,嘴巴大張,猙獰地啃咬向顧言。

這還沒完。

司馬無相拿出一張張符箓,激射而出,化作風火雷電規則力量,鎖定顧言,轟殺而去。

他身上更是連續閃爍三層光芒,將他籠罩。

“你還不懂嗎!”

顧言停下腳步,手掌抬起。

“這里,是我的世界!”

爆鳴響起。

風散,火消,雷湮,電逝!

那頃刻洶涌,足足數萬的詭異頭顱,也停滯在半空,化作猙獰畫面。

看著這一幕。

司馬無相保持著扯開胸膛的姿勢,只覺的身軀冰冷,手腳發涼。

他想說些什么。

卻發現自己嘴巴不受控制,只能和雕塑一般,看著那戴著斗笠的男人,一步步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看著面前的司馬無相,顧言斗笠下的嘴角上扯。

手指一撮。

司馬無相體外三層光罩,好似泡沫一般破碎。

“好好享受吧。”

“在我的世界,一息時間,可以是一年,也可以是無數年!”

轟隆!

隨著顧言心念一動。

懸浮的數萬詭氣化作的人頭骷顱,露出猙獰面容,洶涌而上。

“啊!”

凄厲的慘嚎,在這血月空間,久久回蕩,不曾停歇...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