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九十六章 雷雨夜 ,適殺伐 上

更新時間:2021-10-0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在我面前,毀諾的只有死人!”

顧言一字一肅殺,好似一道道刀芒,撞擊在如心的心底。

只是一絲刀意鎮壓而來。

如心就感覺自己好似深處萬丈懸崖,又似置身極北寒山。

她身軀微顫,面色發白,渾身血液宛若凍結,腦子更是陷入一片空白。

這是什么情況?

難道這顧鎮魔使,看上對方師妹了?

邊上王先天見狀,硬著頭皮擋在如心身前,小心開口。

“顧大人,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有了他做臺階。

顧言氣勢收斂,微微一笑,重新化作溫潤青年,無視一邊的如心,走到月月面前,手指點在她額頭。

“我的事情,別忘了。”

感受到額頭溫潤觸感,月月眼睛瞪大。

這還是她第一次被男性碰觸呢。

有點麻,有點熱,有點好奇...

她沒有感受到顧言的氣勢,所以對顧言并沒有害怕,也不知自己那可憐的師姐,剛剛經歷了什么。

隨著顧言手指輕點。

那股作用在月月身上的禁錮力量,轟然潰散。

她第一時間摸了摸自己頭頂的發簪。

發現還在后,才眼睛彎曲成兩枚小月牙:“安心吧,我月月說到做到,你在這里候著。”

說完,她擔心自己師姐繼續搶自己的發簪,腳下輕點蝶橋,帶著嬌笑沖向山門。

沒了刀意沖擊。

如心總算重新掌控了身軀。

她看都不敢看顧言一眼,低著頭轉身急匆匆向著自己師妹追去。

看到兩人都離開。

王先天才敢開口,委婉道:“大人,花月宗只有出山弟子才可以婚配,您要不要在等等?”

他是左道修士,神識不展開,五感并不算敏銳。

“你誤會了,我只是想見一面邀月大師。”

顧言說完,閉目屹立原地,默默參悟刀意。

他其余功法自己修行速度太慢,適合面板直接提升,唯有刀道進展神速,讓他頗為癡迷。

王先天雖然不知曉只是見邀月大師,為何要故意震懾那個叫如心的弟子,但是見顧言閉目養神,他不敢再多言,便叫來管事,安排眾人原地駐扎。

現在只剩下幾個小宗小家族還沒去。

既然這位實力強大的顧大人想要制器,無論成不成,耽擱幾天也無妨。

此時,京都。

三皇子司馬無相破關而出,眼露欣喜。

“先天!”

“壓制這么久,終于先天了!”

大股大股陰寒氣息從他密布墨綠色花紋的身軀逸散,將周圍特質的房間凝結出一層冰霜。

“可惜,如果當初天泉府那個培育出的王級詭嬰沒有被人截手,也不用拖到現在!”

想到這里。

司馬無相眼中閃爍寒光。

等到那個叫蒼天雪的丫頭嫁過來,他會讓對方好好“享受享受”。

就在這時。

他放置在陣法中一排的傳訊牌子中,一枚骨質令牌,正不斷散發一股不詳慘白光芒。

司馬無相心里一咯噔。

那是他母親那邊的傳訊。

閉關前,他就提前告知過,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情,不會如此。

司馬無相抓過令牌,心神涌入。

一道冷冰冰的女聲,傳到他的腦海。

“尸詭和傘女隕落的事情,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啪嗒。

聽清內容后,司馬無相僵立當場,手上骨牌滑落,砸在地面發出脆響。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他雙眼瞬間化作血紅色,仰天怒吼!

要知道尸詭和傘女,可是他母親手下保命能力最強的兩位先天詭異。

相互配合下,一旦形成萬詭血肉大陣,連他身邊那個歲清風進入也必死無疑!

保命能力強,暗殺更是一絕。

他選人都這么謹慎了。

怎么會就這樣隕落了???

想到他那恐怖的母親,每日都要以未成型嬰兒作為食物的司馬無相,身軀就開始顫抖起來。

“我現在要怎么辦?”

他此時滿腦子都在想著怎么給自己那恐怖的母親交代,心中絲毫沒有了突破先天后的喜悅。

至于顧言?

知道了自己襲殺他又如何?

就算有司馬九鯉作為后臺,他敢襲殺大魏當朝三皇子么!

在司馬無相恐懼的時候。

顧言正神情凝重地看著眼前的女人。

身后。

包括王先天在內的商隊所有人,都已經無意識昏迷在地上,人事不省。

“怎么不說話?”

“你不是想見我么?”

女人一頭短發,上身堪堪包裹一半的抹胸鼓脹,下身參差緊繃獸皮褲,赤腳懸浮,渾身散發一股野性。

顧言微微一笑。

“只是沒想到邀月大師,穿著品味,這么有個性。”

“我很喜歡。”

聞言,邀月慵懶眼神一愣。

她頓了頓,隨后露出豪爽微笑看向顧言:“你很有眼光!”

她豪放地舉起酒壇。

金黃色的酒液,傾斜而下,噴灑在她的臉上胸膛,緩緩滑落。

濕潤后緊貼的抹胸短裙,將邀月奧妙誘人的身材,展現的淋漓至盡。

酒香,人更美。

酒壇砸在地面。

邀月砸吧嘴巴,回味酒香,手指對著顧言勾了勾。

“隨我來!”

說完,她身姿舒展,飛向花海大陣。

顧言面露微笑,緊隨其后。

他賭對了。

先前那個如心其實在裝傻。

她是知曉自己只是讓那叫月月的女弟子幫忙引薦一下邀月大師而已。

其實,不需要如此,他一樣可以讓王先天進行引薦。

只不過感覺那月月好玩,隨意為之。

但是如心異常反應,讓顧言知曉那個叫月月的女弟子,恐怕可以影響到邀月。

他這才對一個先天都不是的小輩氣勢震懾,警告她別多事。

跟在邀月身后,十多里距離轉瞬即逝。

穿過花海。

一個小山谷出現在顧言視野。

大量建筑建造在山谷側壁,形成接天連地般的建筑群。

其中最顯眼的是一座建造在山谷中央清澈湖水中的閣樓。

水面一朵朵花朵虛影幻生幻滅,投射在湖面,美輪美奐。

“此樓名為花月樓,是我花月宗名字的由來。”

邀月對顧言印象應該不錯,淡淡解釋。

她的住所不再山谷中,而是山谷后的一座凹陷洞府。

周圍荒蕪,土壤山石赤紅,中央有一個龐大的地坑,匯聚了密密麻麻的陣紋。

一靠近,熱意就將顧言包裹。

這邊溫度,比山谷里面起碼高了幾十度!

邀月停留在了地坑上空,轉頭看向顧言:“好了,將你的武器還有需求告訴我。”

顧言手往空間袋一抹,取出虎魄刀丟了過去。

“我只要求堅固!”

邀月接過虎魄刀,想要抽出刀身。

一聲虎嘯帶著濃郁煞氣,從虎魄刀中咆哮沖殺向邀月。

即使接近破碎!

它唯一認可的主人,也只有顧言!

“有意思!”

邀月身上熾熱一閃,就將虎魄刀沖殺而來的煞氣消除。

“這把刀,這么粗制濫造,居然誕生了靈性。”

她手掌散發一股紅芒,強行將虎魄刀拔出,輕輕撫摸,細細感悟。

半響。

她才看向顧言:“好了,這此鍛造,我同意了,留下一萬銀髓的材料,半個月后來取刀。”

顧言錯愕。

這邀月,不是說難搞么。

看到顧言表情,邀月哈哈一笑:“你的刀告訴我,你殺過的同階存在,起碼數百!”

“狠辣,霸道,無物不斬...”

“刀靈源自于主人。”

“漬漬漬。”

“你這種人,戰力強悍,潛力巨大,相比一些錢財,讓你欠下人情更劃算。”

這邀月,太直爽了。

不過顧言喜歡和這種人打交道。

“好!”

他掏出一大堆錢財寶物堆放在地面。

邀月隨意瞥了眼那些財物,就繼續道:“你想在身邊看著,還是在外面等候?”

她在感悟虎魄刀后,對顧言態度更加和藹。

人與人是不一樣的。

都說著邀月難搞,高冷,貪財。

顧言卻一點都沒有感覺到。

“我的妖寵最近在蛻變,到時候可能動靜不小,我還是在外面等著。”

這里有陣法籠罩,不方便他做事。

顧言自然是不會留在這里。

邀月點點頭。

“嗯,那你原路返回吧,陣法不會攻擊你。”

“希望半月后,我不會失望。”

顧言一拱手,飛出花月宗。

“大人,如何?”

邀月是當著所有人出手的,王先天已經醒了過來。

“好了,不過需要半個月時間。”

顧言淡淡道。

“這...”

王先天面露難色。

三五天還好。

半個月?

“什么這那的,這次叫那些小家族自己派人過來取!”

“有不服的,叫他們來找我!”

顧言聲音一冷,不管他,徑直走向馬車。

幾根陣旗灑落在馬車周圍,化作屏障,將馬車包裹護衛。

在王先天滿臉難色時候,馬車里再次傳來顧言聲音。

“這半個月我要閉關,不許讓人來打擾我。”

說完,馬車內陷入死寂。

“誒,這哪里是來護衛的,簡直就是大爺。”

王先天只敢在心里吐槽,無奈返回商隊臨時駐地,準備和那些家族進行溝通。

接觸了不下幾十位護衛的鎮魔使,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顧言這種。

時間流逝。

第三天。

馬車里的顧言,緩緩睜開雙眼,抬頭隔著車廂,看向天空。

今夜,有雷雨。

適出行,殺伐!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