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五十八章 余波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幽冥。

天空灰色,陰風如刀。

一處無頂大殿內,詭火青幽。

上百塊魂牌,懸浮在一個倒扣青色大鐘面前,起起伏伏,幻化成一個個影像。

在司馬無我死去的瞬間,一塊魂牌硬聲而碎。

蒼涼鐘聲,響徹這片區域。

嘎吱。

大殿大門被推開。

一個身材雄壯,身披重甲的老者大步走了進來。

“喪鐘三響。”

“最近沒有詭將出征啊。”

老者伸手一招。

破碎魂牌立刻飛到他面前懸浮。

“司馬無我?”

老者眉頭皺起。

這司馬無我雖然實力墊底,但是對方是一個關系戶。

它拿出一本漆黑書籍。

書籍懸空,釋放出一道漆黑光芒籠罩司馬無我的破碎魂牌。

“司馬無我,幽泉節度使,鎮壓骨山百年,復活權限一次。”

“啟動復活。”

露天大殿,一道道紋路浮現。

老者面露羨慕,退出大殿,在門口守候。

關系戶,就是爽啊。

死了可以做幽冥節度使。

再死,還可以復活。

當大殿內光芒閃耀到極限時候,大殿內,響起一聲空幽之聲。

“魂歸來兮”

這聲音,仿佛有言出法隨,洞徹幽冥之能。

喪鐘再響。

一道無形波動,穿透幽冥阻隔,跨越無窮距離,出現在司馬無我隕落位置,橫掃周圍十里。

陰風呼呼,混雜各種詭異聲響,環繞破碎魂牌。

那些破碎魂牌,綠芒閃爍,重新匯合在一起,卻布滿裂縫。

老者看著這一幕,羨慕無比。

只待喪鐘鐘鳴牽引回司馬無我的潰散本源,注入魂牌,它就可以從破滅中重新回歸。

片刻。

一道音波跨越無窮距離,重新返回,涌入布滿裂紋的魂牌之中。

魂牌震動。

下一刻!

它猛地炸成粉末,被陰風吹散。

“徹底湮滅了?”

老者面容呆滯。

這意味著,司馬無我的本源,都徹底隕落在了陽間那處荒蕪之所!

“招魂失敗。”

“復活失敗。”

“請上報...”

大殿光芒隱去。

聲音消失。

黑色書籍,重新飛到老者手上。

老者看著滿地粉末,匆匆離開了大殿。

“嗝”

“那些骨頭,好難吃。”

“你還讓我吃那么多的土,把我肚子搞得這么大!”

橘寶絮絮叨叨。

它眼帶擔憂,捂著自己脹鼓鼓的大肚子,懷疑自己會消化不良。

結果,顧言理都沒理它,反而停了下來,眉頭緊皺,回頭看向剛離開的地方。

剛剛,似乎有什么東西降臨在了那片荒林。

難道是司馬無我死亡后,觸發了什么東西?

雖然沒有心靈預警。

謹慎下,顧言還是放棄了返回無定府,而是準備重新回郡城。

如果司馬無我背后還有人手。

回無定府,夜輝煌不一定能保住他。

但是郡城不一樣,那么大人口數量下,他可以隱匿的很好,對方出手也會有顧忌。

“顧...嘟嘟嘟”

橘寶看著顧言反常舉動,想要詢問。

結果顧言腳下一點,身形好似導彈一般,急速沖出。

逆行大風灌進橘寶嘴巴,打斷了它的絮絮叨叨,更是將它的大胖臉吹成了大餅臉。

看到橘寶消停了。

顧言才控制磁場化作錐形,抵消逆風,速度更快三分。

進入郡城后,顧言買上一些衣物,一個鳥籠,找了間客棧。

片刻。

一位面帶高傲的公子哥,提溜著一只八哥,悄無聲息離開了客棧。

“顧言,我不喜歡籠子。”

橘寶蔫不拉幾踩在桿子上,通過顧言下的咒印對他傳音。

“十只香噴噴的燒雞。”

“這不是燒雞的事情,我要自由!”

“這樣的話,再加十根味道十足的醬豬肘子。”

“我有一只妖的尊嚴!”

“那再加十條鮮美鱸魚,夠了么?”

“嘿嘿,夠了夠了。”

橘寶乖巧地低下頭,整理起自己的羽毛。

自由和尊嚴賣了這么多東西。

不虧。

陽光明媚,春風徐徐。

大街上熙熙攘攘,行人往來,不時有路過的轎子布簾掀開,露出里面未出閣小娘子對外面好奇張望的姣好面孔。

顧言提溜著鳥籠子,好似一個遛鳥公子哥,慢悠悠走在街道,享受著紅塵氣息。

“如果這是一個正常古代世界,享受著富甲天下,美人在懷,不用提心吊膽,也是不錯,可惜...”

買上兩個驢肉燒餅。

邊吃邊走。

不知不覺,顧言就來到了一處園林外。

桃花夭夭。

清風撫來,帶著清香。

這是一片小桃花林。

圍墻不高,網格狀,可以看到里面桃花初開,隨風搖曳。

在城內,種這么一片桃林,即使是外城,也是一種奢侈的行為。

“這里不錯。”

顧言腳踩虛空,一躍落入其中。

走進深處。

“橘寶,幫我看著點。”

顧言打開鳥籠。

找了一塊空地,躺下享受日光浴,放空緊繃的心靈,閉上了眼。

不一會,輕鼾之聲響起。

日月體徹底圓滿,還需要三四天時間。

顧言準備蟄伏在郡城之內,到處逛逛,享受下普通人的生活。

橘寶站在枝頭,看著睡著的顧言,瞥了瞥鳥嘴,拔下一根羽毛,化作小鳥盤旋。

“你,看著點。”

命令完增殖異體。

橘寶也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化作橘貓,呼呼大睡起來...

在顧言蟄伏的時候。

夜非月面無表情看著眼前人去院空的一地狼狽。

跑了!

顧言居然跑了!

自己這么嚇人嗎!!

虧她還特意請來發小,想保護他!

狼心狗肺!

“月月,春乏夏困,秋倦冬眠。”

一個身材妖嬈,穿著薄絲的少女站在夜非月身邊,打了個哈欠,伸著懶腰:“你看重的小情郎看來跑了呀。”

“他太天真了。”

夜非月眉頭皺起。

“那個司馬無我是皇室之人,可以弄到他令牌的定位位置,希望他聰明一點,別將令牌帶在身上。”

“他不領情算了,理他干嘛,你和你大哥去無定府后,我們也許久未見面了,走,去我山莊好好聚聚。”

妖嬈少女拉著夜非月的小手,想帶她離開。

夜非月卻搖了搖頭:“我馬上要十六歲了,我夜家血脈缺陷,婉婉你又不是不知道,找到一個合適的配偶不容易,我查探下他現在在哪里。”

說完,夜非月向著令牌發送一道信息。

她之前,其實也是靠巡夜令定位找到的顧言。

很少有巡夜衛知曉。

這種定位,靠空間袋也無法屏蔽,即使丟了,找到令牌,也可以通過秘法,根據令牌上的認主氣息,找到原主人。

“不過是一個低等人類。”

蒼天婉面露不屑。

不過她也理解。

夜家血脈有缺陷,和純血人類繁殖成功率才最高,可是一般人類又無法承受他們的狂暴,而且女性人類,更是難以承擔血脈孕育的壓力。

所以,夜家基本靠女性族人結合男性人類強者繁衍后代。

對于她們這些血脈世家來說,這其實是一件很羞恥的事情。

有看對眼的。

夜非月珍惜一點,也正常。

蒼天婉無聊把玩著自己秀發。

“不過說來,司馬家的人,也確實惡心。”

“聽我其他兄妹說,三皇子強迫我父王將小十三許配給了他。”

夜非月正等待回復。

聞言,好奇問道:“就是你那個一直看著不爽的十三郡主?”

“對。”

蒼天婉點點頭。

“之前天泉府赤潮降臨,聽說那三皇子為了合適的御詭,用許多珍惜寶物,催生出了一頭王級詭嬰,造成了詭潮。”

“我那十三妹,雖然臭屁的很,但是確實厲害,下了黑手,差點就搶奪到了詭嬰。”

她笑了笑:“就是實力差了點,最后失敗,詭嬰也不知道便宜了哪個人,現在遭到三皇子反噬,已經被我父皇禁錮在山莊之中了。”

夜非月有些惋惜:“那太可惜了,不過也很厲害了。”

因為蒼天婉這個發小,她知道一些蒼天雪的信息,知曉她因為繼承母系血脈更多,所以戰力很弱。

聞言,蒼天婉卻面露不屑。

“她就是太蠢了。”

“我聽說當時她為了帶出一些老弱,才功敗垂成。”

“不然詭嬰到手,就是皇室出手,我父王肯定也會替她抗下壓力。”

蒼天婉搖搖頭。

“居然會憐惜一些雜草般的東西,簡直和雪妖一族一樣愚蠢。”

“成王敗寇,實力為尊。”

“如果不是雪妖的血液可以緩解我們體內的暴虐,她們這一系,早就被滅族了。”

“這種種族,就沒資格生存下來。”

夜非月雖然受自己那個“另類”哥哥影響,不是很認同蒼天婉的說法,但是還是跟著點點頭。

突然。

她面色一變。

蒼天婉見狀,連忙詢問:“月月,怎么了?”

夜非月面色難看。

“顧言失蹤了。”

“他昨夜估計是想回無定城找我哥庇護,結果露遇未知詭異,上報后,最后徹底失去了聯系,他可能是遇到了詭怪甚至移動禁地。”

聞言,蒼天婉臉上閃過一絲畏懼。

“那豈不是死定了。”

夜非月點點頭:“如果是詭怪還好,還有活下來的機會,禁地肯定就十死無生了,可惜了。”

她面露惋惜。

昨晚顧言居然一指刀芒,就破碎她的天幕,更讓她認識到人刀合一的天賦,十分難得。

如果吞噬交合,肯定可以孕育出戰力強大的后代。

而且,顧言也和她哥給的信息出入不小,并不似外表那般柔弱,反而肉體強大。

她有些饞...

“沒了就沒了吧,走,姐姐帶你去個好地方。”

夜非月雖然不甘心,還是被拉著走了。

“天婉,我們是哪里?”

“你到了就知道,全是你喜歡的,嘻嘻。”

一大一小兩個美女,坐上奢華馬車,向著內城而去。

另一邊,京都鎮魔司。

一位鎮魔使,也接到了命令,出了京都,往蒼牙郡這邊急速飛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