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五十七章 錘殺先天 下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皎月下。

一處荒野。

陰風盤旋,紙錢灑落。

詭聲嗚嗚。

詭霧席卷而過,嚇得周圍野獸山精,匆忙逃竄。

風停聲止。

詭霧消散。

顯露出十多個屹立不動的紙人,還有一輛紙轎。

“這里就不錯。”

顧言帶著橘寶走下紙轎。

“顧言,這不是我們上次遇到客棧的地方嗎?”

顧言點點頭,雙眼化作血紅色。

幽冥眼中,原本客棧所在,似乎毫無異常。

但即使過去月余。

他還是能夠感覺到那個位置,有一種難以言明,看不到,摸不著,卻真實存在的詭異之感。

似乎是那東西,在這里留下了印記。

“就在這里動手!”

司馬無我的身份,是個麻煩。

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人煙罕至,又有顧言感知到的那種詭異感作煙霧彈,比較符合他的心意。

“橘寶,接下來,你遠離這邊,分散大量小型增殖異體,做警戒,不要出現在這里。”

“好,顧言,你自己小心。”

橘寶點點頭,轟然炸開,化作一大片飛蛾向四面八方飛去。

等到橘寶氣息消失,顧言才拿出巡夜令,發出訊號:“自由金牌巡夜衛顧言,返回途中,偶遇奇怪詭異。”

“描述:好像是一間客棧,燈火通明,地處深山,現在我在五里之外,難以看清,準備進行觀察。”

一道無形波動,將顧言的信息和定位,傳送了出去。

發送完信息之后,顧言找了個光線充裕的地方,享受月光浴。

魚餌已經發送。

看小魚什么時候上鉤了。

時隔不過幾個月。

現在的他,可不是當初無力反抗,只能默默忍受的弱者!

千里之外。

烏云蔓延。

夜色下傳來馬蹄之聲。

“嗯?”

兩團綠色火焰跳躍。

司馬無我查看起剛剛接受的訊息。

“司馬大人,我這邊剛剛查探刀巡夜衛顧言,已經離開了郡城位置,并且剛剛接收到最新信息,他好像發現了一處在野外的客棧,現在正在觀察。”

一個男女莫辨的聲音,出現在司馬無我腦海。

“好,時刻給我匯報他的位置!”

司馬無我掛斷通訊。

“顧言!”

它低下頭,眼眶綠火浮現出一道道黑絲。

當初它被妖王一脈的虎妖打傷,屁都不敢放一下,用秘術逃跑,元氣大傷。

后面才發現不對勁。

便通過了皇室安排在巡夜司總部的人,查探了當時所在位置的情況,才發現,那居然之前封印了一頭山君。

而那山君,卻死了!

巧合的是,它留在那個血食身上的氣息,也遺留在了那里!

它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么。

也沒必要!

只用了七天時間。

顧言所有明面上的信息,就全部出現在了它面前。

一個普普通通的殺豬學徒,成了一個有些武力的捕快,最后成了斬殺半步先天,背靠夜家的金牌巡夜衛!

就在短短幾個月!!!

司馬無我直接將懷疑對象對準了里面出現的夜輝煌!

一個沒有血脈的人類,肯定是有人用不少資源砸,才能在這么短時間,實力提升這么快。

這并不難。

在這顧言的行動軌跡中,唯一有能力做到的,就是無定府巡夜使夜輝煌。

不過,根據它的情報,夜輝煌覺醒的是夜家戰斗血脈,實力不弱,它不帶幽冥軍惹不起。

幽冥軍一出動,夜家肯定會出手。

所以司馬無我準備先弄死那個顧言,泄泄火。

之后再想辦法對付那個夜輝煌!

現在。

它就要去宣泄自己的怒火!

時間流逝。

天色清明,皎月隱去。

顧言再次拿出巡夜令。

“觀察結果:客棧詭異,被我驅趕過去的野獸,靠近就沒了呼吸倒地。

期間有人進入,對方明顯感覺到異常,想要離開,卻依舊在一個戴著氈帽的掌柜邀請下走了進去,直到客棧消失,人都未再次出現。

天色清明,客棧依舊未消失。

可是不知為何,我心中有了不詳的預感...不好,客棧掌柜向我走來了...”

沒有猶豫,顧言手掌一用力。

堅固的令牌,直接碎裂!

“我前世真應該做個演員。”

顧言將令牌碎片,收進空間袋隔絕。

司馬無我既然能夠找到他,必定知曉他現在身份。

那追尋他最好的結果,就是直接巡夜令定位他的位置。

他這一番演戲,不管司馬無我能不能知曉,都沒關系。

顧言只是為后續作個鋪墊罷了。

來了,就宰了它,將鍋推給客棧。

等到皇室或者幽冥司來追查的空檔,他已經突破了先天,地位大不一樣,進退自如!

不來,也無所謂。

他正好突破先天,主動現身,勾引司馬無我出現,反殺他。

無論如何,司馬無我死定了。

這個客棧,也可以當做他突破先天的借口。

顧言將思緒整理清楚,將虎魄刀放到一邊,盤膝而坐,靜靜享受日光涌入體內的暖流。

在顧言捏碎令牌之后。

一道新的訊息,立刻傳到了司馬無我這里。

“不好!”

烏云籠罩,遮掩了初升的日光。

司馬無我四肢馬蹄,腳下冒出綠火,加快了前行速度。

一只小鳥從顧言身邊劃過。

“十里外有東西過來了。”

橘寶的聲音,一閃即逝。

顧言睜開雙眼,將虎魄刀插在客棧消失的位置,身形隱藏在一邊。

隨著《龜息決》運轉。

他頓時好似一塊頑石,所有氣息都消失在周圍。

下一刻。

陰風徐徐。

一塊烏云,快速出現在上空。

“到了,這里就是那顧言最后消失的地方。”

它眼中綠火跳躍,帶著憤怒。

這該死的玩意。

不自量力,居然主動去找詭異。

不吃了他,自己怎么泄火!

陰風下沉。

司馬無我頭頂著烏云,馬蹄踩著虛空降落地面。

“尋幽!”

馬蹄踐踏!

四團綠焰炸裂開來。

無數密密麻麻的詭氣,擴散四周。

“嗯?”

“找到異常了!”

它沒有直接過去,而是取下一截指骨,丟到地面。

指骨落地,化作一個小型骷髏,急速飛向發現異常的地方。

同時司馬無我腦中,也出現了小骷髏看到的畫面,遠比它不過百米距離的神識好用。

這顧言好歹也可以斬殺半步先天,實力恐怕也不差,就這樣無聲無息令牌碎裂,恐怕他發現的詭異,不簡單。

它雖然想親自吞了顧言,可是還沒自大到以為自己可以橫行這片大地。

先天,在這個世界的本質面前,也不過是大點的螻蟻而已!

小骷髏速度十分快。

穿過樹林草叢,一柄直插地面的大刀,出現在它視野范圍。

“這是那顧言的佩刀?”

司馬無我眼中綠火閃爍,有些失落。

那刀的位置,正是它尋幽之術,發現異常之地。

恐怕那顧言,已經糟了毒手。

“廢物!”

“居然在我就要找到你的時候死了!”

大股黑煙從司馬無我嘴中噴出。

突然,它猛的頭顱后轉,看向身后幾十米外,在晃蕩的草叢。

可惜,沒有任何發現。

明明在剛剛神識感知中,那草叢無聲自動。

司馬無我心中不由生出不詳之感。

“算了,先回幽冥,看有沒有機會找那夜輝煌的麻煩。”

司馬無我手掌接向返回的小骷髏。

骨架輕響。

司馬無我剛想飛起,突然眼中綠火猛地竄起,四根馬蹄一時不查,更是重重跪在地面。

一股音爆之聲,帶著罡風從它身后呼嘯而來。

“幽冥火!”

一大團陰森森的綠火應聲而出,向著身后籠罩而去。

“滾!”

一股極寒氣息,在罡風帶動之下,先一步撞上洶洶襲來的綠火,硬生生將其凍結在了虛空。

一只足足常人腦袋大小的猙獰拳頭,緊隨其后,轟碎凍結的綠火,一拳轟擊在司馬無我的骸骨之上。

一大團炸裂的骨骼帶著綠火,濺射向周圍。

下一刻。

極寒血元爆發出厚重鋒銳之勢,將其一點點粉碎,最后凍結在原地。

詭氣逸散。

司馬無我腰部直接斷裂,上半身撞擊在地面,滑出足足百米,才停下。

地面猛地一震。

偷襲得手。

顧言根本不給司馬無我喘息的機會,借著磁場反沖之力,一躍跨步百米,膝蓋血元涌動,擾亂周圍虛空的同時,帶著足足二十倍重力,狠狠砸在了司馬無我的頭顱之上。

轟隆!

塵霧飛揚。

一個一米多大小的坑洞,遍布裂紋,出現在了地面。

司馬無我的頭顱連帶頸椎,也被埋在了泥土中。

顧言舉起拳頭,還想暴力轟擊。

突然。

他心靈預警。

一股陰寒骨爪,憑空出現,撕碎他體表磁場,抓向他喉嚨。

千鈞一發之際,顧言張開大嘴。

浩蕩無色血元,好似光柱一般,扭曲虛空,撞擊在骨爪之上。

同時一股地磁真意,瘋狂擠壓向骨爪。

一道裂縫出現。

骨爪上的陰寒氣息,連一息時間都沒撐住就被沖散。

失去陰寒氣息加持,恐怖的血元頃刻之間,就捏碎了骨爪中的先天血元。

一道光柱撞擊在百米外的一顆大樹,頃刻間將其洞穿。

“呼”

顧言合上嘴巴,低頭對上呆愣住的司馬無我。

“先天?”

“你太弱了。”

“我是...”

一個巨大拳頭,在平平無奇的無色血元加持下,瞬間覆蓋了它的視野。

同時一股無形力場,將周圍籠罩,扭曲虛空,阻隔一切傳訊。

恐怖力量下,坑洞繼續擴大。

地面不斷震動。

隱約有骨裂聲音傳來。

顧言無視反震,一拳接著一拳。

直到面板上劃過一道信息。

能量+900。

提取到特殊物質,+1。

看著這個硬生生被他錘出兩米多深的坑洞。

顧言站起身,看著天空消散的烏云,仰天長嘯!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