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五十九章 勾欄聽曲,坑妹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一個小男孩拿著個風車在桃林亂跑。

突然,他眼前一亮。

“娘親,那里有一只好大的橘貓啊。”

一位少婦帶著幾個丫鬟跟了上來,順著小孩目光看去,柔和一笑:“嗯,可能是從外面跑進來的,看肚子,好像懷孕了。”

橘寶:...

這話破防了。

它撲騰兩下,翻過身,對著少婦鼓起臉。

“哈哈,夫人,這小貓好可愛啊,還會做鬼臉,它肚子這么大,估計找吃食也不方便,要不我們收下養著吧,也算是慈悲了。”

一個丫鬟看到橘寶的大肥臉,捂著小嘴笑道。

橘寶再也忍不住了。

“你才懷孕了,你全家都懷孕了!”

“啊”

幾人被突然出聲的橘寶嚇的尖叫。

“妖怪!”

少婦抱起兒子,就跌跌撞撞和丫鬟往回跑。

橘寶面露得意,尾巴搖的歡樂。

居然說我懷孕了,嚇死你們!

“哼!”

不過歡樂過后,橘寶直立起來,兩只爪爪有些憂愁地放在自己大肚子上:“難道我真的很胖嗎?”

它不快樂了。

橘寶聳拉著尾巴,回到顧言面前,將異體回收后,才把他搖醒。

顧言睜開雙眼,清明無比。

“舒服。”

“怎么了,是不是有人來了。”

剛才他放空心靈,沒有去感知周圍動靜。

橘寶不敢說真話,腆著臉點頭。

“那就走吧。”

顧言讓橘寶變成鸚鵡,放進鳥籠,重新離開。

一路上,橘寶在鳥籠里無精打采。

顧言有些疑惑。

“橘寶,怎么了,好像受了打擊一樣?”

籠子里的鸚鵡聳拉兩下眼皮,轉過身,拿鳥臀對著顧言。

顧言也說過我胖。

不想理他!

橘寶心中,立志要減肥。

“誒唷。”

“不想說是吧,那你等會也保持這個狀態。”

看橘寶這個“鳥”樣子,顧言也不再多言,眼睛轉了轉,上了一輛專門帶人的馬車。

“爺,去哪?”

“去內城,最好的花樓。”

“好嘞,爺,您坐穩。”

車夫一吆喝,馬車緩緩前行。

花樓?

鳥籠內,橘寶腦袋瞬間偏了過來。

看到顧言調戲的眼神。

它想了顧言剛才的話了,又立刻轉了回去,小鳥頭高高昂起,表示內心的不屑一顧。

橘寶不斷提醒自己。

橘寶啊橘寶,克制!

我是一只有尊嚴的貓妖!

絕對不能讓顧言看了笑話!

可是,到花樓的小姐姐,又溫柔又會伺候貓...

橘寶沒忍住,心靈傳音:“顧言,我可以變回貓嗎?”

顧言靠在馬車木板上,冷笑看著橘寶:“你不是要裝沉默嗎。”

“顧言,你誤會了,我剛才只是為了表現的更像普通小鳥而已,讓我變回貓吧,你看上哪個,我就去幫你騙過來。”

顧言搖搖頭。

“就這樣吧,她們也喜歡逗鳥。”

橘寶疑惑地看著顧言。

上次它去花樓,沒發現小姐姐喜歡逗鳥啊。

顧言閉上眼睛,不理橘寶。

其實他心中,對以前做殺豬學徒,就經常聽聞的花樓,也有些期待。

之前是沒那個心情。

現在宰了司馬無我,又即將突破先天,心情不錯,正好去滿足下好奇心,長長見識,順便批判批評封建社會的腐敗。

這世界。

花樓晚上雖然夜夜笙簫,醉生夢死。

但是白天,其實也是開門接客的。

迎客的,都是些專門培養的清倌人,清雅許多。

彈唱逗趣,說詞賞賦。

客人有煩心事了,家里受母老虎委屈了,也可以盡情找上善解人意的清倌人傾訴。

一間房間,兩盞茶,孤男寡女,一個說,一個安慰應和,給你最柔軟的貼心,撫慰一些客人內心不快和郁悶。

覺得對胃口了。

也可以將清倌人贖身,娶回去做小妾。

進了內城。

馬車前行平穩,周圍喧囂也開始弱了下來。

又前行了一炷香的時間。

“爺,百花樓到了。”

“嗯。”

丟下一角碎銀子,顧言提著鳥籠,打量眼前的花樓。

這是一個回字形閣樓,占地不小,門口有奴仆候著,卻沒人迎客,和傍晚時分,大不一樣。

門口仆從,看了眼顧言衣著,就殷切地將門打開。

“爺,里邊請。”

進了門,是一個三層閣樓,一層兩邊是一些桌椅,木欄,屏障,樓梯中間散開,晚上時分可以賞舞助興。

一個美婦坐在一邊翻閱書籍。

看到顧言進來。

美婦起身,身姿下蹲,聲音嬌柔:“奴家百花樓花娘,見過公子。”

淡淡百合花香撲鼻而來。

美婦大眼上挑,眼神勾人,臉上表情卻帶著端莊,給人一種心里反差和誘惑。

剛進門,顧言心里就有些被驚艷。

有東西啊。

他點點頭,面露笑意。

“嗯。”

“今日無事,本公子來勾欄聽曲。”

美婦起身,露出知性笑容:“那奴家幫您安排了,公子,請隨我上樓。”

直到顧言坐到一個珠簾遮掩的包廂窗戶旁,桌上上滿了小吃點心,美婦都沒有開口要上一個錢字,讓人心情愉悅。

“公子稍后,清倌人稍后就來。”

美婦人再次躬身,緩緩退出包廂。

顧言拿起一杯酒水小酌,目光看向外面街道。

這里往來,都是馬車前行,步行的人,也一個個錦繡在身,看著就身價不差。

橘寶則在籠子里跳來跳去,眼中期待。

顧言說這里的小姐姐喜歡逗鳥。

好期待!

突然。

顧言眼神一凝。

只見街道上,一輛奢華馬車停在了對面街道邊,走下了一大一小,兩個少女。

“夜非月?”

兩人下車后,便大步走向街道邊上另外一處閣樓。

顧言順著閣樓看去。

等到他看清閣樓上的牌匾時。

一口酒水,從他口中噴出,將有些興奮的橘寶淋了個遍。

“顧言!”

橘寶看著自己被打濕的羽毛,不滿地看著顧言。

“不好意思。”

顧言連忙安慰橘寶,重新看向外邊。

結果夜非月和另外一個身材妖嬈的女子,已經走進了那閣樓。

“好家伙。”

“昨天還說要和我生孩子,今天就帶著小姐妹去逛純陽樓了。”

“呵,女人。”

顧言表情怪異轉過頭,關上了窗。

純陽樓,是男妓院啊...

之前他還威脅過葉北辰兄弟兩,要將他們賣到這里,最后敲詐了大筆錢財。

當然,顧言這般,純粹是受前世觀念影響。

街道上行人見狀,絲毫不覺得怪異,習以為常。

大魏除了底層,不論男女,都風氣開放。

男人可以逛花樓,女人自然也可以逛純陽樓。

橘寶抖掉身上酒水,還沒消氣。

“顧言,你肯定是嫉妒小姐姐喜歡玩鳥,你沒我受歡迎,才故意弄濕我身上的羽毛!”

“對對對,你說的都對。”

顧言被傻不拉幾的橘寶逗樂了。

等待小會。

木門被推開。

清倌人,來了。

純陽樓構造,屬于庭院類型。

蒼天婉和夜非月,在一個俊俏中年帶領下,往里走。

相比蒼天婉,夜非月表情明顯拘謹許多。

她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月月,你是不是害怕了?”

蒼天婉好笑地看向自己小姐妹。

“第一次來,之前只是有聽過這里,有些好奇。”

夜非月小聲解釋。

蒼天婉將胸口拍的顫巍巍:“沒事,我經常來。”

“這里,白天都是些豢養的小書生,你想玩什么場景,被人追捧,說詞賞賦,調戲他們,都可以滿足你。”

“那有什么樂趣?”

夜非月聞言,無語瞥了瞥嘴。

在同為血脈世家的發小面前,她此時更像一個正常少女。

“別急呀。”

“到了傍晚,就是那些武者出場了,他們一個個修純陽功法,無論是拿來采補,還是功夫,都很不錯。”

她湊了過來:“純陽樓還培養了許多橫練武者,一個個肉體強壯,耐折騰,你肯定喜歡。”

夜非月停下腳步。

“就這?”

這下輪到蒼天婉疑惑了。

“怎么了,你不是喜歡強壯的么?”

夜非月點點頭:“可是我看話本上說的,激烈搏斗,戰力強大,我以為是廝殺,但是聽你這么一說,好像不一樣。

我喜歡的強壯,是指戰斗狂野的那種,不是你說的那種繡花枕頭。”

蒼天婉嬌媚笑了起來。

“月月,你就是沒嘗過男歡女愛的快樂。”

她還想說些什么。

突然。

前邊閣樓上一間包廂大門被打開。

蒼天婉掃了一眼,面色一變,拉著夜非月就想走。

狂風掃過。

一個足足兩米身高,肌肉虬扎,充斥暴力陽剛氣息的光頭,擋在了兩人面前。

“天婉,你剛進來,我就聞到了你的騷味了。”

“怎么,避著我啊?”

光頭大漢話對著蒼天婉說,目光卻直勾勾看著夜非月。

夜非月身體一緊。

這人目光太有侵略性了,好似要將她生吞活剝一般。

看到大漢目光,蒼天婉立刻擋在夜非月面前:“二哥,這是我發小,也是夜家嫡系,你別亂來!”

這人,居然是蒼天婉的二哥。

“夜家?”

光頭大漢一愣,鼻子聳動,隨后露出晦氣的表情。

“果然是那群鳥人的氣味,哼。”

他失望地走到一邊。

這小女娃,太合他胃口了。

可是夜家也不弱,不好下手。

看到光頭大漢讓開。

蒼天婉趕緊拉著夜非月向外跑。

看著夜非月嬌小的背影,光頭大漢面露惋惜。

突然,他表情一凝。

“站住!”

一股暴虐氣息,攪動扭曲周圍空氣,將兩人籠罩。

兩人只感覺周圍空氣,好似變成泥土一般泥濘,阻礙她們前行。

“夜家嫡系,我應該都有印象,你的樣子,卻讓我感覺很像一個人啊。”

看著難以動彈的兩人。

光頭大漢冷笑上前:“小丫頭,你不會是夜輝煌的那個妹妹吧?”

不好!

蒼天婉面色大變。

撕拉!

她渾身血肉蠕動。

頃刻之間,化作一個渾身鱗片,肌肉扎龍,足足三米高的女性龍人。

“月月,快跑!”

一股厚重之勢,勉強擠壓開籠罩在周圍的空氣,

她尖銳爪子一拍。

夜非月就被一股柔勁打的飛出了純陽樓。

“混賬!”

空氣炸裂。

光頭大漢看到夜非月跑掉,眼中血絲跳起,一掌呼向蒼天婉。

蒼天婉也不敢示弱,龍爪帶著罡風,撕裂向光頭大漢。

掌爪相間。

一股厚重真意,化作大山,鎮壓在化身龍人的蒼天婉身上。

蒼天婉力量一軟,慘叫一聲,手臂被硬生生拍的扭曲,撞擊在自己腹部。

這股力量,無比恐怖。

又是一大口黃色血霧噴出。

鱗片崩飛下,蒼天婉身形倒射,居然先夜非月一步,撞破純陽樓片片閣樓,砸在了街道之上。

數道身影,出現在光頭大漢面前。

他們幾人,是純陽樓被動靜驚動的客卿高手。

“世子,純陽樓,不得動武!”

光頭大漢抬起頭,皮膚表面一條條大筋跳起,雙眼已經化作了豎孔。

“你們敢對我蒼天霸道說不?”

伴隨幾聲慘叫。

幾個半步先天的客卿,頃刻間,就被撕碎成了一地碎肉。

“桀桀。”

“一堆螻蟻。”

蒼天霸道舔了舔爪子上的肉絲,帶著獰笑一躍幾十米,宛如隕石一般,重重砸在外面街道。

街道上,行人早已經清空。

十幾個捕快模樣的人,看到蒼天婉龍人形態的時候,本來還想沖過來詢問情況。

但是看到蒼天霸道時候。

最前面的老捕快卻和看到詭一般,拉著同伴瘋狂后退。

“頭,怎么了?”

“這件事不是我們能插手的,等客卿高手過來。”

兩人都是蒼家的人啊!

“咳咳”

蒼天婉吐出幾大口血。

“月月,我攔著他,你快去夜家巡夜司駐地!”

夜非月搖搖頭。

“現在是白天,我跑不掉的。”

聞言,蒼天婉眼帶后悔,掙扎著攔在夜非月面前。

自己這個二哥,實力雖然故意壓制在先天最后一步,但是血脈加持下,虐殺一般普通先天都是輕而易舉。

“蒼天婉,看來你真的是想死?”

看著繼續攔在自己面前的九妹,蒼天霸道一對豎瞳,散發冷漠。

“二哥,夜輝煌覺醒的可是夜家最恐怖的暴君形態,你動了月月,他不會放過你的。”

“吼”

恐怖罡風,呼嘯沖擊向兩人。

街道周圍,全部陷入了死寂。

蒼天霸道暴虐地看著自己九妹和表情冷漠的夜非月。

“夜輝煌!”

一聽到這個名字,蒼天霸道眼中血絲更甚。

“那就叫他來好了!”

“還以為我是當年那個被他搶走女人的我么?”

“沒錯,同齡人中,他確實是第一。”

“那又如何!”

“老子遲早撕碎了他!”

他語無倫次地宣泄。

顯然,夜輝煌曾經在他心里,留下過陰影。

“別想拖延時間了!”

蒼天婉腦袋扭曲,飛騰撞進了身后花樓。

看著向她走來的蒼天霸道,夜非月眼中閃過無奈。

哥,你坑妹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