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四十四章 無間令牌,萌蠢橘寶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懷著沉重的心情,顧言將雞舌塞入嘴中。

入口Q彈,有嚼勁。

這只雞,生前一定很愛動嘴皮子。

隨著雞舌下肚。

顧言雙眼失去焦距,腦中無法抑制開始閃現一幅幅畫面。

前世今生。

一件件往事劃過。

要么是他對別人許下承諾的時候,要么是他前世和別人討論他人的畫面。

看似一剎那。

顧言雙眼再次眨動時候,卻帶著一絲滄桑。

無事!

他略顯惆悵將雞舌全部倒入口中。

“顧言...”

橘寶被嚇得驚呼。

一個雞舌就將它的增殖異體燒成了灰,這么多,顧言身體再強也扛不住啊。

結果直到顧言將所有雞舌下肚,都沒有絲毫事情。

“不用擔心,我已經摸清了規律。”

顧言摸了摸橘寶腦袋,安撫它。

第一道菜,只要吃過肉,就會被烈油灌體。

第二道菜,只要殺過人,就會被千刀萬剮。

而這一道雞舌,則是對人性的考驗。

索性他前世今生,為人都極為有原則。

一沒有對人毀諾過。

二沒有詆毀過別人。

沒有這些破綻,自然不會有事。

至于橘寶...

那增殖異體其實就代表了它。

吃肉,殺生,肯定也沒少嘀咕過他...

估計剛剛橘寶吃了雞舌,現在已經成為烤貓了。

單純肉體上,它可不算太強。

“客人,你的胃口可真不錯!”

這次,那領路的中年掌柜,親自將第四盤菜端了上來。

“我們客棧出現上千年,能吃到第四道菜的,只有幾百人而已,吃完,你就可以選擇離開了。”

它居然主動透露信息。

顧言臉上卻沒有喜色。

他雖然看穿了規律,但現在心里更沒譜。

他又不是圣人。

肯定有自己的弱點。

詭知道這第四道菜,考驗的是什么。

中年掌柜說完,就重新回到了柜臺,連菜名都沒有報。

不然顧言可以得到更多信息。

第四道菜...也許不是菜,這是一碗金黃色的蛋炒飯。

金黃中,點點蔥花點綴。

看著就讓人不由自主想吃上一口。

橘寶剛想讓增殖異體品嘗,就被顧言阻止了。

“橘寶,不用了。”

“這次再讓增殖異體吃,你死路一條。”

中年掌柜親自出馬,又不說菜名,其實就是暗示接下來取巧就是死!

橘寶眼中茫然,不明覺厲,只好蹭了蹭顧言兩下,表示自己的擔憂。

嘆息一聲。

顧言拿起碗中的勺子,勺了一粒蛋炒飯,想要塞進嘴里。

結果到嘴邊,勺子里一粒蛋炒飯,已經自動變成了滿滿一勺。

“果然不讓取巧了。”

搖搖頭,顧言將蛋炒飯塞進嘴里。

米飯粒粒分明,雞蛋清香鮮嫩。

美味!

顧言瞇起了眼睛,細細品嘗。

橘寶雖然擔憂顧言,但是聞著香味,嘴邊還是忍不住留下哈喇子。

蛋炒飯下肚。

這一次,一個個被顧言殺死的人類,浮現在了他腦海。

它們一個個保持死前模樣,注視著顧言。

那些被打成殘缺的,也被拼湊了起來,模樣惡心猙獰。

只要顧言有一絲愧疚或者害怕,它們就會一擁而上,撲上來將顧言撕碎。

“你們這群撲街,瞪著我干嘛!”

“是不是想再死一次?”

“嗯?”

顧言惡狠狠看著它們。

他殺人,要么有恩怨,要么為了利益。

心中既沒有畏懼,更不會有愧疚!

呼啦。

一群死人,居然被顧言惡狠狠的目光,嚇得連連后退,跑了...

第四道菜,就這樣虎頭蛇尾結束了。

啪啪啪!

中年掌柜拍著巴掌走了上來。

“厲害。”

“客人,你可以從我們有間客棧走了。”

聞言,橘寶爪子擦了擦嘴角口水,興奮跳到顧言腿上。

“太好了,顧言,我們走!”

它現在是又饞又怕。

顧言卻不急了。

他指著橘寶:“所以從頭到尾,客人就是我一個?”

似乎是吃了四道菜,算是一個認可。

中年掌柜點點頭:“這小妖和你有術法牽連,以你為主,自然也算在你身上。”

他一揮手,緊閉的客棧門被打開。

“客人,時候不早了,你可以離開了。”

結果,顧言一動不動。

他眼帶笑意,看著中年掌柜,淡淡道:“不急。”

中年和善的面孔,陰沉下來。

“客人這是要作甚?”

橘寶也被顧言弄懵了:“顧言...”

“沒事,居然,你先出去。”

顧言摸了摸橘寶的腦袋。

結果橘寶搖頭:“顧言你對我這么好,我怎么可以拋下你獨自離開,我陪你!”

說完,它跟著顧言,一起瞪著中年掌柜。

客棧內,空室生風,將墻壁上的油燈吹的傾斜。

燈光忽明忽暗,映照在周圍客人和中年掌柜臉上,變得陰氣森森。

中年掌柜身體不動,脖子好似面條一般拉長到顧言面前,雙眼化作惡毒:“本店不提供住宿,你可以走了。”

“呵呵。”

顧言冷笑一聲。

“做人做事,得講規矩。”

“你們上菜,我吃,是規矩。”

“老子沒吃飽,你們得接待著,這也是規矩!”

中年掌柜和顧言對視了足足三息時間,才將腦袋縮回,重新化作和善憨厚面孔:“客人誤會了,東西吃多了,會撐死,我也是為你好。”

“既然客人沒吃飽,我們自然不會趕客。”

“伙計,繼續上菜!”

后堂,重新傳來忙碌動靜。

“呼”

橘寶縮在顧言懷里大口喘息。

剛才它嚇壞了。

“顧言,你為什么不走啊。”

顧言笑而不語。

他已經知道眼前的東西是什么了。

這是詭怪!

之前他在下河縣,就曾經遇到過一個賣餛飩的老太詭怪。

當然,那只詭怪,完全無法和眼前這座客棧相比。

即使如此,也讓顧言獲得了詭眼,也就是現在的幽冥眼。

現在明顯這詭怪急眼了。

他怎么可能走!

“橘寶,膽子大一點!”

“名利刀尖取,富貴險中求。”

“看我表演。”

橘寶安安靜靜坐在邊上,當起了吉祥物。

第五道菜,是一道白嫩無比的豆腐羹。

入口絲滑,好似美人舌尖。

這次考驗的是美色誘惑。

顧言呵呵一笑,表示不屑。

第六道菜,是奢華的十八珍。

十八種名貴食材烹飪而成。

口味奢華,層次豐富,吃的是一種享受。

顧言滿足放下空碗。

這次考驗,如他所料,是錢財。

他前世要價不菲,更多是為了心靈愉悅,可以理解為本質腹黑。

今生搜刮錢財,本質是為了獲得更強大力量。

他根本不貪財!

考驗自然拿他沒辦法。

第七道菜,是一盤子雞頭,換成了那中年掌柜親自送上來的。

不過這次,它丟下就想走。

結果顧言叫住了它。

“這盤菜吃完,我有什么好處。”

中年掌柜不情不愿道:“你可以拿走一枚無間令牌離開。”

“無間令牌?”

顧言念叨一句,夾起一塊雞頭就塞進了嘴里。

這次,考驗的是權。

“力量才是唯一!”

“有力量,就有權,沒力量,權利不過是浮云!”

顧言吃完最后一個雞頭,站起身,走到柜臺。

“老板,東西拿過來。”

中年掌柜一愣:“不繼續了?”

顧言不耐煩將手遞了過去:“別墨跡。”

咔嚓!

好似牙齒被咬碎的聲音響起。

一根根血色筋絡涌上中年掌柜臉蛋,讓它變得猙獰無比。

“該死的!”

“你為什么不繼續!!”

“你憑什么不繼續!!!”

看到對方氣憤模樣。

顧言哈哈一笑。

“因為我不是賭徒,只做有把握的事情。”

說著,他還故意湊到眼睛已經布滿跳起血絲的中年掌柜面前:“對了,剛才那句名利刀尖取,富貴險中求,我是故意說給你聽的。”

“你是不是以為我會繼續下去?”

“我就不,誒,就是玩你。”

“氣不氣?”

客棧開始了震動。

一道道裂紋,浮現在墻壁之上。

撕拉。

中年掌柜的皮肉撕裂,鉆出一根根猙獰的骨刺,下方血肉更是不斷蠕動,似乎就要化身一個恐怖怪物。

千鈞一發之際,它一拳打在自己臉上。

它劇烈喘息,從柜臺拿出一枚骨質令牌排到桌子上。

“拿上!”

“立刻,馬上,給我滾!”

顧言有些遺憾抓住令牌,拎著一臉懵逼的橘寶向外面走去。

走到門口時候,他轉過頭,想繼續刺激那中年掌柜:“我...”

“滾!”

呼呼大風撞在顧言身上,強行將他吹了出去。

大風看似蘊含無數怒火,卻力度無比柔和。

絲毫不敢傷到顧言絲毫。

等到顧言平穩落在地面時候,那客棧居然拔地而起,好似背后有什么惡詭一般,快速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誒,可惜,沒氣的那掌柜違規,不然估計我好處更大。”

顧言可惜嘆道。

之前那餛飩詭怪老太,就是被嚶嚶給反殺了。

橘寶被拎著,在空中晃蕩。

它一臉懵逼看著顧言。

雖然它全程參與了這次事件,但是它完全不知道前后發生了什么...

它弱弱開口:‘顧言,我看你后面都沒事,干嘛不繼續下去啊,那些菜看著很好吃。’

“吃吃吃,就知道吃。”

顧言有些無語。

但是想著橘寶好歹也是他的頭號打手,還是解釋道:“第三道菜開始,都是對人性的考驗,而且有規律可循。”

“如果我沒猜錯,后面應該還有兩道菜。”

“那兩道菜,是絕殺!”

“絕殺?”

橘寶傻呆呆反問。

“嗯。”

顧言點頭。

“第八道菜,很可能是對力量的渴望考驗,我肯定過不去。”

“就算有人過了。”

“第九道菜,肯定是貪!”

“這道菜,就算無欲無求之人吃了,也必死!”

“為什么?”

橘寶再次傻愣愣開口,好似它失去語言能力,只會這一句。

“因為那掌柜,在第四次,第七次透露信息的時候,給的選擇就是誘因陷阱啊。”

“只要第四次,選擇繼續下去,就會產生“因”。”

“無論是想多吃點美食,還是有別的目的,最后都會形成“果”。”

“這個果,就是貪。”

橘寶眨巴眨巴眼睛:你在說啥?

看到橘寶反應,就知道它沒聽明白。

“唉。”

顧言無奈嘆息一聲。

“算了,你這不大聰明的樣子,就別想了,以后就在我身邊喊666吧。”

橘寶眨巴眨巴眼睛:666是啥?

顧言不想理它了。

橘寶哪天死了,肯定是笨死的。

他掏出紙轎,走了進去。

橘寶還呆愣在原地,腦子里是十萬個為什么。

“傻乎乎站著干嘛,上來。”

“哦。”

橘寶聳拉著尾巴上了轎子。

它第一次對自己的智商產生了懷疑。

陰風席卷,如怨如訴。

“起轎!”

伴隨一聲男女莫辨,尖銳聒噪的聲音。

詭霧蔓延。

紙轎緩緩升起,向南奔馳。

橘寶前面擔驚受怕,后面被顧言打擊,懷疑自我,身心疲憊。

有吃有誰,管特么為什么...

橘寶決定放棄思考。

反正它和顧言加起來,智商平均一下,肯定很高。

這樣想想,橘寶心安理得的呼呼大睡起來。

紙轎上,顧言拿出那枚“無間令牌”把玩。

“有間客棧,無間令牌,呵呵。”

他心神一動,涌入令牌之中。

一道簡短信息浮現在他腦海:“無間詭域出行令牌。”

“無間詭域?”

顧言腦中搜索一遍,發現沒有相關信息。

“算了,到了郡城,再去了解。”

顧言身上血氣涌動,加持在外面抬轎紙人身上。

紙轎移動速度,一點點提升。

無定府距離蒼牙郡城,只有一千六百多里。

天色減亮。

顧言拿出巡夜令。

根據和郡城巡夜司駐地定位,他距離郡城只有一百里不到了。

“這次除了要在聚寶閣弄到足夠修成《地煞罡身》的寶物,我還要去接受總部一位先天的教導,有空閑,還得去找一下徐帆所言的隱門加入進去,獲得另外一個情報來源,時間也算緊迫。”

隨著時間流逝。

天泉府那里的詭異,會被情理的越來越干凈。

現在一小只一小只的詭異,可滿足不了顧言胃口。

正思索計劃著。

突然,外面傳來急速奔躍之聲。

唰唰唰

這聲音,顧言很耳熟。

他腳踩樹枝奔躍時候,也是這聲音。

不待他掀開紙簾。

一道鋒銳氣勢,直沖被詭霧包裹的紙轎。

“妖孽,受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