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四十三章 無法反抗的客棧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紙人之術,十分神異。

紙轎南行。

遇水淌水,遇山爬上。

紙錢開道,百詭辟易。

所過之處,詭霧彌漫,陰風陣陣。

不過半夜,已經走出七八百里之外。

橘寶除了一開始被顧言嚇到,現在正沒心沒肺地睡的香甜。

顧言則一直在心神感應紙轎外的世界。

或者說,空間。

每次紙轎前行的剎那,它們都脫離了當前世界,又沒有直接抵達幽冥。

更像是沖入一個有詭氣存在夾層空間,又重新出現在現實世界另外一個位置,造成閃爍前行的錯覺。

他第一次誤入幽冥,前面有詭迎親,后面有詭送葬,為了探尋情況,他嘗試用紙人貼在自己身上,就發現了紙人之術的神異。

他一個大活人,在隱匿氣息后,居然散發出了詭氣,被那迎親詭異誤以為同類。

從那一刻開始,顧言就知曉,這紙人,是一種通幽之術。

所以他才特意找李珊珊,將這門術法換了過來。

思索間。

顧言神色一動,掀開紙轎的船簾,雙眼化作血金色。

前方荒山腳下,一座客棧屹立。

燈火通明,隱約可以看到有酒客喧鬧。

“奇怪。”

顧言眉頭一皺。

在他幽冥眼中,客棧是真的客棧。

人,也是真的人。

一切都十分正常。

可是這里荒郊野嶺,豺狼嚎叫,鬼火游蕩,卻出現一間客棧。

這本身就不正常!

“算了,離遠點。”

好奇心害死貓。

雖然如今實力今非昔比,可是顧言性格依舊謹慎。

他立刻操縱紙轎轉向繞行。

隨著遠離,隨風傳來的喧鬧聲,漸行漸遠。

顧言重新閉上眼,恢復心神。

沒一會。

熟睡的橘寶鼻子聳動。

“好香。”

它在睡夢呢喃著,跳下轎子,想要出去。

這一跳,立刻將顧言驚醒。

他一把提起橘寶,將它晃醒。

橘寶睡眼朦朧睜開眼:“顧言,怎么了?”

“應該問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要出去。”

橘寶眼中先是閃過迷茫,隨后眼睛睜大,小粉鼻聳動兩下,才吸溜了一口口水。

“顧言,你沒聞到嗎?”

“外面好香,肯定是有好吃的!”

顧言鼻子輕嗅,卻絲毫沒有聞到什么香味。

突然。

他心里一咯噔。

外面詭風呼呼,隱約有喧鬧聲順著風傳到了他耳中。

顧言一把握住虎魄,面色陰沉掀開紙簾。

前面荒野,一間燈火通明的客棧,赫然出現在他的眼簾。

被盯上了!

“艸。”

“老子到要看你是什么東西!”

顧言眼中閃過怒火。

心念一動。

前行的紙轎,立刻停了下來。

護衛在兩邊的著甲紙人,抽出紙刀,散發一個陰寒之氣,沖向前面客棧。

紙人所過,留下一片凍霜。

那是顧言賦予在它們體內的陰寒血氣。

眼看二十多個紙人就要沖到客棧面前。

突然,沖在最前面的紙人,身形僵立虛空,一動不動。

這好似一個信號。

其余紙人沖到相應位置,全部停滯下來。

顧言面色一變。

他失去了那些紙人的控制。

橘寶也發現了不對,一個閃身躲到了顧言背后。

“橘寶,你試一試。”

這詭異情況,讓顧言不敢輕舉妄動。

橘寶很慫,典型的欺軟怕硬,逼上梁山的類型。

它尾巴伸長,尖端蠕動,化作一個空腔。

一聲輕響。

一個肉卵激射而出,在空中化作一只身軀佝僂,高兩米的畸形螳螂。

螳螂一落地,就揮舞前段兩把鐮刀,沖向客棧。

在靠近那些紙人時候,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鐮刀舞動,劈開了攔路紙人,靠近了客棧。

這次,螳螂沒有失去控制。

“直接摧毀客棧試一下。”

顧言沉聲道。

橘寶點點頭,控制螳螂一躍而起,前端兩把鐮刀閃爍寒芒,向著客棧牌匾劈去。

刀風凌厲。

牌匾一分為二,掉落地面。

下一刻。

還未落地的畸形螳螂,嘶吼一聲,就化作風沙飄散。

“顧言,那牌匾怎么恢復了。”

橘寶兩只爪子巴拉在顧言身上,有些顫抖。

剛剛被劈開的牌匾,已經重新掛在客棧頂端,好似剛才一切都是幻覺。

顧言自然也看到了完好的牌匾。

這詭異一幕,將他心中怒火澆滅。

“詭怪?”

“禁地?”

之前在無定城巡夜司看到的資料,浮現在他腦海。

這種近乎規則傷害的玩意,很像是詭怪和禁地的性質啊。

不管是哪種,都不好惹。

顧言沒有猶豫,驅使紙人轉向,準備繼續離開。

有東西停在了外面!

“客人遠道而來,不如進客棧歇息?”

一個憨厚聲音,在轎子外響起。

橘寶已經藏進了顧言衣服里。

一股鋒芒厚重之勢,在轎內涌動。

顧言握住虎魄刀柄,刀氣灌注,心神附著在一個紙人身上。

那紙人血色眼睛光芒一閃。

透過紙人視野,顧言看到一個戴著小氈帽,雙手插在口袋的國字臉中年,一身棉襖,正在外面候著。

想了想。

顧言對紙人下了命令。

一個紙人上前,面上腮紅,湊到中年面前:“嘻嘻我不去。”

普通人看到紙人這陰氣森森的模樣,早就被嚇個半死。

這中年卻依舊保持微笑:“自然是可以的。”

伴隨中年聲音落下。

紙人從腳到頭,一點點風化,消失在了原地。

顧言面色一變。

對方是如何動手的,他沒有絲毫察覺!

他體內《龜息決》瘋狂運轉,冷靜思索分析。

“這有些像某種規則。”

“不能動手,不能拒絕?”

想了想,他放下握住刀柄的手,掀開轎簾,看著那中年淡漠道:“領路。”

“好嘞。”

中年轉身向前,絲毫不擔心顧言轉身就跑。

轎子跟隨。

一個紙人,轉身離開。

結果才跨腳,它就化作碎屑,隨風而散。

“第三條規律,盯上了就不能逃跑!”

顧言心中更為凝重。

好霸道!

如果真的是遇到了詭怪或者禁地,根據書籍記載,先天強者硬來也是死路一條。

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莽撞。

“客人,到了,下來吧。”

紙轎停在了客棧門口,這次紙人沒有失去控制。

顧言深吸一口氣,抓著虎魄,走出紙轎。

他手一張。

紙人紙轎立刻縮小,飛到了他的手中。

哐當。

中年打開門。

明亮燈光照出一條橘黃通道,等待顧言走上去。

“顧言,我留在外面的分身,失去了聯系。”

橘寶微弱的聲音在顧言耳邊響起。

它聲音有些驚慌。

“怕什么,逃不掉,就面對!”

顧言一把將橘寶提溜出來,放到肩膀上。

這破貓真茍。

他都沒發現橘寶是什么時候留下分身的。

嘎吱。

地面木板嘎吱作響。

顧言橘寶,兩個加起來有將近兩千斤的人,走入了客棧。

客棧四周,都有油燈照亮。

兩邊是十幾張酒桌,大多坐滿了人。

一些衣著各異的人,正有說有笑,喝酒吃菜。

只是那些聲音,聽在顧言耳中,卻聽不清晰內容。

有些桌子邊上,還放著刀劍,客人外貌兇厲,一看就不是善茬。

卻依舊和一些看起來像是行腳商打扮的人,相談甚歡,好像相識已久。

這就是一個“普通”客棧。

“客人,自己找位置坐吧,我去叫小兒上菜。”

中年說完,走入了內堂。

“橘寶,快分散些增殖體,到空位置。”

橘寶聽話張開嘴,吐出十多個肉球在客棧空位上。

顧言也丟出一個紙人變大。

沒敢直接附體操控,而是命令它走向邊上桌子。

邊上酒桌,一個是樵夫打扮,還有三人,面色兇煞,邊上一人一把大刀,身上衣服隱約可以看到一個鏢字。

紙人湊上前:“嘻嘻你們是哪一年的人?”

下一刻。

原本有說有笑的四人,陷入僵直。

伴隨四聲骨骼僵硬扭動聲,四個“人”腦袋一偏,將目光都放到了紙人身上。

“我要腦袋。”

“我要手。”

“我要腳。”

“我要身子。”

撕拉!

紙人身上立刻出現數道裂縫,四分五散出現在四人碗前。

四人抓起紙人各個部位,塞入嘴中,重新恢復了有說有笑的狀態。

“連客人之間都不能相互打擾么!”

顧言收回目光。

“客人,菜來了。”

一個瘦小黝黑的伙計,端著一個木盤從后堂走了出來。

顧言雙眼血金色,一眨不眨盯著伙計。

有血有肉,還有血氣逸散。

很正常。

伙計對顧言詭異的雙眼和注視,視若無睹,將一盤菜放到桌上。

“第一道菜,悶煮小白菜,客人請享用。”

說完,他就重新回了后堂。

剛剛的中年,此時也回到了前面,拿起一個算盤撥弄起來。

“顧言,他們好像無視了我的增殖異體。”

橘寶小爪爪巴拉了一下顧言,同時還聳動小鼻子。

這白菜,好香啊!

“讓他們過來吃菜!”

顧言神色不變。

坐在對面桌子的畸形螳螂,先將一片白菜吃了進去。

白菜剛入嘴。

那畸形螳螂血肉滋滋作響,就好似蠟燭融化一般,堅持了三息時間,就化成了一攤血水。

而剛剛吃進去的白菜,重新出現在了盤子里。

那掌柜中年,若有所覺,呵呵一笑:“客人,白菜涼了就不好吃了,快些吃吧。”

橘寶抬起頭,吸溜著口水,看著顧言。

“顧言,要不我來吃吧。”

顧言見狀,閃過一個念頭,又立刻被他斬掉。

“就你這小體格,吃什么吃?”

他呵呵一笑,抓起一片白菜,塞入嘴里。

白菜鮮嫩多汁。

在口腔嚼碎,散發出清香,十分爽脆。

如果不是滋滋作響,腐蝕他的口腔,就更好了。

咕咚。

顧言面色不變,將嚼碎的白菜和被腐蝕出的血肉,吞咽下去。

看到那白菜和硫酸一般,橘寶被嚇得縮到一邊。

“顧言...”

橘寶雙眼有水霧升騰。

它內心無比感動。

“沒事,味道不錯。”

顧言感覺不過癮,直接端起盤子,全部倒入嘴里。

滋滋滋

血肉好似被油炸的聲音響起。

顧言悶哼一聲,將白菜全部吞下。

他一拍桌子,聲音沙啞不似人:“小兒,就這一盤菜么,還有沒有,吃完我還要趕路!”

“客人久等了。”

剛才伙計,又端了一碗醬骨頭上來。

“顧言,我來吃!”

橘寶眼中含淚,爪子抓向醬大骨。

哪知顧言隨手就是一巴掌拍在它額頭。

“讓你的增殖異體先嘗一嘗。”

剛才他不讓橘寶吃,就是在那螳螂嘗試下,他感覺那白菜腐蝕性,自己可以抗住,才如此。

不到最后一刻,他不會讓橘寶親自上。

橘寶委屈收回手,控制一只螳螂吞下一塊醬大骨。

這次,醬大骨順利被吞了下去。

只是不過兩息,橘寶就面色一變。

下一刻。

那螳螂表面,出現無數血痕。

嘩啦!

一堆稀碎肉沫,散落一地。

看著螳螂的死法,還有前面白菜的特性,顧言腦中閃過一道靈光。

他有些明白規律了。

不過需要繼續看下去。

他抓起一塊醬大骨,張開了嘴。

在強大恢復力下,顧言口腔內焦黑的血肉,已經完成了新陳代謝,重新化作了新鮮血肉。

“顧言...”

看著顧言吞下醬大骨,橘寶眼中水霧已經化作了淚珠劃下。

“顧言雖然搶我錢,欺負我,罵我,但他還是愛我的,嗚嗚”

“都怪我太弱了。”

橘寶內心又是感動,又是難受。

醬大骨下肚。

立刻化作無數刀刃,在他體內攪動。

“正好肚子里油膩,給我刮刮!”

顧言拳頭握緊,青筋跳起,忍受體內的千刀萬剮。

“噗”

在爆發的一瞬間,他還是吐出一大口血霧。

幸好他內外強悍如一,體內雖然傷痕淋漓,卻沒傷根本。

緩了緩。

顧言再次抓起一塊醬大骨下肚。

隨著一次次被創傷,大滴大滴的汗珠從顧言額頭滑落。

如果是剛來到這個世界的他,經受一次次千刀萬剮般的痛苦,早就意志崩潰了。

終于,最后一塊醬大骨也被吞下。

“呼”

顧言看著滿桌血液,有些虛脫。

橘寶目光緊張看著后堂。

不要來了!

不要來了!

再來,它怕顧言吃不消!

嘩啦。

簾布被扯開。

那瘦小黝黑的伙計,再次端著一盤菜出來。

“呵呵,客人胃口真好,這是爆炒雞舌,請慢用。”

不用顧言說,橘寶就控制一只畸形螳螂將一塊雞舌吃了下去。

一人一貓,緊張看著畸形螳螂的反應。

一息,兩息..

螳螂都毫發無傷。

沒事?

一大股火焰從螳螂體內爆發。

一堆黑灰灑落地面。

“火?”

顧言心里一沉。

他已經猜出了規律。

“顧言,這次我吃!”

橘寶目光堅定地看著顧言。

只是它顫抖的身體,出賣了它的內心。

橘寶在害怕。

它怕痛。

顧言搖了搖頭。

“不行,這道菜,你吃必死。”

他嘆息一聲,夾起一塊雞舌,塞入嘴中。

希望可以撐過去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