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四十五章 拍飛一只蒼蠅,諸位沒意見吧?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眼看就要到郡城,一股劍氣卻突然出現,將行進中的紙轎鎖定。

顧言眉頭一皺。

紙簾掀開。

前方劍氣縱橫,落葉紛飛。

透過包裹周圍的詭霧,顧言看到一個持劍青年,手持利劍,疾馳而來。

“何人?”

顧言聲音,傳出詭霧。

“人?”

聽到聲音,持劍青年,停在十米之外,劍勢蓄而不發。

“我還以為是什么詭異,不過閣下藏頭掩面,詭氣陰森,想必也不是什么正道。”

他長劍直指紙轎。

“出來!”

長劍錚鳴,白光流轉,價值不菲。

沉默半響,紙轎再次傳出聲音。

“看你年紀不大,再給你一次機會。”

“讓開!”

可惜,這青年,是個愣頭青。

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落葉散落。

他長劍傾斜,左手后背,長發飄揚,劍氣環繞身側,表情傲然:“我葉北辰一生行事,何須你給機會。”

“自己出來。”

“或者...”

長劍嘶鳴。

“我進來!”

顧言無語。

看打扮言行,估計是一個剛出門家門或者宗派的中二,感覺老子天下第一,想找些事情宣泄自己力量。

心念一動。

停滯的紙轎,沖撞上去。

“好膽!”

見紙轎無視他,青年眼中閃過利芒。

“蕩魔!”

葉北辰腳下一點,積蓄劍氣環身,一劍飛仙,沖向紙轎。

無數散落落葉被暴起的劍氣攪碎,氣勢驚人。

一點寒芒撕裂詭霧,帶動劍氣龍卷,直指端坐在紙轎內的顧言。

周圍幾個紙人,稍稍被波及,便化作紙屑紛飛,不堪一擊。

看著紙轎內面無表情,好似已經嚇傻的顧言,葉北辰眼中傲然。

上山十五載。

春夏秋冬,不論刮風還是下雨。

所有的苦修。

在這一刻,全部爆發!

這一劍,可以誅妖,可以蕩魔!

這一切,不過發生在剎那間。

帶著鋒芒和肆虐劍氣,長劍眼看就刺入紙轎內。

一只纖細手掌轟擊而出。

恐怖音爆之聲,在紙轎內回蕩。

下一刻!

浩浩鋒芒的長劍扭曲,無堅不摧的劍氣崩潰。

一掌鎮壓!

葉北辰眼神呆滯,看著手掌帶著勢不可擋之勢,轟擊在他的胸口!

衣物爆裂。

青年胸口一塊玉佩炸開,化作一層光圈將他護住。。

一道殘影以更快速度倒飛出詭霧,連續撞斷三顆大樹之后,才軟軟掛在第四顆大樹的樹頂。

半響。

一口血霧噴出。

光著膀子的葉北辰從樹頂站起。

他眼神茫然看著遠處插在地面的斷劍,還沒反應過來剛才電光火石之間,發生了什么事情。

“一掌?”

“對方沒有動用血氣,氣勢,單單靠著肉身的一掌,我這個半步先天,就敗了?”

葉北辰不可置信的呢喃。

寶劍。

可以抵御先天一擊之力的保命玉佩。

都沒了。

如果不是玉佩護住他,他毫不懷疑自己現在已經成了肉沫。

冷風拂過。

光著膀子的葉北辰打了個哆嗦。

他驚恐掃視周圍。

還好。

那紙轎主人,打飛他之后,停都沒停,就離開了。

好似...在對方眼中,他只是一只螳臂當車的螻蟻,不值得停留。

一股不知是慶幸還是悲哀的情緒,涌上這個剛下山的天驕心中。

他腳步蹣跚撿起斷劍,沒了精氣神,向南離去。

背影蕭瑟。

顧言一掌,拍碎了一位天驕的驕傲。

“顧言,你為什么不停下來殺了對方?”

橘寶前爪子抓在紙板,屁股高高翹起,舒服地伸著懶腰。

顧言微微一笑。

“一掌拍死了就拍死了,拍不死就算了。”

這里靠近郡城。

最后時刻,那青年身上的寶物,居然抵御住了他數萬斤力量轟擊。

出身定然不差。

萬一他身上有傳訊或者標記,殺了也是麻煩。

顧言現在只想突破先天,不想浪費時間。

當然。

如果后面再遇到對方找自己麻煩,縱然對方是先天高手的兒子,他也不會手下留情。

左右不過是一掌的事情。

紙轎再次前行半個時辰。

顧言緩緩睜開雙眼。

他的視野穿過詭霧遮掩,看到遠處平原之上,浩蕩升騰的逸散血氣,化作一片血云在高空盤旋。

蒼牙郡城,到了!

一人一貓下轎。

顧言收起紙人紙轎,看向站在自己肩膀上的橘寶:“橘寶,到了城內,跟在我身邊謹言慎行,別給我惹麻煩。”

橘寶悶悶點頭。

我橘寶,像是會惹麻煩的貓嗎?

它不爽道:“那如果有人欺負我呢。”

顧言微微一笑:“那不是更好。”

他若有所指:“有人給我們送錢,收著就是了。”

橘寶眼中閃過智慧的光芒,若有所思。

半響。

它重新躺了下來。

這和送錢有什么關系?

想不通。

不想了!

蒼牙郡府,是一郡府都。

管轄方圓三府之地。

遠遠看去。

城高廣闊,里面閣樓屹立,建筑起伏,好似一只龐大巨獸盤臥在平原之上。

一條條官道,好似巨獸的一條條長足,蔓延四面八方,寬廣平整,布滿了好似螞蟻蠕動的人流商隊。

顧言帶著橘寶,身穿巡夜衛官服,奔馳在其中一條官道上。

中間還遇到數批疾馳而過的巡視騎兵。

一個個裝備精良厚重,腰大膀圓,血氣充裕,帶著煞氣,居然沒有一個低于氣血境。

“顧言,好多人。”

橘寶站在顧言肩膀上東張西望,打量飛掠而過,落在后面的行人商隊。

距離城池還有足足十多里,這邊已經在排隊緩慢前行了。

“啾”

一聲尖銳鷹啼,響徹天空。

橘寶抬起頭。

一頭雄鷹在頭頂展翅滑翔而過,帶起陣陣罡風,引起下面行人驚呼。

“呲溜”

橘寶吸溜了一下口水,爪子搖晃顧言肩膀,尾巴激動的亂晃。

“顧言顧言,什么時候給我找一只大鷹吃啊,看著好霸氣!”

這樣,它橘寶也可以變成大鷹翱翔九天之上了。

想想就期待。

顧言放緩腳步,瞥視橘寶:“就你這肚子,變成鷹也飛不高。”

橘寶表情僵住。

活潑的小尾巴也聳拉了下來。

“顧言!”

“我不理你了!”

“呵”

顧言不屑。

蒼牙郡城,城墻高足足三十多丈,密布紋路,帶有神異。

巨大城門,兩個小城門之上,還懸掛著一塊琉璃境,映射著每一個通行路人。

輪到顧言時候。

剛走到琉璃境下,顧言腰部的巡夜令牌,立刻閃爍混雜著金色的血芒。

“守門小將王蟒,見過金牌巡夜衛大人。”

幾個守門將士,立刻恭敬行禮,讓開通道。

在邊上通道行人敬畏羨慕目光中,顧言面色淡然踏入郡城。

城池內,街道寬廣,磚石鋪設,分四列。

每一列,都夠至少八輛大馬車齊行。

又臨近城門口。

無數小販行人堆積,有些喧鬧。

氣鼓鼓的橘寶小鼻子聳動,小眼睛亂瞥。

那些吃的,看著都好香好好吃啊!

它不由看向正拿出令牌查看地圖的顧言,小嘴巴欲言欲止。

“不行!”

“說了不理顧言這壞人,就不理!”

“我橘寶就是饞死,餓死,只能看著別人吃,我也絕對不會理顧言這個大壞蛋!”

片刻。

橘寶一只爪子抓著跟類似水果混雜的糖葫蘆,一只爪子抓著一個一串驢板腸,吃的津津有味。

顧言笑著摸了摸橘寶腦袋。

“橘寶,香不香。”

橘寶舔了口糖葫蘆,甜的眼睛都瞇了起來。

“真香!”

“顧言,你真好。”

一人一貓吃吃逛逛,感受了下郡城的繁華后,顧言一躍而起,在周圍屋頂,專門修建的武者通道上疾馳奔行。

郡城巡夜司總部,在三十多里外的內城...

不這樣,速度太慢。

一路暢行無阻。

進入內城又奔行一會后,一座占地幾十畝的巨大建筑群,出現在顧言面前。

顧言一躍而下,向著大門走去。

說明來意,登記好后。

在一個預備執勤的小年輕帶領下,他來到了一個接待用的廳堂。

“大人,您在這里稍后,等會就有專門的人過來接待您。”

顧言打量一番,走入廳堂。

里面居然還有人。

三男一女。

其中三個男人端坐在邊上,正相互客套聊天。

唯一的女子,表情清冷,坐在對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又有人來。

四人都將目光投向顧言。

看到顧言肩膀上有些怯生生的橘寶,清冷女子眼睛一亮。

面對注視,顧言笑了下回禮,找了一個空位坐下。

三人看顧言沒有聊天興趣,也不在意,轉頭繼續聊天。

那女子卻站起身,走到顧言身邊坐下:“你也是來參與選拔的嗎?”

顧言有些詫異。

但是當他看到女子眼睛不時瞥向自己肩膀上的橘寶時候,頓時了然。

女人,對毛聳聳的東西,抵抗力總是會差一點。

他搖了搖頭:“不是,剛剛升上來,準備找一個先天前輩接受教導。”

“那你有的等了。”

女子聲音帶著幸災樂禍,一掃之前的清冷氣質。

聞言,顧言感覺有些不妙。

他看向女子:“在下無定府顧言,難道這教導,需要等很久么?”

女人微微一笑,并未回答,而是將目光看向橘寶:“府城冷小沫,顧言,這是你的妖寵嗎,看著很可愛。”

顧言哈哈一笑。

“它叫橘寶,是只小母貓,性格溫順。”

聽到是母貓,冷小沫臉上笑容更盛了。

“拿去玩,不過還請冷巡衛可以回答我先前的疑惑。”

顧言一把將慫不拉幾的橘寶拎起,塞到了冷小沫懷里。

突然被兩個山包頂著,橘寶則是一臉懵逼。

喵喵喵?

小心思被猜透,冷小沫有些羞澀笑了笑,隨后纖細手掌就挼在了橘寶的厚毛上。

好軟。

好可愛!

突然被陌生人挼,橘寶嘗試反抗。

結果冷小沫手掌一翻,就出現了一塊小肉干。

橘寶鼻子聳動兩下,就美滋滋抓起肉干啃起來,任由冷小沫挼。

把玩了一會,冷小沫才心滿意足看向顧言。

“即使在郡城,先天高手也不多的。”

“平時很少見到真人。”

“而且一個個不是在苦修,就是在外面尋寶,游戲紅塵。”

“所以每次有新金牌巡夜衛過來,找尋先天高手指導,運氣好,馬上就可以見到人,運氣差...”

她笑了笑,散發一股少有的少女清純氣息。

“最倒霉的一個,等了足足三年。”

聞言,顧言有些無語。

“不過...”

冷小沫揉著橘寶小肚肚,再次開口:“我爺爺就是巡夜司高層,如果你可以將橘寶送給我的話,我愿意求我爺爺,給你請最好的先天高手教導你。”

啪嗒!

橘寶爪上上的肉干砸在肚皮上。

這女人饞它身子!

它可憐巴巴看向顧言。

“不好意思,這是我妹妹的寵物,我不可能同意。”

顧言斷然拒絕。

“呼”

橘寶松了一口氣。

顧言還是愛我的。

它撿起小肉干,重新塞到嘴里。

顧言接著說道:“不過我會在郡城待一段時間,你幫我催催的話,這期間,我就讓橘寶跟在你身邊,如何?”

這話,好似晴天霹靂砸在橘寶腦海。

這不是讓自己賣身嗎!

橘寶可憐巴巴看著顧言,只覺得嘴里的小肉干都不香了。

冷小沫有些猶豫。

但是當她丟頭看到橘寶可憐巴巴的大眼睛時候,少女心瞬間被射中。

“沒問題!”

她直接答應了下來,并且和顧言交換了訊號,還簽訂了一份契約。

內容大概是在顧言離開郡城期間,貓妖橘寶,暫時寄養在冷小沫這里,冷小沫則需要幫顧言盡快找到教導的先天高手,并且在此期間,必須保護橘寶安全。

看著兩人三言兩語,就給自己簽下賣身契,橘寶委屈巴巴。

橘寶好氣!

可是在顧言威脅的眼神下,橘寶不敢反對...

有了橘寶打開話題,兩人開始熟絡起來。

而且這冷小沫顯然身份不凡。

所以顧言接下來,便主動起來,妙語連連,逗的冷小沫不時發出清脆笑聲,并且在不知不覺,透露了不少信息給顧言。

見狀,另外三個男性巡夜衛不淡定了。

其中一個年長些到是無所謂。

另外兩個年輕一些的,對視一眼,走到了顧言面前。

顧言看著突然走過來的兩人,臉上笑容收斂:“有事?”

兩人中,一個年輕些的面帶傲氣,上前:“在下葉良辰,蒼牙郡城本地人,聽說你們這些下面上來的巡夜衛,戰力都比較強,切磋下?”

顧言搖搖頭:“沒興趣。”

“葉兄,我都說了這些下面來的鄉巴佬,都是些膽小鬼,你不信。”

另一人上前,眼帶藐視,語氣不屑。

葉良辰也哈哈一笑:“良知兄言之有理,既然這鄉巴佬認慫了,就算了好了。”

他看向一邊看戲的冷小沫:“冷巡衛,還是不要和這種鄉巴佬湊在一起了,丟我們郡城的臉面。”

冷小沫面色一冷,抱著橘寶起身:“你在教我做事?”

葉良辰一愣。

他沒想到冷小沫是這反應。

邊上那人雖然也感覺同伴說話有些腦殘,還是上前圓場:“冷巡夜誤會了,我朋友只是覺得考核在即,冷巡衛分心就不好了。”

說完,他拉著葉良辰回了位置。

冷小沫這才重新坐下。

不過受此影響,她看向顧言的目光,雖然沒有輕視,但也沒了聊天性質。

橘寶眼睛轉動。

臭顧言,居然賣我,看我怎么找回場子。

它掙扎著從冷小沫懷里站起來,看向那葉良辰:“呸,就你這體格,還不夠顧言一巴掌打的,顧言只是不想理會你這螻蟻而已。”

隨著橘寶清脆的小女孩聲音。

整個廳堂,陷入了死寂。

剛剛坐下的葉良辰,面色一點點變得紅潤。

空氣中,也開始變得灼熱起來。

他緩緩站起,渾身散發的熾熱,甚至讓周圍光線都扭曲起來。

“是么?”

看到葉良辰氣勢,橘寶嚇得直接縮進了冷小沫懷里。

冷小沫也將橘寶抱緊,警告看向葉良辰。

葉良辰只好將所有怒火向著顧言宣泄:“廢物,你...”

音爆轟鳴。

空氣在巨大力量爆發下,炸成罡風宣泄四周。

伴隨一聲慘叫。

眾人目光呆滯看著突然出現在葉良辰位置的顧言。

廳堂內,已經沒有了葉良辰的影子。

“這只蒼蠅,一只嗡嗡嗡,吵得人心煩意亂。”

“終于安靜了。”

顧言收回巴掌,看向眾人:“我拍飛一只蒼蠅,幾位沒意見吧?”

咕咚!

剛才和葉良辰一起的青年哽咽一口口水,嘴唇顫抖:“沒意見。”

“那就好。”

顧言面帶淡然微笑,重新坐會位置。

幾塊破碎瓦片和類似牙齒的東西,從屋頂大洞砸落地面。

碎裂聲。

在死寂的廳堂,額外明顯。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