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一十二章 很“兇”的李珊珊,全本天罡純陽體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無定城,巡夜司駐地。

顧言剛走到門口。

突然。

一個紙人出現在他面前。

紙人面涂腮紅,身為竹架,雙眼無目,對著顧言嘴巴張合:“報案還是他事。”

橘寶被嚇得四肢跳起,炸著毛鉆進了顧言背后衣服,就留下一根毛聳聳的尾巴在外面。

顧言:...

“哈哈,好有趣的貓妖。”

一個瘦弱枯骨,面頰消瘦的中年突然出現在門口。

一揮手。

那紙人便消失不見。

“你是來加入巡夜司的吧!”

中年看了眼顧言,斷定到。

顧言點頭。

“你是怎么猜出來的。”

中年似乎就在等這句話,指著顧言手上大刀。

“此刀鞘,材質不差,隱約散發寒氣。

你的刀,一定帶煞氣。”

“你能抗住煞氣,實力應該是在蘊氣境或者后天。

這般實力。

基本詭異妖魔,自己都能處理。

而你又面色稚嫩,眼帶好奇。

十有八九,嘿嘿...”

顧言微微一笑:“細致入微,合情合理,佩服,在下顧言,不知閣下是?”

“我叫李山。”

中年露出得意笑容。

“不過不巧,你來的不是時候,我們負責考核的大人出去了,下個月再來吧。”

他惋惜看著顧言。

“哦?”

“如此的話,那你來干嘛?”

顧言看著中年,眼露笑意。

中年惋惜的表情,先是凝固,隨后陰沉下來。

“你是怎么發現的?”

兩抹紅腮,出現在他臉頰兩側,和剛才紙人無異。

“你最大的破綻...”

“就是不應該來陰我!”

顧言腳下地面灰塵一頓,化作圓環炸開。

下一刻。

他的身形已經出現在里面柱子邊,化掌成爪,往里一抓!

入手,柔軟。

最關鍵的是,一只手,把握不住!

“啊”

一聲女聲極具穿透力的尖叫,響徹巡夜司駐地。

大堂內,油燈昏暗。

一男一女分隔而立。

男人神情淡然,肩膀蹲著一只胖乎乎的橘貓,縮成一團,眼睛東張西望。

女人外貌一般,但是一雙大眼明亮有神。

此刻,卻不知為何,雙眼泛紅,時不時羞怒地瞪上邊上男人一眼。

感受到女人的目光,顧言手指下意識搓動。

剛才手感,很妙。

以前世經驗來說,極品。

噠噠。

入口傳來的腳步聲,打破了兩人之間微妙的氣氛。

一個渾身酒味的青年自言自語走了進來。

“就喝了一點。”

“臭死了,我不喜歡酒味。”

“幫著兩人登記完就去洗澡,好不好。”

“快點處理,洗完澡陪我去買胭脂水粉。”

青年自問自答,表情時而無奈,時而撒嬌...宛若精神分裂。

走到顧言兩人面前,他的表情才恢復正常。

“我是你們這批人的主考官安平生,現在趕時間。”

“你們兩個,名字,姓名,實力,來歷,有無推薦,登記下,等待考核通知!”

“對了。”

他指著顧言身邊的女人:“你無故喧鬧巡夜司,罰銀百兩。”

聞言。

女人又惡狠狠瞪了顧言一眼。

她搶先開口:“我叫李珊珊,蘊神境,扎紙李家子弟,有家族推薦。”

“嗯,你們李家今年確實還有名額。”

安平生點點頭,隨后看向顧言。

“你呢。”

“顧言,下河縣人士,蘊氣境,推薦...”

顧言直接掏出夜輝煌給自己的玉佩。

看到玉佩,安平生瞳孔一縮。

“血月令。”

“你是金牌巡夜司推薦來的?”

顧言搖頭:“不知道,反正有人告訴我,拿這個就可以進來。”

安平生深深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這個你們兩個拿好,核實你們身份后,考核會通過令牌通知你們。”

兩枚令牌飛向顧言兩人。

顧言將令牌抓住,掃了兩眼。

正面是一輪血月,反面是一個預字。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

說完,安平生匆匆離開。

隱約還有耳光聲和喊冤聲傳來。

“娘子,我沒看那李珊珊的兇!”

“你都指了,還沒看!”

又是一記清脆的耳光。

顧言:...

看來這位考核官,精神分裂不輕。

李珊珊則是面色羞紅,先一步離開。

她沒想到顧言居然是金牌巡夜司推薦來的。

沒摸清底細之前,不敢再說什么。

邊上沒人,橘寶膽子大了起來:“顧言,你亂摸別的女的,回頭我要告訴丫丫。”

顧言白眼一翻。

邊向外走,邊告訴橘寶什么是禍從口出。

出了巡夜司的門。

他準備在附近找家客棧。

顧言低著頭,思索后續行動。

“希望考核不會太墨跡。”

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暗中調查殺死李威的采花賊。

《虎形拳》的后續和完善。

詭異妖魔的尋找。

以及夜輝煌答應給自己的《天罡純陽體》后續。

走著走著。

顧言突然停下腳步。

不對勁!

太安靜了!

他這時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來到了一處無人的小巷內。

肩膀上的橘寶,也不知道何時,已經消失不見。

顧言雙眼,瞬間化作灰金色。

寧靜小巷在他雙眼,變成一層層黑霧。

黑霧的盡頭,是一個長相甜美,身材矮小的小女娃。

她雙眼漆黑,正面無表情看著他。

“夜家?”

顧言嘗試開口。

那雙漆黑眸子,讓他第一時間想到夜輝煌。

小女孩沒有回答,而是伸出三根手指。

一股心悸,浮現心頭。

周圍凝聚的黑霧,開始快速向著顧言擠壓而來。

看起速度。

最多不過三瞬,就會將顧言壓在中間。

顧言一動不動,閉上雙眼。

一瞬。

兩瞬。

眼看兩邊黑霧就要擠壓過來。

顧言猛地睜開眼睛,爆發無窮鋒銳!

“拔刀斬!”

漆黑中。

一道血色照耀整個空間!

一股無物不斬的鋒芒,轟然炸開。

伴隨一聲脆響。

周圍恢復車水馬龍的喧鬧。

一個持刀青年,站在巡夜司邊上的空蕩街道,眼神空洞。

“顧言,走啊,你怎么突然停住了?”

橘寶的聲音,傳入耳中。

顧言雙眼恢復靈動。

他伸出右手。

手心,是一張有些陳舊的獸皮。

“那小女孩,不會就是夜輝煌的妹妹吧?”

顧言搖搖頭。

應該不是。

年紀太小了,八九歲的樣子,年齡不符。

將獸皮收入懷中,給了嘰嘰歪歪的橘寶一個腦瓜蹦,顧言繼續前行,準備找一家客棧歇腳。

打制刀鞘后,他身上銀兩已經不多。

還好,上次橘寶挨了幾十刀,被自己訛了兩塊銀髓。

這玩意,是白銀提煉后的精髓,也是一種不錯的材料,對于血氣等通透性很好。

無論是煉制武器,還是用作它用,都是不錯的選擇,用途廣泛。

這就是為何白銀這么值錢的原因。

只要涉及修煉。

物價就不能按常理去理解。

選好客棧。

顧言將橘寶丟到門口。

“我要修煉,幫我看門。”

說完,他掏出懷中獸皮。

心神涌入。

《天罡純陽體》五個大字,浮現在他腦海。

這獸皮,正是他現在急缺的《天罡純陽體》完整版!

顧言立刻將大部分心神沉入其中參悟起來。

另一邊。

無定城內城,一處不顯眼的宅子內。

一個小女孩突然出現在一個長相妖異的青年身邊。

“怎么樣,還滿意么?”

夜輝煌頭都未抬,拿著一根炭筆勾勒著。

小女孩點頭又搖頭:“和你說的差不多,處事冷靜,下手果斷,刀勢也還湊合,只是,不和我胃口。”

“他太瘦弱秀氣了,我喜歡那種身體強悍,霸道的男人。”

夜輝煌搖搖頭。

“你沒得選,再過兩年,你就必須為家族繁衍做貢獻,這個是我目前感覺最合適的,命不久矣,還有戰斗方面的天賦。”

“最關鍵,是沒有牽掛。”

“他死了,你喜歡強壯的,抓幾只猿妖或者虎妖不就行了,也沒人管你。”

聞言,小女孩啪的將小手按在夜輝煌的畫上。

“你不說我還忘了。”

“你確定他是純血人類?”

“純血人類,怎么眼睛是灰金色,還可以看穿我的天幕!”

一直淡定的夜輝煌表情一愣。

“啊?”

不對啊。

他確實沒在顧言身上感受到異種血脈。

對了!

顧言曾經說過,司馬無我給過他很多好處。

應該是這樣的。

不是,也無所謂了。

只要不含有其他世家血脈,就不影響他夜家繁育。

“好了,我可以確定他沒有其他世家血脈。”

“這幾個月,你好好修行《噬元術》,到時候給我生出一個有天賦的外甥,我們這一系,我一個人撐的好累。”

一股疲倦,涌上夜輝煌臉上。

看到哥哥臉上疲倦,小女孩低下頭,不再言語,化作煙霧消失不見。

看到妹妹走了,夜輝煌微微一笑。

“多個外甥,等個十幾年,我就可以不用冷落那些佳人了。”

他放下手上炭筆,表情惆悵。

客棧。

顧言放下手上獸皮,長噓一口氣。

“難怪夜輝煌斷定我修煉不成《天罡純陽體》。”

《天罡純陽體》有九重。

每突破一重,就會在體內形成一個氣旋,壓縮轉化體內氣血。

一重比一重難。

而且一旦修煉成第一個氣旋在體內,就無法停止。

氣旋在體內越久,積蓄吞噬的能量就越多。

一旦達到體質承受極限,還沒有突破到下一重,修煉者就會爆體而亡。

關鍵是這功法,還不是修行秘籍。

圓滿以前,除了可以壓縮氣血外,沒有任何作用。

最多就是氣血提純后,對肉身強化會更快些,但是杯水車薪,比不上功法對身體的壓迫增長速度。

而且修煉層次越高,身體就會越灼熱。

即使你修煉速度夠快,也可能修著修著就自燃了。

種種因素加起來。

百年難有一人修行成功。

“我即使有作弊面板,但是九重,對能量的需求太多了。”

顧言嘆氣一聲,開始自己修行《天罡純陽體》第二重。

轉眼之間,三天時間過去。

巡夜司給的考核令牌,亮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