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一十三章 爺爺,救我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一大排白色字體從令牌之上浮空。

任務:魚水村,水詭一只,血級,誅殺!

任務:林楊鎮,連續有壯年縮陽而死,需調查。

任務:麗水縣,一夜之間,十三人渾身血肉消失,死于睡夢,需調查。

任務:無定城東城四坊六町,最近失蹤三人,需調查。

任務:玉面飛狐,邪魔,已查明位于無定城西城三坊一町七十二戶,誅殺!

注:信息隨時變動,完成任務時,必須攜帶令牌。

注:三天時間,完成越多,獎勵越大。

顧言一眼掃過,將三十多條任務全部記住。

收起令牌,握緊虎魄刀。

“橘寶,走!”

一旁沒有精神的橘寶軟趴趴跳到顧言肩膀。

丫丫不在的第四天,想她。

顧言腦中快速從客棧窗戶一躍而出,在屋頂狂奔,沖向距離自己最近的邪魔玉面飛狐位置。

這些天,他早就將周圍地勢甚至無定城周邊地圖全部記住。

這是他的本能。

他的姿態,吸引了一些行人注意。

但是大多看上兩眼,就無人關注。

城內高手不少。

見怪不怪了。

“西城三坊一町七十二戶,到了!”

顧言雙眼化作灰金色,掃視前面不大的府邸。

府邸內,七八縷微弱血氣浮空。

其中最里面的兩道氣血,最為凝實,中間雜著微量黑氣,看模樣,應該是氣血境修為。

黑氣帶著一股隨心所欲,腐蝕之感。

想來,這就是魔氣。

“就這?”

顧言沖入府邸。

一腳踹開最里面大門。

一股濃郁的ying邪之氣,撲面而來。

屋內一張三丈大床上,七八個一不掛的女子,眼神迷離蠕動,氣血虧空,正中央一俊俏男人以觀音坐禪之勢,辛苦修行,表情莊重。

木門炸開,將她們驚醒。

俊俏男人面色大變,一把推開助他修行的女人,身形一躍而起,想要沖破屋頂逃竄。

下一刻。

一身細微虎嘯。

虎魄出鞘!

刀氣一閃即逝!

兩截尸首轟然砸在床榻之上。

傷口光滑焦黑,沒溢出一絲血液。

斬殺此人,一絲無形煞氣,被虎魄刀吞噬。

顯然這些天,顧言已經徹底掌控血氣特性。

不然,刀氣入體,一分鋒銳,十分熾熱,五分炸裂,尸體早就炸開。

尸體砸在眼前。

那些女子,依舊眼神迷離,口中發出ying霏之音,相互擦蹭。

“可惜了。”

顧言收刀歸鞘,看似想要查看那些女子的狀態。

下一刻。

手握成爪,直接將其中一女子脖子抓住,臨空舉起。

“將他剛才身法交出來,我不殺你。”

女人眼神迷離,不僅不怕,反而潤滑手掌伸上來,撫摸顧言手掌,同時伸出粉嫩小舌舔di顧言青黑手掌。

酥酥麻麻之感涌上心頭,居然激發顧言體內血氣躁動。

女人光潔手臂,瞬間凝成麻花。

“啊!”

凄厲慘叫,在屋內回蕩。

片刻。

顧言看著面板多了的一門名為《靈狐九縱》的身法,滿意離開。

“顧言,你真壞。”

“是你殺的她,我沒騙她。”

橘寶蹲在顧言肩膀,舔著小粉爪。

爪間,還帶著一絲血色。

這玉面飛狐,是一男一女。

如果不是他有詭眼,都要被巡夜司提供的信息誤導。

接下來的任務中,可能也會有語言陷阱。

“可惜,邪魔,居然不能提供能量點。”

顧言失望想要離開。

嘎吱!

一股陰風襲來。

顧言瞥了眼院內一處陰影,和一雙慘白眸子對上。

他眼神淡漠:“你來晚了。”

呼呼。

陰風不甘浮動,對方消失不見。

“加上上次遇到的李珊珊,這是我遇到的第二個不修武道的人了。”

想到李珊珊,他手掌下意識蠕動兩下。

隨著血氣燥熱,這具身體的本能沖動,似乎在覺醒。

“第二個任務!”

顧言躍上圍墻,向著另外一個方向出發。

這次,他沒有墨跡,而是直接出了城,朝距離最近的魚水村跑去。

他先來殺玉面飛狐,是想測試下有無能量點。

重心,還是放在那些詭異之上。

等他到來魚水村外的時候,已經有一個面色陰霾的男人在做法。

對,做法!

他腳踩罡步,身上詭氣散發,源源不斷加持在遠處河面。

水底。

兩道血色身影相互糾纏,廝殺,頗為慘烈。

顧言一言不發,提刀上前。

那陰霾男子看到顧言,面色一變:“這里我先來,你想作甚!”

拔刀!

虎煞之氣洶涌而出,化作一道十寸刀氣,射入水中!

滋滋滋

刀氣入水,居然激發大片水蒸氣。

“啊”

一聲慘厲叫喊。

其中一道本就重傷的身影,燃起白光,灼燒而消失,化作黑灰被水流卷走。

能量,+45。

顧言轉身離開。

“你敢搶我選定的任務目標?”

陰霾青年怒從心中起,殺意從腦中升騰。

握刀身影腳步停滯。

“你想殺我?”

冷漠的聲音,出現在男子耳中。

這是他生前聽到的最后一句話。

風沙席卷!

刀聲破空而來。

下一刻。

一顆頭顱沖天而起。

斬殺這人,顧言搖頭,提刀,轉向那男人操控的血色詭異。

這些人,修旁門左道,身軀太弱了。

腦子也不好使。

手段控詭,不擅長近戰。

結果身上也沒有其他防護,詭異也還沒回來,就敢對他心生殺意。

不知道修煉個什么勁。

片刻。

能量點再次增加三十,遠不如剛才的野生詭異。

“爽。”

一小會,增加七十五點能量,讓顧言心里舒暢無比。

幸好他前世,沒有將作弊面板設置為實力提升,獲取經驗會相應減少的惡心機制。

不然現在需求能量點的地方越來越多。

要是殺個同層次詭異只有十幾點能量,就真的操蛋。

顧言二話沒說,離開這片讓他感覺有監視的區域后,便將斬殺玉面飛狐得到的《靈狐九縱》身法,加至圓滿。

片刻。

他身形靈巧,腳下生風,帶著殘影騰躍遠離,好似靈狐奔越。

速度,何止快了一倍。

無定城,巡夜司內。

三道身影,看著眼前光幕,靜默不語。

突然。

一道粗狂聲音開口:“這顧言,我要了。”

其中一道光幕上,正回放著顧言一刀斬殺那陰霾男子的畫面。

好強的殺性!

啪嗒。

邊上一人瞥了眼說話男人,冷笑一下。

“熊霸天,你看下他是誰推薦來的再說話!”

“艸,怎么是他。”

“算了,惹不起,給你們了。”

粗狂聲音說完就閉嘴,絲毫不提顧言。

“憨批,誰敢要他!”

“到時候那些幽怨的女人找不到正主,找上他,還不得連累我們。”

“讓他到時候做一個自由巡夜衛吧。”

“嗯。”

其余兩人,表示同意。

最先開口的熊霸天,看著光幕上面無表情的顧言,眼帶同情。

好好的小伙,怎么會和那人扯上關系。

水太深啊,涼涼。

從魚水村離開,顧言先一步沖向那些位置已經探明的妖魔詭怪。

可惜。

剩余五處地方。

兩處已經被清理完畢。

一處顧言剛到,就看到一個衣著華麗男子,在數人護衛下返回。

最后兩處。

一處是一只野豬精。

實力居然不是血級,而是黑級!

而且還是和橘寶一樣,只修肉身,不化人形。

豬身強悍恐怖,宛若豬形坦克,橫沖直撞,力達數千斤。

想了想,顧言還是放棄了。

現在,是最后一處有明細記載的詭異之處。

一個荒蕪的驛站。

這驛站,距離無定城五十多里東面官道。

平時經常有商隊路人歇息,所以雖然無人,卻一直維護了下來。

只是,似乎有一只斷頭詭異,出現在了這里。

“嗯,有人來的痕跡?”

剛到驛站門口,顧言就看到地面有破碎的紙人和陰寒之氣殘留。

他趕緊沖了進去。

“噗。”

李珊珊蜷縮在一個角落,面色慘白,不知道第幾次噴出血液加持在自己身上的紙服上。

明明是白日。

破舊房間內卻是一片漆黑。

沉重的腳步聲,在黑暗中徘徊。

李珊珊身上紙張散發微弱白芒,抵御黑暗侵襲,讓那手段詭異的斷頭詭,無法下手。

只是,紙服,在一次次加持下,已經快要被血液浸爛了。

“爺爺,快來救我啊!”

李珊珊心生絕望。

她已經發出求救信號。

可是,這詭異,太恐怖了。

巡夜司給的信息有誤!

突然,漆黑的房間內,響起碎裂之聲。

李珊珊低頭一看,面色更白。

只見血色紙服上,一道道裂縫浮現!

漆黑,開始向著她蔓延。

死定了!

李珊珊絕望閉上眼睛。

就在這時!

被詭氣封鎖的木墻轟然炸開。

一道身影,出現在破洞之外。

陽光照耀。

好似給他渲染一層金光。

李珊珊茫然看著那邊,隨后發出帶著哭腔的叫喊:“爺爺,救我!”

看到救兵,她緊繃的心神一松,緩緩倒下。

邊上漆黑,立刻想要侵染上去。

一道熾熱而又鋒銳的刀芒激射而出,將漆黑迫開。

顧言緩緩走進屋子,提溜著李珊珊,如同提溜橘寶一樣,丟了出去。

本來他發現情形和自己想的不一樣,不想理會。

奈何,那女人居然叫他爺爺。

這女人之前還給他眼色,現在叫他爺爺,聽的顧言心里還是很爽的。

所以救了吧。

當日行一善了。

“橘寶,看著她。”

“哦。”

橘寶從外面走了進來,在李珊珊身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趴了上去。

這女人胸口太膈應人了。

誒,還是丫丫好,身上不膈人。

丫丫離開的第四天半,想她。

眼睜睜看著血食出去,黑暗中的斷頭詭怒了。

尖銳聒噪之音在黑暗中激蕩。

詭氣洶涌,向著顧言這邊籠罩而來。

只要被黑暗籠罩。

它就可以輕易將對方腦袋摘下來!

這就是它的能力。

顧言一動不動,身上一股厚重之勢積蓄。

終于,在對方貼近時候。

“拔刀斬!”

無風自生。

風聲凌厲急促。

足足數丈熾熱血芒,擊破黑暗,劃過一具無頭身影。

鋒銳,熾熱,狂暴!

刀芒穿透詭體,轟擊在另一邊木壁。

本就年久失修的房間,一分為二,轟然倒塌。

顧言收刀歸鞘,抓起橘寶和李珊珊,沖破另一邊墻壁,出現在外面。

轟隆!

地面微微震動。

整個驛站開始連環倒塌。

無數塵霧升騰。

一縷凝固煞氣,破空而來,投入顧言手上虎魄刀。

刀上煞氣,隨著顧言殺人殺詭,愈發濃郁。

看著昏迷的李珊珊,顧言眉頭皺起。

帶著這個累贅行動。

一句爺爺可不夠。

除非對方叫他爸爸..

他一巴掌甩過去。

李珊珊白皙臉蛋,立刻腫脹起來。

“嗯”

一聲誘人呻yin。

李珊珊迷迷糊糊睜開雙眼。

眼前,空無一人。

她茫然摸著自己的臉蛋。

好痛!

怎么自己臉腫了。

她看向身邊。

發現驛站已經倒塌。

爺爺呢?

為什么爺爺救了自己,就把自己丟在這里不管了?

片刻。

天空之上,一只紙鶴從天而降。

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一躍而下,跳到還迷迷糊糊的李珊珊面前。

“乖孫,你沒事把,爺爺來晚了!”

“啊?”

李珊珊眼睛瞪大,看著眼前剛剛出現的爺爺,瞬間清醒。

如果爺爺才來。

那剛才救自己的是誰?

遠處,橘寶蹲在顧言肩膀,悶悶不樂。

“顧言,我還沒吃那詭異殘骸呢。”

“你這么胖了,少吃點!”

說完,顧言速度更快,向著另一處地方趕去。

橘寶表情委屈。

顧言嫌自己胖!

丫丫不在的第四天半的又一半,想她...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看著面板上三百多點能量點,顧言心滿意足,前往巡夜司。

這次,他因為速度大增,幾乎將所有任務點都去了一個遍。

運氣出奇的不錯。

而且被搶的人,也乖了不少。

沒給他機會出刀。

而此時,巡夜司內,三個人面色難看。

三十多個任務,十三人考核。

結果被這顧言搶了一大半!

剩余一些,還查不到兇手。

導致這次完成基本任務的,除他之外,只有四人。

此人,太貪心了!

一些被顧言強搶的人,此時也在一人串聯之下,開始了謀劃。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