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丫丫離開,巡夜司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橘寶,裝的再虛弱一點。”

說完,他上前,打開門。

門外是一個留著八字胡的中年,一身淡青色官服,后邊還有兩個衙役托著個盤子。

他看到顧言外貌,有些驚訝。

“鄙人北城七坊的坊長宋四元,為孟捕快的事情而來的。”

“進來吧。”

宋四元接過身后衙役的盤子,擺到客房桌子上。

看到軟趴趴在邊上,呼吸薄弱的橘寶,心中一咯噔。

這貓妖,好像就要死了啊。

他趕緊掀開兩個盤子上的布,露出里面兩條銀錠:“這是兩塊銀髓,價值兩千兩白銀,只是孟家希望您這邊原諒孟捕快的無心之失。”

說完,他又從懷里掏出一張獸皮紙下來。

“這張認證符箓,算是我私人給大人你的,免得大人你還要去走程序。”

“好,這件事到此為止,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宋四元拜了一拜,轉身離開。

就在要出去時候,他好似不經意般回頭:“對了,大人,不知道天觀道的王銀巡回來沒有,在下正好有要事請他幫忙。”

顧言知曉他是想試探自己。

“我不知道什么王銀巡,我是夜巡使下面的人。”

“出去!”

“夜!”

宋四元聽到這個字,二話不說,小心關好門,帶著兩個衙役急匆匆離開。

到了外面,兩個衙役才發現宋四元面色慘白,后背已經濕透。

“宋頭,你這...”

“別問,艸他釀的,幸好老子小心,先給了好處,自己還搭了一份。”

宋四元擦了擦額頭,感覺腦子有些暈乎乎。

“走,以后和孟常離遠點。”

他急匆匆離開,仿佛這客棧里,住著什么恐怖之物一般。

顧言在窗戶看到宋四元反應,眼中閃過深思。

一個姓,就將此人嚇成這樣。

對于夜輝煌的家族,他有了更深的了解。

丫丫昏睡,橘寶重傷。

顧言原本想去祭拜李威他們,只好再等等。

這一等,就是三天時間。

“吧唧吧唧。”

橘寶擬人化坐在椅子上,橫掃桌上肉食。

“呀。”

“橘寶。”

床上突然傳出丫丫的呼聲。

橘寶一擦嘴巴,蹦到床上:“丫丫,你醒了。”

“我睡了多久,哥哥呢?”

“顧言去拿刀鞘了,等會就...”

橘寶貓臉一愣。

它眼睛瞪大:“丫丫,你可以說話了?”

丫丫點點頭,情緒不是很高。

“怎么了,丫丫,難道身體不舒服么?”

橘寶上前蹭了蹭丫丫。

丫丫抱住橘寶:“沒有,只是我可能要暫時離開一段時間。”

嘎吱。

木門被推開。

顧言手握一把大刀,走了進來:“去哪里?”

“哥哥。”

丫丫看到顧言,把橘寶一丟,從床上撲了過去。

她抱著顧言的脖子,貼著不愿意說話。

一道血光卻從她體內沖了出來。

又是一個丫丫!

只是這個丫丫,身體散發一股陰寒氣息,并且一雙血眸,滿是淡漠。

“嚶嚶?”

“錯,是九子詭嬰,凡人。”

血眸丫丫看著顧言,下巴抬起,帶著驕傲。

“我現在已經黑煞圓滿,必須返回幽冥,才可以突破為九子靈嬰的時候,打破枷鎖,成為獨立個體。”

“我不喜歡你說話的腔調。”

顧言抱著丫丫,看著血嬰。

手上虎魄刀,嗡嗡作響,想要出鞘。

“我腔調怎么了!”

“如果不是這個宿主蠢,認你為主,暴露了我的位置,我哪里需要現在就去突破!”

血嬰外貌雖然和丫丫一抹一眼。

但是,真讓人討厭啊!

“呀!”

不待顧言發火,丫丫已經怒視它。

“不許你說哥哥,我不讓你出來了!”

丫丫手一張。

血嬰就化作一道紅光,被重新吞噬回去。

做完這一切,丫丫才看著顧言,眼中滿是不舍。

“危險么?”

“哥哥,沒事的。”

“好,陪我去祭拜一個人再走吧。”

顧言抱著丫丫,丫丫抱著橘寶,買了些酒菜,坐著一輛馬車來到了東城門二十里外的離曲山。

山下是一連排的平屋,住著府城安排的守墓人。

一般人,沒機會葬在這里。

所以顧言說出李威他們的名字,大概下葬時間后,知曉了位置。

提著酒菜和這里買的香火紙錢。

很快,兩人一貓來到了兩座墓碑面前。

“李威,生大魏歷一百一十二年立秋,卒大魏歷一百三十八年冬至。”

“李云,生大魏歷七年,卒大魏歷一百三十八年冬至。”

酒菜擺好,顧言情緒莫名。

“叔,李哥,我來看你們了。”

“我顧言在這里發誓,會送那個采花賊下來陪你們。”

嘩啦。

酒水灑落一地。

顧言磕上三個響頭起身。

沒有李家叔侄,自己有金手指也很可能撲街。

這三個頭,他們受之無愧。

丫丫和橘寶雖然不知道這兩個墓碑里的人身份,還是恭恭敬敬學著顧言祭拜一番。

“好了,丫丫,早去早回,遇到危險,就給我心靈傳音。”

丫丫眼帶不舍,一步三回頭。

最后還是化作一道血光消失在北方。

“北方么。”

司馬無我它們,好像也是從北方出現的。

幽冥!

血光消失在視野。

顧言站在原地,沉默不語。

剛到無定府的時候,他還想著買上一座大院,將李小吏接過來,讓他享受天倫之樂,也不讓丫丫一個人在家無聊。

結果轉眼之間。

他們都離開了。

“丫丫。”

橘寶看著丫丫不帶它,神情沮喪縮成一個球球,把頭埋了進去。

它雖然是妖。

但是實力太低,也進不去幽冥。

一站,就是一夜。

朝陽初升。

顧言睜開雙眼。

“橘寶,走了。”

縮在一邊的橘寶跳到顧言肩膀上,尾巴聳拉著,精神萎靡。

丫丫離開的第一夜,想她。

回到客棧,顧言退了房,帶著橘寶向西城走去。

巡夜司的存在,在無定府不是秘密。

這三天,他已經打聽清楚了巡夜司的駐地所在。

就在西城。

每座大城的巡夜司駐地,都是如此。

因為西方,主殺!

在無定府,詭異妖魔的存在,甚至可以公開討論。

因為這是府城,有鎮壓一切的力量。

這里百姓安居樂業。

即使知曉這些東西,也不會想東想西。

反而發現不對,就會立刻上報官府。

像在下河縣甚至更偏僻的地方,發現無法處理的事情,還需要先一步上報,等候巡夜司的人過去才能處理。

這中間空擋,不在明面禁止討論,很容易引發恐慌。

很快,一座府邸,出現在顧言面前。

府邸門前,是兩座面目猙獰的大石雕。

中門大開,空無一人。

里里外外,除了頭頂牌匾上“巡夜司”三個字是血紅,所有建筑石雕全是純黑色調。

宛若黑夜。

神秘,肅殺!

橘寶有些不安抓著顧言肩膀。

顧言摸了摸它腦袋安撫兩下,走了進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