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第45章 不共戴天

更新時間:2020-11-15  作者:菱七月
“但直覺告訴我,你跟傳言中的不一樣!”

未置可否,北冥塵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進屋吧!”

話音落下,他已經將女人打橫抱起,大步向里走去,壓根沒有給她任何拒絕的機會。

難得的是,何沐晚靜靜的躺在男人懷中,完全沒有想要抗拒的意思,或許她真的累了,這樣的溫暖懷抱,讓她覺得心安。

極樂坊內,賭徒吵吵嚷嚷,正玩的暢快,一席屏風后面,顧煜飛手中拿捏著酒杯,獨品茗香,茶桌邊上放著的香爐,冒著絲絲縷縷的白色煙霧。

“既然來了,又何必躲躲藏藏!”展開手中折扇,顧煜飛云淡風輕道。

話音落下,只見一女子從天而降,手中長劍反射著燭光,映出一片冰冷,長劍回旋,直刺顧煜飛的天靈蓋。

敏捷的一個翻身,顧煜飛站起身子,躲開了那致命一擊,可女子手中的劍已經收不住,直接刺進了顧煜飛剛剛所坐的矮凳。

回眸向著一旁徑自扇著扇子的男人看去,女子雙眸中殺意更甚,收了劍,一個回身,她再度向顧煜飛進攻而去。

合了手中折扇,顧煜飛迎上了女子的長劍,兩相交鋒,顧煜飛用紙扇抵住女子的劍背,手腕轉動,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回旋,輕松將女子的攻勢卸掉。

扇子順著劍身向前劃過,顧煜飛反客為主,向女子發起了進攻,女子收劍閃躲,兩人擦身而過,交換了位置,對立而站。

“我就知道你今晚一定會來,本公子在這里等你很久了!”手中折扇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打開,顧煜飛扇著扇子,邪魅一笑道。

“你作惡多端,殺人無數,今日我就替那些無辜慘死的人報仇雪恨!”來的人,正是秋陌尋,她滿眼憤恨,話音落下,她已經再次舉劍向男人刺去。

白天的那波人,雖然全都蒙了面,但其中幾人秋陌尋熟悉的很,從他們的眼神,她便可以將人認出,是以,她知道,刺殺鄭澤潤的殺手,是顧煜飛所派。

跟在顧煜飛身邊的兩個貼身侍衛見狀,連忙上前想要幫忙,卻被顧煜飛擋下,“這個女人,本公子自己解決!”

秋陌尋武功雖然不賴,但似乎并不是顧煜飛的對手,幾十個回合下來,可以明顯感覺到,她已經落了下風。

“你明知道不是本公子的對手,一個人獨闖極樂坊,來刺殺本公子,可不是什么明智之舉啊!”握住秋陌尋執劍的手腕,顧煜飛貼到她的耳邊,小聲道。

秋陌尋壓根不想跟他廢話,拼盡全力掙脫顧煜飛的鉗制,劍鋒反轉,她直接向身側的人劃去。

身子微微后仰,秋陌尋的長劍堪堪從顧煜飛的喉前擦過,面對女子接二連三的猛烈攻擊,顧煜飛雙足用力一蹬,身子借力騰空,一躍從秋陌尋的頭頂上翻過。

“你就這么恨我,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冒險刺殺我!”在女人身后站定,顧煜飛挑眉問道。

回過頭,向著男人瞪去,秋陌尋恨恨道:“你殺了我全家,這個仇我豈能不報!”

“可我也放了你啊!”顧煜飛不以為意道,當初若不是他對她手下留情,這世間怕是早已經沒有秋陌尋這個人了。

“哼,放了我?”秋陌尋冷冷一笑道:“顧煜飛,我家破人亡,被人四處追殺,這些都是拜你所賜!”

“我身受重傷,逃到洛城,昏迷在街邊,是鄭大人發現了我,將我帶回去,找人給我治傷,并收留了我!”

那一日的場景,秋陌尋一生都難以忘記,那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她捂著傷口,忍痛向前跑著,身后幾名殺手一直窮追不舍。

在一個荒僻的山谷,她隱藏在了死人的墓碑后面,才勉強躲過了那些人的捕殺。

看著殺手們走遠,秋陌尋艱難的從墓碑后面爬出來,失血過多,她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撐著最后一口氣,她連走帶爬的把自己挪動到了大街上。

因為她知道,留在荒僻的山谷,她必死無疑,只有在人多的地方,她才可以求救,可她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呼救,就已經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等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晌午,秋陌尋警惕的打量著四周陌生的環境,她所在的房間,算不上大,裝修布置質樸簡單,雖不豪華,但卻干凈整潔。

正在秋陌尋滿心疑惑之時,她看見一個一身粗布衣衫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手里還端著個藥碗。

“姑娘,你醒了?”見秋陌尋已經從床上坐起來,那人驚喜道。

竟然是個男人,秋陌尋當即便警惕起來,看了看自己身上全部被換掉的衣服,她心中不由一驚,“你是什么人,是你救了我?我的衣服……”

看著女子滿眼驚疑,中年男子笑笑解釋道:“本官是洛城知府,看到姑娘渾身是血,暈倒在街邊,便上前查探,發現姑娘還有氣,本官便將姑娘帶了回來!”

“姑娘原來的衣服臟了,本官便讓府里的侍女給姑娘換了一身,這衣服的料子粗糙些,但好在干凈,姑娘就暫且湊合一下吧!”

聽得鄭澤潤剛剛那一番解釋,秋陌尋總算是松了一口氣,為人清正廉潔,洛城知府鄭澤潤在外面多少也是有些名聲。

弄清楚了狀況,秋陌尋趕緊道謝:“多謝鄭大人相救!救命之恩,陌尋定當纈草銜環相報!”

“舉手之勞而已,姑娘不必客氣,來,先把藥喝了吧!”

點了點頭,秋陌尋從鄭澤潤手中接過藥碗,憋了一口氣一飲而下,但還是因為太苦,她微微皺了眉頭。

“姑娘,你是從皇城來的吧?你一個女孩子,怎么會一個人跑到洛城,還受了那么重的傷?”

鄭澤潤兩袖清風,雖說生活清貧些,但終究身在官場,也是見過世面的,秋陌尋原本穿在身上的衣服,是上等的彩錦所制,那料子那手工,一看便是出自皇城的布坊。

提及自己的出身,秋府血流成河的場面當即浮現在了她的腦海之中,雙手緊緊抓住了蓋在腿上的被子,秋陌尋咬著下唇,淚水不覺已經沾濕眼眶。


在搜索引擎輸入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無良佞王的心尖寵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