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五十二章:翻臉

更新時間:2020-08-26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不管是周陽,還是陸玄機、尹含光二人,都是第一次見到“魔龍刃”這件兇名赫赫的魔器。

自他們從“穹天仙境”歸來后,這件兇名赫赫的魔器名字就經常可以從其他人口中聽到,每一個談起這件魔器的修仙者,無不是咬牙切齒,敬畏有加。

這不止是因為百年內就有多位元嬰期修士死在這件魔器之下,還因為它的主人,就是從渡劫期真仙“重陽真人”手中逃走的上古魔頭“裂天真魔”。

當初玄陽仙宗山門外一戰,“裂天真魔”就是憑著這柄“魔龍刃”大殺四方,在以一敵多的情況下,仍舊是連斬三位元嬰期修士,兇威一時無兩。

若非是“重陽真人”這位渡劫期真仙暗中偷襲將它重創,那一戰怕是要殺得血流成河,不知有多少元嬰期修士會隕落在這柄魔刃之下。

只是隨著“裂天真魔”潛伏隱匿,這柄魔刃早就隨之一道消失不見了蹤影,如今為何會出現在“天煞尸王”手中?

除非……

三人同時想到了一個可能。

顯而易見的,“裂天真魔”不大可能主動放棄“魔龍刃”這件威力強大的真魔法器。

那么真相只有一個,在流云洲修仙界消失了的“裂天真魔”,其實已經隕落在了“天煞尸王”的手中,“魔龍刃”這件真魔法器,也因此改換主人的成為了“天煞尸王”手中利器。

至于說“裂天真魔”是如何知道這“死亡沙海”中存在著連通真魔界的空間裂縫,那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隨著“裂天真魔”這個上古魔頭的隕落,壓在所有知情者心頭的一座沉甸甸大山,終于被挪開了。

一時間,周陽、陸玄機、尹含光三人,都是發自內心的松了口氣。

眼前的“天煞尸王”雖然兇悍,但和“裂天真魔”這位自魔界侵入“靈寰界”的上古魔頭相比,卻無疑要好對付許多倍。

最起碼,“天煞尸王”是肯定無法溝通魔界引來魔族入侵“靈寰界”的,而且受限于修為境界,它也不可能像“裂天真魔”那樣對流云洲修仙界這種大修仙界造成太大的破壞。

只是有句話說得好,除惡務盡。

雖然說“天煞尸王”不大可能像“裂天真魔”那樣危害到整個“靈寰界”,但是像它這等魔道巨擘的存在,對于修仙界而言也是一個巨大隱患。

萬一它有朝一日真的走了什么狗屎運,突破到渡劫期的話,修仙界也必定從此多事。

所以陸玄機絲毫沒有因為

“裂天真魔”可能隕落在“天煞尸王”手中的猜測而手下留情,心中的殺意也一點不曾減弱。

當是時,眼見著黑色魔龍口銜魔刃破空襲來,他抬手往前一劈,一道赤金色刀氣便自他手中激射而出。

這赤金色刀氣只是陸玄機所修的某種神通凝聚而成,當然比不得“魔龍刃”厲害。

但有它稍微阻擋一下后,尹含光也已經反應過來的調動“光明之眼”力量,目射神光將黑色魔龍給驅散,把那柄魔刃給擊飛了出去。

擊飛魔刃,陸玄機當即便對跟隨同行的“通天妖王”傳音道:“通天道友,這魔尸很可能與那裂天真魔的行蹤有關,還請道友襄助我等一臂之力拿下它,審問出那魔頭的行蹤!”

關于“裂天真魔”可能隕落在“天煞尸王”手中的猜測,終究只是猜測,要證實這個猜測,只有拿下它后使用搜魂之術對它進行搜魂,才能最終確定。

在此之前,哪怕是“天煞尸王”親口說殺了“裂天真魔”,也不能完全相信。

畢竟,這也可能是“裂天真魔”假死脫身的計劃,以壯士斷腕的決心舍棄掉“魔龍刃”這件魔器,制造出自己被“天煞尸王”殺死的假象,然后在整個修仙界都放松警惕的時候,暗中潛伏積蓄力量以待重來。

這種事情,“裂天真魔”也不是第一次做了,陸玄機作為親眼見證它舍棄真魔法身脫困的人,不得不多想一些,想多一些。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通天妖王”聽到他的傳音后,卻是起了趁火打劫的心思。

“想要本王出手也可以,不過事后這魔尸的尸體和那把魔刃須得交給本王,不答應這個條件的話,陸道友就慢慢和這頭魔尸玩吧!”

陸玄機的臉色,頓時就難看了起來。

“通天妖王”的實力,本來就是渡劫期以下最頂尖的存在了,就連他這種手握七階法器“赤宵神矛”的元嬰九層修士,也不敢說能夠穩勝對方。

這要是再讓其得到“天煞尸王”這頭元嬰后期魔尸的尸體,煉制成為分身或者煉尸,再有“魔龍刃”這件和七階法器等同的真魔法器輔助,其實力怕是再難有人能夠制掣。

那時候沒了“裂天真魔”這等外力威脅,實力大增的“通天妖王”,同樣不是人族之福啊!

前狼后虎,陸玄機真是左右為難,也不知道該如何選了。

于是他沒有急著給予“通天妖王”答復,只是再度祭出數件法器打向了“天煞尸王”,準備先嘗試一下能否憑自己和尹含光

二人之力解決掉這頭魔尸。

尹含光自從周陽口中聽說“天煞尸王”乃是極西之地修仙界的元嬰期邪修尸體所化后,對于滅殺“天煞尸王”的事情就自知責無旁貸。

所以他這次也是沒有絲毫留手,直接祭出“光明之眼”這件七階中品法器,全力配合陸玄機出手攻擊起了“天煞尸王”。

他們三位元嬰級別的存在交手,周陽這種金丹期修士,只能一退再退,直到退出上百里外后,才敢停下來旁觀。

周陽此前并未親眼見過“天煞尸王”和元嬰期修士大戰,只知道在晉陽國昊陽宗那一戰當中,此獠大逞魔威,當著昊陽宗無數修士的面,毀了郭金虹這位元嬰中期修士的肉身,令其不得不奪舍轉修。

這一次看見此獠獨戰陸玄機和尹含光兩位元嬰期修士所展露出來的實力,他方才知道,自己當初能夠從其手下逃走,究竟是有多么的幸運。

若不是借著“昆虛令”這種上界真仙親手所煉制的寶物幫助,當時的他,實力便是再增強十倍,也絕對逃不出“天煞尸王”的手掌心。

只是“天煞尸王”雖強,陸玄機和尹含光聯手卻是比它更強。

交戰持續一會兒后,二人便徹底占據了上風,打得“天煞尸王”節節敗退,再也不復此前的兇威。

周陽看到這一幕,自然高興的不行。

他比誰都希望“天煞尸王”死掉。

因為“幽冥玄棺”被他搶走的原因,“天煞尸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放過他,而他只要一想起當初被這魔頭拘禁奴役的日子,就恨得牙癢癢,恨不得將其挫骨揚灰。

只是以他的修為,想要做到這一點的話,不知道還要修行多少年才能辦到。

現在陸玄機和尹含光既然愿意代為幫忙,他自然打心眼里高興。

但他貌似有些想當然了。

實力到了“天煞尸王”和陸玄機這個級別,想要占據上風或許不難,但想要擊殺一位同級別的修士,則是非常之難了。

這一點看“裂天真魔”就知道了。

“裂天真魔”在突遭重創的情況下,面臨“重陽真人”這樣一位渡劫期真仙的追殺,仍舊能夠逃得一命,由此可見頂尖存在們逃命的本事。

現在,“天煞尸王”在發現自己完全不是陸玄機和尹含光二人聯手的對手后,便萌生了退走之意。

并且它還不甘心白白退走,在逃命之前,它還虛晃一槍,在騙過陸玄機和尹含光后,突然使用“縮地成寸”大神通出現

在了周陽身前數丈之外,滿臉獰笑的探爪向著周陽抓了過去。

這一下,可是把周陽嚇得夠嗆。

他面色大變的連忙把全身法力注入“乾陽寶珠”之中,試圖激發“乾陽天火罩”自救。

金色的火焰護罩成功自他體外浮現了出來,可他心中對于自己能否擋下“天煞尸王”那一爪,卻是半點把握都沒有。

金丹四層和元嬰九層之間的差距,太大太大了!

大到根本無法憑借一件法器所能彌補。

近了!

更近了!

隔著一層火焰護罩,周陽都能清楚看見“天煞尸王”那張丑陋猙獰的笑臉。

周陽知道它在笑什么。

它一定是在笑他自尋死路,自己送上門來送死。

如果重新選擇一次,周陽肯定不會求著跟隨陸玄機過來這邊長什么見識。

但現在說這些,似乎已經晚了。

周陽只能瞪大眼睛,絕望的看著那只魔爪向著自己抓來、抓來、抓來……

等等。

好像有什么不對勁。

周陽眨了眨眼睛,終于發現哪里不對勁了。

那就是“天煞尸王”竟然不動了,仿佛中了定身術一樣被定在了原地。

只是這不很可笑么?

要知道“天煞尸王”可是相當于元嬰九層修士的魔道巨擘,就算是渡劫期真仙親自施展“定身術”,也不可能將其定住!

但它現在確實是被定在了原地,無法動彈分毫。

所以,真相只有一個,它不是被“定身術”這種低階法術所定住的,而是被其他某種同樣擁有定身效果的大神通給定住了。

周陽搜刮腦海,想要知道有哪些大神通具備這種效果。

可還沒等他想到,一個低喝聲便從他腦海中響了起來。

“小子你還不退后,是想給這頭魔物陪葬么?”

是“通天妖王”的聲音,周陽腦海中想起這個,瞬間明白“天煞尸王”是如何被定身住的了。

然后他身體本能的順從那個聲音提醒,連忙向后倒退了起來。

之后他就看到,一頭體長三十余丈,宛如上等碧玉雕琢而成的碧青色巨獸,忽然從天而降一爪子拍向了動彈不得的“天煞尸王”。

顯然,這頭體似老虎,頭生尖角的巨獸,正是傳說中天生親和空間法則的罕見異獸“碧天青空獸”,也是“通天妖王”的本體。

妖獸來說,只有現出本體的它們,才能發揮出最強實力。

周陽已然明白了,“天煞尸王”之所以會被定身住,肯定是“通天妖王”暗中出手,以空間禁錮類的空間神通將其禁錮在了原地。

要想禁錮一位與自己同境界的強者,“通天妖王”只有現出本體才能做到,而且他肯定是蓄勢已久,早就判斷出“天煞尸王”會往周陽這邊過來。

所以,這一切都是陸玄機和“通天妖王”串通商量好的嗎?

“天煞尸王”能夠虛晃一槍騙開陸玄機和尹含光二人,也是他們二人故意放水了?

周陽想到這里,心中忽然很不舒服。

如果真如他所猜想那樣的話,他顯然也被隱瞞利用當了一次誘餌,一個稍有差池就會被“天煞尸王”一口吞掉的誘餌!

作為一個聰明人,他能理解陸玄機隱瞞自己的原因。

顯然,一個誘餌要想發揮出最大的作用,最好就是他本身就不知道自己成了誘餌,這樣他所做的一切才不會有任何破綻出現引人懷疑。

但是明白歸明白,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沒有幾個人能夠大度的起來。

自己愿意舍生取義,和被別人算計不得不舍生取義,那完全是兩個概念。

周陽生氣的想著這些事情,甚至都沒心思去關注戰場上的情況了。

等到他從胡思亂想中回過神來之時,中了圈套的“天煞尸王”已經被大卸八塊,正被陸玄機抓住頭顱在搜魂。

搜魂持續了足足半個時辰后,陸玄機才掌心法力一涌,催發出一團“玄陽真火”將那顆猙獰首級燒成了灰燼。

自此,一代魔道巨擎“天煞尸王”便徹底灰飛煙滅。

“怎么樣?那位裂天真魔到底是生是死?”

已經重新化作人形,正拿著那柄“魔龍刃”在一旁打量的“通天妖王”放下手中魔刃,面露笑容的問起了這柄魔刃上上一任主人下落。

看他的樣子,絲毫沒有覺得這柄魔刃在百年內連換三任主人,有什么不對之處。

“不好說,不好說!”

陸玄機搖了搖頭,面上并無半點喜色。

“不好說是什么意思?陸道友可不要和本王打啞謎,還請直言相告。”

“通天妖王”眉頭一皺,對于陸玄機這模棱兩可的回答,頗為不滿。

陸玄機見此,只能實話實說道:“老夫在對那魔尸搜魂之時,只看到它和裂天真魔那魔頭在這里交手的記

憶,可后來交手結果那部分記憶,卻是未曾來得及查看就已被它主動銷毀了!”

說完他又苦笑著搖頭道:“通天道友你也知道,修為到了我等這種境界,就算這魔尸因為根腳原因,神魂方面比老夫弱上不少,也不會毫無抵抗之力,它不顧神魂泯滅的下場硬要銷毀那些記憶,老夫也制止不住它!”

“通天妖王”頓時說不出話了。

在神魂這方面,修行元嬰大道的修仙者,天生就要比他們妖族還有“天煞尸王”這等魔尸強上許多,不然他也不會讓陸玄機來行搜魂之事。

他有些不爽的甩了甩頭,沉聲說道:“算了,不管它是生是死,只要把這道空間裂縫給堵上,它都翻不起什么浪花來!”

“通天道友這樣說,難道已經有了計劃?”

陸玄機眼睛一亮,滿臉期待的看向了“通天妖王”。

能夠堵上空間裂縫的話,確實是等于從根子上面解決了問題,以后再也不用擔心有魔族通過這道空間裂縫入侵“靈寰界”。

“嘿嘿嘿,計劃是有,就看陸道友你舍不舍得下本錢了!”

“通天妖王”嘿然一笑,有些不懷好意的看著陸玄機笑了笑,不待陸玄機張口詢問后續,便主動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這道空間裂縫如此大,本王一人之力肯定是無法將之堵上的,不過本王知道,你們人族之中有當年真仙界傳下來的一種特殊空間封印秘陣,也可以封印空間裂縫。”

“陸道友你若是能夠提供這種陣法的陣圖給本王研究,再提供一枚空間源晶作為材料,本王有八成的把握能夠徹底堵上這道空間裂縫!”

陸玄機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他臉色陰沉的看著“通天妖王”,冷冷說道:“妖王好手段,竟然連這等秘密都知道,看來我人族之中確實該好好清理一下了!”

“不過讓妖王失望了,那等空間陣法,向來只有渡劫期真仙們能夠持有掌握,老夫即使想要答應妖王,也是有心無力!”

剛剛還以道友相稱,眨眼間便換上了“妖王”這個明顯帶有種族區分意思的稱呼,可見陸玄機確實是惱了。

他當然有理由惱火,因為“通天妖王”剛才說的信息,在人族之中,連一般的元嬰期修士都不知道,只有那些傳承久遠的大勢力元嬰期修士,才有資格從宗門那些絕密資料中看見這方面記載。

很顯然,“通天妖王”能夠知道這個消息,一定是某個人族大勢力元嬰期修士主動泄露給它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