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五十三章:坦白從寬

更新時間:2020-08-27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每個人都有生氣的權利,這無關修為高低,也無關身份差距。

并不是說陸玄機身為元嬰九層“半步真仙”,是修仙界德高望重的前輩,就不能生周陽這個晚輩的氣了。

事實上,他已經是性格很好了,雖然小小算計報復了周陽一下,但卻把握好了其中的度,沒有真正傷到周陽。

換個性情不好的修士,無端端幫別人背了口大黑鍋,不得不與一位同階存在死戰,即使當時沒有余力,事后肯定也不會放過那個讓自己背鍋的人。

所以在陸玄機提起此事后,周陽心中因為被他算計而產生的不平之氣,頓時就散得一干二凈,臉上滿是尷尬和惶恐之色。

他滿臉惶恐的連忙解釋道:“前輩恕罪,并非晚輩有意如此,實在是此中另有內情。”

陸玄機聞言,頓時露出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說道:“那你就說說看,有什么內情?老夫也很好奇,能夠讓那魔尸如此憤怒緊張的幽冥玄棺,究竟是何物!”

周陽聽到他這話,知道自己不說明實情的話,肯定是不行了。

于是他偷偷看了一旁的尹含光一眼,一咬牙,頓時將自己當初如何被“天煞尸王”所抓,最后又如何脫困,如何把“幽冥玄棺”獻給昆虛界內那個黑袍人的事情,原原本本道了出來。

聽到他這驚險離奇的一番經歷,不管是陸玄機,還是尹含光,面上都露出了極其意外和驚訝的神色。

“不對,你說你被那天煞尸王抓住的時候,還是紫府期修為,那你當時是如何從無邊沙海修仙界橫穿死亡沙海到達極西之地的?你可別告訴尹某,這一切都是運氣!”

尹含光突然面色一變,滿臉驚奇的看著周陽,問出了讓他臉色一白的話語。

他也沒想到,一直都不怎么喜歡說話的尹含光,思維竟然如此敏銳,聽完他的話后,沒有去關注秦月兒這個出身于大光明仙宮的天才修士,而是抓住了他這方面的馬腳。

有心不想說出那個大型遠程傳送陣的事情,但那樣一來,難免得罪尹含光這位未來的大光明仙宮宮主,還有可能導致陸玄機的不快,認為他不誠實。

故此,周陽只能硬著頭皮的把那個大型遠程傳送陣說了出來,當然,關于“光明之眼”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能說,能說的事情,只能是發現大光明仙宮修士遺骸,從遺骸的遺物中獲得了包括“大挪移令”等數件寶物。

讓他松了口氣的是,尹含光并未詳細詢問是哪幾件寶物,甚至都沒在乎他是如

何處置的那個數千年前的大光明仙宮修士遺骸,只是微微頷首道:

“這樣就對了,我們大光明仙宮以前鼎盛之時,確實是在無邊沙海修仙界這邊建立有大型遠程傳送陣,只是后來發生內亂,大權旁落后,只能放棄這些偏遠之地退守宗門根本之地。”

周陽聽到對方這話,心中一動,連忙順勢說道:“那座大型遠程傳送陣本來就是歸屬前輩宗派所有,晚輩一時貪心,才想將之據為己有,如今前輩既然已經得知此事,晚輩愿意將其獻給前輩,并代表無邊沙海修仙界重新向貴派進貢臣服,以為贖罪!”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卻是瞄向了陸玄機。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可是已經答應了青陽真人,愿意依附玄陽仙宗為玄陽仙宗辦事。

雖然他個人和周家以及無邊沙海修仙界不能混為一談,但是現在的這個提議,也難免給人一種兩面三刀,首尾兩端的感覺。

而他說這番話的用意,除了是向尹含光展示自己的道歉誠意外,也未曾不是想借此一探陸玄機的想法,要是陸玄機能夠插話進來打斷尹含光對他的審問,那就最好了。

果然,陸玄機聽到他這話,眉頭頓時一抖,不由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已經看穿了他的想法,并沒有上當,繼續甘當一個旁觀者。

好在尹含光思維敏銳,已然從他的話語和目光中察覺到一些東西,頓時就擺了擺手道:“這就不必了,那傳送陣出口既然在逆光盟的地盤上,你便是將之歸還給我們大光明仙宮,我們也沒法對你們給予實際支援,反倒可能害了你們,還是由你們繼續掌握好了。”

直到這時候,周陽方才徹底松了口氣,知道這一關算是過去了。

而尹含光說完這件事后,方才眉頭一挑,說起了秦月兒的事情。

“不過逆光盟的人也確實太過猖狂了一些,竟然連我們仙宮當中身懷靈體的天才后輩也敢抓捕控制為奴,簡直不可饒恕!”

“待到仙宮之主的事情塵埃落定后,尹某必定殺上昊陽宗,為司徒玄月討還一個公道!”

“屆時還需要周小友你幫忙出面作證指控一下郭金虹那老賊,好讓其他人知道,尹某并非是借題發揮!”

尹含光是不是借題發揮,周陽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自己終于可以一報被郭金虹算計壓榨之仇了。

因此聽到尹含光這番話后,他當即就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道:“前輩放心,晚輩一定讓所有人都看清楚郭老賊的真面目,讓他身敗名裂!”

“控神術”畢竟還是修仙界明令禁止的禁術,郭金虹使用這種禁術奴役大光明仙宮的天才弟子為奴,若是不被人知道也還罷了,一旦曝光出來的話,就算是“逆光盟”的中低階修士,也會從心里厭惡唾棄此人。

而大光明仙宮若是在這件事情曝光出來后,都沒有什么表示的話,也會寒了本門那些年輕弟子的人心,無法服眾。

對于尹含光來說,他若是成功奪得大光明仙宮的下任宮主之位,則正好可以借助這件事來收買人心,為自己以后正式入主統率大光明仙宮奠定根基。

所以他也不會在意自己是不是被周陽利用了一次。

見到他們二人達成約定,陸玄機這時候方才插口說道:“既然誤會已經澄清,便收拾一下這里吧,老夫要在此地重新布置上一套封禁陣法,以免其它妖獸誤入此地被魔氣侵染魔化成魔獸。”

他原先布置的陣法,早就被“天煞尸王”所破壞,而這次出來,他除了一些常用的隨身法器外,一生積蓄都已經獻給了宗門。

這時候還是從周陽和尹含光手中借了一些適用的材料,才因地制宜重新布置了一座五階法陣將空間裂縫周圍那片魔土封禁住。

只是如果不關閉空間裂縫的話,這種封禁也只是治標不治本。

隨著越來越多的魔氣從空間裂縫中溢出,魔土的面積會越來越寬,用不了幾十年,就會超出法陣的封禁范圍,甚至連法陣都會被魔氣侵蝕轉化成為魔陣。

法陣布置好后,三人退到陣法外面,陸玄機看著前方被陣法幻化之力隱藏住的空間裂縫,微微點頭道:“暫時就先這樣吧,等老夫回到流云洲修仙界后,找一位專研陣法的六階陣法宗師過來一趟,布下一座針對性的六階煉魔大陣來煉化這里那些魔氣,再讓人來此坐鎮看管陣法,及時匯報情況。”

尹含光聞言,不由微微一笑道:“也不能讓流云洲修仙界一地出力,到時候看管陣法的事情,就讓我們大光明仙宮修士來做吧,正好有那個傳送陣在,想要傳達消息也方便。”

周陽眼角一跳,有心說無邊沙海修仙界就可以搞定這件事,但一想到看管修士要在這“死亡沙海”中生存,金丹期是最低的修為要求,這句話就說不出口了。

沒辦法,誰讓他們無邊沙海修仙界太落后了,金丹期修士到如今就出了他一人,即使明知道讓大光明仙宮修士摻和進來,對于周家統治無邊沙海修仙界是個隱患,為了大局著想,也只能先捏著鼻子認了。

“哈哈哈,有尹道友這

句話,陸某就放心了,不然從流云洲修仙界派人遠赴這里來鎮守,還真是一件得罪人的事情!”

陸玄機爽朗一笑,果然沒有拒絕尹含光的好意。

于是,這件事就這么定了下來。

接下來,就是分別時刻了。

陸玄機需要和尹含光繼續前往極西之地修仙界,助其競爭下任大光明仙宮的宮主之位,周陽則是要獨自返回無邊沙海修仙界的家族中。

“兩年后就是下任宮主之位爭奪的時間點,若尹某成功的話,周小友最遲三年后要趕到極西之地來,為尹某指證那郭金虹,不然陸前輩就會返回流云洲修仙界了。”

分別前,尹含光看著周陽,提點交代了他一番對付郭金虹的事情。

周陽對這件事自然是比他還上心,聞言后馬上就保證道:“前輩放心,晚輩回到家族和那些后輩們交代一些事情后,就會前往極西之地等待前輩召喚。”

“很好,這塊玉佩就先放在這里,等尹某需要你出面的時候,自然會順著感應前往尋你。”

尹含光滿意的點了點頭,袖手一揮,一塊隨身佩戴的白色玉佩法器就被他扔到了周陽手中。

此物他貼身佩戴多年,上面沾染了他的氣息,只要沒人刻意抹去上面的幾息,幾十年內,他都可以順著氣息感應在一定范圍內找到玉佩。

“那晚輩就在此預祝前輩此行一帆風順,得償夙愿!”

周陽把玉佩收進儲物戒指中,拱手一禮祝賀了一句,然后對陸玄機也行了一禮,就先一步駕云離開返回了無邊沙海修仙界。

而等到他離開后,尹含光方才看著陸玄機問道:“陸前輩,您先前應該沒說實話吧,裂天真魔應該是已經死在那頭魔尸手中了吧!”

“哦,尹道友為何這么說?”

陸玄機眉頭一挑,面露異色的看著尹含光。

“前輩這是想要考校晚輩么?那晚輩就說說晚輩的推測吧!”

尹含光微微一笑,當即就說道:“先從那魔尸為何會出現在這里說起,按照周小友所言的事情來推斷,它應該是不甘心丟了幽冥玄棺這件重寶,在搜遍極西之地也找不到周小友后,才會東進沙海想要找到周小友。”

“而它在東進沙海,進入到死亡沙海之時,碰巧感應到了這邊精純的魔氣波動,發現了空間裂縫,并在此汲取魔氣打熬肉身法力精進修為。”

“再說裂天真魔為何會出現在這里,裂天真魔在流云洲修仙界被重陽前

輩重創導致修為大跌,肯定不敢再在高手遍地的流云洲修仙界逗留,那么向西翻越斷云山脈前往無邊沙海修仙界或者極西之地就成了它一個選擇。”

“至于為何它會選擇這邊,可能是那些投靠它的魔修給它說過這邊修仙界水平落后,也可能是它冥冥中感應到這邊有助它恢復修為的機緣,后一種可能應該更大一些。”

“裂天真魔在穿越斷云山脈到達無邊沙海修仙界后,順著冥冥中的感應來到了死亡沙海這里,也發現了空間裂縫,以及在這里汲取魔氣修行的魔尸。”

“而陸前輩和晚輩都知道,裂天真魔想要恢復全盛之時的實力,必須要先凝練真魔法身,但它原本的真魔法身乃是花費不知多少年錘煉而成,現在凝練新的真魔法身,即使倉促間讓它凝練出來了,和原本那具真魔法身也是天差地別,完全無法相比。”

“這時候,它發現了一頭已經將尸王之軀錘煉到極度接近真魔法身的通靈僵尸,如何能不動心?只要它占據了通靈僵尸的尸王之軀,以這具尸王之軀為根基,再借助空間裂縫中散溢出來的精純魔氣幫助,不需百年便能凝練出一具強大的真魔法身來!”

“同樣的道理,對于魔尸而言,突然殺來一個來歷不明,看起來修為也不高,偏偏卻身懷重寶魔器的魔頭,對于剛失去一件重寶的它來說,豈有不生殺人奪寶之心?”

“綜上所述,晚輩推斷裂天真魔應該是在戰斗中不敵魔尸,遭其所噬,隨身魔器也落到了魔尸手中。”

啪啪啪!

鼓掌聲響起,陸玄機一邊鼓掌,一邊笑道:“很精彩絕倫的一番推斷,尹道友僅憑自己的推斷,便將事實真相還原了八成,老夫佩服,佩服!”

尹含光聽到他的稱贊,卻是并未有任何驕傲之色,反而面露好奇之色的問道:“八成?敢問陸前輩,剩下的兩成真相,又是什么?”

“真相就是,裂天真魔本想要用魔族秘術誘惑那頭魔尸,然后趁魔尸修行它所給的魔族秘術無法動彈之時偷襲魔尸,卻沒想到魔尸更狠辣,在接受了它所給的魔族秘術后,根本不加驗證就突然對它出手,并且其手中又恰好有著一件克制魔魂的鬼道魔器,令得裂天真魔想要逃遁都無法逃掉!”

陸玄機臉上展顏一笑,笑著說出了事情真相。

看得出來,他現在的心情很不錯。

這是當然的,“裂天真魔”這個上古魔頭殞滅,不但意味著未來一場可能波及整個流云洲修仙界的魔劫提前消弭,更意味

著他們玄陽仙宗在“穹天仙境”中犯下的錯誤,得到了糾正。

雖然現在說這個已經晚了,畢竟玄陽仙宗已經為此付出了代價。

但對陸玄機而言,自己犯下的錯誤,在自己生前親眼看著其糾正了過來,也算是余愿已了了,這樣他如何能不高興。

而且他擊殺了“天煞尸王”后,也完全可以把擊殺“裂天真魔”的功勞攬在身上,到時候回到流云洲修仙界把此事宣揚出去,那些指責玄陽仙宗放走“裂天真魔”的人,都將會全部閉嘴!

到那時候,就該輪到他們玄陽仙宗來向其它門派索要使用“穹天仙境”的好處了。

想到自己離開“穹天仙境”之時,作為后手在里面所留下的空間道標,陸玄機甚至都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流云洲修仙界去辦這件事了。

“原來如此!多謝陸前輩解惑,晚輩沒有疑問了。”

尹含光恍然的點了點頭,鄭重拱手向其行了一禮以示感謝,果然沒有再提這件事。

他是個聰明人,當然不會傻到去問陸玄機為何在“通天妖王”面前隱瞞真相,那沒有必要。

陸玄機見此,面露滿意之色的一揮手道:“好了,既然尹道友已經沒有疑問,我們也快些出發吧。”

說完二人便繼續乘坐他那艘青色飛舟,橫穿“死亡沙海”飛向了極西之地。

另一邊,周陽一個人在沙海中足足花了近半個月時間,才徹底飛出“死亡沙海”,然后又花了小半個月時間才回到家族的犀角洲綠洲。

這時候他離開家族已經過去了五十五年,差不多又是一代人的時間。

歲月是最無情的,它不會以任何人的意志而停止。

周陽這次回家,首先得知的消息,就是他的二徒弟劉萱萱已經于十幾年前坐化逝世,同時周家“廣”字輩碩果僅存的筑基期修士周廣清,也在三十多年前坐化了。

出去一趟回來,就得知兩個故人坐化的消息,周陽心中也有些不好受。

不過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逃脫不掉的,只要沒有成為合道天仙,就不可能獲得真正意義上的長生,周陽早在親自送走坐化逝世的雙親之后,就已經對于這種事情看淡了。

所以他稍稍在心底緬懷了一下這兩個后輩之后,就打起精神處理起了其他事情。

有人坐化逝世,自然是有人出生,而對越加龐大的周家而言,出生的修士人口,總是比坐化逝世的修士人口更多。

到現在,周家“盛”字輩的小修士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