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五十一章:決戰尸王,魔龍刃

更新時間:2020-08-25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再見陸玄機之時,周陽已經明顯能夠察覺到他命不久矣了。

這不只是因為他的面容比在“穹天仙境”之時更蒼老許多,更重要的一點,還是他身上開始散發出了一股腐朽、凋零的氣息。

那種氣息,周陽并不陌生,周家以往那些長輩們壽元到頭臨近坐化之時,身上都會有這股氣息浮現。

不同的是,陸玄機身為元嬰九層“半步真仙”修士,他身上這種氣息會提前一些年出現,而不像那些練氣修士、筑基修士一樣,只等臨到死前數日才會如此。

周陽不知道陸玄機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記得對方當時在“穹天仙境”內可是說過,壽元還有上百載,按理說不至于如此快就出現這種情況才對。

不過這終究是對方的私事,而探聽修為境界比自己高的修士私事,絕對不是一個好主意。

所以他什么都沒有說,只是招呼幾個晚輩與自己一同上前見禮,然后老老實實的聽從陸玄機指揮。

“時間差不多了,出發吧。”

鎮岳仙城外某座山峰上,陸玄機見過前來匯合的周陽一行人后,目光在周陽和陸雪薇這對師徒身上稍稍停留了一會兒,便大袖一揮,直接放出一艘青色飛舟,將眾人攝取到了飛舟中。

至于尹含光這位元嬰期修士,當然是自己主動進入的飛舟。

陸玄機這艘飛舟乃是五階上品飛行法器,在他這個元嬰九層“半步真仙”修士催動下,飛行速度比之周陽駕云飛遁快上數倍,一日間便可飛行數十萬里。

而且和周陽需要兢兢業業小心翼翼掩藏行蹤穿越斷云山脈不同,陸玄機根本沒有任何隱藏行跡的意思,直接御使著飛舟沖上九霄,進入了九霄之上的“九天絕域”中。

在“靈寰界”七千丈以上的高空,又被稱之為“九天絕域”,那里常年吹拂著可以消磨擊殺金丹期修士的“九天罡風”,非元嬰期修士無法在其中長期逗留。

周陽結丹成功后,也曾因為好奇飛到那種高度,結果他只是在“九天罡風”形成的罡風層中待了不到一刻鐘,便不得不降落高度退出罡風層,從此不敢再輕易踏足那片區域。

但是他不敢輕易踏足的“九天絕域”,陸玄機這等元嬰九層“半步真仙”在其中卻是如履平地般輕松,

置身于“九天絕域”當中,透過飛舟形成的青色護罩往下方望去,盡是白茫茫一片云海。

而在那云海之中,偶爾也會有一座兩座峰頭浮出云海的山峰露出頭來,那些山峰都是至少三千丈以上的高峰,每一座最少都是五階靈山。

在那些靈山上面,也有棲息的高階妖獸看見了上方“九天絕域”中飛行的青色飛舟,但它們也只是遠遠看著罷了,根本不敢露出頭來攻擊青色飛舟。

高階妖獸智慧都不低,如何能不知道,那些能在“九天絕域”中活動的飛舟,絕對不是自己可以招惹得起的存在,敢露頭攻擊的話,絕對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當然,它們也不是什么都沒做,起碼把自己看到的情況,用妖王們發下來的傳訊法器通知了那些六階妖王們。

但一般來說,只要過境的元嬰期修士一直在“九天絕域”當中飛行,不傷及斷云山脈中的中低階妖獸,六階妖王們一般也不會管這種事情。

盡管如此,敢于像陸玄機這樣光明正大橫穿斷云山脈的元嬰期修士,仍舊是不多見的,至少尹含光這位元嬰中期修士當初從極西之地前來流云洲修仙界的時候,沒敢這么高調。

身處于飛舟上的周陽,看到這一幕,內心中也是涌起了一股大丈夫當如是的豪情壯志。

這才是他所羨慕追求的人生啊!

出入青冥,下抵淵海,無處不可去,無處不可達,心之所在,則人之所往!

他心情振奮下,不由對著身邊幾個后輩激勵說教道:

“好好看著這一幕吧,這樣的風景,你們一生中可能只有這一次機會能夠看到了!”

“你們可能此生都做不到這點,但心中一定要記住,這才是我們身為修仙者所追求的境界,這才是修仙者應該追求的目標!”

“要記住一句話,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陸雪薇等幾個后輩原本攝于陸玄機和尹含光的身份,自從登上飛舟后,就老老實實的立于飛舟一角,不敢吱聲一下。

這時候聽到周陽這個長輩激情澎湃的一番話語,再望著下方遼闊壯觀的云海奇觀,也不禁心為之折,竟是一下克服了對于元嬰期修士身份所產生的畏懼之心,個個挺直脊梁的大聲應道:“謹遵師尊(老祖)教誨!”

陸玄機看到這種情況,不由對周陽側目相看,眼中閃過一抹贊許之色。

他臉色舒緩的微微頷首說道:“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句話說得真好,說到了老夫心坎上!”

說完他似乎也被激起了胸中未泯的豪情,不由朗聲道:“長生路難尋,若無此等決心,此等意識,又怎能求得真正的長生?怎能求得真正的逍遙!”

便是連尹含光,也是若有所思的仔細咀嚼著這段話,而后輕輕一點頭道:“周小友說得對極,我輩修仙之人要想成功,便要有一往無前的必勝決心,有敢于和天地斗爭的大無畏勇氣,有繼往開來超越前人的智慧!”

這聲“周小友”喊出,說明他終于開始正視起了周陽這個金丹期修士,認同了周陽日后有躋身成為他們中一員的潛質。

“晚輩也是一時有感而發,倒是未曾像兩位前輩這樣看得透徹,如今聽到兩位前輩一番金玉之言,方才幡然醒悟!”

周陽面色謙虛的笑了笑,然后對著兩位元嬰期修士拱手一禮道:“兩位前輩的教誨,晚輩無以為報,請受此一禮。”

他這番話語和行動,自然有拍馬屁的恭維成分,但這種恰到好處的馬屁,一點都不做作,只會讓兩位元嬰期修士高興。

于是接下來,兩位被他馬屁拍得高興的元嬰期修士,也順便指點起了他一些修行上面遇到的疑問,甚至連帶著陸雪薇都沾了些光,從陸玄機那里得了一種可以緩解《冰魄真經》對于性情影響的法子。

這樣一路飛行了數日后,飛舟上面的周陽,忽然發現遠處出現了一座直入青冥當中的光禿禿山峰。

那山峰的山頭直入“九天絕域”當中,高度比之他們此時身處的高度還要高出一些。

“那是……”

周陽目光看著那座光禿禿的山峰,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臉色猛然一變,不由把目光看向了陸玄機。

“那是接天峰,斷云山脈最高的山峰,老夫擔心那逃走的裂天真魔會發現無邊沙海中那道空間裂縫,然后借助那里精純的魔氣恢復修為,所以這次過來,就是要請斷云山脈中精通封印之道的通天妖王一起過去看一看那道空間裂縫,看看它能否有辦法將之封印住!”

陸玄機知道周陽在擔心著什么,不由淡淡一笑,給他解釋了自己的打算。

周陽聞言,面色不由一緩,但還是忍不住問道:“可那位通天妖王會答應嗎?斷云山脈的妖族,可是非常仇視我們人族修士!”

“哼,這點可由不得他不答應!”

陸玄機一聲冷哼,滿臉冷笑的說道:“要知道魔族可不止喜歡吞噬我們修仙者的神魂元嬰,也喜歡將他們妖族奴役魔染成魔獸驅使,上古時期魔族入侵,他們妖族同樣是受害者之一,當時真仙界還有妖族的真靈下界除魔過呢!”

周陽頓時懂了。

和流云洲修仙界相比,斷云山脈顯然離“死亡沙海”中那道空間裂縫更近,如果讓“裂天真魔”跑到那里恢復了實力,再通過什么魔族秘法把空間裂縫變成一條魔界通道的話,魔族大軍一過來,斷云山脈的妖族必定首當其沖。

當然在那之前,無邊沙海修仙界肯定是會先一步被覆滅。

這讓周陽心中一緊,心中萬分希望陸玄機此行能夠成功說服那位“通天妖王”,不然他就真的要提前為周家謀一條后路了。

“陸老匹夫,你不在你的玄陽峰安心等死,來我這接天峰做什么?莫非是你知道本王沖擊真靈境界還差些火候,特意過來送上自己的元嬰幫本王一把?那樣的話,本王一定承你的情,等成就真靈后打上流云洲,一定會為你玄陽仙宗留下一點香火!”

飛舟距離那座直入青冥的山峰還有數百里,悶雷般的聲音便突然在周陽耳邊炸響,卻是接天峰上的某位妖王發現飛舟上來人身份后,提前發出了警告。

這等狂妄的話語,倒是符合妖王們的行事風格。

妖族并不注重心境修為,也沒有“心魔劫”這種專門針對心境弱點的劫難。

妖王們在斷云山脈之中作威作福慣了,又是在接天峰這個大本營中,便是陸玄機這等元嬰九層“半步真仙”登門,也無需賣他的面子,想怎么說就怎么說。

當然要是出了斷云山脈,哪個妖王還敢這么說的話,周陽相信陸玄機肯定不會介意殺妖取丹,為自己玄陽仙宗多煉制幾件六階法器。

即便是如此,陸玄機卻仍舊不弱氣勢的冷冷說道:“大力猿王你若是皮癢癢的話,老夫倒是不介意幫你松松骨頭,反正老夫一介將死之人,能夠拉一個陪葬是一個,怎么都是賺的!”

虎死余威在,陸玄機還未死呢!

因此聽到他這番話后,那個口出狂言的“大力猿王”頓時沉默了,半晌都沒有聲音再傳來。天神

直到飛舟抵達接天峰數千丈外后,才有另外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道:“三弟不過是和陸道友開個玩笑罷了,不知道陸道友突然造訪我接天峰,所為何事?”

這聲音響起的同時,接天峰山頂上忽然靈光一閃,陡然多出了一個穿著人類衣裳的青衣中年人身影。

能夠在接天峰這種地方出現的人類,當然不是真正的人類,只能是六階妖王所變化出來的人類形態。

周陽目光看向那個青衣中年人,心中正暗自猜測著對方的本體是何種妖獸,不曾想耳邊突然響起了尹含光的傳音。

“那青衣中年人便是斷云山脈之中一眾妖王的老大通天妖王,此妖本體乃是一種罕見異獸碧天青空獸,天生便親近空間法則,精通多種空間神通,若論空間封印一道上面的造詣,除了那些渡劫期真仙外,妖人兩族無人敢說能夠勝過他。”

“碧天青空獸”的大名周陽也聽說過,此種妖獸在罕見程度上,比之“朱雀妖王”朱紫真那樣身具真圣血脈的妖獸也不遜色。

他也沒想到,斷云山脈中一眾妖王的老大,竟然是這種罕見妖獸。

而這時候,陸玄機望著那個突然出現的青衣中年人,卻是嘴唇微動,用傳音的方式說起了來意。

關于“裂天真魔”脫困現世的消息,斷云山脈中這些妖王或許已經知道了,或許并不知道,這些都已經不怎么重要。

重要的是,“死亡沙海”那道空間裂縫的事情,絕對不能讓太多人知道,不然萬一泄露出去的話,可就會釀成滔天大禍!

斷云山脈這些妖王們都是大嘴巴,有些家伙更是巴不得人類全部死絕,若是被一些別有用心的家伙得知了那道空間裂縫存在,不顧斷云山脈無數妖族生死把消息散播出去,那樂子可就大了。

但陸玄機知道,“通天妖王”絕對不在此列,此妖雖然是妖族,可行事風格卻更趨近于人族修士,正是由于他的極力約束,斷云山脈中的妖族才一直未沖出斷云山脈與流云洲修仙界爆發生死大戰。

不然的話,若是這些妖族全部沖進流云洲修仙界,固然會對流云洲修仙界造成前所未有的傷害,可流云洲修仙界徹底拔除斷云山脈這顆釘子,打通與極西之地修仙界的交流渠道,也是指日可待。

這樣一個富有智慧和遠見的妖王,陸玄機相信他不會做出那種不智之事來。

果然,聽完陸玄機傳音的“通天妖王”,面上一陣變幻后,便明顯露出了猶豫沉吟之色。

然后他嘴唇一陣開合,不知是和接天峰上哪位妖王傳音商量,過了好一陣后,方才對著陸玄機輕輕點頭說道:“好,本王就信你這一次,陪你走一趟!”

陸玄機聽到這話,也是大松一口氣,連忙拱了拱手道:“道友這般深明大義,實乃這斷云山脈無數妖族之福,陸某也代表此界無數人族,感謝道友施以援手!”

“嘿嘿嘿,這些感謝的話就免了,以后若是戰場上相見,本王該殺的人,也是一個不會手軟!”

“通天妖王”臉上嘿笑一聲,渾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根本不領這份情。

陸玄機見此,只是笑了笑,也沒有在意。

他心中其實也是和“通天妖王”想的一樣,若在戰場上相見,在種族大義面前,他也絕對不會因為和“通天妖王”、“朱雀妖王”這些妖王合作過,而對妖族有半分手軟。

當然,以他的壽元,這輩子大概是不會再出現在人族和妖族之間的戰場上了。

某種意義上來講,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而在有“通天妖王”這位斷云山脈的主人隨行,接下來周陽等人的行程自然是一帆風順,沒過多久就穿過了斷云山脈,進入了無邊沙海之中。

到了無邊沙海,周陽便讓徒弟陸雪薇帶著周通玄等三個后輩先返回家族,自己則是抱著開眼界的想法,繼續跟隨陸玄機一道飛向了“死亡沙海”。

陸玄機對此也沒有什么意見,反正此行不會有什么危險,周陽想要跟過去開眼界,讓他跟著就是了。

就這樣,飛舟又在沙海上空飛了數日后,便一頭扎進了黑色的“死亡沙海”之中。

“死亡沙海”中仍舊經常刮起“黑沙風暴”,但原先讓周陽頭疼不已的“黑沙風暴”,在陸玄機這等元嬰九層“半步真仙”面前,卻是根本一點作用都起不到。

陸玄機還是老辦法,直接把飛舟升入“九天絕域”中,那里無盡的“九天罡風”會直接將沙暴撕碎。

沒過多久,周陽眼中就再次看見了那道空間裂縫的樣子。

只是他再次看到那道空間裂縫后,不但沒有任何放松之色,反而臉色大變的瞪大眼睛看向了陸玄機。

他可是清楚的記得,陸玄機當初和他說過,這道空間裂縫包括周圍區域,已經被其用一座大陣覆蓋隔離了起來。

如此的話,他們在外界又怎么能夠直接看到那道空間裂縫?

陸玄機的臉色也很是難看,顯然他比周陽更早要意識到這點。

而且他修為高絕,意識到這點后,很快就找到了原因。

“在那里!”

他眼神一冷,看向了那道空間裂縫不遠處的某地,然后屈指一彈,一顆由“玄陽真火”所形成的火球便彈射向了那里。

一聲“轟隆”巨響過后,周陽視線中頓時便出現了一個他絕對沒有想到過的“熟人”!

只見漫天沙塵之中,一個面目猙獰的暗金色魔物,就這樣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中。

這個魔物,赫然就是曾經在極西之地拘禁周陽助其修行的魔道巨擎“天煞尸王”。

“怎么會是它!它怎么會在這里!”

周陽滿臉震驚的失聲驚呼了起來,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兩步。

然后他才想起,自己身邊現在可是跟著一位元嬰九層“半步真仙”和一位六階上品妖王,更還有尹含光這位執掌七階中品法器“光明之眼”的元嬰六層修士。

面對這等強大的陣容,該擔心的不應該是他,而是“天煞尸王”才是。

所以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挺起胸膛的指著“天煞尸王”大叫道:“陸前輩,此獠自號天煞尸王,乃是一頭元嬰期邪修用魔道秘術在自己尸體上化生而出的通靈僵尸,修為極其強大,行事極其邪惡!”

說完他略一猶豫,又接著說道:“而且晚輩金丹初成之時,曾經被此獠抓住拘禁,被迫使用乾陽真火助其凝練法力修行,所以您的真火神通可能對它作用不怎么明顯,還請小心!”

他進入昆虛界的事情,陸玄機知道,所以倒是不用說明自己怎么從“天煞尸王”手下脫身。

與此同時,“天煞尸王”在看見他后,也是眼神一亮,繼而暢快大笑道:“好好好,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本座找遍整個極西之地修仙界都沒找到你這個小賊,沒想到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好得很,好得很啊!”

笑聲未落,它臉色一厲,猛然看向陸玄機喝道:“就是你煉化掉本座留在幽冥玄棺內的神魂印記的吧?馬上把幽冥玄棺交出來,把那小賊交給本座處置,本座還可放你一馬,否則休怪本座連你一塊宰了!”

陸玄機無緣無故就幫周陽背了這口黑鍋,也是冤枉的不行。

只見他眼含深意的看了周陽一眼,并未否認撇清什么,反而冷冷一笑道:“很好,老夫活了三千多載,自從結嬰成功后,這還是第一次有魔物敢這樣和老夫說話,就憑你這番話,老夫就不會輕易放過你,更別說你還打破老夫的陣法,窺見了這里的秘密!”

話音未落,他已經袖手一揮,祭出了自己那件七階下品法器“赤宵神矛”。

神矛破空,速度快到了極致,眨眼間便已到了“天煞尸王”的面前。

“天煞尸王”顯然也沒想到,自己遇到的第一個人類元嬰九層“半步真仙”級別修士,就是一位執掌七階仙器的強者。

它雖然反應很快,及時側身做出了閃避動作,卻還是沒有完全避開,直接被那桿赤金色神矛一下從肋間洞穿而過,千錘百煉過的尸王之軀,第一次被人如此輕易破防。

驚天怒吼聲自受傷的“天煞尸王”口中咆哮而出,它渾身尸氣涌動,想要堵上被“赤宵神矛”洞穿過的傷口,可是那上面仍舊殘留著七階仙器的力量,短時間內根本無法驅散恢復。

這讓它更為憤怒了。

“該死的老匹夫,以為只有你有七階仙器嗎?看本座一刀將你劈碎!”

它口中怒吼一聲,猛的張口一噴,噴出了一柄魔氣繚繞的漆黑色魔刃。

這柄魔刃一出現,滔天的魔氣便形成一條黑色魔龍將之銜在了口中,然后黑色魔龍的龍尾一擺,身體便迅速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現之時,已然到了飛舟近前。

“魔龍刃!”

陸玄機、尹含光、周陽三人看見這一幕,不由齊聲驚呼了起來,竟然都認識這柄魔刃的名字!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