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九十四章 奸雄落幕(八)

更新時間:2020-11-18  作者:明斷天啟
夜色籠罩著金鄉城,城墻上十步一亮的火把,以及往來巡查的士卒在這寂靜的夜色中憑添了幾分緊張。

連續鏖戰兩日,韓浩感覺自己雙眼已經有些模糊,簡單包扎的傷口也有感染的風險,力竭的雙腿幾乎撐不住軀體,只能半倚靠在城樓上。

雖然很想下去休息,但這時候顯然不能。將士們的弦已經繃的很緊了,作為主將如果倒下休息,恐怕再也沒有睜眼的機會了。

在一隊巡防士卒過去后,韓浩稍稍調整了一下姿勢,使勁掐了一把自己,以防陷入沉睡。回過神來的時候,正看見負責統管斥候的司馬匆匆而來。

“將軍,卑職麾下探到曹軍正在秘密后撤,是否要……”

“要什么?”韓浩微微蹙眉,揉了揉額角,嘆道:“曹軍又不是敗退,你難道還想追上去?真把這位兗州牧當成軟柿子了?別忘了,魏王和車騎將軍都很是忌憚此人。”

司馬尷尬的笑了笑,撓撓頭道:“將軍英明,不過曹軍既然撤退,想必于校尉他們已經快到了,將軍此次行險也算大功告成,功勞非小啊。”

“在沒看到曹孟德的首級前,還是不要說什么‘大功告成’為好。況且此戰之功,泰半還是在于校尉,若沒有他殿后,本將也是不敢如此冒進的。”

“那也是將軍慧眼識珠,將于校尉簡拔出來,如果說于校尉是千里馬,那將軍就是伯樂啊。”

韓浩不置可否,于禁確實是他發現的,這位曾經的禁軍統領,在離京后便回到家鄉隱居。畢竟張遼尚有老戰友張楊投靠,于禁的老東家鮑信和丁原等人一起被一鍋端了,可以說是走投無路。

而倒霉的還不止于此,于禁本想去投靠兗州刺史劉岱,結果撞上青徐黃巾動亂,只能先訓練兵卒護住宗族,等到家中事情解決完了,劉岱也完了。

曹操領兵東進,于禁加入曹軍,正當他準備向曹操攤牌以得重用的時候,曹孟德又被擊退,于禁被俘虜了。

戰后李澈回冀州,韓浩在清點俘虜人員的時候發現了他,兩名在雒陽有過一面之緣的名將種子再會后不勝唏噓,而在蕩平青徐黃巾殘黨的過程中,于禁的能力得到了韓浩的肯定,劉備既然容下了張遼,自然不會反感于禁,因此同意了韓浩的表奏,許了于禁一個校尉,作為韓浩的副將。

趙云去了沛國,糜竺帶著魯肅南下渡江,若是沒有于禁殿后,韓浩還真找不到一名可以配合他坐鎮中軍的大將之才。

“曹軍雖退,但還是不可松懈,在看到于校尉的旗幟前,全軍仍要保持高度警惕。勿要小覷了敵人。”

“沒有追來嗎?”

看著金鄉城的燈火,曹操自言自語,夏侯惇和曹洪不知該如何答話,一時有些悵然。

若是意氣風發之時,曹操絕不會妄想韓浩這等大敵會落入追逃的陷阱,可此時的曹操幾乎想抓住每一根稻草。

伸手虛握,曹操自嘲的一笑:“倒是吾癡人說夢了。文謙如何了?”

“樂將軍無顏面見明公,親自領軍殿后。”

“如今倒是曹孟德無顏見諸君了,文謙無錯啊。”曹操幽幽一嘆道:“宣高也是,是吾有負宣高,不想在這種時候,宣高仍未棄吾而去,真義士也。”

“明公……”

“誒,子廉,早間已經說過,南逃之事再也休提。戰死在兗州,是死于爭天下;可若是倉皇南逃,死在江東,難免為后人恥笑。”

揮手止住了曹洪的勸諫,曹操轉身而行,嘆道:“這里沒什么好看的了,去昌邑吧,在那里等一個結果。”

天色未明之時,金鄉以東便已掀起滾滾塵煙,而當看到那高舉的“韓”“于”旗幟時,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氣。

雖然身體依然疲憊,但眼中已經出現了希望。

當于禁站在韓浩面前抱拳道:“將軍,幸不辱命。”之時,韓浩只覺得身體驀的放松,一陣天旋地轉,險些當場昏睡過去。

韓浩強撐著微笑道:“若是你再晚些時候,恐怕就只能看到本將的首級被曹賊高懸了。”

“所以卑職一直反對將軍冒此奇險。”

“但還是贏了啊,若按部就班,恐怕我等連泗水都渡不了吧?”

本想再苛責兩句,但看著韓浩身上的傷勢,于禁還是嘆道:“將軍不必與卑職爭論什么,卑職既是將軍副將,又蒙將軍知遇之恩,自然是無所不從。鏖戰數日,將軍還是先稍事歇息,之后恐怕還有一場惡戰。”

“不礙事,都撐了兩日了,不差這么一會兒。”韓浩看向于禁右臂上包扎過的傷口,詢問道:“看來文則這一路上也不太平啊。”

于禁淡然道:“郡縣大多望風而降,畢竟曹兗州被將軍所阻,無法整合郡縣進行防守。但在渡泗水時遇到了些麻煩,曹賊派人在上游堵河,試圖用水攻阻止我軍。

可惜過于貪婪,在放水前被斥候發現,五千人已被卑職率人盡數擊潰,可惜沒能抓到主將,據俘虜說,主將姓曹名仁,字子孝,乃曹兗州從弟。”

韓浩微微頷首,若是曹仁只堵河再放水,至少可以讓奔騰的泗水把于禁阻上一阻,也更難防備。可曹仁顯然不滿足于此,而是要用水攻覆滅掉渡河時的部隊,這也給了于禁發現陰謀的時間。

“如此看來,曹孟德已是喪心病狂,窮途末路啊。若他還是魏王與車騎將軍口中的那個曹孟德,想必是不會如此的。”

于禁想了想,點頭道:“卑職故主鮑都尉與曹孟德也算故舊,頗為看重此人。卑職與他也有過數面之緣,確是不凡。只是這窮途末路之時,項王亦難免心悲而急,曹兗州如此倒也屬尋常。”

韓浩冷冷道:“再是不凡,與魏王為敵也是螳臂當車、蚍蜉撼樹之舉。文則,大軍交由你統率整合,歇息一日,明晨兵圍昌邑,就在兗州州治為兗州牧送行!”

請:n.biqukan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