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九十三章 奸雄落幕(七)

更新時間:2020-11-17  作者:明斷天啟
午夜子時,曹操的中軍大帳內燈火通明,火光搖曳的同時,在座的曹軍謀士、將校或神情嚴肅,或面色難看,氣氛極其凝重。

唯有坐在主座的曹操一杯接一杯地飲酒,好似完全沒被今日的失利影響。

酒足飯飽,曹操拿起案幾上的手巾輕輕擦拭了嘴角,微笑道:“諸君,戰事不利,但還是要用餐的。”

“明公……”樂進猛然出列,單膝跪下,眼眶微紅,咬牙道:“請明公允末將連夜作戰,天明之前必為明公奪下此城!”

“文謙,非你之過,不必如此。”曹操嘆息道:“夜戰于我不利,損耗太大,為一己之憤為之,將士何辜?

況且前線回報,稍早些時候,對方主力已經渡過泗水,恐怕不及天明便到了金鄉。吾有意埋伏,諸君以為如何?”

眾人面面相覷,夏侯惇蹙眉道:“明公,我軍兵力不足,即使是出其不意,也有敗亡之危。末將以為,還是先回師昌邑,借助昌邑之堅城固守為上。”

“唉,吾也只是姑且一提,既然不成,那倒也罷了。便依元讓之意,諸君回營準備,寅時開始后撤,以免天明接戰。”

“諾!”

夏侯惇率先應下,樂進等人已是目瞪口呆,曹操這狀態顯然不對,哪還像一名果決勇毅的梟雄?

樂進硬著頭皮,抱拳道:“明公……”

話未說完,便被夏侯惇打斷道:“樂將軍,明公觀戰一日,也疲乏了,若有事務,還是明日再說吧。”

曹操以袖掩面飲酒,似乎是默認了夏侯惇之言,樂進、臧霸等人也只好起身告退,只留曹操、曹洪、夏侯惇幾人在此。

過不多時,曹操面色一變,冷聲道:“泗水的布置沒起到作用?”

夏侯惇嘆道:“于文則太小心了,子孝的布置被發現了,還被其反利用,五千人盡潰,子孝僅以身免。”

“于文則!”曹操再不復方才的溫和,恨恨一拳砸在案幾上。

發源于泰山郡境內的泗水是四瀆八流之一,水量豐富,加之上游的低丘陵地區影響,中下游極易形成洪澇災害。而若是有人在上游進行封堵布置……

曹洪苦笑道:“本以為于文則會急于來援,途中必有疏忽,孰料此人行軍當真是四平八穩,沒有分毫破綻……況且如今并非盛夏雨季,秋雨水量不足,而為了封堵布置,子孝的動作想必也過大了。”

夏侯惇勸諫道:“明公,此戰危矣,洪水未決,反倒是方便了于文則渡河,這是早間之事,于文則的前鋒恐怕不到天明便能出現在金鄉城下,屆時想走都難了。”

“吾豈能不知?讓文謙他們準備撤軍,便是已經認清了這一點。”曹操冷哼一聲道:“只是終究心有不甘……本以為多少能給于文則帶來損傷。”

夏侯惇猶豫了一下,繼續道:“還有軍心,若是……”

曹操臉色頓時黑了下去,水火無情,自然不可能精準打擊敵軍,這種封堵放水的行為如果成功,會對泗水中下游造成極大的損失,雖不比大的江河泛濫,但也會影響到數以萬計的黎民百姓。

恰恰又是兗州境內,說不準有多少士卒的家鄉就在其中,一旦讓他們知道自家主君干出這等事來,難免會有怨言。

曹洪一咬牙,單膝跪地道:“明公……大勢已去,請明公暫避鋒芒,輾轉南下,與袁本初合力。有惡來在,足以護得明公安危。末將愿領軍在此為明公爭取時間。”

氣氛頓時凝固,曹洪低垂著頭,不敢看曹操的表情,夏侯惇張口欲言,卻被曹操伸手止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曹洪的額間慢慢滲出汗珠,背上更是一片涼意。

突然,人影出現在了曹洪眼下,一雙略略顫抖的手緩緩伸出,將他攙扶了起來。

“子廉,你我本為兄弟,如今卻畏吾如虎,何其可悲!”曹操似是有些泣不成聲:“你所言所想,無不是為吾思慮,卻又不相信吾能識得好意,又是何苦?”

“明公!”曹洪反手緊緊抓住曹操雙臂,咬牙懇求道:“天下可無洪,不可無君!勾踐有臥薪嘗膽,韓信有胯下之辱。洪相信,縱然丟了整個兗州,明公也必然能東山再起!勿要效仿霸王,行那不智之事!

當務之急,請明公速下決斷,早日脫身。否則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待到大軍合圍,十面埋伏之時,恐怕插翅難逃啊!”

夏侯惇也單膝跪地,抱拳道:“子廉所言亦是末將所思,請明公暫忍一時之辱,以求萬世之利!”

如果要給曹操麾下劃分忠誠度和信任度檔位的話,曹洪和夏侯惇無疑是第一檔的存在。不管是要決泗水,還是各種保守布置,曹操從來沒瞞過曹洪和夏侯惇。

也因此,這兩人很明白,曹操是真的沒做任何逃跑的準備,就想著在兗州和劉備拼了。

曹操也很清楚這一點,自不會想著用什么謊話去欺瞞,只是拍了拍曹洪的肩膀,微笑道:“吾自然知道元讓與子廉的忠心,可此事再不必提。袁本初非是等閑人物,南下投靠,那不是寄人籬下、臥薪嘗膽,而是真真切切的羊入虎口。與其落得個悲慘的下場,倒不如轟轟烈烈的戰上一場,也不枉吾這數年間生出的勃勃野心。”

夏侯惇和曹洪顯然是不夠了解袁紹,曹操自認從小與袁紹相知相識,深知其性格。袁本初是容不得背叛的,此前曹操借用張邈耍了袁紹一道,已經在袁紹心中扎下一根刺。

若是手中尚有兵馬,袁紹礙于劉備強勢,還會對曹操有所寬恕。可若是孤身南下,袁本初只會把昔日怒火盡數傾瀉,四世三公的名門子弟,容不得背叛之人。

見曹操如此堅持,曹洪還待再言,卻見夏侯惇輕輕搖頭,示意他不要多說,曹操瞥見二人的小動作,微笑道:“事已至此,吾也只能請元讓與子廉諒解,吾不想如賭徒一般輸在一場愚蠢的戰事中,既然攻城失敗,那就倚昌邑而守。吾不會再走了,就在昌邑城中,看看何人能斷吾首級!”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