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九十五章 奸雄落幕(九)

更新時間:2020-11-19  作者:明斷天啟
昌邑縣,山陽郡郡治,亦是兗州州治,曾為西漢封國昌邑國國治,即那位二十七日被廢為海昏侯的漢廢帝劉賀曾經的封國。

而對于曹操來說,此地還有另外一層特殊的意義。

兗州牧府衙,由于曹操以定陶為中,故而很少來此,而在陳宮死后,曹操是第一次踏入這座虛設的府衙。

即便州牧未在此處理政務,但曹操一日沒有將定陶改為州治,那昌邑的官員便一日不敢懈怠,許久無人造訪的府衙也依然潔凈。

屏退了跟隨的侍衛,曹操一人行至府衙后院的一間廂房,站在門前駐足,良久無語。

這是陳宮的廂房,他曾經在此與陳宮暢談天下局勢,共立鴻鵠之志。

而陳宮也曾在此謀劃,在此調度,掀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叛亂,曹操有時候不經意間會閃過一兩道想法——如果陳宮沒有背叛,如果能在徐州繼續打下去,今天的局勢會不會不一樣?

只是轉眼間又自嘲起來,事已發生,斤斤計較于過去又算什么大丈夫?

本小說的

將會優先更新在APP上,請訪問

“但吾還是忘不了你啊,公臺,是你讓吾生起了勃勃野心,也是你一手將吾之野心葬送。你說吾究竟是該恨你,還是該感激你?”

當初兗州刺史劉岱以宗室身份總攝兗州,雖然東郡太守橋瑁常常跟他過不去,但那也只是疥癩之患,曹操雖然不大看得起劉岱,但也沒想過取其而代之。

然而陳宮來了,帶著兗州士族的“誠意”而來,他們斷言劉岱必然會落敗于黃巾之手,而兗州各郡支持下,曹操完全可以正位兗州刺史。

當時,意氣風發的陳宮向曹操展示了一個無比光明的未來——以兗州為基,合諸侯之力西破袁術,之后東擊陶謙、南連劉寵,伺北方幽冀大亂,以中原之力北上,天下泰半可定。

當時的曹操正憤懣于諸侯的不作為,對義軍失望透頂,陳宮的話讓他燃起了野心——為天下之先。

然而時間流逝,情況與陳宮所想完全不同,袁術敗亡,劉辯卻被劫去南方,劉寵與袁紹一起奉立劉辯;北方的公孫瓚和劉表還未徹底火并,便被劉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按了下去。

三方都出了問題,最終只能選擇東向,去擊敗那垂垂老朽的陶謙。

“這都是你的方略,然而就在即將實現的時候,你卻選擇了背叛!”自語的曹操忽的癲狂起來,一劍將廂房中的案幾分為兩半,雙眼通紅:“你在看著吧?想看到吾首級被斬下的那一刻?吾倒要看看,是誰能取曹孟德之頭顱!”

隨著主力的到來,山陽境內的攻守之勢發生了逆轉,當韓浩和于禁陳兵昌邑城外的時候,這場中原的關鍵之戰也即將打響。

中軍主帳內,韓浩有些遺憾的搖搖頭道:“可惜兵力不足,若是曹孟德還要繼續西逃,我等也沒什么辦法啊。”

兵法有云,十則圍之,圍城所需兵力可以說是最多的,按照孫子的理論,應當要達到敵軍十倍以上才能圍城。

畢竟城池多面,若無絕對優勢的兵力進行分防的話,圍城只會是給城中守軍各個擊破的機會。城內士卒調動集中,比城池四方調動起來要容易的多。

而如今韓浩手上的兵馬相對于曹操也只是略有優勢,正面放對都未必能穩勝,更別提攻城了。

于禁左手撐在案幾上,右手在地圖上不斷劃拉,若有所思的道:“昌邑雖然并非天下聞名的堅城,但也是兗州州治所在,要想攻破并非易事,將軍還是先慮勝,再想怎么拿下曹孟德吧。”

“若拋開其他因素,勝負尚在兩可之間,本將自不敢這般狂妄。可惜的是,兗州面對的不僅是我等,昌邑城破只是時間問題。倒也不必冒險,靜觀其變便是,本將倒是很好奇,曹孟德在昌邑城中屯了多少糧草。”

當韓浩兵臨昌邑之時,東阿的曹軍也走向了末路,程昱站在城門樓上,無視了滾滾濃煙,對著下方的關羽等人悵然嘆道:“商紂鹿臺而焚,吾非人王,有此樓相送,倒也足慰平生了。”

關羽冷哼一聲,撫須不語,雖然程昱是一個麻煩的對手,但并不是值得他尊敬的對手。若非陳群想來看看這位心狠手辣的東郡太守,關羽早就下令萬箭齊發,把程昱射成刺猬了。

陳群取下頭盔,抬頭望著程昱,微笑道:“車騎將軍長史,潁川陳群,特來送程府君一程。”

“原來是潁川陳長文在此,惜哉,若無你在,關云長彈指可破。”

狂妄的話語,卻沒能得到程昱想要的反應,關羽仍然自顧自的撫髯,只是微睜的丹鳳眼中帶了一點殺氣。

陳群則是笑吟吟的道:“程府君,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府君死到臨頭,卻還言昧心之語,當真可笑。”

“陳長史來看吾這將死之人的笑話,難道不是可笑之舉?”

“本官只是奉魏王與車騎將軍之令,來此見證程府君受刑罷了。依照魏王之意,當押送程府君進雒受審,處以極刑,棄市。不過如今倒也不賴,希望這滔天的火光,能稍稍消去一些程府君那彌天的罪惡。”

程昱一時無言,連火星點燃了衣裳都未察覺。

當城樓坍塌,整個人被火焰吞噬后,程昱恍惚間想到——那些“肉脯”被炙烤時也是這樣的感覺嗎?

濟陰冤句,喊殺聲響徹云霄,身高體壯的大漢一手提著長矛,一手提著一顆怒目圓睜的首級,一腳踹開了縣衙大門。

主堂上,一身士子裝束的郭嘉正襟危坐,氣勢凜然。但蒼白的臉色以及身前灑落的血滴將他的虛弱暴露無遺。

瞥了一眼被張飛提著的夏侯淵首級,郭嘉撫須問道:“妙才將軍是怎么死的?”

張飛咧嘴一笑,道:“這廝倒也有幾分勇氣,親上城墻接敵,可惜了,俺念在當年有過交情,本想放他一馬,讓他就擒。他卻出言不遜,怒罵大王、二哥還有明遠先生,罵俺可以,俺卻容不得他這般放肆。”

郭嘉微微頷首:“是妙才將軍能做出的事,他許是愧疚吧,此前擅自帶兵出戰的愧疚。”

張飛懇切的道:“奉孝先生,俺聽荀令君還有明遠先生他們提到過你,很是推崇。大王掃清寰宇,平定天下,正是用人之際,何不棄暗投明?”

“哈,原來郭奉孝還有這般名聲,倒也不枉此生。”郭嘉輕輕搖頭一笑:“請恕在下拒絕,既奉主公,終生不會離叛,嘉無能至極,愧對主公重托,唯一死以報。”

“這又是何苦呢。”張飛撓撓頭,嘆道:“您也盡力了,如果不是崔先生發現的早,俺都不知道身邊竟然有您安排的人,可笑的是,俺的親衛里不少人都知道他們有鬼,卻不敢來告訴俺。若不是崔先生,或許這時候就是您在看俺這顆黑頭了。”

“張將軍倒是過譽了,陰詭伎倆,上不得臺面,就算沒有那崔先生,想必也奈何不了張將軍。但將軍既然愿意為敗軍之將遮丑,那便請張將軍記住這次教訓吧。”

張飛摸了摸脖子,鄭重道:“心有余悸,不敢或忘。”

郭嘉緩緩以劍抵頸,悵然道:“潁川郭嘉,誤主之人,請張將軍焚此殘軀,勿要污人眼目。”

鮮血飛濺,孱弱的文士倒在地上,未閉的眼睛怔怔得望著東方,張飛嘆了口氣,將夏侯淵的首級放在了郭嘉身側,轉身走出去,吩咐道:“燒了這屋子,讓他們如愿。”

請:n.biqukan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