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二十五章 衛覬

更新時間:2020-09-10  作者:明斷天啟
河東郡,這片土地在近年來飽受摧殘,南匈奴、白波等胡虜賊寇多以河東為根基肆虐,本來還算繁華的河東郡如今已是滿目瘡痍。

但此地的戰略價值卻不會因此而減少,北接并州,西靠雍涼,南倚黃河,東連河內,正是四戰之地。掌控住河東,往西便是左馮翊,可入關中;往北則可入并州,東接河內,后勤亦是無虞,可謂是進軍關中的絕佳跳板。

當日晉封魏王后,河東便成了劉備的封國之地,隨后先有董昭,后有荀攸,兩名重臣先后來到此地,其意已是昭然若揭。

馬韓二人之所以有些按捺不住,也是擔心劉備進軍關中后,涼州叛軍再難掌控三輔。唯有先劉備一步,才能坐穩關中來抗衡劉備。

河東郡治安邑縣,曾為戰國七雄之魏國的都城,也是華夏大地上最早的一座大城,因為第一個王朝夏朝正是定都于安邑。史載禹王之子夏啟棄陽翟故地,西遷至此建都。

魏惠王時期,由于安邑地處秦、趙、韓三國之間,很容易受到軍事威脅,于是放棄安邑,遷都大梁。安邑失去了特殊的地位,漸漸泯然于眾。

然而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深厚底蘊仍然不可忽視,險則談三國之間,若論其優點,亦是三國之交,四戰之地。

由于歷史悠久,河東有著不少的高門士族,安邑衛氏,聞喜裴氏,襄陵賈氏,皆為仕宦之家,又因匪寇橫行而多募人自保,輕易不可妄動,故而董昭與荀攸二人只能慢慢安撫,寬嚴并濟。

好在盧植討伐白波,在河東留下了不小的聲名,士族多有服膺,借著這份關系,河東各族倒也不怎么抵觸劉備。

一些人也認為劉備必將是未來的勝利者,開始了先期投資,紛紛向荀攸和董昭自薦,以表忠心。

安邑衛覬,字伯儒,少有才名,以博學著稱,只是久不出仕,荀攸來到安邑后聽說了他的才名,親自登門拜訪,以才學折服了衛覬,征辟為魏王府掾,而衛覬也全心為荀攸提供幫助,在掌控河東的過程中獻策良多,被荀攸倚為臂助。

當收到自雒陽傳來的消息后,荀攸甚至沒有先通知河東太守董昭,而是第一時間喚來了衛覬,想聽聽這名博學之士的看法。

“離間馬騰和韓遂,使涼州自亂,再出兵關中?”衛覬微微沉吟,反問道:“這是何人之策?”

荀攸笑道:“這重要嗎?”

“若出謀劃策之人地位高隆,下吏也好收斂些,否則……只能說此人過于天真。”

荀攸險些沒有笑噴出來,哈哈道:“衛將軍李明遠過于天真,魏王說過、本相說過、前大司馬劉伯安公也說過,你是第四個,不錯!不錯!”

衛覬猛的咳嗽了兩聲,尷尬的道:“這……”雖然他不懼權貴,但以下犯上終究不是什么好事,更何況是得罪當朝位列前三的重臣,一個不慎,家族也會受到牽連。

大人物的脾性素來難以揣度,當年大將軍梁冀向扶風人士孫奮借錢五千萬,士孫奮只給了三千萬,兄弟二人被梁冀拷打致死,家財盡沒。

荀攸似是猜到了衛覬所慮,擺擺手,無所謂的道:“不妨事,李明遠毛病不少,但就一點好,素來能聽得進諫言,你這話若是當著他面來說,只要言之有物,不僅不會觸怒他,說不得還會被引為知己。”

“衛將軍竟有如此心胸?”衛覬感慨道:“當真是國之將興,賢臣盈朝啊。”

“所以你不必顧慮其他,直說你的想法便是。畢竟河東靠近關中,你對那邊的情勢也更了解一些。”

衛覬略微斟酌了一會兒,撫須道:“衛將軍之策,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馬騰與韓遂的矛盾確實是可以挑撥的,畢竟二人看似親密無間,但一山豈容二虎?

只是進軍關中之事還是謹慎為好,三輔之地連帶涼州,都是與中土隔絕之地,馬騰與韓遂雖可稱梟雄,實則并無大志,守戶之犬罷了。即便如今覬覦三輔,也只是圖自保,茍安樂,無雄天下之意。并非朝廷當務之急。

只需厚加爵賞,小心安撫,只要沒有大變,則關中無虞。待到關東安定,群逆束手,再掃蕩關中也不過是反手之間的事。若是貿然進兵,恐怕會激起他們同仇敵愾之意,屆時恐成禍患。”

荀攸蹙眉道:“三秦乃王者地,秦以關中為基,并吞六國,可見其根基之雄厚。若是棄之不管,難保沒有后患。”

“國強非地強,乃人強。孟子曰,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國不以山溪之險。秦始皇奮六世余烈,百余年明君,才有并吞天下之能,馬騰韓遂,犬彘耳,何以能與秦君相提并論?

以益州為例,天府之國,高祖因之以成帝業,如今劉焉坐擁益州,魏王可有將其放在眼里?寶地易心安,生于憂患死于安樂是也。”

荀攸撫掌笑道:“好一個國強非地強,乃人強。聽君一言,茅塞頓開啊。本相會將你的意見上報魏王,請雒陽群臣再做討論。”

“荀相!”衛覬有些吃驚,他只是一介掾吏,本以為荀攸只是聽聽他的看法,卻不料這位魏相竟然真的準備采納他的意見。雖不能決定,但那也是因為關系國策,需要劉備來決斷,這份信任當真是沉重無比。

荀攸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言之有理,于國有利,便是金玉良言,何必以身份來論?不過這其中還有一處關礙,衛將軍并非是準備以討伐逆賊的名義進軍關中,若出師之名有變,不知情況是否有所不同。”

衛覬微微蹙眉,問道:“衛將軍準備以何種名義出兵?”

“衛將軍正室夫人乃漢陽太守呂奉先之女,思父心切,聞父與人作戰,為盡孝心,率軍來援,如何?”

衛覬目瞪口呆,喃喃道:“這是準備先行挑撥,再以幫馬騰的名義出兵?可……女子領兵……”

“衛將軍親自坐鎮關中,再以一名良將為副,不必擔憂太多。”

“如此……或許真的可行。”衛覬無話可說,這場面他真沒見過,打親情牌來減少敵意,能起到多大作用真的難說。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