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二十四章 京兆尹府(下)

更新時間:2020-09-09  作者:明斷天啟
賈詡的話毫不客氣,士孫瑞卻毫不在意,冷笑道:“君子之行,何必在乎小人之見?”

“既是君子,當知仁者愛人。馬韓來勢洶洶,呂布驍勇無敵,關中傾覆只在眼前,汝欲三秦父老盡落叛賊之手?”

士孫瑞嗤笑道:“本官忝為鷹鷂都尉,奉命鎮守三輔,自會竭力死戰,以退叛軍,何須汝這國賊來置喙?先斬汝祭旗,以壯軍威!”

“好一個竭力死戰以退叛軍!”賈詡笑著輕輕拍掌,不無諷刺的道:“士孫君死戰報國,便可安心在九泉之下看著關中淪喪?”

士孫瑞呵斥道:“巧言令色之徒!不必刻意激怒本官。”言罷,劍已架在賈詡脖子上,只需輕輕一劃,便能把這位武威名士先行送入黃泉。

刀劍及頸,賈詡分毫不亂,饒有興致的問道:“馬韓二人兵合一處,約有七萬余可戰之兵,號曰十萬,再加上羌族助力,可謂數倍于關中之兵。不知士孫君有何良策?如此危局,若要憑兵事為之,恐怕太公復生、淮陰在世才能扭轉乾坤。”

士孫瑞譏諷道:“汝既然這般自信,想來是認為自己可與太公、淮陰相比?”

“雖不比太公、淮陰之兵事,但卻有蘇秦張儀之縱橫,解關中之危不過反手之事罷了。”

沉默許久的楊儒終于開口道:“君榮兄,且先聽賈先生說說。蓋公此前也如你這般,但之后的態度卻發生了變化,其中想必是有原因的。”

士孫瑞表情陰晴不定,就在楊儒忍不住想要上前阻攔時,士孫瑞收劍回鞘,冷聲道:“本官且先聽聽,你有何方法能解關中之困。”

生死邊緣走了一遭,賈詡卻毫無動容之色,輕笑道:“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士孫都尉可有好好了解過涼州軍?”

士孫瑞的眉毛皺成一團,不耐煩的道:“自然知道。”

“那可知馬騰、韓遂二人的關系?”

“雖為異姓,實如兄弟。”

“涼州以誰為主?”

士孫瑞沉默了,這一時半會兒他還真說不出來,第一反應是回答二人共同主事,但這時他才反應過來,天無二日,國無二君,何來兩人為主之說?地位總該有高低的,可神奇的是,作為抵抗叛軍的最前線,關中諸臣竟然判斷不出來韓遂和馬騰誰主誰副。

看士孫瑞沉默,賈詡呵呵道:“看來士孫都尉也反應過來了,一地焉能有二主?兩人都是當世梟雄,非比尋常,勢力相近、能力相仿,如何能自甘為他人羽翼?”

士孫瑞也顧不得再保持對賈詡的敵意,若有所思的道:“依汝之意,是要試著去離間此二人之關系?”

“正是如此。”賈詡頷首道:“這種關系絕非穩定長遠之事。縱然馬韓二人親密無間,情比金堅,其麾下又如何?這種表面的和睦,一旦對立起來,就將是不死不休之仇恨。

只需稍稍挑動一番,兩人自然會互相攻伐,屆時涼州內亂,關中之困自解。”

“如何挑動?”

“三輔盡降,降涼州牧、征西將軍,不降鎮西將軍。”

士孫瑞和楊儒齊齊倒吸一口涼氣,一臉驚悚的看著賈詡。降馬騰不降韓遂,便是刻意生成這兩人的矛盾,縱然馬騰有心讓利來緩和關系,他麾下將校又如何愿意吐出自己吞下的東西?屆時必然心生怨憤,心有不悅,手執刀劍,殺心自起。

賈詡繼續道:“恰好如今領軍為先鋒的是呂布呂奉先,此人輕義好利,輕狡反復,又素得馬騰信重,只要他吞下了三輔,就絕不會愿意將利益拱手讓出,有他從中作梗,馬韓二人絕難和平解決這一矛盾,只要諸君稍稍奉迎此獠,必能使其得意而忘形,甘為棋子。”

將人心的特點都考慮進來,這正是賈詡指定方略時的長處。

楊儒開口道:“本官對此人也有所耳聞,先從丁建陽,后事董仲穎,為利而叛,無情無義,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利用對象。”

士孫瑞難以置信的道:“此人毫無信義,素無廉恥,馬騰何以如此信重他?”

“馬騰愛其才。拋開其他問題,呂布確實是當世驍將。無論是個人勇武,還是行軍打仗的才能,都是當世前列。馬騰乃馬伏波之后,又有羌人血統,素來喜愛這類勇武善戰之人,再加上呂布擊退了閻行,也讓馬騰頗為欣賞。這也該到了他嘗苦果的時候了,故而用人才,還是以德為先啊。”

賈詡略略調侃了一下,士孫瑞不給面子的冷笑道:“賈先生恐怕就是最為失德的大才了。”

“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賈詡笑道:“士孫君對詡多有誤解,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先解決關中問題。所幸我們現在似乎達成了共識?”

沉默了片刻,士孫瑞無奈道:“既然京兆尹認可了你,本官也不好再多做惡人。若真如你所言,屆時……本官會為你表功,朝廷或許會考慮減罪免罪。可若是你胡言亂語,欺瞞我等……”,士孫瑞眼神猛的銳利了起來:“本官必取你人頭!”

賈詡大笑道:“還請士孫都尉放心,在你們成功解除

三輔危局之前,詡絕不會踏出此地。”

“此計你不需要親自實施?”

“還是算了,詡與呂布也算是老朋友了,若是被他認出來了,反倒是不美。”

“老朋友?”士孫瑞和楊儒露出古怪的神情,這賈詡行事的風格與世家出身的名士相比實在是格格不入。剛剛才定計坑害對方,怎么突然就成老朋友了?

似是猜到了士孫瑞在想什么,賈詡笑吟吟的道:“詡與奉先曾共在董公帳下效力,雖有關系,卻不是很近。如今兩軍對峙,自然是各為其主,相信奉先也能理解詡。”

士孫瑞冷笑道:“本官沒空管你們的關系,既然你不敢面對那呂布,就由本官去會一會他。”

賈詡想了想,撫須道:“最后給士孫都尉一個誠懇的建議,計策里還是留些余地,別把呂布傷的太過,否則將來……恐怕有些小關礙。”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