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七十七章 備戰

更新時間:2020-03-25  作者:明斷天啟
三月初一,一身戎裝的陶升站在巨鹿太守府院內,神色緊張,舉止頗為拘束。

在張燕之戰后,李澈沒有卸磨殺驢,而是向盧植保舉了陶升一個別部司馬的位置,位置不高,但陶升也算是由黑轉白,洗脫了賊寇身份。

但陶升很清楚自己底子不干凈,做過小吏的他也明白官場上的兇險,若沒有靠山,自己遲早要玩完。

而最近的靠山正是有著“戰友”情的李明遠,陶司馬很是上道,將自己的部屬一股腦的扔給了韓浩,然后清閑的當起了光桿司令,不問世事。

李澈也對他的行為很滿意,經常遣人問候,在李澈的幕僚會議中陶升也有一席之地。

但正常情況下李澈卻極少單獨召見陶升,仿佛忘了有這么個人,今日突然喚他前來,陶升心里難免有些犯嘀咕。

“陶司馬,老師請您入內一敘。”一身白衣的少年從堂內走了出來,很有禮數的邀請道。

陶升不敢怠慢,他知道這人是誰,冀州長史荀攸之子荀緝,也是李澈的學生,算是冀州最上層的官二代了。

但他并不怎么通曉禮節,慌亂中只能是抱拳道:“有勞荀小公子了。”

荀緝也是微笑著抱拳回禮,沒有絲毫介意的表情。

陶升心里暗暗羨慕起這些世家子的風度,再想想自家的熊孩子,陶司馬突然感覺有些手癢。

胡思亂想中陶升進了內堂,看見李澈正在低頭批改公文,他也不敢出聲打攪,只是垂手立于堂中等候。

好在不過片刻,李澈便抬頭道:“陶司馬不必這般拘束,請坐吧。”

“多謝府君。”看見李澈的態度不錯,陶升擦了擦頭上的汗珠,心里算是有了些底。

待陶升坐下,李澈笑問道:“前段時間事務繁忙,倒是有些慢待了陶司馬,不知陶司馬在巨鹿過的可還好?”

陶升連忙道:“有勞府君掛念,卑職在巨鹿一切都好。”

“如此甚好啊,陶司馬是擊破張燕的功臣,若是受到慢待,那本官也是無顏為一郡太守了。”

陶升慌忙道:“卑職從賊日久,罪孽深重。蒙府君不棄,能再為朝廷效力是卑職之榮幸。如何會有不適?”

若說不適自然是有的,但陶升對李澈確實是感激居多。張燕敗逃,他曾經的同行們個個朝不保夕,想接受招安都沒門路。

而他如今雖然是光桿司令,但由于李澈的原因,至少明面上沒人會為難他,太守府的吏員們見到他也會恭稱一聲陶司馬,日子過的還算逍遙快活。

這也與他素來謹小慎微,輕易不得罪人的處事態度有關。他此生做的最狂的兩件事,一是揭竿造反,自號“平漢將軍”,二便是把賭注壓在李澈身上賭了一把大的。

比起當年為內黃縣小吏時的謹小慎微,如今的生活已經很讓陶升滿意了。

李澈擺擺手道:“你昔日種種,盧中郎將必然是了然于胸的,既然他沒有追究,那你也不必如此介懷。”

“盧中郎將都是看在府君顏面上才對卑職網開一面,府君恩情卑職不敢忘懷。”

李澈頭疼的揉了揉眉頭,本是想拉近關系的問候兩句,結果忘了這廝素來膽小的性子,這般扯下去真就沒完沒了了。

李澈索性直奔主題道:“今日喚你前來,是有一事相詢。”

“府君請講,能為府君效力,是卑職的榮幸。”

“你往日聚眾于內黃,縱橫于魏郡,想來對于毒頗有了解?”

陶升怔了下,有些不明白李澈為什么會提到這事,但很快反應過來點頭道:“不敢欺瞞府君,卑職當年狗膽包天,確實在魏郡犯下不少過錯。

而于渠……校尉,當年是魏郡最大的一支亂軍,我等自然要拜會過于校尉,才能有底氣與官府周旋。”

“那想來對于于毒部下,你也是頗有了解的?”

陶升隱隱有所悟的點頭道:“大多在一起吃過酒,不算親近,但確有幾分交情。”

“若要分化瓦解其部屬,將其打亂重新成軍,你可有良策?”

陶升愣了下,低頭沉吟了許久,道:“回稟府君,于校尉所部雖然兵多將廣,但其中確實龍蛇混雜,派系眾多,若要分化瓦解當是不難。

例如其幕僚朱明,一個不得志的落魄讀書人,投靠于毒的目的就是為了黑山軍舉孝廉的名額。若府君許以官身,他必然唯府君之命是從。”

李澈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和劉備那邊的消息差不多,他笑道:“既如此,想來讓陶司馬管轄一部分于毒部屬,也是沒什么問題了?”

陶升頓時一驚,第一反應卻是李澈在試探他,連忙伏地請罪道:“還請府君收回成命,卑職有從賊之過,萬不敢再貪兵戈之利。”

李澈站起身,走到他身邊扶起來道:“陶君不必如此驚慌,本官并非假言試探,你我于巨鹿縣城并肩作戰,可謂生死之交,難道還不清楚本官為人?

陶君是可塑之才,若是這般埋沒未免可惜了。而昨日鄴城來信,使君將于毒所部拆解,分出五千人交予巨鹿。本官左思右想,唯有陶君能夠盡快將這批人整訓完成,才喚你前來啊。

愿陶君能夠盡展所長,澈也希望將來還能與陶君并肩作戰。出身賊寇又如何?本朝中興名將朗陵侯倒是與陶君頗為相像,初為亭長,后從綠林,再投世祖,南征北戰平定蜀地,云臺之上有名號,何等風光?陶君將來未必不能如此。”

朗陵侯臧宮,字君翁,云臺二十八將之壁水獐,堪稱東漢時代的偶像級人物。

李澈說的慷慨激昂,而陶升卻只是放下心來,基本確定李澈并不是試探他,至于云臺二十八將?那是天上星宿下凡,陶升卻是萬萬不敢妄想的。

“若府君不棄,卑職……愿意一試。”

李澈笑著拍了拍陶升的肩膀道:“好!有陶君之助,相信那五千人很快就能為我所用。”

陶升小心翼翼的問道:“這五千人府君是有急用?”

“陶君難道不覺得,常山那位盤踞的太久了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