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七十六章 選擇(下)

更新時間:2020-03-24  作者:明斷天啟
翌日清晨,早起舞劍的曹操迎面迎面撞上了郭嘉。對于這名年輕人,曹操頗有好感,甚至引為知己,是少有的能夠不經通稟而進入后宅的人。

但郭嘉素來頗有分寸,很少進入太守府后宅,僅有的幾次也是通稟獲準后才入內,恪守臣下之禮。

今日突然神色匆匆的步入后宅,難免讓曹操有些詫異。

“奉孝為何這般匆忙?莫非有要事?”

郭嘉草草的一禮,疾聲問道:“明公,可是見過邊文禮?”

曹操眉頭一蹙,頷首道:“前些日子操往陳留一行,確實見過邊文禮。”

“明公是否險些對邊文禮用刑?”

曹操神色略略有些嚴峻,沉聲道:“邊文禮狂悖無禮,操念在京城故人,是以特意請他一會,他卻狂悖無禮,對濟陰的政令大加攻訐,擾亂人心。若非孟卓兄求情,操必要治他擾亂軍心之罪!”

郭嘉當然知道事情沒這么簡單,事實上曹操去陳留本就是為了擴大影響力,希望張邈將濟陰的政令用在陳留,為此還特意找邊讓,希望這位陳留名士能夠為他站臺。

邊讓非常好話的參加了會面,然而卻是在席間指責曹操的所為乃是“桀紂暴政”,非是王道,乃是“亂民之賊”。

這既是損了曹操的顏面,又破壞了曹操的計劃,自然讓曹孟德惱羞成怒,試圖以擾亂軍心治罪邊讓。

這也只是一時憤怒,在經過張邈苦勸后,曹操也是順坡下驢的饒過了邊讓。

事情都過去半個月了,卻沒想到郭嘉會突然提起,看到郭嘉的臉色,曹操也知道事情有變。

“明公,糊涂啊!邊文禮乃是陳留名士,甚至可以是下聞名,蔡伯喈這等眼高于頂的人物都對他贊譽有加,足見其人影響力。

但他也只是個清談名士,尤其是在京城之事后,其影響已經有所削弱,嘴上嚷嚷兩句又能有什么作用?明公若是大度一笑,視而不見,必能令賢名傳揚,如今卻欲以言治罪,刑罰名士,這讓下人如何看啊?”

郭嘉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可謂痛心疾首。曹操聲音也不自覺地低了些,嘟囔道:“在京城他也被李明遠與玄德指責過,未見有什么問題。”

“言語攻擊和刑罰名士豈能混為一談?明公若是有本事,當庭駁倒邊讓,那自是無妨,下人還會高看明公一眼。

可明公卻想要用刑罰來堵住邊讓之口,這與桓靈二帝有何不同?黨錮才過去六年,下士人無不對其切齒,明公卻反其道而行之,實在是……唉!”

到最后,郭嘉恨恨的一拳打在梁柱上,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曹操皺眉道:“莫非是荀文若那邊?”

“不錯,此事對明公損害太大了,文若很顯然對此感到不悅,是以嘉才匆忙來尋明公,希望能找到彌補的方法。”

曹操眼睛一閉,嘆道:“恐怕難了,荀文若未曾接受玄德的招攬,很大程度上是對于李明遠有所不滿。此人與操有不少相似之處,骨子里藏著對邊文禮這種所謂‘名士’的厭惡。

荀文若看出了這一點,故而沒有北上。如今操以言治罪,恐怕恰好撞上了荀文若的逆鱗啊。”

“明公既然知道李明遠所為是在自絕于士林,為何還要重蹈覆轍?”

曹操怒喝道:“因為操不能接受這種狂悖之饒指責!如今下大亂,子落于賊手,義軍集結正為解救子,此乃十萬火急之事!

兵從何來?糧從何來?唯有暫時加征稅收,以擴軍備戰,此乃兵家常理。況且操平定濟陰匪患,讓生民得享太平,縱然短時間會艱苦度日,但再也不必為匪患擔憂,豈不是好事?

邊文禮只見一木,不見森林,攻訐濟陰政令,正是在擾亂民心!此乃戰時,擾亂民心軍心者,便是斬首示眾亦不為過,區區刑罰又有何錯?”

郭嘉頭疼的揉了揉眉頭,他能成為曹操的知音,自然是極其了解曹操的性格。這話是真的,但最多只占了六七成原因,曹操治罪邊讓,惱羞成怒的因素占了不少比重。

但曹操素來有一個惡習,那就是打死不認錯,縱然心里知道自己做錯了,但嘴上是絕對不可能服輸低頭的。

而要解決這場事端,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曹操去向邊讓致歉,不需要邊讓的原諒,只要做出這個舉動,荀彧自然會對此改觀。

而若是固執己見……

“府君,奉孝先生,那位文若先生出城了!”

郭嘉面色大變,來不及給曹操打招呼,轉身便向外走去。而曹操只是伸了伸手,面上閃過一絲懊悔,但轉瞬便消失不見。

荀彧的馬車出城沒有多遠便停了下來,單騎追來的郭嘉很快便追上馬車,郭奉孝伏在馬上氣喘吁吁的道:“文若……何……何以不……不告而別?”

荀彧站在車邊搖搖頭,嘆道:“何必如此慌亂?你我為友多年,彧又豈會真的不告而別?”

稍稍緩了一口氣的郭嘉苦笑道:“蕭何月下追韓信,如今卻是清晨,為表誠意,嘉自然只能如此了。”

“韓信若去意已決,蕭何也是追不回來的。”

郭嘉苦勸道:“文若,你當真不再考慮考慮?當世如明公一般的人物,若沒有,那確實有些狂妄。但縱然存在,也絕對是鳳毛麟角之屬。

文若何必要因事而這般決絕?明公有過,文若日后自有機會進諫勸改啊。”

荀彧搖頭道:“并非只是因為邊文禮之事,濟陰境內繞行了這半月,觀其政識其人,彧對曹府君也算是有了不少了解。

曹府君確實是曠世之才,在這紛亂的世間將濟陰治理的一片安寧,民眾有愁苦之色,但卻有了生機,足見其治政有方。”

“那為何?”

“這是霸道。曹府君所行乃是霸道,觀其人,絕非甘于人下之人,若是再這般下去……我等還是漢臣嗎?”

郭嘉面色一變,隨即訕笑道:“文若的哪里話,縱是明公幕僚,我等也依然是漢臣啊。”

“看來奉孝選擇了另一條路,可惜彧不愿這般。彧自幼受的熏陶便是忠于漢室,忠義為綱紀之本。彧絕不能容忍漢室傾頹,彧希望扶保漢室,做一世漢臣,而非助人篡漢!”

郭嘉厲聲道:“漢室已經沒救了!沒有人會在享受權力后再交還回去!子失去的權威拿不回來的!”

“前漢是漢,后漢也是漢!”

郭嘉怔怔出神,半晌后嘆道:“看來文若是選擇了冀州?可那李明遠?”

“士林之事,待下平定后彧自然會與其決出勝負,看看誰才是道理。但事有輕重緩急,大漢是底線,不容突破!”

完,荀彧踏上馬車,背對著郭嘉幽幽道:“奉孝,人各有志,不便強求。下無不散之筵席,就此別過吧,山高水長,后會有期。”

看著遠去的馬車,郭嘉幽幽嘆道:“漢臣、漢臣,真的這般重要嗎?”

百镀一下“季漢長存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