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七十八章 各懷心思(上)

更新時間:2020-03-27  作者:明斷天啟
同一時間,遠在鄴城的劉備看著手中的幾封信,陷入了沉思。

幽州之事在荀攸刻意回避的情況下,劉備分別往趙國、巨鹿送去了幾封書信,詢問李澈、簡雍、關羽的意思。

與其說是為了征求意見,倒不如說是尋找統一戰線。極有主見的劉備事實上早有了決斷,只是這種大事,若不與幾名元從親信商量商量,心中難免有些沒底。

三人的回復倒也在劉備意料之中,簡雍與關羽并沒有什么建設性意見,而李澈提出的“明助劉表,暗援公孫”,既維護了大義,又能讓劉備心氣順暢,與劉備所想正是相合。

只是這其中具體如何操作,卻又是一個難題。公孫瓚并非精于謀略之人,其人言辭善辯,較常人而言算是聰慧,但為人性情急躁,很難守住秘密。

口頭上幫助劉表,但實際沒有行動的話,也很難過得了劉景升那一關。堂堂八俊,可不是任人愚弄之輩。

“使君,幽州劉使君的使者求見。”

沉思中的劉備猛的回過神來,頷首道:“請幽州使者進來吧。”

大踏步走進來的是一名絡腮胡子大漢,典型的幽燕人相貌,粗豪而有英氣。

“幽州從事鮮于銀,奉使君之命拜謁冀州劉使君,愿舉義旗剿除國賊。”

鮮于這姓聽起來很像胡人之姓,事實上最初的源頭是起自箕子之后,是正經的漢人姓氏,多分布于遼東左近。⊥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劉備輕輕頷首道:“鮮于從事不必多禮,請入座吧。”

“下吏謝劉使君賜座。”鮮于銀豪邁的一甩衣袍,昂然跪坐,其舉動氣勢讓侍立的仆從紛紛側目。

“本官與景升兄也算是有數面之緣,曾共效力于大將軍帳下,幽冀相鄰,卻未曾盡早遣人拜會,著實有些失禮了,還請鮮于從事替本官向景升兄告罪。”

鮮于銀張開大嗓門拱手道:“使君言重了,冀州地處河朔要沖,諸事繁雜,先有張燕寇亂,后有袁術竊國,使君之難處天下皆知,我家主公又豈會怪罪?

倒是幽州紛亂,主公忙于整肅綱紀,未曾遣使拜會劉使君,是以遣派下吏前來。主公有言,韓使君柔弱,而劉使君弘雅有信義,素守綱紀,能為一州刺史正合民望啊。”

劉備笑道:“不想景升兄對本官評價竟如此之高,實在慚愧。幽州之事此前大司馬返京途經趙國,也稍稍對本官有所提及,愚以為這其中更多的是誤會所導致的沖突,不知鮮于從事可能為本官詳解形勢?”

“不敢欺瞞使君,下吏在幽州為吏也有兩載,大司馬為州牧時下吏便已是幽州從事,對此間之事確實有幾分了解。

公孫校尉身為武官,求建功立業并無不妥,因此而求戰心切,事實上也是邊關軍中之常態。不過……”鮮于銀話鋒一轉,大聲道:

“如今公孫校尉針對烏桓一族的舉動實在難以用此說法來開脫解釋!烏桓之亂大司馬已有定論,朝廷亦有明令不再追究,可公孫校尉戰場上未曾獲勝,如今卻仗著官身與手中兵戈,屢屢欺辱烏桓平民,頻頻挑釁。

主公為一州監察,自要維護幽州穩定安寧,是以常常勸阻,然而公孫校尉自恃功高,依仗遼西公孫氏之威,屢屢慢待主公,主公已是百般忍讓。

然而私人顏面事小,幽燕安寧事大,公孫校尉若不改過,幽州將永無寧日,這是主公斷不能容忍之事!”

劉備微微蹙眉,他著實沒想到幽州之事竟然已經嚴峻到了這般地步。劉表與公孫瓚之間并無明確的隸屬關系,他們之間的沖突,劉表大義上雖然有些許優勢,但不足以壓倒公孫瓚。這和身為州牧的劉虞不同,理論上州牧對一州之內的軍政大權是可以完全掌控的。

然而公孫瓚身為軍官,卻縱兵擾民,這便是觸及到了地方行政上的問題,身為刺史的劉表是必然要過問的,也不得不過問。

“公孫校尉當真縱兵擾民?護烏桓校尉何在?此事難道不該由護烏桓校尉處理?”

護烏桓校尉,由漢廷任命主管內附烏桓的官職,秩比兩千石,擁節監察烏桓諸事,乃是獨立于地方的軍事長官。

鮮于銀神色有點漲紅,尷尬道:“邢校尉生性較為和善,曾與公孫校尉理論,卻被其趕了出來。”

劉備頓時有些無語,前任護烏桓校尉公綦稠死在了任上,被造反的張純拿來祭旗了,這位新任校尉邢舉看來又是一個軟蛋,也難怪鮮于銀尷尬,這樣的人恐怕連烏桓人都約束不了,如何能讓公孫瓚改主意?

似是想挽回點面子,鮮于銀又道:“使君有所不知,公孫校尉此前在張舉張純叛亂之時受詔平叛,募兵兩萬余人,然而在平叛之后依然擁兵自重,不肯交出兵權。縱然烏桓合力,也是難以與其抗衡的,邢校尉也是有心無力啊。”

去年整個雒陽都亂的一團糟,靈帝連董卓的兵權都奪不走,又如何能管到遠在數千里之外的公孫瓚?

事實上若單論軍事實力,此時的公孫瓚實在是強的可怕,中原諸侯大多都比不得他的勢力,步騎數萬,這等實力都能與盧植手中的精銳一比了。

劉表派遣鮮于銀南下,更多的是希望劉備能暫時穩住公孫瓚,給他發展的時間。否則公孫瓚一旦撕破臉皮,劉表是絕難抵擋住的。

“那劉使君的意思如何?本官是冀州刺史,縱然與公孫校尉有同門情誼,在這等大事上恐怕也無力阻止啊。”

“不敢為難使君,主公之意,是幽州如今兵少,會盟不便南下。而公孫校尉兵精糧足,正合會盟。幽州可供給糧秣,以為后勤,如此豈不是兩全其美之策?”

劉備恍然,劉表打的主意卻是借此機會將公孫瓚的兵力分派南下一部分,可以稍稍平衡幽州實力天平。

“公孫校尉又豈會同意這等要求?”這種要求劉備要是提了出來,基本就登上了公孫瓚的黑名單,劉表又憑什么認為劉備會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