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五十九章 謀權(上)

更新時間:2020-03-07  作者:明斷天啟
酸棗會盟的同時,北邊的冀州亦在暗流洶涌,巨鹿廣平縣迎來了一位特殊的訪客,沮府的門房看著手中的拜帖,雖不至于驚慌,但也是有些訝異,恭敬地道:“相君稍待,卑下這就去通報我家主人。”

劉備拱手道:“有勞足下。”

“不敢當相君這般禮待,來人,先給相君奉茶。”

待到沮府之人離開,張飛咂咂嘴道:“當真是高門府邸,邯鄲的趙氏、劉氏與沮氏一比,簡直就像是鄉下土財主。”

劉備淡然道:“兩任州別駕,足以證明沮氏在冀州的地位了,劉氏與趙氏不過稱雄于趙國一隅之地,自然無法與沮氏相比。”

張飛嗤笑道:“嘿,俺老張讀書不多,但也知道敬重讀書人,尤其是像沮氏這般的大姓;韓使君堂堂公卿出身,亦是潁川文士,何以還這般慢待沮公?”

劉備搖頭道:“潁川乃是文化之地,中原文脈所在,本就不大看得起其他州郡的世家,沮氏稱雄于冀州,但于士林的影響力,卻是不如潁川世家多矣,韓使君以潁川出身為傲,自然不屑于折節相交。”

大漢文脈,汝穎為尊,所謂關東出相,關西出將,三秦饒俊異,汝穎多奇士便是如此。

汝南與潁川兩郡,天下士人中的巔峰人物亦多出于此地。此兩郡之士人也素來高傲,出身潁川世家的韓馥對于冀州這種河北之地的名士自然不大看得上。

“汝穎多奇士,我河朔之地又何曾少了人物?”

劉備話音剛落,門外便傳來了笑聲,一身便服的沮授隨聲而進,面帶笑容,拱手道:“劉將軍、張司馬,又見面了。”

劉備眼睛頓時一瞇,他如今的官身包括趙國相與行蕩寇將軍,相較起來,雖然蕩寇將軍的地位要稍高一些,但畢竟趙國相受命于朝廷,更加名正言順,是以眾人還是多以相君相稱。

而沮授此時以將軍相稱,顯然有些別樣的意味。趙國相與冀州刺史有一定程度上的上下級或者說是監督與被監督的關系,蕩寇將軍卻不存在這一問題。

腦中心念電轉,劉備還是很快反應過來回禮道:“備未告而訪,有失禮之處還望先生見諒。”

“在下區區白身,閑居在家,不敢當二位先生之稱。此地非是待客之處,還請隨在下入內敘話。”

劉備作揖道:“恭敬不如從命,備叨擾了。”

到了主堂,分賓主坐下,沮授先開口道:“河朔自古人杰地靈,燕趙之地多慷慨豪俠之士,也未必弱于汝穎之奇士。無非一時盛衰罷了,強秦之時,可有汝穎奇士之說?”

“三晉之地自古繁華,奇人輩出,備自是不敢小覷各位。”

沮授滿意的點點頭,回道:“幽燕多義士,在下觀劉將軍與張司馬便有此相。敗張燕之時在下便有感張司馬之勇武、劉將軍治軍之嚴謹,只是諸事繁多,未曾有機會細談,今日兩位登門,在下自是欣喜萬分啊。”

雖是互相吹捧,卻是漢朝的一種習俗了,在這個重視鄉黨的時代,夸贊對方家鄉既不會顯得諂媚,又可以撓中對方癢處。

“先生過譽了,備只是會一些沙場小技罷了,也是當年在沙場上摸爬滾打積累下來的經驗,不比先生高才。”

“將軍之來歷在下也略知一二,討黃巾、討張純,征戰數年卻只得小小縣尉,若非大將軍慧眼識珠,似將軍這等英才,便要毀于小人陷害,著實可嘆啊。”

“孟子曰,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雖然數年窮困不得志,但一朝得逢明遠、繼而與大將軍相會,未嘗不是禍福轉換之道啊。”

沮授贊道:“衛鞅、吳起、范雎,皆是初不得志,后逢明主,繼而乘風直上青云,將軍之于大將軍,李府君之于將軍,皆是如此啊,大有古之英杰姿態。”

“先生有大才,韓使君卻不能用,豈非亦是如此?”

沮授聞言哈哈大笑,搖頭道:“將軍是看中在下才干,還是看中了沮氏之望?”

沮授的問題鋒芒畢露,一點也不客氣,劉備面色不變,從容道:“一舉兩得,何分彼此?若只是看中沮氏之望,備又豈會初臨冀州便送禮上門?莫非先生認為備當時便有他意?

而此時若說對沮氏之望無欲,卻是小覷先生之智了,求賢需誠心,自不能謊言相欺。”

沮授微微斂目,身子前傾問道:“劉將軍,以兩郡吞一州,未免太過貪心?”

“一州并未合力,算不上貪心,若是韓使君行事不負人望,備自不會生出他心。如今韓使君行事無法度,為一己之憤置天下大事于不顧。冀州這古九州第一州自然不能交到他手上。”

“盧中郎將此前步步相逼,屢屢蔑視刺史權威,使君憤怒也是當然的。”

“剿滅黑山乃是朝廷欽命,韓文節身為冀州刺史,卻屢屢退縮,盧中郎將以節鉞相逼又何錯之有?

且不說此乃公事,韓文節因生私怨乃是狹隘;單說后來因私廢公,刻意拖緩中郎將行軍,便是拿下治罪都不為過!”

“哦?”沮授挑了挑眉,笑道:“若是將軍為刺史,又會如何?”

劉備堅定地道:“全力相助盟軍勤王,剿除國賊。”

“朝廷恢復,將軍的冒名刺史恐怕就沒了,甚至可能被問罪!”

“此乃后話,況且能除國賊,問罪又何妨?”

沮授睜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劉備,劉備也毫不示弱的與之對視。

良久,沮授稍稍正了下坐姿,輕笑道:“但愿將軍能不忘今日之言啊。”

劉備肅然道:“必不敢忘!”

沮授心中稍稍醞釀了片刻,沉聲道:“將軍既有鯨吞之志,當知先易后難。韓文節雖為冀州刺史,然而由于匪患橫行,尚未遍巡各郡,人望未播,人心未定,可謂毫無根基。

其如今之勢,僅在兩者,一為其部曲麴義,武威姑臧人,精通羌人戰法,部下極其精銳;其二便是其籠絡的黑山軍于毒所部,要去其職,先奪其勢。如此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亦可不損將軍名望。”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沮授,字公與,巨鹿廣平人也。少有大志,多權略。仕州別駕,舉茂才,歷二縣令,又為韓馥別駕。

馥忌昭烈得眾,恐將圖己,陰命授損巨鹿太守李澈。

授素高潔,不從,馥乃去之。昭烈聞授才名,輕騎往見,授感其誠心,乃隨之。

——《季漢書·列傳第六》就來筆趣坊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