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五十八章 會盟(下)

更新時間:2020-03-06  作者:明斷天啟
盧植倒是絲毫不意外黃琬會舉薦他,以他們的身份地位,若是沒有另一人,自然是當仁不讓的做了盟主,不會把主動權交到其他人手上。

而此時兩人皆在,心中卻是同一個想法——讓賢。

并非虛情假意,而是真真切切的認為對方比自己更適合做盟主。

如黃琬所言,盧植文武兼備,可謂當世第一流人物,若非一向剛硬,又無強大家族助力,此時絕不會僅僅是一個中郎將。

此前朝廷議盧植之功,便想拜其為三公,然而由于袁術擅權,盧植自然不會接受這一任命來授人以柄。

而在盧植眼中,黃琬也是極適合盟主之位的人,他有原則有擔當,素有清名,政績亦是斐然。

更兼處事之道略偏中庸,藏鋒于匣、待時而發,很適合作為盟主來統合群雄。

此時黃琬舉薦于他,于情于理,甚至算上官場潛規則,盧植都該略略謙遜一番,再行舉薦黃琬。

然而盧植的腦中剎那間閃過李澈的話語,一時有些怔怔,群雄皆默不作聲的看著他,場上一片寂靜。

過了不知多久,盧植心中天人交戰已畢,他默嘆一聲道:“子琰兄過譽了,植才學淺薄,地位低下,擔不起盟主之位。”

所有人都怔住了,謙遜的話沒毛病,然而剩下的呢?盧植居然沒有舉薦黃琬,這確實大大出乎人的意料。

黃琬眼中閃過一絲錯愕,繼而釋然一笑,再道:“子干何以如此自謙?在座諸君,可有人比你更通兵法?可有人能在經學上與你一較高下?

本官自認不如子干之才學,諸君可有毛遂自薦者?”

曹操湊趣的道:“兵法或可一較,若比經學,操甘拜下風。若是再比德行,操還是掩面而走為好啊。”

一時哄堂大笑,張邈李澈等人皆是指著曹操虛點,張邈笑道:“曹孟德何時這般自謙了?”

韓馥也跟著假笑了幾聲,心里一陣恨恨。他雖然也是一州刺史,然而強鄰在側,兩郡離心,大姓背離,尚還不如劉岱手中勢力強大。

顯然大家都對盧植當盟主沒什么意見,畢竟天高皇帝遠,盧植也管不到他們。然而他韓文節卻是正在盧盟主身邊,此前還背后陰了盧植一手,韓馥實在難以相信盧植會不計前嫌。

但在大家都沒意見的情況下,他跳出來反對,那不僅加深了與盧植的裂痕,更是會惡了黃琬,此時的韓馥也只能假笑幾聲附和群雄了。

繼曹操之后,其他人也紛紛表示才疏學淺,地位低下,不敢與盧植相爭,在一片推舉聲中,盧植坐上了正中的盟主座位,拱手道:“承蒙各位同僚抬愛,植愧領盟主之位,只為剿滅國賊,救國救民。

凡我同盟,皆需勠力同心,上報國家,下安黎庶,有違此言,天人共戮!”

“謹遵盟主之令!”

不管內心打著什么樣的小九九,此時的同盟確實是一副勠力同心、誓言報國的模樣,加之高壇之下軍容齊整,當真是一番以順誅逆的上佳氣象。

“國賊袁術,專權擅政,以臣子之身廢立君王,可謂大逆不道!同盟第一要務,便是剿除國賊。本官此前與京兆尹蓋元固、濟陰太守曹孟德三方并出,最終由于涼州事變,導致功虧一簣。

如今涼州叛軍異動,三輔不安,函谷關的方向恐怕是難有義軍,單從東面夾擊,縱然我軍勢大,難免也會曠日持久,天子安危難測啊。不知諸君可有良策?”

曹操正待上前,卻見李澈拱手道:“在下有一策奉上。”

盧植挑眉道:“計將安出?”

“如今西方義軍散亂,袁術倚王室之重,據二周之險,東向以臨天下,雖以無道行之,仍可為患。但雒陽禁軍終歸有限,如今舉義兵以誅暴亂,大眾已合,可以無憂。

使盟主引精銳之師并河內之眾臨孟津,酸棗諸君守成皋,兵壓旋門關;使黃豫州將豫州之眾西向陽城,據伊闕、大谷、轘轅三關;京兆尹以偏師近函谷關。皆閉營堅守,示天下之形式,則雒陽必然震蕩,以順誅逆,可立定矣。”

曹操頓時愣住了,有些驚訝的望著李澈,半晌后默然一聲暗嘆。

盧植等人亦是有些怔住,黃琬最先反應過來,擊掌贊道:“此乃妙計,上兵伐謀,攻城乃下下之計。如今我等義師聚天下人望,有煌煌大勢,自可以勢相迫,令國賊首尾不能相顧,一戰可定矣!”

劉岱嘆道:“盛名之下無虛士,李府君短短半年名傳四海,果然有獨到之處,岱佩服。”

曹操亦是贊道:“此計近乎與操所想一般無二,可見英雄所見略同啊。”

張邈無奈的搖搖頭道:“曹孟德,你這究竟是在夸李府君,還是自賣自夸?”

李澈厚著臉皮接下了所有贊賞,拱手道:“此乃小計,諸君日理萬機,不似澈一般整日無所事事,是以未曾想到。諸君只需少許時日靜思,自然能有高策,卻是澈班門弄斧了。”

一片贊揚聲中,韓馥有些猶疑的問道:“如此堅壁不出,雖有大軍壓境,豈不正如六國故事一般?若袁術如強秦之法,各個擊破,又該如何?”

李澈撫須笑道:“韓使君此言謬矣。袁術如何能比強秦?秦衛國土,上下一心,自君王至吏民個個死戰不退,方能盡退六國之軍。

袁術無道,暴虐殘忍,其毫無人心根基,雒陽百姓無不對其切齒,禁軍所服從的亦是天子詔令,而非袁術之命。

如此上下離心,又豈能如強秦一般自如轉圜,各個擊破?”

見韓馥欲要再言,李澈繼續道:“袁術不比強秦,吾等義軍更是勝過六國之師。六國心懷鬼胎,皆有隔岸觀火之心,心不齊,自然力未盡。

吾等義軍皆為勤王而來,心意一致,全力以赴,自然不會如六國一般散亂,諸君以為然否?”

河內太守王匡連連點頭道:“正是正是,凡我同盟,皆勠力同心,為天子國家、蒼生黎民而來,又豈會如六國一般互相算計?”

“李府君此言甚善,此計亦妙啊。”

一片附和贊嘆聲,韓馥也似乎隨之釋然,連連點頭,表示義軍同心,合力報國。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