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六十章 謀權(下)

更新時間:2020-03-08  作者:明斷天啟
所謂計劃趕不上變化,原本按照盧植的設想,在剿滅張燕后自會慢慢削弱于毒的勢力,將其肢解,從而徹底消除冀州匪患。

然而袁術的一番作為讓盧植不得不將重心轉移向雒陽,也暫時擱置了削弱于毒的計劃。

深感自身實力不足的韓馥趁勢向于毒拋出了橄欖枝,滿心惶惶的于毒自是欣喜萬分的投入了韓使君麾下,搖身一變成了冀州官軍。

論起精銳程度,黑山軍自是不能和麴義部相比,然而卻更為人多勢眾。

沮授分析道:“麴義為人素來高傲,目中無人。于毒投入韓使君麾下后,受到了諸多籠絡,麴義卻是恥與賊寇為伍,屢屢蔑視于毒。

韓使君為了籠絡黑山軍人心,也為了打壓麴義傲氣,在處事上略略偏向了于毒,這更是加深了麴義的不滿。

如今麴義雖然仍奉韓使君號令,卻已有叛逆之心,以在下之見,可使兩虎相爭,如此不論誰輸誰贏,韓使君都是最大的輸家。”

劉備輕輕頷首,轉而問道:“麴義所部如今受使君之命彈壓趙國,想來是聽不進備的言語,先生可有法子?”

沮授輕笑道:“將軍想差了,刻意去煽風點火也太過明顯,有損將軍名聲,也容易露了痕跡。

倒不如在事情上動些手腳,此次會盟完畢,趙國也該向州里上繳部分錢糧以充軍用,將軍不如徑直送到鄴城附近,交到于毒手里,如何?”

劉備心中一動,應道:“麴義如今本就缺糧,或許會直接搶糧,這便讓韓使君與他生了間隙。即便他此時不搶,心中也會埋下對于毒的憤恨,我等再隨機應變就是了。”

“正是如此,將軍應盟繳糧,并無差錯。于毒代使君鎮守鄴城,接受糧食也是應該的,而麴義錯就錯在他那目中無人的傲氣上。這般下來,將軍清名無損,也可坐山觀虎斗,豈不好過當面煽風點火?”

張飛疑道:“可這般下來,麴義難道不會憤恨俺們趙國?”

沮授撫須道:“兩害相權取其輕,便看將軍心中,是行事的正當性和名分重要,還是麴義這支部隊重要了。

若是不擇手段,自可以說客挑撥關系,卻會露了痕跡,瞞不過有識之士。若是重清名,便是這般因勢利導,攻其短處。如何選擇,全憑將軍決斷。”

劉備微微閉眼,腦海中閃過了諸多人的影子,最清晰的兩個影子卻是盧植與李澈。

“天子是圣人,當以圣人標準要求。為官者亦非常人,持國之重器,萬不可失德,否則遺禍無窮。”

“仁義從來無錯,先帝若有一絲仁念,念及蒼生不易,又豈會有今日之果?世事變遷,人心易變,愿勿忘初心。”

良久之后,劉備嘆道:“左右都非是光明正大的行為,兩害相權取其輕,還是因勢利導吧。”

沮授贊賞的點點頭,笑道:“將軍,為官者當有特別的道德標準,這標準并非簡單的高過常人標準,而是要有所取舍。

水至清則無魚,君子當和而不同,有時候總會有兩害之抉擇,只要不被利益蒙眼,能永遠記得兩害相權取其輕,那便是難能可貴了。”

“若備選擇了利,先生又會如何?”

沮授坦誠道:“在下非是道德君子,此問也只是想知道未來的主公喜好,若將軍逐利,在下今后自會一切以利為先來為將軍謀劃,如是而已。”

“所以先生不是他啊。”劉備悵然一嘆,卻輪到沮授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豫州潁川郡穎陰縣,天下知名的大縣。潁川郡冠蓋荀氏便在此縣,作為天下第一流的家族,荀氏的存在自然為穎陰增色不少。

所謂汝穎多奇士,荀氏前有神君,中有八龍,后有五子,可謂是汝穎奇士中的佼佼者。

在陳氏因黨錮中的連番打擊而稍顯落寞之時,荀氏便是潁川大姓中的代表,陳群稱“荀文若、公達、休若、友若、仲豫,當今并無對”,便是承認了荀氏的地位。

而這樣一個聲名滿天下的大家族將要遷徙的消息傳開后,整個潁川郡,乃至整個豫州都炸開了鍋。

在許縣的陳群連衣服都沒收拾整齊,以一副完全稱得上衣冠不整的形象連夜駕馬趕到了穎陰荀府,在見到荀彧之時,這位陳寔之孫還在氣喘吁吁,對比起面前悠然自若的荀文若,旁觀者不由得感慨起荀氏后代之優秀,以及陳氏之沒落。

“長文,何以至此啊?”荀彧輕輕搖頭,蹙眉責道。

陳群強撐著坐直身子,拱手道:“友人將遠行,自然要送上一程,緊趕慢趕,終歸是趕上了。”

陳群出身潁川陳氏,其家族亦是潁川一等一的望族,其父親陳紀、叔父陳諶、祖父陳寔三人以德行高隆著稱,亦號為“三君”,為士林所景仰。

陳寔與鐘皓、韓韶以及神君荀淑并稱為“潁川四長”,是中原士林的領頭人。

中平四年陳寔亡故時,共計有三萬余人為其致悼送葬,數以百計的人披麻戴孝執子孫禮,可謂是極盡哀榮,甚至士林共議謚號為文范先生,雖非朝廷定謚,卻也是莫大的榮耀。

作為陳寔的孫子,陳群年紀輕輕便成為了天下名士,名傳四海。高傲的孔融都與其成為忘年交,常常共論時事以及天下名士。

自然,同在潁川的荀彧也與陳群自幼相交,交情不淺。

“彧尚未定下去處,長文也未免太急躁了。”

荀彧說的淡定,陳群卻是瞪大了眼睛,問道:“你不與家族一起走?”

“家族是避禍,而彧卻想找個好去處。”

“避禍?”陳群一怔,隨即恍然道:“確實,黃豫州加入了盟軍,豫州今后也不太平了,潁川離雒陽太近了,確實危險。不過荀氏準備避往何處?”

“冀州韓使君遣人來遷徙宗族,也邀請了荀氏。河朔之地,如今匪患已平,確實很適合避難。”

陳群沉吟道:“韓文節?他倒是也邀請了陳氏,然而據群所知,這位韓冀州幾乎把冀州世家盡數得罪,拉我等這些鄉友前去,想來是希望我等能成為他的助力?”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