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五十七章 會盟(中)

更新時間:2020-03-05  作者:明斷天啟
韓馥看李澈如此,劉使君看橋瑁亦是如此。

出身宗室,父親為太守,伯父曾是太尉的劉岱家世自然不凡,與弟弟劉繇并稱俊秀,平原人陶丘洪曾言稱使御此二人,便如“御二龍于長涂,騁騏驥于千里”。

心高氣傲的劉公山自京城空降,從侍中變成了兗州刺史,明面上的官員級別甚至是降低了,所為自然是一張好看的地方履歷,從而能進一步成為一州之牧,或是朝堂公卿。

這便促使劉岱必須要將兗州完美的掌控在手里,奪得最大的政績。然而東郡太守橋瑁,作為前任兗州刺史,忽然變成了一郡太守,雖然也是東漢官員的常規路線,但心里的彎卻是沒有轉過來。

橋太守亦是出自名門,自然不怎么服膺劉岱,而一名連境內太守都難以約束的刺史,確實難以稱得上優秀,劉岱自然想盡力壓服橋瑁。

雙方的矛盾在這接連不斷的摩擦中不斷升級,一直到了如今近乎不死不休的地步。

事實上,在原本的歷史線中,劉刺史要不了多久便會痛下殺手,用暴力手段將橋瑁抹掉。

諸侯會盟,其中仇恨深重者便有此兩對,又如何讓人相信他們能勠力同心、勤王誅賊?察覺到暗地里波云詭譎的氣氛,盧植面上的愁色又深了幾分。

而在一眾諸侯中,年紀輕輕的李澈自然是許多人關注的重點,二十歲出頭的年紀,在座的縱然都是名門,在這般年歲最多也就是縣令之屬,能成為一郡太守者著實沒有。

撞上難得的救駕之功,加上接連不斷的功績,以及亂世將臨的混亂,這名年紀輕輕的文士竟然得以躋身一眾牧守之中。

雖然在座者之中,李澈的底蘊是最差的,他背后沒有一個能支撐他輕易擴軍數千上萬的大家族,只是一個普通至極的太守,即便加上趙國,這兩郡之力依然難以與在座的一些人抗衡。

但其年歲的特別還是讓不少人感到一陣異樣,一群中老年人之中坐了一名面目清秀的青年,談笑自若的與眾人討論天下大事,這確實是一番特別的光景。

隨著時間的推移,高空的耀日也漸漸升至最高,即便是寒冷的正月,在太陽直射下的感覺依然不會太好。

分列兩排的諸侯們都慢慢將目光投向一名面容儒雅的中年人——東郡太守橋瑁。

橋瑁抬頭看了看時辰,緩緩起身,行至那略高于所有人的主座之前,作揖道:“諸君,孝靈皇帝早棄臣民,以至主少國疑,天下紛亂。然我等既為漢臣,自當匡君輔國,撥亂反正,方不負先帝厚遇,漢室隆恩。

今有汝南袁術,其家四世三公,世食漢祿,屢受漢恩,本當忠君愛國;然袁術狼子野心,窺伺神器,趁君王蒙難,太后見弒之時行不義之舉,以小人之身,行伊霍之事,可謂大逆不道!

如今天子蒙難,恰如齊桓、晉文之時,吾等既為漢臣,當盡忠君之事;瑁不才,受大司馬劉伯安公之命傳檄州郡,當使天下人共知袁氏之狼子野心。

瑁只一郡太守,雖有心報國,然力有不逮,故遍邀天下漢臣于此相會,義軍合力,群賢同謀,以順誅逆,如此,漢室可救,漢賊可滅矣!”

說到最后,橋府君聲嘶力竭,眼眶中甚至滲出了滾滾淚珠,而其話音剛落,東郡的士卒便齊聲高呼:“誅漢賊!救漢室!誅漢賊!救漢室!”

見此情形,各路諸侯也紛紛眼神示意帶兵的將領,很快,空曠的天地間便響徹了這六字口號,聲震于野,十里之內清晰可聞。

見此情形,橋瑁伸手虛壓,很快便止住了呼聲,橋瑁對著諸侯們深深一禮,泣道:“吾家屢世公卿,受漢室恩重矣!今見諸君忠君之心,死亦無憾!”

所有人都避席而起,黃琬拱手道:“橋府君言重了,吾等皆是食漢祿受漢恩的漢臣,又豈獨你一人?而今天下紛擾,正是我等回報漢室之時,凡我義軍,當勠力同心,匡扶漢室,救民與水火。”

“黃豫州此言甚善!”

“正是!此乃天下人之事,更是吾等分內之事,何足言謝?”

諸侯皆是出聲附和,即便是劉岱都寬慰道:“元偉言重矣,且勿傷懷。”

橋瑁微微頷首,再拱手道:“兵者,國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如賈太傅之言,昔日六國攻秦,有寧越、徐尚、蘇秦、杜赫之屬為謀,齊明、周最、陳軫、召滑、樓緩、翟景、蘇厲、樂毅之徒通其意,吳起、孫臏、帶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頗、趙奢之倫制其兵。

以此煌煌大勢、百萬之兵,仍然敗與秦軍之手,何者?逡巡不進,群龍無首也。

國有君王,州有州牧,郡有太守,便是一鄉之地,亦有三老為之;如今群雄會盟于此,若無盟主領銜,吾恐重演六國故事。

吾等死不足惜,若天下勤王之師喪膽,以至小人篡權,漢室遭劫,吾等有何面目去見大漢二十三代先帝?”

說著說著,橋府君的淚水又滾滾而下,諸侯自然又是一通勸慰,劉岱笑著拱手道:“橋府君首倡義兵,自當為盟主,本官沒有異議。”

橋瑁頓時慌得連連擺手,拒絕道:“橋某德行淺薄、才能有限,如何能為群雄之首?使君素有高名,到兗州不過數月,便令上下服膺,足見才干,愚以為使君可為盟主。”

見這二人互相推辭,不少人肚里暗笑,黃琬無奈的搖搖頭,拱手道:“涿郡盧子干,論文,海內大儒,士林仰慕;論武,前剿蠻族、黃巾,后滅白波、黑山,乃是大漢名將。

文武兼備,乃是天下奇才,更兼品德高潔,素為天下傳唱,愚以為盧子干可為盟主。”

所有人都望了過來,這和橋瑁與劉岱的互相惡心可不同了,黃琬這種德高望重的人一旦開口,便是說明他真的做這般想法。作為豫州牧的黃琬可以說是此地最重量級的人物,他的推舉沒有人敢無視。

想到這里,不少人開始瞟向盧植,想看看這位一貫反對義軍起兵的中郎將是何想法。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