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三十七章 廢立(三)

更新時間:2020-02-13  作者:明斷天啟
當劉虞來到袁府時,卻看到正從里面出來的楊彪,楊彪身邊站著的卻是司隸校尉袁紹。

披麻戴孝的袁本初臉色很平淡,也恰到好處的帶著些傷痛,楊彪也是一副嘆惋的表情,時不時的出聲安慰一番。

待看到劉虞的車架,二人連忙迎了上去,向這位大漢朝碩果僅存的柱石行禮。

劉虞面色沉重的點點頭,嘆道:“楊司空,既是來吊唁太傅,何不與老夫同行?”

楊彪作揖道:“大司馬事務繁重,下官也是不敢多加打攪,只能先行一步,請大司馬見諒。”

劉虞輕輕頷首,隨后對袁紹道:“本初啊,京城大變,太傅與太仆不幸身亡,這是誰也意想不到的事。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還是看開些,節哀順變啊。”

“下官多謝大司馬,若叔父與兄長在天有靈,看到大司馬親至吊唁,想來也會感激萬分。”

“太傅是國之支柱,老夫前來吊唁也是題中應有之意。

只是,本初啊,畢竟兵亂方平,如此多的公卿百官聚集于此,是否有些……”劉虞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袁紹和楊彪對視一眼,嘆道:“大司馬言之有理,但下官也有不得已之處。

一則,叔父新喪,朝堂同僚念在同殿為臣的情分上前來吊唁,下官身為晚輩,只能是感激備至,焉能拒之門外?

二則,如今袁氏的衰落已在眼前,有不少宵小自以為有機可乘,若府上再無人登門,豈不是給了宵小作亂的底氣?”

劉虞眼睛一瞇,淡淡的道:“汝南袁氏,四世三公的高門大閥,還有本初與公路這等位在朝堂前列的俊秀,又有何方宵小敢窺伺袁氏?”

袁紹冷然道:“再是高門大閥又如何?如今天下人都以為我袁氏失了圣眷,傾覆只在眼前,宵小之輩都如野犬一般等著分食袁氏啊。”

“此話怎講?”劉虞眉頭一皺,疑惑的問道。

袁紹一甩袍袖,大聲道:“叔父乃是先帝遺命托孤的輔政大臣,位在百官之首的太傅!更是當今陛下的老師。叔父新喪,陛下卻無只言片語,仿佛逝去的只是一名陌生人!

便是朝堂上任意一名同僚不幸身亡,天子依禮也該遣使慰問,更莫說位列上公,身為帝師的太傅和九卿之一的太仆!

可憐袁氏一門四世三公,叔父歷事三帝,如今卻落得這般下場,袁氏,冤啊!”

聲音直如杜鵑啼血一般,臉上更是淚如雨下,說到最后,袁紹徑直跪倒在地,俯首對著皇宮的方向泣聲道:

“敢問陛下,叔父究竟有何罪過?舍弟即使遭奸賊蒙蔽,也還是遣人入宮試圖保護渤海王。首亂者乃吳匡張璋,破北宮者乃張璋,舍弟屬下見到天子駕臨,更是望風而走,足可見其忠心!

其確實多有不法之處,但陛下若對舍弟不滿,自可下詔由三司審判,太傅何辜?太仆何辜啊?”

袁氏府外,公卿百官默默的看著袁紹的舉動,這位天下士人之望,姿顏雄偉的天下俊杰,此時卻緊閉雙眼,伏地叩首,滑落的淚水浸濕了身前的地面,額頭更是變得紅腫不堪,在火光照耀下,白色的孝布上隱隱有了血色。

劉虞先是被袁紹的舉動驚的一愣,既是為袁紹的反應而驚詫,亦是驚怒于劉辯竟然沒有遣使慰問袁氏。

待到他反應過來時,袁紹已經開始叩首泣告了。

劉虞連忙上前想拉起袁紹,然而年老體衰,卻是爭不過身強力壯的袁本初。直到身后的劉和上前,父子合力才將袁紹拉起來。

劉虞正待說些什么,楊彪先開口道:“本初,陛下絕無此意!今日太后薨逝,許是陛下悲痛萬分,一時忘記了,身為人臣,還是要多體諒陛下的難處。

明日大朝會,本官一定會向陛下進諫,朝廷一定會給太傅與太仆一個交代。”

話都讓楊彪說完了,劉虞只能默默點了點頭,嘆道:“司空所言不差,陛下絕非有意忽視袁氏,明日朝會,老夫也會上奏,請陛下給太傅正名。”

劉虞此時頭疼萬分。這事可大可小,若處理不好,百官都得發作。重點不是官職大小,而在于太傅的特殊身份,他是帝師,是劉辯的老師。

所謂天地君親師,乃儒家倫理關系的核心,是人需要祭拜的五個對象。

師雖然位在五者最后,但作為最高倫理關系,即便是皇帝,也要對自己的老師多加敬重。

便如漢靈帝對其師太傅胡廣,生前極尊且不說,死后更是極盡哀榮。謚號“文恭”,由五官中郎將持節奉冊,追贈他生前的太傅和安樂鄉侯印綬,最重要的是,胡廣的墳地是在光武帝劉秀的陵園內選的地,其待遇在東漢中興以來堪稱第一人。

而靈帝的這般作為,也成為士人口中他為數不多的優點。

如今劉辯這般對袁隗,可謂是大大的有違禮制,一個不好,就會激起百官群起攻之。

“陛下是君,下官是臣,陛下縱然真的忽視了叔父,下官又能如何呢?司空慢行,下官就不遠送了。”說完,袁紹搖著頭向大門走去,一副心灰意冷的樣子。

掃了眼百官的神情,劉虞后背一陣發寒,他最擔心的事終于發生了。由于袁氏有傾覆之危,不管袁紹再怎么厭惡袁術,此時也只能與他同舟共濟。

袁術一介草包,縱然背后有高人指點,也是不足為慮,項王當年亦有范增,卻是不能用。

但袁本初這等人物卻絕非易于之輩。他已經超脫出了袁氏的政治資源范圍,是真正的士林領袖一般的人物。縱然官職不算頂尖,地位卻非比尋常。

若劉辯好生安撫袁氏,讓袁紹能安生下來,剩下一個袁公路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但如今劉辯的行為無疑是在將袁紹逼到絕路上,只能背水一戰。

廢立并非易事,縱然劉辯登基之事有謎團,但其是漢靈帝正經的嫡長子,從法理上來說沒有半點毛病。

雖然如今他失去了幾座最大的靠山,但地位依然不易動搖。袁紹所做的,就是不斷的用各種方法攻訐劉辯,讓其盡失人望。

再加上何太后今日與宦官勾連的暗謀,以及劉辯一系列的不成熟舉動,無疑是讓百官心中的天平慢慢傾斜。

看著火光搖曳中照亮的“袁府”二字,劉虞深深嘆了口氣,轉身便走。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十一月,靈思皇后誅大將軍何進于崇德殿,進部將吳匡、張璋等反,天子幸谷門。靈思皇后薨,太傅袁隗薨。

——《后漢書·孝靈帝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