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三十六章 廢立(二)

更新時間:2020-02-12  作者:明斷天啟
南宮嘉德殿,雖是深夜,卻仍然燈火通明,但這明亮的燈火照耀下卻僅有數十人跪坐在這寬廣的大殿中,難免有些冷清寂寥。

而偏殿內,天子劉辯神色猙獰,雙目猶如要噴出火焰一般,雙拳緊握,怒氣勃發。

“逆臣,都是逆臣!”

偏殿中只有許褚這名親信的貼身近侍,而許仲康素來是個寡言少語的人物,自然不會接劉辯的憤憤之言,故而只有劉辯那充滿怨恨的聲音回蕩在殿內。

在封建王朝,君王之崩,猶如山陵崩潰,不管臣子有沒有難過,你也必須做出跟死了親爹媽時一樣的舉動。

太后薨逝,雖然不比天子駕崩,但在“孝大于天”的大漢朝,皇帝首先要悲痛欲絕。

而皇帝都悲痛欲絕了,臣子們還無動于衷,確實有些說不過去。

何太后是當今天子正經的生母,不給她面子,就等于是在打劉辯的臉。

而滿朝公卿真的這么做了,司空楊彪這等輔政重臣,竟然也不為太后守靈,而是去了袁氏府邸吊唁袁隗,這讓劉辯感到了深深的羞辱。

在偏殿內打砸器物發泄情緒后,劉辯終于稍稍冷靜了些,他理了理自己的衣冠,大步踏出殿門,冷著臉喚來一名侍衛問道:“大司馬還沒有處理好政務?”

“回稟陛下,大司馬已經處理完政務,如今正在往袁府去。”

侍衛并沒有感覺到有什么不對,但劉辯剛剛壓下去的怒火“噌”的一下又點燃了,如果說楊彪的啟用上利用成分更多一些,那對于劉虞的調任,劉辯更多的是信任。

而這份信任有多重,劉辯此時就有多憤怒。

“好一個太傅!好一個汝南袁氏!太后薨逝,還不及一名臣子?爾等為何不去奉迎袁氏子登基?”

剛剛踏出嘉德殿門的衛尉張溫聞言大驚,連忙上前道:“陛下,慎言啊!”

劉辯嘶聲道:“慎言?袁氏欺人太甚!”

侍中荀爽也剛好走了出來,肅然諫道:“陛下!太傅新喪,身為君王卻出此惡言,有損國體啊。”

劉辯這倔驢脾氣在這怒火中燒之時偏偏受不得指責,譏諷道:“怎么?荀侍中與張衛尉這是準備往哪去啊?”

比較精于人情世故的張溫欲言又止,荀爽卻是很自然的道:“太傅與太仆新喪,既然同殿為臣,老臣與衛尉也該去吊唁一番。”

劉辯徹底失去理智了,怒吼道:“連你們也是?太傅新喪難道比太后薨逝更嚴重?”

“陛下!”荀爽大喝一聲,倒是稍稍懾住了劉辯,須發皆白的碩儒踏前一步,大聲道:

“依禮,太皇太后與太后薨,其制類同天子駕崩,百官進拜哭靈,伏哭盡哀,敢問群臣可有失禮之處?”

劉辯默然不答。

荀爽再踏前一步,繼續問道:“太后遭弒,事發突然,東園秘器等無一完備,此時停放嘉德殿亦是權宜之策,理當先制秘器,再傳召天下諸侯王等宗親重臣,再行殯禮,百官傳哭,然否?”

劉辯繼續沉默。

荀爽一揮袍袖,須發皆張,怒道:“既如此,百官哭靈已畢,尚無大禮可行,前往吊唁同僚,又有何不可?”

嘉德殿內的官員都察覺到了外面的情況,旁聽完荀爽的話,都忍不住咂咂嘴,紛紛感慨荀爽不愧是出了名頭鐵的大儒。

這話按照禮制來說當然是半毛錢問題都沒有,可是這天下除了明面上的禮制,還有潛規則。

有些時候,嚴格按照規章制度來,也是會讓人不滿的。

隨便扣上個帽子,比如“藐視皇家”,“心中無哀”,“敵視太后”等等,一般的官員沒人受得住。

畢竟你這么嚴格的照禮制來,沒有一點感情用事,不就說明了你心中并不哀痛嗎?

雖然大部分人都不哀痛,甚至還很想笑,但心里是一回事,做出來又是另一回事了。

劉辯握著雙拳,怒道:“如此嚴格依照禮制,荀侍中對于太后薨逝,心中就無半分悲痛?”

荀爽嘆道:“陛下,君王與臣子的關系從來不是單向的,若想要在死后讓“臣妾嚎啕”,那生時行事何不多加思慮?

老臣不怎么會撒謊,此時心中只有對亂局的憤恨,若說對太后薨逝的悲痛,恐怕是沒有多少的。”

劉辯嗤笑道:“荀侍中可真是直言不諱啊。”

荀爽從容道:“不敢,老臣只是依禮而行。禮者,天地至道,多一分則過,少一分則差。

天下之事,許多問題都源自不依禮而行,便如此時,群臣既然都未曾違禮,陛下便不該多加苛責,否則難免讓群臣寒心。”

面對左右離不開一個“禮”字的荀爽,劉辯感覺一陣憋屈,只能諷道:“荀侍中不愧是天下‘碩儒’,言辭犀利,朕算是領教了!”

“不敢當陛下稱贊。”

劉辯幾乎要吐出一口血來,話也不說,轉身便走。

張溫用仿佛膜拜天神的眼神望著荀爽,嘆道:“荀侍中當真是一言一句皆有禮可依,老夫佩服。”

荀爽望了眼劉辯離去的背影,一邊前行,一邊幽幽道:“衛尉過譽了,老夫也不過是強詞奪‘禮’罷了,只盼陛下能明白,‘禮’才是天子君臨天下的依仗,若禮崩樂壞,天子必然首當其沖的遇害。”

張溫搖搖頭道:“雖然是強詞奪理,但也是荀侍中身正,才能如此正大光明的直斥天子,若換成老夫,呵!”

荀爽微微沉默,張溫確實是屬于有污點的人,例如他有過與宦官勾結的嫌疑,還有過買官的嫌疑。畢竟他曾是第一個在外的三公,還是三公之首的太尉,很多人都懷疑他是出錢向漢靈帝買的官。

半晌后,荀爽嘆道:“伯慎兄,君子并非只有一種,顏回是君子,管夷吾又何嘗不是?閹豎當道,我等選擇避居,而伯慎兄選擇和而不同,這亦是君子所為。

管仲相桓公,九合諸侯,伯慎兄討伐邊章韓遂北宮伯玉,安定大漢西疆,也是天下功臣,又未如段紀明一般甘為走狗,何必妄自菲薄呢?”

張溫停下腳步,定定的望著荀爽,忽的大笑道:“荀慈明,不愧是天下無雙,不愧是天下碩儒。”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