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二十一章 宮變(上)

更新時間:2020-01-30  作者:明斷天啟
每個人都知道,今日一過,皇室與何進已是不死不休之局,封公建國雖然沒有祖訓禁止,但卻是法理之內對皇權最大的挑釁了,甚至超過了相權。

東漢一朝,也唯有兩個公國是符合法理的,即宋公孔安一系,衛公姬武一系。但一則,這兩個公國事實上大小和侯國一樣,不過一縣之地;二則,這是傳自上古的禮儀,使先代王朝余脈不絕。

宋公國承襲的是殷商血裔,而衛公國承襲的是姬周血裔。這既是表示商周法統不絕,亦是彰顯本朝得位之正。

其余功大者,如云臺二十八將,竇融、竇憲之輩,終不過封侯拜將,何進雖然主持平定了黃巾、白波、黑山,又是當朝第一人,但妄圖封公建國還是太過癡心妄想了。

但沒人料到何太后竟如此剛烈,今日事今日畢,趁何進志得意滿之時驟下殺手。

而她親自動手這一點,卻也讓百官目瞪口呆。封公之事一出,何進便是徹徹底底的權臣,甚至天下人也會聲討何太后背棄皇室,為虎作倀。

如今她親自動手了結了何進,也是向天下人證明,她首先是漢家太后,其后才是何氏之女。

“丁卿,爾等是要隨何進頑抗到底了?”松開手中的匕首,何太后看也不看何進,而是面向丁原等人,冷著鳳顏質問道。

此時的丁原等人也是尷尬無比。下意識的動手想救回何進,如今卻落了個騎虎難下之局。

“此時收手,吾可以既往不咎;若再頑抗下去,諸卿是想做遺臭萬年的叛賊?”

一句既往不咎一出,丁原等人都暗暗松了口氣,但還是有些猶豫。在何進變成權臣后,他們仍然依附于何進左右,若說心中沒有異心,那恐怕誰也不信。

如今何太后雖然話說的好聽,但焉知不會秋后算賬?

何太后卻沒有這般眼色,她只覺得自己已經足夠寬宏大量了,這些人竟然還在僵持不下,實在太過不識抬舉。

親手誅殺了一直壓在頭上的何進,何太后此時只覺得飄飄欲仙,從沒有這般暢快過。正志得意滿的她卻在丁原他們這里碰了個軟釘子,臉色頓時就垮了下來。

見到何太后神色漸變,丁原等人更加猶豫了。見情勢不妙,經驗豐富的劉虞站起身來,正待親自擔保,卻聽見殿外有人呼道:“請大將軍乘輿,巡城示恩。”

殿中所有人面色劇變,原來何進早就準備好了接下來的動作。待穿戴齊全公爵服飾,便以公爵之禮巡雒陽城,炫耀武功,以此增加聲望。

但看看此時趴在地上已經沒氣了的何進,很明顯是不可能巡城了。如今內城中盡是何進私兵,北軍等禁軍反倒是在城外,一旦何進的親信兵變,后果不堪設想。

百官正苦思對策,方才束縛住何進的一名閹人卻是大喝道:“叛賊何進欺君罔上,已然伏誅,爾等還不速速前來請罪?”

所有人都呆住了,何太后嘴唇蠕動,目瞪口呆的望著這閹人。她敢保證,她從來沒有像此時這般恨過閹宦之輩。

陰柔的聲音實在是太有特色,殿外的侍從先是一愣,繼而有人驚呼道:“閹宦挾制天子大臣,謀害大將軍!”

一傳十,十傳百,很快,禁宮之中所有人都在高呼:“閹宦挾持天子大臣,謀害大將軍!”

察覺到自己做了蠢事的閹宦已經懵了,哆哆嗦嗦的跪伏在地上,不敢抬頭看何太后那怒氣爆棚的臉。

劉虞疾聲道:“當務之急,請天子與太后赦免丁建陽他們,請槐里侯出來召集城外禁軍,遲恐有變!”

“依大司馬所言!丁卿,吾恕爾等無罪,此言百官見證,可乎?”本來確實盤算著秋后算賬的何太后此時也顧不了那么多了,連忙依劉虞之言做了保證。

丁原等人松了口氣,連忙向何太后與劉辯表了忠心,這時候,懵住的劉辯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母后做了好大的事,有些暈暈乎乎的點頭同意了何太后與劉虞的建議。

赦免了丁原等人,但外面的亂象卻是越來越嚴重了,雖然不敢沖擊崇德殿,但聽聲音就知道,外面聚集的士卒是越來越多了。

這實在是超出了何太后的預料。按照她的估計,百官會很識時務,因為何進的野心已經昭然若揭,君王殺逆臣,沒有多少人會為何進拼死。

如今百官的反應如她所料,但外面的士卒暴動卻是讓她措手不及。那些何進的親信士卒如今已經先入為主的認定了閹宦謀逆,很難向他們解釋清楚這其中的問題,除非……

何太后斜眼瞅向剛剛才立下大功的宦官們,若是交出這些宦官的首級,想來能大大安撫暴動的士卒。

但最尷尬的是,這大殿之中唯有這幫宦官手中握著武器,何太后卻是不敢去賭宦官的忠誠夠不夠“舍身求義”。

不著痕跡的稍稍后退了兩步,何太后朗聲道:“外間士卒多有誤解,眾卿可有良策?”

所有人都有些犯難,雖然劉虞提出可以請閑居在家的皇甫嵩出山來鎮壓局面,但如今所有人都被困在這殿里,根本沒人能出去傳信,只能指望皇甫嵩自己發現不對。

丁原硬著頭皮道:“微臣可以嘗試去說服士卒們放下刀槍,只是大將軍的死終究得有個說法。”

人是很容易先入為主的,當士卒們認定了閹宦謀害大將軍的時候,你去告訴他們大將軍謀逆被誅,只會被當成閹宦同黨。一般的士卒可不明白封公建國的意義。

皇帝與太后親自出去解釋倒是可行,只是沒人敢提議讓至尊涉險去面對亂軍。

“朕出去解釋,朕相信大漢的士卒都是忠誠的!”一直發懵的劉辯這時候站了出來,毅然決然的說道。

“不可!”何太后面色狂變,外面已經聚集了近千士卒,只要有一人心懷不軌,或是情緒激動之下沖動行事,那便是天大的禍亂。

誰也不敢保證不會有一支冷箭從暗地里射出來。而劉辯才是何太后的法理依仗,她的權力事實上來自于劉辯,萬一劉辯有個三長兩短,那才是萬事皆休。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