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二十二章 宮變(中)

更新時間:2020-01-31  作者:明斷天啟
劉虞等大臣也是滿心糾結,雖然很高興天子能主動站出來頂事,但讓天子涉險顯然也不是人臣所為。

更別說天子若有個三長兩短,兵變起來他們一個都跑不掉。

“或者各位愛卿有更好的辦法?”

沒人答話,至尊親自解釋確實是最行之有效的辦法,大漢的威權還在,只要不出亂子,天子一語足以給事情定性。

換成其他任何人,都可能被扣一個假傳圣意的帽子,更會被懷疑與閹宦勾結。

“朕是大漢的天子,大漢的至尊,外面圍著的是大漢的將士,朕為何不敢面對他們?何進意圖封公建國,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太后誅殺一名叛逆,難道還有罪嗎?”劉辯冷著臉,一字一句的問道。

百官無人應答,一直沉默的袁隗嘆氣道:“陛下,謹防外面有小人作亂啊。”

“朕出去,就是為了讓小人無法作亂!”劉辯一甩袍袖,大步向殿外走去。

走到何太后身邊時,劉辯的衣袖被拉住了,他抬頭一看,只見何太后嘆息道:“天子萬金之軀,身負天下之重,不可貿然涉險。何進是吾親手所誅,由吾去向將士們道明事實。”

劉辯望著一步步走向殿外的何太后,有些怔怔出神。在他規劃的“偉大藍圖”中,何太后也是要剔除掉的對象,是妨礙他施展皇權的絆腳石。

如今這塊絆腳石卻要擋在他前面,成為遮風擋雨的巨石,劉辯的心中頓時一陣百味雜陳。

“朕隨母親一起去!”跨前兩步跟上何太后,劉辯再小邁一步越過半步,語氣越發的不可動搖。

“老了老了,還惜命了,君王向前,臣子安能背身向后?”兩個月來已經有些心力憔悴的劉虞顫巍巍的站起身,晃悠悠的跟在了后面。

楊彪見狀,也是搖頭失笑,大步跟了上去。袁隗眼神閃爍了下,卻見一直如泥塑木雕般的袁紹也站了出來。他先是一愣,旋即有些欣慰的一笑,繼而跟了上去。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隊伍,待到劉辯二人走到殿門前,百官皆已跟在了身后,縱有三五膽小之人,在這大環境之下也是憑空增添了不少勇氣。

“眾卿……”劉辯怔怔的看著百官,這些人中的大多數,一直以來都是他心中痛恨的目標,恨不能掌權后將之一一清掃。

心懷鬼胎的袁氏一族,蟻附何進的丁原等人,整日想著誅盡宦官的王允之輩,在他看來,這些人都是逆臣。

而如今,這些“逆臣”卻站在了他身后,愿意與他一起去面對可能的刀槍,可能的兵亂,這確實是讓他意想不到的事。

袁紹從容道:“外間的是大漢的士卒,殿里的是大漢的天子、太后以及公卿,不過是些許誤會罷了,有何可懼之處?”

“老臣是衛尉,外間的士卒是老臣所屬,便由老臣為陛下前驅,必不讓禁宮戍衛驚擾陛下。”

一名頭發花白的老頭站了出來,此人姓張名溫,字伯慎,乃是資歷極深的宿將,當年被曹操的祖父曹騰提拔,中平二年曾率師征討涼州叛軍北宮伯玉等人,威震天下。

孫堅、董卓等人都曾是他的部屬。更是在中平三年成為了第一名不在朝的三公,受封太尉,開東漢之先河。

但這老頭此時站出來卻讓所有人哭笑不得。九卿之一的衛尉理論上確實統帥禁宮戍衛。

但自中平四年張溫平叛不利而被罷免,隨后便回到京師當了衛尉,他這個衛尉純屬是泥塑木雕。

禁宮戍衛名義上是他的屬下,事實上恐怕根本不認識他這個人,若非他功高勛著,又與何進有同郡之誼,早就挪窩讓位了。這時候出去讓禁軍住手,恐怕還會起到反效果。

面對這樣一個資歷極深的老頭,劉辯溫聲安撫道:“張卿忠義之心朕已盡知,只是此事唯至尊可為,張卿且暫觀之便是。”

說完,劉辯大步踏出了殿門,印入他眼簾的便是劍戟森寒的軍陣,以及那一張張對準殿門的大弓。

本以為自己已經做好了準備,但驟然見到這般情形,劉辯還是忍不住有些腿軟。他見過很多次禁軍演練,卻是第一次見到弓箭對準他的情形。

外間的禁軍也是一愣,待看清楚出來的人是誰后,頓時慌了手腳。持弓的連忙收起大弓,拿劍持戈的慌忙將劍首戈尖向天,本來嚴整的軍陣霎時亂成了一團。

所有人單膝跪地,恭敬的道:“參見陛下!”

劉辯深吸一口氣,微微鎮定下來后道:“朕,是大漢的天子,諸位皆是大漢忠心耿耿的戍衛,無需慌亂。平身吧。”

“謝陛下!”

待到禁軍的心情也稍稍平靜,劉辯大聲道:“所謂閹官謀反之事,純屬子虛烏有!大將軍何進居功自傲,野心勃勃,圖謀不軌!今日更是殿前威逼君王,意圖封公建國,是以朕下令將其誅殺!

諸位是大漢的將士,不是何進的私兵!勿要被有心之人煽……”

話還沒說完,劉辯卻怔住了,隱隱約約的喊殺聲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丁原勃然色變道:“不好!應該是城中的大將軍部屬兵變了!”

所有人面色驟變,禁宮戍衛不是何進私兵,但外面那些人卻是。在禁軍這里劉辯還能強壓下去,但外面兵變已起,恐怕很難安撫士卒的情緒。

何太后色變道:“眾卿可有高見?”

袁紹蹙眉道:“城中士卒皆是何進私兵,受其私恩甚重,幾乎與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若告知其何進謀逆被誅,恐難服人心,為今之計只有先虛言安撫,之后再做處置。”

話沒有說透,但意思很明白,所有人都望向殿里的宦官。那些先前還做著榮華富貴美夢的宦官驟然大驚,好幾人伏地道:“陛下!太后!奴婢是奉太后旨意行事啊!”

劉辯心中有些不忍,不管這些宦官是不是為了榮華富貴,但終究是甘冒風險為他們誅殺了何進,這連半個時辰都沒到就要卸磨殺驢,實在是有些太過無恥了。

面厚心黑的何太后卻沒有這些顧慮,但面上還是一副不忍的樣子勸道:“這正是危難關頭,吾與天子也是別無他法啊。各位的鄉梓親朋,朝廷一定會好生對待,還望以大局為重。”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黑山既平,進跋扈日甚,自請入殿不趨、贊拜不名,又常言“天下無某,大漢不存。”

進囑光祿勛李儒為其請功,儒以伊、周比進,請以南陽、南郡、江夏凡三郡,封進楚公。

太后暗怒,遂于殿前暗伏閹宦,誅進于崇德殿,乃曰:“先為大漢太后,后乃何氏之女。孝元前車之鑒,吾不為之。”

——《后漢書·何進列傳》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