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二十章 帝與臣(下)

更新時間:2020-01-29  作者:明斷天啟
朝會的議題很簡單,百官也都心知肚明,位極人臣的大將軍不過是想借此功勞再上一步罷了。

如同先秦的丞相與君王,相權越大,則君權越小。何進的權勢越大,相應的,帝王權威也會減小。

如今的何進是大將軍、慎侯、錄尚書事,享贊拜不名、入殿不趨之權,在他之上君王之下的職位或爵位,那唯有丞相與封王封公。

高祖殺白馬盟誓,非劉氏而王者,天下共擊之。何進如今沒有必要強行去碰撞這條三百多年的金科玉律,那他的目的就很明顯了。

“自黃巾以來,匪寇猖獗,州郡離心,天下紛亂,社稷有傾覆之危;大將軍赤膽忠心,明見萬里,運籌帷幄,剿寇平叛,挽大廈于將傾,雖伊、霍亦無復加。

臣聞先王并建明德,胙之以土,分之以民,崇其寵章,備其禮物,所以藩衛天子,左右厥世也。今天下紛擾,正合忠臣效命,以衛君王,大將軍功高于伊、周,而賞卑于齊、晉,此不足以服天下人。

臣請陛下以荊州之南陽、江夏、南郡凡三郡,封大將軍楚公,以嘉其功,以服眾望。臣光祿勛李儒,謹奏。”

九卿之一的光祿勛,地位雖非極高,卻也是站在大漢朝最上層的一批人之一,他親自站出來為何進請功,足可見何進的勢在必得。

但太赤裸裸了,臣子如此赤裸裸的向君王邀功,甚至連賞什么都幫君王決定好了,實在是太過有違禮制。

所謂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君王賞罰自出于上,如今卻由臣子一一安排好了,這不能不說是莫大的恥辱。

劉辯的臉色已經漲紅了,他終究沒有太深的城府,只覺得這完全是在藐視他的權威。

南郡、南陽、江夏三郡,雖是大郡,但還不足以讓劉辯這般憤怒,他對這三個郡的重要性也沒有足夠的認識。但這種直白的輕視,卻讓他絕難忍受。

再看看滿朝公卿,竟無一人為他開口,怒氣爆棚的劉辯正準備站起身直斥何進,卻感覺到身邊的何太后拉了拉他的手。

瞥見何太后微微搖動的螓首,劉辯霎時間冷靜了下來,如今也唯有何太后的話能讓他聽進去了,只是他沒有注意到何太后眼中一閃而過的一抹歉意。

見劉辯神色驟然平靜,本來心情緊繃的大臣們也暗暗舒了口氣。大多數人是得過且過的,在何進還沒有觸及底線的情況下,很少有人愿意與何進撕破臉皮。

雖然憤怒的情緒抑制住了,但劉辯卻不想開口接話,一時冷場的朝堂讓人分外不自在,正當李儒準備硬著頭皮繼續進言,卻是何太后開口道:“大將軍功高勛著,理合封公建國,李卿之言甚合吾意,便依卿之奏吧。”

“伊尹輔佐成湯,開大商盛世,周公扶濟成王,定兩周八百,皆乃古之圣賢。臣微末功勞,分內之事,如何敢與先賢相比?還請陛下與太后收回成命,臣萬不敢受此封爵。”

按照標準的三辭三讓,何進也很是謙讓的推辭了一番。

然后在何太后的“堅持”之下,何進還是“無奈”的接受了封賞:“臣受先帝恩重,有托孤之責,本當效死命,不敢談勛賞。然天下之事,無賞不足以令萬民歸心,臣愧領君恩,定當盡忠職守,輔佐天子,中興大漢。”

一副君臣和睦的樣子,倒是讓其余幾位輔政大臣變成了泥塑木雕。

位在百官前列的劉虞和袁隗對視一眼,眼中皆閃過一絲憂慮。

侍立的侍衛雙手高舉著捧來了楚公的璽綬,還有冠冕、朝服。劉辯和百官有些訝異的側首看了何太后一眼。這很明顯是早早就準備好了,這對兄妹已經事先溝通過了?

轉念一想,何進確實沒必要冒險。若沒有事先溝通,而是貿貿然的在朝會上提出,一旦兩位至尊豁出去反對,那就只有撕破臉一途了,這對何進可是大大的不利。

封公建國,終于走到這一步的何進也是心潮澎湃。本以為自己該知足了,卻驀的生出一股更大的野心,既能封公,將來為何不能封王?乃至于……

這瘋狂的念頭剛剛浮現,便被何進強行按壓了下去。封公雖然也有所違制,但畢竟沒有祖訓禁止。而封王,僅僅一句“非劉氏而王者天下共擊之”,就能澆滅何進的念頭。

僅憑何進如今的功績,封公已是太過,只掌荊北三郡的閹割版楚公便是何進的妥協;若敢妄圖封王,那必然會引起天下群起而攻之的亂局。

胡思亂想只在一瞬間,何進站起身,很自然的任由侍從為他穿戴冠冕朝服,從今天起,他就是楚公,擁有自己封國的公爵。

這已是異姓臣子理論上能達到的極致了,僅憑楚公一爵,他便凌駕于其他輔政大臣之上,成為真正的眾臣之首。

在他之前,另一位封公的權臣叫王莽,爵名安漢公。

想到這里,百官神情復雜的看了看何太后與劉辯,心里五味雜陳。

正當百官哀嘆,何進志得意滿,劉辯低頭憤懣之時,何太后卻站起身來慢慢踱步而來。

這讓何進猛的一驚,本能的想低頭施禮,卻驟然感覺到四肢被緊緊束縛。

大驚之下,何進側首一看,幾名侍衛的頭盔之下竟是一張白面無須帶有一絲陰柔的臉,本來粘在臉上的胡須已經因為劇烈地動作而掉落在地。

“閹宦!”何進頓時大驚失色。朝會之上力求安穩,他嚴令閹宦上堂,而是以禁宮侍衛充任,這也是他安心進宮的緣由,卻不想侍衛竟然被人掉包,變成了閹人。

這動亂的一幕讓百官目瞪口呆,丁原等何進的親信猛的站起,伸手拔劍時才驚覺自己并無劍履上殿之權,如今只有赤手空拳。

又是十余名閹官跳了出來,卻是扮成了站在劉辯身后侍立的宮女。裙袖之中暗藏利刃,封鎖住了大殿出口。

何太后鳳目含煞,冷聲道:“眾卿,吾今日便看看,有多少人想隨何進建立新朝?一百多年前,孝元皇后面對莽逆無能為力,只能憤而擲璽于地,皆因縱容莽逆太過,以致養虎遺患。

前車之鑒有之,吾不會再犯這等愚蠢的錯誤,何進今日封公,明日便敢稱王,三五日后,吾便是下一個孝元皇后,大漢罪人!今日,吾便要親手將這個危險扼殺于此!”

說完,何太后竟從袖中摸出一把短刃。

“太后不可!”百官驚呼,卻懾于閹宦利刃而不敢上前。丁原等人驚怒之下憤而離席,空手與閹宦搏斗起來。

劉虞和袁隗滿心糾結,這時候已是你死我活之局,再讓何太后收手是不可能的了。袁隗面色隱隱有些驚怒,而劉虞則是有些欣慰,又忍不住哀嘆一聲。

眼見生死關頭,何進驚恐道:“某是你兄長!”

“此地,此時,無兄妹,唯有太后與逆臣!”

說完,閃著寒光的匕首刺入了何進的脖頸,鮮血噴灑,驚呆了滿朝文武。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