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百一十九章 帝與臣(上)

更新時間:2020-01-28  作者:明斷天啟
十一月十八日,功臣盧植還停留在冀州善后,楊鳳與黃龍等幾位黑山渠帥的首級卻是早早的就送到了雒陽。

所有人都知道,大將軍何進急了。借著蘇醒時鎮壓董卓的余威,靠著小皇帝和太后的愚蠢做法,何進在朝堂上一手遮天了兩個月。

但漢家的威嚴還在,愚蠢的作為可以用一句年幼無知來遮掩,天子的權威遠沒有受到傷及根基的動搖。

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多的大臣開始對何進的行為有了意見,認為其竊主威權,以臣欺君。

當這種意見漸漸成了主流,即便是何進也難以用強硬的手段鎮壓下去。何進迫切的希望能有新的功勞來加強他的權威,楊鳳和一眾黑山渠帥的首級就是最好的東西。

在大將軍何進的選賢用能,居中調度之下,漢軍擊敗了橫行河朔五年的黑山巨寇張燕,斬殺黑山校尉楊鳳等一眾黑山軍高層,這確實是莫大的功勞。

為了盡快將這份功勞轉化為威權,何進顧不得等盧植回來,甚至為了不讓盧植搶風頭,默許了他繼續領兵在外,可謂是下了血本。

這一系列舉動的成果終于到了收獲的時候,饒是何進這些日子城府漸深,也有些控制不住激蕩的心情。

站到了三百年炎漢的對立面,何進此前精心打造的人設很快便土崩瓦解,從前那些依附于他的士人也大多選擇了離開。

何颙、逄紀、邊讓等等皆已與他陌路,唯有陳琳等寥寥幾人還站在他這邊。

在他醒后,堅定站在他這邊的袁紹,也漸漸與他形同陌路。士人立身的根基在名望,何進終究沒有足夠的功勞讓他壓過漢室,他不過是又一個梁冀罷了,是以愛惜羽毛的士人們棄他而去也不足為奇。

但漸漸變成孤家寡人的情形已經快把何進逼瘋了,這孤注一擲的博弈就是他最后的底牌。

“大將軍,進宮要小心啊。”陳琳有些遲疑的勸諫道。

何進笑道:“無妨,孔璋你多慮了。宮中宿衛盡在我手,這兩個月來日日出入,可曾有險?某不擔心有人兵變,只憂心人心不附啊。”

何進說的確實有道理,他兩個月來每天都入宮朝會,也曾遇到過刺殺,但刺客卻連十步以內都難接近,堪稱無驚無險。

但陳琳只覺得此時心里一陣發慌,不知緣何而起,但見何進這般自信,他也只能把話吞進了肚子里。

畢竟進宮是必然的,不管是獻首于君前,還是朝議論功,何進都得親自主持。這個地點只能是在宮中,不可能讓天子出宮。

即將踏出府門,何進扭頭笑道:“孔璋,今日事畢,某也能稍稍安心一些了。然后清理一群蛀蟲,重肅河山。希望將來麟閣之上,你我皆有一席之地啊。”

麒麟閣,漢宣帝劉詢所立,其內紀念有十一位大漢中興功臣,第一功臣便是大司馬、大將軍、博陸侯霍氏,也就是霍光。

霍光功高勛著,然而其死后家人謀反被誅,麟閣之上也只能空留“霍氏”二字,不可記其名字。

“大將軍定能中興漢室,麟閣有名!”陳琳狠狠地點了點頭,大聲說道。

“宣大將軍、慎侯覲見!”

尖銳的嗓音讓何進有些不舒服,他本來并不怎么厭惡宦官,但與十常侍糾纏了幾年下來,卻也憑空生出不少對宦官的惡感。

在今日這個大喜的日子,聽見這尖銳的嗓音,難免有些追憶往事,影響心情。

但看在這小黃門很知趣的“贊拜不名”的份上,何進還是沒有發作。

昂首挺胸,入殿不趨的大將軍,與身后“趨步”前行的百官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身材高瘦的何進仿佛鶴立雞群一般威武,立于百官身前,昂首于至尊座下。

看著如雄雞一般昂首的何進,劉辯心里生出難以言語的惡感。若是在兩月之前,他與何進之間更多的是權力的紛爭,他對何進本人并沒有什么不滿。

但是這兩個月來,初嘗權力滋味的天子被打回原形,重新成了傀儡皇帝,只能依照何進的意思頒發詔書。

這種遭遇讓這名少年天子難以忍受,時間越長,他對何進的恨意也就越深。

少年人,心中并無太多的是非對錯之念,倒是唯我獨尊的性子刻入了骨髓,未曾想過自己此前的諸多錯誤,而是將一切怪罪到了何進身上。

就在前天,劉辯依照唐姬的建議,召見了守宮令荀彧。荀彧之妻為中常侍唐衡之女,與唐姬卻是族姊妹的關系,在劉辯無人可用的情況下,也就死馬當活馬醫的見了見這名年輕的守宮令。

一番交談下來,才學不深的、性子好動的劉辯倒是被荀彧給折服了,天南海北近乎無所不知,與他那位侍讀師父倒是有幾分相似。

在劉辯的感覺里,荀彧的所知的廣度似乎不及李澈,但是其深度卻遠非李澈可比。

最讓劉辯心焦的是,當他想請教時事之時,荀彧卻顧左右而言其他,不斷的轉移話題,始終不肯為他出謀劃策。

就這般一直堅持到了凌晨,似乎是感慨于劉辯的誠意,荀彧還是給出了建議,可那建議卻讓劉辯萬難接受。

“陛下,依臣之見,大將軍無異于大漢之擎天玉柱,有大將軍在,大漢的江山才能穩住。

至于一時之辱,且觀前漢宣帝,博陸侯統政六年,宣帝無一不允,更在霍氏毒死恭哀皇后之后,仍立霍氏為后,此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

陛下年歲尚幼,未曾威加海內,尚不及宣帝,何以強要以玉擊石?依臣愚見,可韜光養晦,任由大將軍清掃宇內。待到年歲漸長,自有智能忠義之士愿為陛下效死,屆時再行大事,豈不安穩?”

理智告訴劉辯,荀彧說的話很對。但感情上他卻很難接受。如漢靈帝所下斷語,劉辯輕佻無威儀。性子急而求快的劉辯根本無法接受這種見效極慢的計劃。

是以二人的會面最終不歡而散,荀彧也只是搖了搖頭,然后當面向天子辭官,掛印而去。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大將軍何進平董卓、剿黑山,威震天下,操持權柄。

天子聞彧賢名,乃召彧問對,彧進言曰:“昔者,宣帝幼而受制于博陸侯。霍氏猖獗,鴆殺元后,操持權柄。宣帝以天縱之資,堅韌之心,強忍大辱,立霍為后,此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

博陸侯逝,宣帝以雷霆之勢掃蕩群邪,誅滅叛逆,宇內為之一清,乃有中興之相。臣以為,陛下當效宣帝之姿,待歲長還政,自可重掌太阿。”

天子不悅,彧乃嘆曰:“先帝明見。”遂辭官歸鄉。

——《季漢書·列傳第二》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