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六十五章 雒陽終局(上)

更新時間:2020-01-03  作者:明斷天啟
這世間之事,很多時候就是套娃,甲猜中了乙,乙猜中了甲猜中了乙。

一環復一環,多猜少猜都是大問題,非得要恰恰精準的猜中,才能做出應對。

這在戰爭中更是如此,所謂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兵家之事素來為國家根本之事,兵兇戰危,更別說雒陽城里還有公卿、有皇帝、有太后,這萬一出了問題,那可不是普通的戰敗。

臨危受命的丁原只覺得一根重擔壓在了肩上,劉辯將決定權交給了他,看似是信重和恩寵,實則是責任的轉嫁。

這等大事,他一個執金吾如何敢做決定?袁紹也能理解丁原的難處,若堅守不出,萬一函谷關真的沒了,內外交困,丁原還不如董卓會用兵,那還真不一定能守住。

可派兵出擊,若勝了還好說,若戰敗了,雒陽城便是董卓砧板上的肉,隨他怎么拾掇。

他輕聲道:“太后之意,是派大將軍所部與羽林軍出戰。”

丁原氣極反笑道:“這時節了,還搞黨同伐異?這是欺侮大將軍昏迷不醒?我看董賊那篇檄文,還是有幾分……”

“建陽兄,慎言!”袁紹連忙喝止了丁原,副帥口出悖逆之言,是會動搖軍心的。

丁原也猛然怔住,他脾氣素來暴烈,這時候才反應過來,袁紹和他可不是一條心。

“建陽兄安心,紹不會說出去的。”

丁原欲言又止,只是恨恨的一拳打在城墻上。此時董卓軍已然鳴金收兵,只待積蓄力量,遠處的士卒都在偷瞥主帥與副帥,見狀不免心里生出幾分擔憂。

“建陽兄,還需早做決斷,天子那邊拖不得。審問的那些俘虜確定沒有謊言相欺?”

“分而審之,刑撫并用,其言語并無矛盾之處。”

袁紹遲疑道:“那恐怕……”

丁原在城墻上來回走了幾步,忽的眼前一亮,斷然道:“有法子了!”

“計將安出?”

“讓那叛主悖逆之徒為前鋒,先行沖擊側翼,我等且觀董賊中軍的反應!”

叛主悖逆之徒,自然便是呂布呂奉先,袁紹對此人自然沒有好感,但其是何太后棋子,卻不好隨意處置,袁本初為難的點點頭:“便依建陽兄之言,紹這便去進言。”

雒陽城北,呂奉先騎在高頭大馬上,一身明光鎧,手持一桿三丈七的馬槊,端的是威風凜凜。

但刀削斧鑿的面孔上卻是愁眉不展的神情。白波側翼也有數千人,而他麾下不過千人,也不是什么精銳之屬,貿然沖擊數千人的軍陣,難免會死傷慘重。

但朝廷命令已至,若不從命,側翼的北軍和幽州精騎恐怕會轉瞬間先殲滅了他。

呂布倒是不怎么擔心自己的安全,陣中殺幾個來回都是無妨,但自家兵力嚴重受損的話,以后在太后那的分量就會大減。

想了想,他咬牙道:“成廉、魏越,帶上那五十精騎,隨我沖鋒。其他人后面跟上!”

五十精騎是呂布的核心力量,俱是全身甲胄的騎士,騎術精湛,武藝高強,隨他在北疆陷陣殺敵無算,呂布卻是打算先行突破,攪亂陣型,以最大限度保全普通兵士。

作為呂布的親信,成廉和魏越也都是驍勇之將,聞言只是咧嘴一笑,將本部五十精騎拉了出來。

“有近一年沒這般馳騁過了啊……”呂布輕撫馬首,忽的發出了感慨。自隨丁原駐孟津,他再也沒有馳騁疆場,此時要沖擊軍陣,竟忽的涌出一陣熱血。”

成廉獰笑道:“且試試這幫白波匪的手段。”

呂布輕輕頷首,稍稍整理了下甲胄,隨即馬槊一揮,喝道:“兒郎們,隨我沖陣!”

董卓軍右翼,也就是面對北方的白波軍,由楊奉親信韓暹統帥,當斥候探查到北城漢軍有移動時,韓暹也發現了遠方的滾滾煙塵。

作為久經沙場的巨寇,韓暹自然能一眼看出大約有多少人來襲,他不由自主的嘀咕道:“莫非真個中計了?”

搖搖頭,他大笑道:“天降的功勞!區區五十騎也敢沖陣,讓這些朝廷走狗見識見識我們的厲害!”

被派到韓暹身邊作為副將參謀的是董卓大將徐榮,他凝神觀望了一陣,連忙勸道:“來者當是呂奉先,此人武勇過人,但并不被漢廷信重,當是試探之舉,韓渠帥應以固守為先。”

韓暹本想揮師掩殺,硬碰硬擊破呂布,聞言皺了皺眉道:“不過五十騎,徐將軍太過謹慎了。”

“此人以驍勇聞名并州,雖然人品低劣,但武藝絕非尋常。韓渠帥,楊帥當日說了,要以穩為先,待入了城,什么功勞都是虛的啊。”

眨眼間呂布便要迫近軍陣,韓暹猶豫了片刻,終究不好違逆董卓和楊奉的意思,再加上手中兵馬終究有些問題,只能下令結陣防守。

榮又進言調遣徐晃所部上前,言稱呂布武勇非常,若被其一擊鑿穿,難免軍心不穩。

陣型剛剛擺好,一馬當先的呂布已然沖到了陣前,揮槊擊飛來襲的箭雨,看著眼前的盾陣戈林,呂布輕蔑一笑,俯身一槊刺出,瞬間將盾陣沖出一個口子。

沖入陣中的瞬間又橫槊一掃,將這一區域掃的七零八落,后續的成廉等人也乘勢沖了進來,一時間讓軍陣騷亂不已。

但呂布也遭到了陷陣,似是專門為其準備的一道道參差的絆馬索阻住了去路,險些讓其墜馬。其身后的精騎更是轉瞬折了十余。

再掃到周圍諸陣漸漸靠攏,其法度森嚴至極,這讓呂奉先目眥欲裂,大喝道:“回馬!”

鑿穿一陣的精騎瞬間整齊劃一的勒馬轉向,在諸陣合圍前隨著呂布一起沖了出去。

剛剛趕來的徐晃嘆道:“可惜了,先生臨走前留下的陣勢,竟讓他跑了。”

東城墻上,丁原皺眉道:“董賊軍中有能人啊,這是專門為那狗賊以及幽州精騎準備的陣勢。騎軍恐怕不能擅用了。”

“呂布舍不得自家兵馬,以精騎沖鋒,合該有此報。”

袁紹有些不以為然,這時候騎兵若非達到一定數量,小部精騎還是以騷擾和亂陣為主。似呂布這般仗著武勇強突,確實在找死。

“不過也探出董賊底細了,方才中軍一陣騷動,旌旗不穩,其反應還不如白波,可見卻非精銳。這種乍亂最是容易暴露真相。”

“如此,建陽兄認為可戰?”

丁原苦澀的道:“實言相告,觀陣觀軍,本官確無把握守住十幾日而不失陷城墻,董仲穎……確實比我強。若百官能接受在城中堅壁清野抵擋,那自是不建議進軍。”

袁紹輕輕頷首,拍了拍丁原的肩膀,轉身向宮中行去。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卓攻雒陽,呂布與親信魏越、成廉,帶精騎數十,飛突沖陣,探卓虛實。詡惡布屢屢叛主之行,留陣以御,布險喪陣中。

——《季漢書·列傳第四》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