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六十六章 雒陽終局(下)

更新時間:2020-01-03  作者:明斷天啟
一支軍隊的實力參差不齊乃是兵家大忌,混合的部隊哪怕兵多將廣,也很容易產生短板效應。

人有從眾心理,當軍隊里人人效死之時,哪怕再膽小的個人,也會不由自主的被氣氛感染。

反之,當軍隊里有一支部隊接敵即走,亦會帶來不可估量的后果,讓精銳部隊也產生動搖。

是以丁原拒絕了何太后所言的混合出兵,而是以三千西園軍自中東門而出,何進所部三千人自南邊開陽門而出,輔以北門的北軍與幽州精騎,三路進襲。

翌日,城墻上換防的公卿家兵等雜牌部隊艱難的擊退了董卓軍,當董卓營中鳴金收兵之時,中東門大開,大漢朝最精銳的西園軍突了出來。

這支部隊自上而下皆著全身鐵鎧,軍容齊整,刀劍鋒利,當他們集合在一起沖鋒時,正在鳴金收兵的董卓軍頓時陷入了混亂。

而當漢軍沖破何苗部軍營時,董卓的中軍竟然開始轉身逃跑,連絲毫接敵的勇氣都沒有。

見其未觸即潰,領兵的吳匡大喜,揮劍號令全軍沖鋒,與此同時,兩翼的董卓軍也迎來了北軍與何進所部的沖擊。

眼看勝券在握,吳匡一馬當先的沖進了董卓的扎營地,只見滿地的糧草還有冒著炊煙的鍋爐都被棄之于地,吳匡再無疑慮,繼續帶著軍士追擊。

城墻上的丁原見吳匡勢如破竹,也暗暗松了口氣,只覺得再無變數。

然而當西園軍大半突入董卓大營,前鋒即將沖出的時刻,左右兩翼的白波軍竟分出一部,人人點燃火把,往董卓軍營里擲去。

剎那間,火勢燎原,漢軍才猛的發現,營帳中竟然滿是茅草等易燃之物,烈火燃起,吳匡卻仿佛被一桶冰水澆了個透心涼。

他澀然前望,只見那些方才還竄逃不止的董軍,已經開始轉身,他再環顧自己的身周,卻只有數十親兵相隨。

城墻上觀戰的丁原身子直接一軟,癱倒在地上,袁紹也是怔怔出神,隨即猛然道:“盡發城中之兵,擊潰董賊兩翼!”

“你瘋了?”丁原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個素來俊雅有度的司隸校尉,難以想象這種賭徒之語是從他口中說出。

“這是唯一的機會!”袁紹眼睛通紅的喘著粗氣,他獰聲道:“若折了西園軍,損了北軍與大將軍部,這城無論如何都守不了了!還不如盡發大兵以做決戰!”

“太后她們不會同意的!”

“不需要她們同意!”

“沒有太后的同意,你調不動禁宮戍衛!羽林軍也是,大將軍昏迷,他們只聽太后與天子的!”

袁紹猛然一怔,他這才恍惚發覺何進的重要性。在何進昏迷之時,羽林軍與禁宮戍衛無所依從,在皇權的天然威嚴下,自然而然的只遵從皇命。

他這個守城主將,如今能調動的城中部隊竟然只有一堆雜牌軍,以這種軍隊出城打野戰,那是自取其辱。

“放棄吧,召令大將軍部與北軍進城,依著城墻繼續拖延時間!董卓主力既然在此,那函谷關自然沒有淪陷,再守一兩日援兵就到了。”

丁原苦澀的勸道,這樣或許能撐過一兩日,但作為主將與副將,他和袁紹肯定沒好結果。袁紹有家世,結局可能還好些,他恐怕是逃不了一刀了。

袁紹也泄了力氣,倚在城墻上不住地喘氣,他知道丁原說的沒錯,這是各方妥協的最好結局。但他就是不甘心,明明有更好的選擇,卻要因為宮中的兩人而放棄,司隸校尉又如何?終究做不得主。

丁原搖搖頭,喚來一名傳令兵,準備下令兩翼的漢軍撤兵。忽的,一名士卒急促的跑上城墻,他大喘氣道:

“稟報袁司隸、丁將軍,太后與天子帶著百官從上西門離開了!說是要……說是要巡幸長安!禁宮守軍和羽林軍也被帶走了!”

袁紹大步一跨,抓住那士兵獰聲道:“發生了什么事?只是折了西園軍,太后為何要跑!”

“城中已……已滿是流言,說西園軍被殲滅了,北軍與大將軍所部已經被包圍了。很多公卿都勸太后西巡長安,言稱這樣可以盡快與皇甫將軍會合。”

“這種愚蠢至斯的流言也有人信?”袁紹目瞪口呆。

丁原呆呆的道:“恐怕是太后她們在城墻上的暗線回報了西園軍覆滅的消息,驚慌失措之下,驟聽這些流言也難免不加辨識。”

“大司馬與太傅呢?還有司空,他們沒阻止?”

“太傅與大司馬盡力勸阻,急怒之下暈倒了……司空也說這樣對陛下最好。”

袁隗和劉虞都是一大把年紀了,忙了兩天兩夜,又都是潑天的大事臨頭,本就已經恍惚不已,今日又在殿上一通雄辯,急怒攻心之下雙雙暈倒。

袁紹此時竟感覺無話可說,楊彪的話沒錯,這樣確實對天子的安全最好,留在城里難免有破城的風險,到時候再逃恐怕就

晚了。

不如乘董卓軍正在糾纏之時西逃,只需逃出一日左右路程,便能與皇甫嵩所部接上頭。

若函谷關還在董卓手里,憑借羽林軍與禁宮戍衛,自關后襲擊,也能拿下這座雄關,放皇甫嵩入關。

可這卻是失了人望啊,棄都而走的天子,那威望恐怕瞬間便跌至谷底。再加上拋棄了近萬將士和雒陽百姓,大漢的江山可以說又要遭到猛烈的動蕩。楊彪難道看不到嗎?

是不想逆了公卿和天子的眾意,還是有別的想法?

丁原這時澀聲道:“袁司隸,你帶上人先走吧,多些人手,天子那邊也安全些。”

“建陽兄,你……”

“本官用兵無能,守城不力,合該有此結局。天子可保身為先,大漢的將領卻要與士卒同在。袁司隸你只是個掛名的統帥,沒必要在這里犧牲,你的戰場在朝堂啊。

呵,本官本該強行將你留在這里的,為大將軍計是該如此。可這兩日倒是對你有了不同的看法,你這樣的人物,不該為了一些愚蠢的決定送命!

袁司隸,原最后勸一句,與大將軍合力吧。若月前你們便鼎力支持誅除董卓,安有今日之禍?”

顫巍巍的丁原扶著腰間之劍,一步步向城墻下走去,其親軍緊隨于后,同時唱起了《秦風·無衣》: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城墻上戍衛的士卒面面相覷,他們都是公卿的家兵,這時候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忽的,一名士卒憤然以戈戳地,怒道:“勞什子家兵乃翁不干了!隨丁將軍上!那幫子崽種都把俺們扔下了,你們還要追上去?”

說罷,便大步向著丁原追去,沉寂了片刻,又是幾十個人跟了上去,臨別前瞥了不動的人一眼,轉而又激勵了一批人。

丁原這大半天身先士卒,帶著親兵四處救火,可以說這里面不少人都受了他恩惠,慨然犧牲的氣氛感染下,竟有半數士卒愿意隨他接敵。

袁紹茫然的握了握自己的寶劍,轉頭看了看自己的親衛,看到他們眼中緊張的神色,不由得澀然道:“放心,本官還沒有赴死的勇氣,至少現在沒有……”

扶墻起身,袁紹蹣跚著走到墻邊,遙望那巨大的絞肉機,和沖天的烈火,不由得嘆道:“這天下,今后這樣的場景恐怕少不了了啊。”

正待轉身,卻見又是一名傳令兵趕來,滿臉喜氣的道:“袁司隸,羽林軍與禁宮戍衛都回來了!”

袁紹一怔,急道:“天子下令反擊?”

一道沉穩而又透著絲虛弱的聲音傳來:“是某下的令。”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卓令中軍暗散旗幟以誘,假言函谷關已失,原等以卓軍精銳不在,開城決戰。卓暗布茅草等物,施以火計,殲漢軍先鋒。

紹欲傾力而戰,天子攜百官西巡,紹乃大悲。會進醒轉,勒令兵馬反擊,遂大破卓軍。

卓大笑曰:“此天亡我,非戰之罪!”遂力戰而亡。

——《后漢書·董卓列傳》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