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五十二章 肉食者鄙

更新時間:2020-01-03  作者:明斷天啟
何苗這時節也回過了神,發覺自己好像是做了蠢事,死死的將頭伏在地上,只希望自家妹妹和外甥能拉上他一把。

劉辯也是被何苗的行為氣樂了,總算是定下了神,終究還小,在面臨這些突發情況時比不得何太后鎮定。

“母親,且先等等,想來大司馬很快便會遣人來報。”稍稍安撫了下何太后,劉辯又大聲喚來了親信侍衛。

待到那腰大十圍、神情漠然的侍衛走了進來,不是許褚又是何人?

“許卿,且先將車騎看住,朕與母親的安危就拜托你了。”劉辯對許褚的態度很好,許褚與都中公卿無牽無掛,可謂是真正的“純臣”,又兼武藝絕倫,正是他急需的人才。

“請陛下放心。”

許褚抱拳回應,隨即像提小雞一樣將何苗一把抓起,丟在了一邊。何苗這時也不敢擺車騎將軍的威風了,任由小小侍衛將自己提來丟去。

何太后這時也驀的想起了什么,語含喜意的問道:“今日華太醫可有隨百官同行?”

劉辯先是一怔,隨即轉頭看向許褚,許褚又是言簡意賅的答道:“有。”

何太后與劉辯仿佛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下一般,這時候也只能自我安慰,何進沒有出事,華佗將何進救了回來。

等待的時光總是很煎熬,尤其是在等待攸關自己性命的消息時,時間就更難熬了。明明只過了大約一炷香時間,殿內三人卻仿佛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不住的抬頭望向殿門,等待外面的消息。

看到匆匆趕來的小黃門身后還跟了一個全身甲胄的將領,三人的心不由自主的提了起來,也只有許褚挑了挑眉,上前兩步擋在了天子身前。

“微臣鮮于輔,忝為大司馬長史,參見陛下,參見太后。”

“鮮于長史無需多禮,大將軍傷情如何?”劉辯還是沉不住性子,急切的開口問道。

鮮于輔抱拳回道:“回稟陛下,得華太醫妙手,大將軍傷情已然無大礙,只是失血過多,才昏迷不醒。如今由大司馬率百官停于城北五里。”

聽到何進無大礙,何太后和劉辯長松了一口氣,何苗卻是心情復雜,不知道該慶幸還是失落。

“大司馬何以不回京城?”心情松緩了,劉辯又發現了問題,劉虞為什么停在城外不走了?

何太后終究長了幾十年閱歷,略一思索后問道:“可是擔憂車騎將軍?”

鮮于輔瞥了眼角落的何苗,恭敬的回道:“正是,大司馬本待讓車騎一同進城,在陛下與太后面前分說個明白,可車騎卻匹馬奔逃,險些激怒了大將軍麾下兵士。

大司馬憂心車騎心有不軌,是以讓微臣先進城探路。”

聽完鮮于輔的話,兩位至尊的心頭火又上來了,何太后只覺得何苗實在太過不堪造就,冰冷的眼神掃過,讓何苗嚇得一抖。

何太后心里明白,鮮于輔這話說的算好聽的,為她避諱了許多,劉虞擔心的其實是何太后偏袒自家兄弟,才讓百官停留在城外。

想到這里,何太后溫言細語的對鮮于輔道:“鮮于長史且安心,汝回稟大司馬,吾與陛下絕不會偏聽偏信,讓大司馬速速回京,京城大局還要有勞大司馬穩定。”

鮮于輔看了看何苗那凄慘的樣子,略一琢磨,輕輕點頭道:“微臣遵旨。”

與此同時,城外的百官車駕停駐之處,百無聊賴的荀彧手捧一卷《春秋》,倚著馬車讀起了書。

他只是一個守宮令,這些事基本與他沒有干系,大事臨頭時連他叔父都參與不進去,他又能如何?

荀彧做事一向很認真,每做一件事必定全神貫注,是以就算倚著馬車,在人聲鼎沸處讀書,他依然很投入,袁紹走到他身前他也沒有發覺。

袁紹笑道:“文若,如此喧鬧,焉能讀書?”

荀彧這時仿佛才回過神來,他收起書卷,作揖道:“下官見過袁司隸。”

袁紹也往馬車上一靠,輕笑道:“文若還是這般迂腐守禮啊。”

荀彧肅然道:“禮者,萬事之基也。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班朝治軍,蒞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守禮如何便迂腐了?下官不解,敢請袁司隸解惑。”

袁紹抽了抽嘴角,無奈的道:“行行行,你荀文若不迂腐,是紹之過,荀君大人有大量,勿要怪罪。”

“下官區區守宮令,安敢在袁司隸面前稱‘大人’?此為禮崩,大過也。”

袁紹眨了眨眼睛,轉移話題道:“今日之事,文若以為如何?”

“袁司隸何不去與太傅、大司馬他們商討?下官區區守宮令,能有什么見解?”

“肉食者鄙,未能遠謀。”

“于下官而言,袁司隸也是肉食者。”

袁紹笑吟吟的說道:“所以不能遠謀

的肉食者來請教文若這個曹劌啊。”

荀彧微微一怔,旋即苦笑道:“袁公太過抬舉了。”

“王佐之才,怎么贊譽都不為過啊。”

袁紹誠心至此,荀彧也不好再做推辭,無奈的道:“事情了解的太少了,下官也難以做出準確的判斷。”

細若蚊蠅的聲音從袁紹那傳來:“刺殺董卓的兩人是北軍中候鄭公業安排的。”

荀彧一愣,反問道:“如此大事,袁公竟直言告于下官?”

袁紹雙手一攤:“既要請教,自然要誠意備至。再說文若是何等樣人?紹焉能信不過?”

荀彧深深的看了袁紹一眼,這事大家心里都清楚,鄭公業又不是袁公路,怎么可能背著何進做出這種潑天大事。

說不得背后就是何進指使的,大將軍指使禁軍暗殺朝廷大臣,這事可大可小,雖然對方是臭名昭著的董卓,但還是容易讓百官人人自危。

若何進還醒著,萬事好說,以他的權力地位,沒人敢多說什么。但如今何進昏迷,萬一被有心人拿來做文章,那可就不得了了。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卓為羽翼,苗益驕橫,進乃使禁軍刺卓于小平津。

——《英雄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