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五十一章 驚變(下)

更新時間:2020-01-03  作者:明斷天啟
雒陽南宮歷史悠久,自周公開始已有千余年,其中卻非殿更是長時間作為南宮主殿而聞名遐邇。

東漢開國后遷都雒陽,認為南宮有些太古舊,是以重新修葺。在漢明帝時期建起了富麗堂皇的新主殿崇德殿,取代了卻非殿。

但卻非殿依舊是南宮最重要的宮殿之一,劉辯啟用卻非殿來擺大宴歡迎劉虞回京,可以說是極盡榮寵了。

卻非者,卻天下之非,飽含著美好的祝愿。然而這祝愿似乎從來沒靈過,就像今天這般。

劉辯與何太后估摸好時間,正準備自殿后轉出來等百官覲見,卻聽人來報,車騎將軍何苗帶人沖進宮里,嚷嚷著要天子與太后做主。

宮墻之內自然不是何苗能隨意沖撞的地方,轉瞬便被拿下,等至尊發落。而何太后與劉辯對視一眼,大感不妙。

等見到衣冠不整、涕泗橫流,左臂還在滲血的何苗,兩人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何太后強自鎮定,厲聲喝問道:“堂堂車騎將軍,何以如此不堪入目?到底發生了何事?”

“太……太后,大事不妙了!他們刺殺了兄長,還栽贓到微臣身上,微臣冤啊!”說到最后,何苗又是一陣痛哭。

仿若晴天霹靂一般的消息瞬間將滿殿的人震的頭暈目眩,何太后身子一陣晃動,轉而怒喝道:“給他止下血,然后所有人都退下!若有只言片語傳出,爾等身家性命難保!”

侍立的侍從和宮女為何苗稍作包扎后連忙退下,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多給了一雙耳朵,心里俱是不安。

待宮中只剩三人,何太后看看仿佛癡傻了的劉辯,又厲聲喝問道:“大將軍如何了?難道……”

何苗這時候也稍稍清醒了些,抽噎著道:“微臣不知啊,只見到兄長身上一直流血,血流了一地。”

這時節了,一直對何進百般不待見的何車騎也是一口一個兄長,恨不得讓天下人都知道他們“兄友弟恭”。

何太后伸手撐住案幾,心里盡是煩悶、恐懼、驚訝、憤怒。她想除掉何進,早就有這想法了,因為她不僅是何氏女,如今還是大漢的太后,她不想做王政君,是以除掉何進勢在必行。但如今這時間點卻不對。

如今宦官遭受嚴重打擊,皇室幾乎沒有親信重臣,不得不召回遠在幽州的劉虞,這種情況下即便除掉了何進,最好的結果也就是誕生一個“袁進”或者“楊進”,一個不慎,恐怕要釀成大禍亂。

她的計劃是待劉虞回京后,用上年余時間蠶食何進的權力,再將其除掉,由劉虞與袁氏、楊氏三分權力,形成鼎足之勢。

至于面前這跪伏在地的兄長,何太后從來沒有信任過他,能力小、野心大,不堪大用,只能用來惡心惡心何進。

本來計劃進行的還算順利,何進如今頻頻受挫,仇恨也被何苗拉滿了,只待劉虞回京,何進的耐性快到極限時,何太后便會將何苗拋出作為棄子,略略緩和下關系。

如今卻告訴她,何進被人刺殺,生死不知?何太后幾乎轉瞬間便想到了后面可能發生的事,京城萬余兵馬暴動、天下震動,無數野心家會渾水摸魚,趁亂崛起。

而這時,何苗仿佛嫌何太后還不夠頭疼,又拋出一個勁爆的消息:“還有孟津都尉董卓,他也被人捅了兩刀。”

何太后已經沒有力氣發作了,心中只剩恐懼。董卓官位不高,區區比二千石,大漢如今每年都有不少這種級別的官員被匪民襲殺。

但他手上有兵,有幾千兵,這些兵還都在雒陽左近,在孟津這個雒陽的重要門戶里駐扎著。

一旦這些兵暴動起來,雒陽與河朔的聯系會被截斷,雒陽也有兵危之禍。

再想到之前是面前這人一力主張讓董卓駐守孟津,稱如此可以緩和朝廷兵力不足的困境,留有更多兵力拱衛京師。

何太后這時更是恨得牙癢癢,想拋開身份的拘束,上前一腳踹翻他。

劉辯此時稍稍緩過了神,疾聲問道:“大司馬呢?可曾見到?還有太傅、司空又在做什么?”

何苗掛著一張哭喪的臉說道:“大司馬已經過河,微臣走之前依稀聽到大司馬命令朱公偉帶兵盯死了孟津,不讓董卓所部作亂。”

終于有了一個稍稍好點的消息,何太后與劉辯暗自慶幸將劉虞召回的舉措,不愧是大漢的擎天白玉柱,確實是能臣。

心思靜了些,何太后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漠然開口道:“你方才說讓吾與天子為你做主?做什么主?莫不是大司馬認定是你刺殺了大將軍?”“砰!”

聲色俱厲,何太后一掌拍到案幾上,雖然反震的手發麻,但還是一副冷聲厲色的模樣訊問何苗。

何苗身子一顫,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顫聲道:“太后明鑒,陛下明鑒啊!絕非微臣刺殺大將軍,微臣與大將軍分屬兄弟,如何會行此大逆不道的弒兄之事?”

這話當然是鬼都不會信

,這兩兄弟不僅毫無血緣關系,更與兄弟情扯不上關系,是典型的有機會便插對面兩刀的表面兄弟。

“那你讓吾與天子做什么主?”

“是那天殺的吳匡,那賊廝竟然張口便栽贓說是微臣主謀的刺殺,還射了微臣一箭,微臣冤啊!”

何太后先是一怔,有些想不起吳匡是誰,劉辯輕聲提醒道:“大將軍親信裨將。”

旋即何太后勃然怒道:“若無憑無據,且不說吳匡會不會指認你,就算空口指認,你又何必逃竄?”

何苗臉上似哭似笑,澀聲道:“刺客襲擊的不僅是大將軍,還有太傅、司空、大司馬,獨獨沒有刺殺微臣,這是何等拙劣的栽贓手法啊!

可恨那吳匡自恃沙場宿將,卻連這等離間計都看不出來,一意要殺微臣為大將軍報仇,微臣只得跑了回來。”

何太后憤然起身,伸手指著何苗,修長的手指和身體一陣顫抖,怒罵道:“愚蠢!蠢貨!蠢材!蠢豕!”

劉辯也是忍不住以手扶額,早知這舅舅蠢,卻沒想到蠢到這般地步,就算是栽贓,目前也是你嫌疑最大,你卻轉身就跑,這嫌疑簡直突破天際了,挨上一箭確實不冤。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進部將吳匡素所親幸,向怨苗不與進同心,乃呼曰:“害大將軍者車騎也,士吏能報仇乎?”

進素有仁恩,士卒涕泣曰:“愿致死!”

虞恐兵變,乃阻之,苗欲奔逃入城,匡憤而搭箭射之,中其左臂。

——《后漢書·何進列傳》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