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五十四章 洞察人心

更新時間:2020-01-03  作者:明斷天啟
這幾十天來,不僅是袁隗,包括袁紹等人在內,袁氏全族做起了泥塑木雕,可謂是低調到了極致。

而今天袁紹竟然主動來尋,態度還如此低下,更將這等潑天大事相告,由不得荀彧不心生警惕。

荀彧面上不動聲色,嘴上淡淡的說道:“既然袁公這么說了,那想來刺殺大將軍的并非鄭公業?”

袁紹啞然失笑道:“鄭公業又沒得失心瘋,怎會派人行刺大將軍與太傅等大臣?不過有這一個消息,想來文若又能推出不少結論了吧?”

“想來鄭公業主持了刺殺董卓,所以在保衛職責上心生懈怠,在保護大將軍時遲鈍了些許,才釀成這等禍患。”

袁紹輕輕的頷首,話不能說明白,但大家都清楚,事實上應該是何進為了作秀來擺脫些嫌疑,強令士卒去抓捕刺殺董卓的刺客,才導致自己周圍出現空檔。

當然,這些話肯定不能拿到臺面上來說,官方最終結論可能就是荀彧所說的這般了。

袁紹輕聲笑道:“那文若可能推測出是何人主導了刺殺大將軍?”

“總歸不可能是下官。”

“紹也不會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微笑了起來,至于信不信對方的話,那就另說了。

袁紹走后,荀彧也沒了看書的心思,摩挲著下巴靜靜沉思。

刺殺董卓的是何進,那么事情就更復雜了,這種復雜的情況下,幕后主使所圖絕不僅僅是何進的命。

京城很可能會陷入混亂,覆巢之下無有完卵,荀氏也該做些打算了。

思考的時間過的很快,恍惚間似乎沒過多久,沉思的荀彧被人推醒,卻發現正是自家叔父荀爽。

笑瞇瞇的荀爽挑了挑白眉,說道:“大司馬下令回京了,文若不如與為叔同乘?”

荀爽是道德高隆的名士,又是比兩千石的侍中,是有馬車隨同的,荀彧卻是只能步行。

看了看荀爽的神色,荀彧輕輕頷首道:“多謝叔父。”

上了馬車,荀爽先是掀簾看了看外面,隨后輕聲問道:“文若可有高見?”

正襟危坐的荀彧點頭道:“不敢稱高見,但確有幾分見解。”

荀爽微微頷首,示意荀彧說下去。

“鄭公業主導刺殺董卓,叔父可知?”

“老夫是主謀之一。”

淡淡的話語,卻是驚人之言,但荀彧似乎早有所料,輕輕頷首道:“讓叔父去接大司馬,也是為了給大司馬心里留點準備。”

“可結局太過驚人,那點準備沒什么用處。”

荀彧也沒有問荀爽何時徹底倒向了何進,竟然參與到如此大事里面,有些不符合他的性格。

荀爽卻自顧自的說了下去:“董卓此人太過危險了,狼戾不仁、不修經傳,可謂是異類中的異類。其人屯兵于京師左近,正是大漢莫大的威脅,若是為了誅除他,老夫愿意支持大將軍。”

荀彧眼睛微瞇,這就對的上了,荀爽有名士的很多怪毛病,脾氣臭,看不起出身低的人,但他確實是忠心于大漢的。

對于董卓的威脅,很多人心里都有點數,袁氏選擇了作壁上觀,楊氏選擇緊隨天子,而荀爽的選擇卻是鏟奸除惡。

“大將軍對大漢的威脅,最多不過是區區梁冀,在這點上,老夫還是有識人的自信的。但董卓此人,很可能是王莽,甚至是趙高,兩害相權取其輕,不外如是。”

這位“碩儒”的神情很堅定,也很淡然,既是剖析自己的內心,也是在教荀彧處世之法。

荀彧默默點頭,繼而輕聲道:“知道此事的,除了叔父與鄭公業,還有何人?”

“還有陳孔璋與何伯求,負責行刺的是死士,除了我們幾人,再無他人了。連逄元圖他們都不知道。”

荀彧默然半晌后,幽幽道:“如此,彧有了一些猜測。”

“不妨說來聽聽。”

“可以說,假如沒有刺殺董卓之事,行刺大將軍他們斷無絲毫成功的可能,叔父以為然否?”

“不錯。”荀爽輕輕點頭,劉伯安他們連根汗毛都沒傷到,何進若非自己作,根本不可能被刺殺成功。

這些萬石重臣,一個比一個惜命,身邊的護衛俱是高手,等閑刺殺根本難以有所收獲。

“假定幕后主使者不清楚鄭公業準備刺殺董卓,也就無法預料到大將軍身邊會防御空虛,那么他主導刺殺的目的是什么呢?”

荀爽一愣,旋即面上皺成一團,如荀彧所言,今日刺殺何進成功可以說巧合因素占了很大一部分,按常理來說,正常人都清楚刺殺何進的難度有多高。

幕后主使還主導了這場刺殺,只能說其目的并非是刺殺成功,何進會被重創恐怕

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荀彧想了想,又問道:“今日大將軍所為……”

荀爽愣了下,繼而苦笑道:“當是大將軍自己臨場做的決定,‘關心’董卓的傷勢。”

“如此便將所有的線索串起來了,刺殺主謀的目的,就是將水攪渾!”荀彧一錘定音,異常肯定的說道。

聽到這個結論,荀爽不喜反憂,揉著眉頭苦笑道:“若是這種動機,那更是難以確定真兇了。”

“何車騎的嫌疑想來可以降低到最小了。”若真相如荀彧推測的一般,那作為被栽贓的對象,何苗的嫌疑確實比較小。

因為攪混水后,主使者必然要縮在幕后,靜觀局勢變化,不可能將自己置于局中。是以劉虞、袁隗、楊彪三人的嫌疑又大了幾分。

荀爽苦笑道:“可他自己的行為分明又是放大了自己的嫌疑。”

叔侄兩人面面相覷,也不知是幕后者太過了解何苗的性格,或者又是一場巧合?

“若是何車騎的舉動在其意料之中,只能說策劃者太過算計人心了,洞察人性至斯啊。”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公車征為大將軍何進從事中郎。進恐其不至,迎薦為侍中。

爽見董卓狼戾殘忍,必危社稷,乃與北軍中候鄭泰等共謀誅卓。

——《后漢書·荀氏列傳》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