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零六章 冀州刺史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中平六年,七月二十八日,雒陽城大將軍府內,李澈應邀而至,劉備卻是提前接了即將走馬上任的兗州刺史劉岱的邀請,故而未至。

何進搖晃著手中的杯子,神色比起之前好了不少,可見這些日子里何進的處境似乎是在轉好。

坐在李澈對面的還有一人,身長七尺有余,白面長須,兩撇八字胡,雙目炯炯有神,著寬袍大袖,幅巾束發。

這人姓陳名琳,字孔璋,乃是大將軍府主簿,才能卓著,頗受何進信任,之前便是他和曹操極力反對何進征召外軍入京。

只是有趣的是,歷史上陳琳后來投靠了袁紹,并做出了一篇名傳千古的為袁紹檄豫州文用以誓師討伐曹操,文中甚至將曹操三代罵了個遍,稱其為“贅閹遺丑”、好亂樂禍,言辭犀利,將曹操生生驚出一身冷汗。

陳琳本人也是建安七子之一,漢末文學界的代表人物,和那位被派到劇縣去送死的孔文舉齊名。

這幾個月來,李澈倒也跟陳琳有了幾分交情,此人文采斐然,只是有些過于趨利避害,與孔融那種頭鐵的人相比完全是兩個極端。

何進嘆了一口氣,幽幽道:“再過幾日,明遠、玄德也要出京了,某卻無法出城相送,故而邀你二人前來一會,權作餞行,卻不想那劉公山先了一步。”

李澈眼角抽了抽,何進當然不可能出城相送,莫說只是一介區區國相,就算是州牧刺史上任,也不可能由大將軍親自出城去送,這既是禮節問題,也是時間問題。何進每天忙得連軸轉,能抽出時間在晚上一會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有負大將軍厚愛,下官等人實在慚愧。”

何進搖頭嘆道:“罷了,畢竟是劉公山先行邀請,某又豈能怪罪玄德?且同為宗室,玄德與劉公山多多親近也是好事。”

劉岱也是頗為遠支的宗親,其先祖齊悼惠王劉肥乃是高祖庶子,且劉岱一脈也并非主脈,而是劉肥之孫,牟平侯劉渫之后。

其家族與皇室的親近程度,與劉備一脈比起來可以說是半斤八兩。只是他這一脈還出過些能人,劉岱之父劉輿做過太守,伯父劉寵甚至做過太尉,故而這較遠的血脈反倒成了優勢,讓劉岱一家頗受朝廷信重。

“劉公山應該是還想借著玄德的面子,與曹孟德拉拉關系。橋刺史這次離任可是頗有些不情愿,其大放厥詞,要給新任刺史顏色看看,這些事琳也有所耳聞。是以劉公山需要盡快拉攏各郡刺史,以壓制橋元偉。”陳琳面帶笑意,捋了捋自己的兩撇小胡子。

前兗州刺史橋瑁,乃是故太尉橋玄族子,其擔任兗州刺史已有數年,資歷不淺,其眼熱幾大州牧的權柄,本想著能再上一步,卻不想連六百石刺史之位都沒保住,“榮升”了兩千石東郡太守,是以頗為憤慨。

再加上其在兗州經營日久,幾乎將兗州視作自己私地,自然對來搶地盤的劉岱沒什么好臉色。

何進冷哼一聲,怒道:“一州一郡,俱是朝廷之地,又豈是他橋元偉的私地?州牧之位,實屬不得已而為之,安能輕易授人?其反倒對朝廷心懷怨望,著實可恨!”

“這些年來,由于各地匪患不斷,刺史的權力加強了太多了,堪稱有實無名的州牧,倒是助長了這些人的野心。”陳琳搖頭嘆氣,顯然對這種情況感到頗為憂慮。

刺史,“刺”為刺探、監察之意,“史”為御史之意,即派往地方進行監察的御史。然而隨著時代變遷,本無實權的刺史由于掌握了向朝廷上奏的權力,故而為郡守國相所憚,慢慢成為了擁有實權的地方大員。

尤其是在進入東漢以后,巡游不定的刺史有了自己的州治所在,事實上變成了一級行政機關;進入東漢末年后,天下匪患不斷,一郡之力難以抗衡巨寇,朝廷又授予了刺史糾合各郡兵力的權力,刺史真正變成了一方巨頭。

東漢有一個頗為滑稽的說法,若是朝廷看不慣一個刺史,最好的方法就是給他升官,如橋瑁便是,秩六百石的刺史“升官”變成了兩千石太守,由此可見刺史的名實不符。

“如今冀州尚無刺史,某些人也急了,催促不斷,希望盡快任命冀州刺史,甚至是冀州牧。”何進揉了揉眉頭,顯然很是頭疼。

陳琳拱手勸道:“大將軍,冀州必須要有刺史,黑山賊非一郡之力可抗,唯有以刺史糾集各郡兵力,方可鎮撫剿滅,這也是權宜之計啊。”

李澈面色復雜,他知道今天何進為什么會邀請他和劉備了,原來是在這里等著呢。雖然很不想頭上再壓一個礙事的刺史,但是顯然這不是他和劉備能置喙的。

何進能夠邀請他們,并征求意見,已經是放下架子了。

想到這里,李澈暗嘆一口氣,拱手道:“澈也認為陳主簿所言有理,冀州確實需要一名刺史。”

何進苦笑道:“如今朝廷爭執不斷,卻不知該任命何人為冀州刺史。不過明遠暫時無需擔憂,新任刺史大約要到年后才會上任,某會盡力爭取的。”

李澈輕輕頷首,何進的意思很明白,他會盡力派出自己一方的人擔任刺史,以免劉備被刻意刁難。若是一州刺史刻意想刁難一個郡守或國相,那簡直是太容易了。

然而如今何進從之前的交換中剛剛拿下了幽州刺史之位,若想再拿下冀州,恐怕難度不小。念及此處,李澈回想歷史,神情古怪的說道:“澈聽聞御史臺韓中丞乃是袁氏故吏?”

“不錯,韓文節確實是袁氏故吏。”何進有些困惑的答道。

“若事不可為,大將軍可盡力讓韓文節為冀州刺史。”李澈撫須輕笑。

以韓馥在歷史上表現出來的水平,要應付起來會容易不少,若是袁紹成了冀州牧,那才是災難。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韓馥字文節,潁川人。為御史中丞。李澈進言何進,舉馥為冀州刺史。

——英雄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