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零七章 道別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韓馥其人,在歷史上沒有太多的記載,更多是作為袁本初輝煌戰績的一塊墊腳石而出現。

此人性情懦弱,沒有擔當責任的膽魄,沒有政治敏感性,也不是什么忠義之臣,收拾起來沒有太多心理壓力。

例如其在群雄討董之時,甚至問出“助袁”還是“助董”的愚蠢問題,被麾下的治中劉惠怒斥。

荀諶僅僅數語,就能說動他在絕對優勢的情況下,鐵了心把冀州牧的位置讓給袁紹,幫助袁紹迅速達成了占據一州的小目標。

這樣一個人擔任冀州刺史,肯定比來一個德才兼備的大臣要好得多,畢竟劉備既然到了趙國,那么謀劃冀州這個古九州第一州就是勢在必行之舉。

何進有些不明白李澈的用意,但是陳琳似乎若有所思,笑道:“大將軍,此事可行,以韓文節之能,玄德與明遠應付起來也會容易很多。”

何進見陳琳也贊同,默默回想了下韓馥的情況。御史中丞秩千石,看似地位不高,卻是與司隸校尉、尚書令并稱的三獨坐。

然而韓馥這個負責糾察百官的御史中丞,在京城卻幾乎毫無存在感,完全沒有政績。

本該是百官眼中如厲鬼一般可怖的御史臺掌門人,卻像好好先生一樣,絲毫沒有震懾力,這樣一個人物若是去了冀州……念及此處,何進面色也古怪了起來。

“咳!明遠的建議某會審慎考慮的。”何進掩飾般的干咳了一聲。

陳琳笑道:“冀州是重州,人口稠密,冀州刺史的任命自然要慎重,若再有如王芬一般的野心之輩,朝廷顏面何存?韓文節溫文爾雅,才學不凡,正宜前往冀州撫民。”

何進連連頷首,笑道:“是極是極,孔璋所言極是啊,冀州離司隸如此之近,若是被如王芬一般的野心之輩篡取,那便是我等輔政大臣之過了。”

王芬,前前任冀州刺史,其聽信術士襄楷之言,認為天象不利于宦官,正是誅宦之時,于是陰謀聯通許攸等人,意圖趁靈帝北巡而廢立天子,最終事敗自殺。

有趣的是,他因術士觀天象之言而起意謀反,卻又因天象之說而敗。

九州春秋所載,北方有赤氣,東西竟天,太史令觀天象而上言“當有陰謀,不宜北行”,靈帝因此生疑,發覺了王芬的反意,派兵征討,王芬深感恐懼,因而自殺。

三人相視而笑,何進也因為解決了這個大麻煩而輕松了不少,笑道:“這冀州刺史可真是難選,冀州若如并州一般貧瘠,公卿們怕也不會爭的這么厲害。”

“哦?”李澈聞言,心里微微一動,并州牧董卓被擼了,如今并州無主,以何進的意思,新的并州主事人已經選出來了?

“今日廷議已經做出了決定,度遼將軍賈琮,加拜并州刺史。賈孟堅素以清廉正直而聞名,與諸位公卿聯系都不甚深,故而爭來爭去,倒是讓他撿了便宜。”何進搖搖頭,覺得有些好笑。

賈琮,字孟堅,東郡人士,其人素以清廉正直而聞名,且才能卓著。在王芬自殺后被任命為冀州刺史。其巡查郡縣時不依舊例掛帷裳遮擋,反倒是將帷裳掀起,以“遠視廣聽,糾察美惡”。

賈琮所至之處,郡縣長官望風而逃,僅有癭陶長董昭與觀津長黃就二人正常辦公,凜然無懼,一年時間便將冀州的風貌整肅了一遍,一時傳為佳話。

而他如今所擔任的度遼將軍,正是駐扎在并州五原郡,度遼營主要由被流放的罪人組成,與護烏桓校尉一起鎮守北疆,是大漢朝北部的重要屏障。

“大將軍似乎并不在意沒能掌控并州?”

何進笑道:“對于賈孟堅此人,某還是甚為敬服的。其不結黨營私,一心忠君愛國,他能出任并州刺史,是朝廷幸事。”

李澈輕輕點頭,何進此人在很多時候還是心胸頗為寬廣的,僅喜歡計較一個面子問題,只要不傷到顏面,他還是很有大將軍的氣魄的。

何進突然開口道:“某聽聞那王越已經辭去虎賁中郎的位置,決心跟隨玄德了?”

李澈拱手謝道:“正是,還要感謝大將軍所賜七星龍淵,否則王越也不會這么容易被招攬。”

何進擺擺手,笑道:“誒,明遠言重了。王越此人某還是比較了解的,脾氣又臭又硬,他若是會為了一把寶劍而追隨玄德,早就來某府上低頭認錯了。

此人好劍不假,卻不會為了一柄劍而勉強自己,定然是玄德折服了王越,他才會心甘情愿的離京。”

說完,何進頓了頓,又道:“王越之事也是某置氣造成的結果,身為大將軍,心胸卻不夠開闊,是某之過。玄德能帶他離京,也算他的造化,某不會干涉,明遠勿憂。”

“大將軍英明。”李澈真心誠意的稱贊道。何進能坦誠自己的錯誤,確實很不容易。

隨后,堂內陷入了難言的寂靜,陳琳察言觀色,起身笑道:“大將軍,琳還有事務要處理,先行告退。”

在陳琳退下后,何進嘆氣道:“哎,與明遠相識不過兩月,卻獲益良多,若無明遠與玄德,十常侍恐怕沒有這么容易伏誅,天子也多賴二位保全,真可謂是功勛卓著。

一想到幾日之后,二位便要出京,恐怕數載難以再見,某這心里著實難受。”

李澈也有些感慨,雒陽之行,離不開兩個貴人,一個是曹操,若無曹操舉薦,怕是連何進府上大門朝哪邊開都不知道,也休談進諫了。

第二個便是何進,雖然一開始何進存有利用之意,拿六百石黃門侍郎買了李澈的命,拿他當誘餌吸引張讓等人。但后來何進確實待幾人不薄,升官這么快,離不開何進的支持。

念及此處,李澈嘆道:“大將軍春秋鼎盛,我等也正是年富力強之時。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也終有再聚之日,愿大將軍多加保重。”

何進肅然起身,長揖一禮道:“山高水長,后會有期。愿君多加保重,牧民安邦,終成大漢棟梁。”

李澈起身鄭重回禮:“天下事難,萬勿心急,大將軍切記保重己身,愿大將軍功成畫麟閣,得償所愿,中興漢室。”

禮罷,李澈輕輕頷首,大步走了出去。何進微微抬手,卻又緩緩放下,幽幽長嘆了一口氣。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於是陳蕃子逸與術士平原襄楷會于芬坐,楷曰:“天文不利宦者,黃門、常侍真族滅矣。”逸喜。芬曰:“若然者,芬原驅除。”於是與攸等結謀。靈帝欲北巡河間舊宅,芬等謀因此作難,上書言黑山賊攻劫郡縣,求得起兵。會北方有赤氣,東西竟天,太史上言“當有陰謀,不宜北行”,帝乃止。敕芬罷兵,俄而徵之。芬懼,自殺。

——九州春秋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