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零五章 劍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推開那破爛的大門——眼前是一座破爛的院子,院墻、屋墻、地面,到處都是劍痕,仿佛這里曾經是一片戰場一樣。

李澈抽了抽嘴角,感覺狀態更不好了,這是個什么瘋子啊?自己家都這么造作?按照武俠小說的一般套路,這種人就是眼中除了劍,啥都沒有。

性情應該是冷厲、狂傲,李澈不覺得自己的亭侯身份能換來對方的手下留情,看來今天破相是在所難免了。

三人進了院子,還是沒有人出來,只是能聽到那越來越大的鼾聲,很快便聲如雷鳴一般。

劉備站在屋外,中氣十足的大聲道:“涿郡劉備,求見王君。”

李澈有些意外,劉備這是屬于對癥下藥嗎?還是說歷史上去見諸葛亮,他也是這樣把諸葛亮鬧醒的?

“擾人清夢,滾!”

屋內一點寒光閃過,一把短劍破空而出,直直向著劉備而去。

劉備似乎早有準備,剎那間拔劍、上挑、收劍,一氣呵成,將短劍挑飛,插在了五步以外。

“咦?有點本事。”屋內之人以饒有興趣的語氣說道,隨即大笑道:“那再試試這招。”

只見一把長劍“唰”的飛了出來,來勢與速度遠非方才短劍可比,劉備也神情凝重,持劍格擋,長劍彈了回去,李澈卻看見劉備的手臂開始微微顫抖。

這時,屋內走出一人,伸手接住了彈回的長劍,笑道:“兩招已畢,這是第三招,當心了!”

劍自上而下的斬落,劉備凝神格擋,卻見其微微變招,斬擊變成了刺劍,直直對著劉備的肩胛而去,這一下讓劉備有些猝不及防。

劉備微微下沉肩部,試圖避開刺擊,繼而舉劍上挑。來劍又一變招,轉為下劈,其勢大力沉,硬生生壓下了劉備上挑的劍,劃開的肩部的衣服,留下了一道血痕。

李澈與呂韻面色大變,即便是劉備也接不下這人三劍?劉備武藝雖然不算頂尖,但就算是關張,也別想三招拿下劉備,這人竟如此厲害?

那人收劍而立,笑道:“閣下練的是殺人劍術,比斗起來確實有些放不開手腳,王某又是全力施為,勝之有愧。”

李澈聞言,方才舒了口氣,這又不是武俠世界,哪能蹦出這么個變態,就算是演義里的呂布,也別想三招拿下劉備啊。

劉備還劍入鞘,搖搖頭嘆息道“便是全力施展,在下也必敗無疑,王君不必如此自謙。”

“閣下一看便是朝中貴人,倒也確實無需虛名累贅,在下王越,不知有何指教?”王越一笑,默認了劉備所言。

李澈上下打量這位劍道宗師,身高大概七尺五分,與劉備相若,穿一身短衣大袑,白巾束黑發,略有銀色。

面上卻很是不修邊幅,可以看出五官頗為不差,但由于太過邋遢,顯眼的卻只有那一雙劍眉星目。

“在下劉備,字玄德,涿郡人士,攜友到訪,未及遞帖,還望海涵。”

王越哈哈一笑道:“在下不治經典,學問不高,劉君不用這般文縐縐的。來拜訪王某也不需要什么拜帖,會劍就行。”

“王君快人快語,劉備佩服。既如此,備便直言了。王君一身本事,卻在雒陽為一虎賁,碌碌終生,豈不可惜?備將遷趙國相,特來邀王君北上,河朔多人杰,王君亦可趁此機會一會河朔劍師,如何?”

王越不置可否,上下打量劉備,笑道:“劉君可知王某之事?”

“不過是些許小事,大將軍早已不放在心上,王君大可放心。”

“呵,不愧是京中新貴劉玄德,與那何遂高甚是相好啊。”王越語含譏諷的笑道。

劉備搖頭否認道:“王君本就只是一些言語小過,大將軍又非睚眥必報之人,自然不會揪住不放,這卻與備無甚干系了。”

“你本就是來招攬王某,卻又直指王某有過?”

劉備坦誠直言道:“謊言相欺毫無意義。言語中傷雖是小過,但終究是過,只是閣下所受懲罰太過,這又是朝廷之弊了。”

王越失笑道:“你不該練殺人劍,應該練君子劍。”

“天下紛亂,匪寇橫行,民不聊生,殺一為救百,君子之劍,救不了天下。”

王越摸了摸自己那凌亂的胡子,笑道:“有趣,劉君這樣一說,王某很是心動啊,畢竟在京城過的這般悲慘,去了趙國總歸是要好上不少。”

劉備搖頭道:“今日備與明遠來此,朝中百官便會明白大將軍之意,以王君之才,即便是留在京中,也能飛黃騰達。”

“你……”王越有些愣住了,這還是來招攬的嗎?能在京城過好日子,哪個傻子會陪你去趙國遭罪?

“逼不得已的選擇,遲早會后悔,那時必然有不忍言之事,備更希望王君能心甘情愿的隨備北上。”劉備肅然道。

呆愣了半晌,王越插劍于地,肅然拱手道:“越愿隨君北上,任由驅策,絕無二心!”

劉備卻沒有應下,又問道:“王君不用問過家人嗎?”

王越越發滿意了,笑道:“越一人獨住,無有家人在雒,只需辭掉這虎賁中郎即可。”

劉備笑著拉住王越的雙手,道:“得王君之助,備如虎添翼矣。”

李澈目瞪口呆,這還沒用上七星龍淵呢,劉備就把人拉來了?

王越瞥見李澈的神情,對劉備笑道:“劍者,百兵之君,既是君王,亦是君子。運劍之時,人之本性顯露無疑。閣下雖使殺人之劍,卻謹慎有度法,以仁心御殺劍,此乃明主,故而越愿隨之。”

李澈忍不住問道:“王君所練又是什么劍?”

王越笑道:“王某所練,既非君子劍強身健體、修身養性,亦非殺人劍征戰疆場、奪命追魂。僅只一個‘劍’字,無有功利。”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李明遠與王越論劍,越稱天下有君子劍,強身健體、修身養性;有殺人劍,征伐疆場、奪命追魂,明遠所練,是為君子之劍。

明遠問越所練何劍,越笑答曰:“僅一‘劍’字,無有外物。”

時昭烈在座,笑問曰:“吾所練何劍?”

越對曰:“此天子之劍,若始皇帝之持太阿,高祖之斬白蛇。”

——世說新語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