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零二章 濟陰太守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中平六年,七月廿五,奮武將軍、濟陰太守曹操即將離京赴任,李澈、劉備一行人自然出城送行。

雒陽城東郊長亭內,曹操、劉備、李澈,三人在座,曹操舉杯笑道:“操獨居京師,少與人來往,臨行之際還有摯友相送,誠為快事,當滿飲此杯。”

曹操從中平元年出京討伐黃巾,一直到去年,也就是中平五年,才應召為典軍校尉而回返京城。在京城也是深居簡出,少有與人來往。

三人飲罷,李澈笑道:“曹公這去處可比我等好上太多了,唐堯故地,天下之中,可著實讓人羨慕啊。”

濟陰郡,屬兗州刺史部,位于雒陽城東八百里外,約有六十余萬人口。古稱陶丘,為唐堯最初的封地,是以堯帝亦有陶唐氏之稱。

此地扼菏、濟之要,據淮、徐、寧、衛、燕、趙之脊,素有“天下之中”的美稱,比起劉備那可憐的趙國,確實是好上太多了。

曹操失笑道:“若有可能,操亦想與玄德一換。兗州總體來說沒有大的匪患,對于操來說無甚用武之地,而玄德之能恰可盡展所長。而冀州黑山,呵,操早就想會一會那平難中郎將了。”

雒陽城東邊的幾個州,除了青州以外,兗、豫、徐三州的賊寇都已經大體平定,乍看之下,只剩零星賊寇需要一一剿撫,對于一個可以統兵幾千的將軍來說,著實沒什么難度。

李澈想了想,還是隱晦的說道:“曹公還是要防著些青州方向的賊寇,青州黃巾擁眾百萬,未必比張燕容易對付。”

劉備也勸道:“小心無大錯,一方安寧系于孟德兄一身,若有差池,便是生靈涂炭,孟德兄勿要小覷了賊寇。”

曹操擺擺手,笑道:“操亦是上過沙場的人,也做過一方國相,事情的輕重還是明白的,賊寇雖號擁眾百萬,實則多為老弱病殘。便是青壯,也多是些民夫之流,如何能與精銳相抗衡?玄德、明遠,你們過慮了。”

劉備皺皺眉,還待再勸,卻見李澈搖搖頭,也只能暗嘆一聲。

青州黃巾確實多為老弱病殘,若認真對待,要擊敗也不是什么太難的事。可曹操這意氣風發的樣子,難保不會如歷史上的兗州刺史劉岱一樣,直接扛正面,那結局就難說了。

不過曹操終究比劉岱能力強得多,吃上一次敗仗也沒什么,而且……雖然劉備或許還沒有這種意識,但是從外放開始,曹孟德事實上便是劉備的潛在敵人了,不說費盡心思削弱他,起碼也不能去資敵。

盡到朋友之誼,勸上一勸,已經是仁至義盡了。至于曹操這順風浪翻天的毛病能不能改,那也是他以后的帳下幕僚們考慮的事。

曹操見兩人不再勸說,哈哈一笑,又斟酒舉杯,談天說地的聊起了各種風俗見聞。

之前還言笑晏晏、推心置腹的三人,今日卻個個心事重重,曹操恐怕也是這樣,因此疑心病甚重的他才沒有把李澈與劉備的勸告放在心上。恐怕他心中還在懷疑兩人的用意。

這還是尚無利益沖突的時候,只是作為人杰的三人對未來的一種預感。等到幾年后,真正有了沖突,那時節恐怕真的要反目成仇了。

就如同如今的曹操與袁紹一樣,少年為友,肝膽相照,如今卻形同陌路。

正想到這里,卻見曹操與劉備神情一變,李澈循著二人目光看去,只見一匹白馬向著長亭而來。

馬上之人身高約有七尺八分,白色襜褕,幅巾裹發。及至近前,見其姿貌頗有過人之處,俊而雅,威且和,長髯及胸。衣著雖簡,其人不凡。

亭外的關張二人本要上前攔阻,卻被夏侯兄弟攔下。亭中的劉備與曹操霍然起身,李澈也隨之而起,心中已有了幾分揣度。

只見曹操長笑道:“本初兄執掌司隸,事務繁忙,如何還有時間來此?”

來人正是四世三公,天下名門,如今的司隸校尉袁紹,袁本初。

比起姿貌短小的曹操,身材高大,姿貌有威儀的袁紹顯然更為讓人矚目,其將馬韁遞給夏侯惇,隨后淡淡一笑道:“一行可見兩位舊友,紹如何能不至?”

“本初兄,備失禮了。”劉備也是感慨萬千的向這位已經十幾年沒見的故友作揖行禮。

“袁府大門常開,卻不見玄德登門,玄德確實失禮了。”袁紹走進亭中,絲毫不客氣的斥責道。

劉備苦笑道:“本初兄位高權重,天下大事俱需參詳,備安能隨意登門誤了大事?何況相見不在早晚,今日能見,備已無憾。”

袁紹點點頭,也不糾纏,撩起衣袍跪坐下,看著李澈,忽笑道:“北芒山中救天子、殺閹宦的大漢棟梁李明遠,今日還是你我第一次正式見面吧?”

“袁司隸過譽了,下官不過微末之功罷了。”李澈有些摸不準袁紹的想法,拱手自謙道。

袁紹點點頭,斟酒一杯,對李澈笑道:“紹愚蠢自大,險些鑄成大錯,全賴李侯三人奮不顧身,才讓天子轉危為安,謹以此酒,謝李侯扶保社稷之功。”

李澈頓時一驚,袁紹竟然直截了當的承認了是自己害得天子遇襲,這是什么操作?一時失措,竟沒有舉杯回應。

袁紹也不以為意,笑道:“無需如此驚詫,為家族計,紹不可能于御前認罪、也不可能受三司會審,畢竟紹自己就是三司之一。”

漢代三司,即廷尉、御史中丞與司隸校尉,袁紹順勢來了句冷笑話,李澈也只能報以“呵呵”了。

“但錯了就是錯了,有時候還真是不吐不快,若埋藏在心里,且不說所受煎熬,還容易將錯誤誤認為是正確的。

子曰:‘過而不改,其為過矣’,如今在座都是聰明人,紹也無需遮遮掩掩,說出來反而心里痛快些。畢竟,諸君也沒有證據給紹定罪。”袁紹若無其事的笑道。

而觀劉備與曹操的反應,都是苦笑點頭,贊同袁紹之言。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中平六年,遷操為濟陰太守。

——季漢書·世家第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