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一百零一章 忠義立身呂奉先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雒陽西郊,天色已然昏暗,天子、太后還有公卿們也都已經回城,一處涼亭內卻迎來了一道鬼祟的身影,其左顧右盼,彎腰屈膝,似是極恐被人發現。

“行蹤祟祟,讓吾如何相信汝等能助吾成事?”一道極不耐煩,充滿諷刺意味的聲音傳來。

循聲望去,卻見一名身高八尺有余,體格健碩的男子正以雙手抱胸的姿勢斜倚在一根梁柱上,這人正是呂布。其神情似譏似嘲,只是額頭與臉頰上的青腫讓其顯得頗為滑稽。

來者身高不足七尺,容貌短小,卻神情自若,對于呂布的譏嘲不以為意,淡笑道:“卑下是為貴人們做事的,自然要小心謹慎,卑下死不足惜,誤了貴人們的大事,那才是大罪,希望尊駕也能明白這個道理。”

“你……”呂布勃然大怒,抄起身邊的馬槊指向那人,怒道:“吾翻手便可取汝狗命,汝焉敢如此無禮?”

“貴人也能翻手間讓尊駕成為喪家之犬,尊駕何以敢如此跋扈?”

針鋒相對,呂布一時語塞,臉色青紅交加,進退兩難。

沉默了半晌,那人笑道:“話,要心平氣和才能談,尊駕以為然否?”

有了臺階,呂布順勢收槍,抱拳尬笑道:“先生所言甚是,是布失禮了,九原呂布,字奉先,見過先生。”

“卑下鄭奇,一介小卒,無字之人,有辱呂君清聽。”言雖自鄙,卻神態自若,無半分卑下之情。

呂布甚為好奇,問道:“先生如此膽色,言談舉止亦非凡俗,何以……”

鄭奇笑道:“出身卑鄙,蒙貴人不棄,方能于雒陽立足,呂君過譽了。”

呂布肅然起敬,他向來認為自己是因為出身不好,才不能盡展才能,封侯拜將。如今見到鄭奇,頗有些感同身受,嘆道:

“出身……出身,似布與君,才能勝過某些庸俗之流何止百倍?卻只能碌碌終老,為一下吏,何其不公也!”

“如今大好機會擺在呂君眼前,只需襄助貴人成事,以呂君之能,封侯拜將亦是常事。”鄭奇神情熱烈,以非常富有感染力的言語蠱惑道。若是李澈在此,恐怕腦海中立刻會蹦出兩個字“傳銷”。

呂布一開始也只是抱著一線希望而來,但見這鄭奇言談頗為不凡,心中已是信了七分,拱手問道:“請先生教我。”

鄭奇微微瞇眼,笑道:“董卓一介西涼鄙夫,卻窺伺公卿之權,行縱匪之實,罪在不赦。只是因為車騎力保,方能茍活于世。

但大將軍、太傅、袁司隸等人無不對其咬牙切齒,痛恨至極;便是天子也知其野心,其遲早必遭清算。呂君如今與董卓走的太近了,難道不擔心被牽連進去?”

“先生是代表哪一方而來?”呂布心生警惕的問道。

鄭奇輕笑,不經意間從腰間露出一塊牌子,呂布瞳孔一縮,繼而大笑道:“先生何不早言,布亦深知卓心懷不軌,只是礙于被其欺瞞,上了賊船,如今回天乏術罷了。若有先生身后的貴人作保,布愿為朝廷除此奸賊,使社稷復安!”

“貴人亦知呂君心懷忠義,且才能卓著,才愿意給呂君指一條明路。愿呂君勿要辜負了貴人的一片仁心啊。”鄭奇對呂布的態度非常滿意,頷首笑道。

呂布肅然而立,深揖一禮道:“布素以忠義為立身之本,除董賊以安社稷,此乃布之夙愿,愿君勿疑。”

鄭奇卻連連搖頭,失笑道:“不不不,董賊不過疥癩之患,不足為貴人之憂,卑下提及董賊,不過是心憂呂君前程,呂君可莫要顛倒主次啊。”

呂布一驚,連忙告罪道:“是布失言了,有負鄭君美意,有誤貴人深意,鄭君勿怪。”

“無妨無妨,呂君亦是一腔忠心,奇豈會怪罪呂君?只希望呂君謹記今日誓言,當貴人有需之時,呂君能效仿絳侯與獻侯,行忠義之舉啊。”

聽見鄭奇將自己比作西漢開國功臣,絳侯周勃與獻侯陳平,呂布臉色激動的通紅,大聲道:“得鄭君此言,布雖死無憾。愿提手中之槊,立不世之功!”

鄭奇笑道:“呂君弓馬嫻熟,英武絕倫,合該建功立業。

當年絳侯亦是以織薄曲為生,常為人吹簫給喪,后來一朝得遇高祖,方才功業有成,雖伊尹周公,無復加矣。

愚以為,如今得遇明主,呂君未來的功績,雖絳侯獻侯,無復加矣。”

一頂頂高帽子,砸的呂布暈頭轉向,活了三十多年,他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稱贊。

周勃陳平,那是一手保住劉氏江山的不世功臣;伊尹周公,那是如神話傳說一般的人物。

一想到自己被人比作這樣的英杰,呂布看著鄭奇,越看越順眼,胸中一口意氣,只覺得生出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感覺。

哧哧的喘著粗氣,呂布臉色通紅的道:“請貴人與鄭君放心,布斷不會有負二位!”

“如此便好!”鄭奇輕輕頷首,轉頭看了看天色,笑道:“時辰不早了,奇要回城復命,便就此別過了。”

呂布深揖一禮道:“那布便不送鄭君了。但有所命,鄭君差人來言便是,布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來日功成之時,布再大擺宴席,以謝鄭君!”

鄭奇也肅然回禮:“那大事便多賴呂君了,來日封侯拜將之時,還望呂君莫要忘了鄭某這貧賤之交啊”。

“茍富貴,必不忘!”

呂布目視著鄭奇的身影緩緩消失,轉身提槊上馬,心中豪情萬丈,忽的一陣夜風刮來,呂布生生打了一個激靈,熱血頓時去了三分,摩挲著下巴,心中若有所思。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線★★★★★

鄭奇,雒陽游俠,少放蕩無行,后有所改,以言辭犀利、膽氣絕倫而聞于巷里。

中平六年,奉太后之命往說呂布,以膽略使布敬服,布時誓以忠義,愿為君王效死

——英雄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