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十二章 蹇碩伏誅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李澈明白了,不是何進被人穿了,而是玩雙簧呢,還給自己戴了個大帽子。

不過這個大帽子李澈還真的需要,何進后面跟著的這些都足以說是天下知名的名士,是士族代表。

這文士既然如此夸贊李澈,必然已經過了所有人同意,這些士族很快會把李澈的名聲傳播到大江南北。

全天下人都會知道李澈禁宮斥宦的光榮戰績,這對未來的幫助非比尋常。

不過看來荀攸沒有告訴何進等人自己對士族的不齒,他又是什么意思?

而何進如此做法也算是有誠心了,畢竟士林之中的名聲太重要了。

李澈壓下火氣,對著何進回禮道:“大將軍言重了,一者,大將軍于澈有舉薦之恩,有恩當償。二者,閹宦為天下公敵,澈亦憤其禍國殃民。且家師亦曾有言‘士宦不兩立’,澈不過遵循師命罷了,大將軍何過之有?”既然已經和閹人撕破臉皮,還不如徹底押寶何進,反正別跟他一起進宮就是。

然后又對著那文士道:“尊駕之言贊譽太過,澈受之有愧啊。不知尊駕高姓大名?”

那文士身高七尺,面容方正,方鼻闊口,身上的衣袍簡單樸素,還打有補丁。他笑道:“在下華歆,字子魚,平原高唐人士,現為尚書郎。方才在下所言句句發自肺腑,絕非虛言相欺。”

華歆,好像又是一個歷史名人,不過李澈有些想不起來他的事跡,似乎是曹操的重臣,想來也是個人才。

李澈突然變臉道:“子魚兄,汝等欲害大將軍?”

華歆一臉茫然的道:“明遠何出此言?我為大將軍所征辟,自然對大將軍忠心耿耿,何談謀害?”

“汝為尚書郎,荀公達和李某兩個黃門侍郎,后面幾位看起來也都是朝廷命官,卻群聚大將軍府上,意欲何為?莫非真要讓太后以大將軍為王莽?”李澈聲色俱厲。

他也確實有些想不通,何太后正在疑心何進,何進正該閉門不出,甚至可以花天酒地的享樂。誅宦是共同的目標,沒了何進照樣能把人都串聯起來,何進卻反其道而行之,腦子燒壞了?

卻見眾人忽的大笑起來,荀攸笑道:“攸之前便已說過,李明遠慧眼如炬,爾等如此做法徒然惹人小瞧。”

何進身后一人聞言頗為不忿:“荀公達,他也沒猜出我等為何齊聚,不算,不算!”

“逄元圖,如此作為有些引人恥笑了。”荀攸笑吟吟的打趣道。

李澈見眾人如此表情,微微皺眉思索,片刻后眼神一亮,道:“蹇碩伏誅矣?”

眾人面面相覷,這下是真的有些驚訝了,有人問道:“李侍郎何以知之?”

李澈笑道:“大將軍心腹之患不過是十三宦官罷了,只有除去一患方能得太后之妥協。十常侍之首的張讓方才還欲殺澈,那唯有蹇碩伏誅,諸位才會齊聚于此。倒是在下自大,小覷了諸位才智。”說罷便作揖賠罪。

他確實小看了這些人。李澈發現自己現在還只是一個無足輕重之人,即便沒有自己的參與,何進依然誅除了蹇碩。

自己之前還沒有成為何進腹心,所以未得相告,甚至被當做了迷惑十常侍的誘餌。

今天和張讓劃清了界限,何進也是徹底認同了自己。

何進身后一名面容端正,神情嚴肅的中年文士卻是搖搖頭道:“李侍郎未曾小覷我等,是我等無能,即便蹇碩伏誅,大將軍也不該如此張揚,正當韜光養晦,安撫太后。是我等勸諫不力,方有此錯。”

所有人都苦笑起來,何進一臉尷尬,賠禮道:“伯求兄,進知錯了,然誅除蹇碩之事各位俱有大功,卻都不要錢帛,進著實慚愧,故而借為李侍郎賠罪一事設宴款待諸位,也將李侍郎介紹給諸位認識,各位都是賢良有才之士,且同朝為官,正合親近。”

那中年人聞言面色稍稍緩和,嘆道:“能得見李侍郎,確實不虛此行。”

何進連忙道:“天色將晚,夜間寒冷,各位還是入府一敘吧。府內已設宴席,酒也已溫好,正待各位入座。”

中年人又一皺眉,道:“天下未定,萬民仍在水火之中,雒陽城外不知多少饑寒交迫的平民,大將軍卻還大擺宴席?”

荀攸見何進臉色一陣難堪,連忙解圍道:“何公,大將軍一向勤儉,俸祿也多有拿去救濟城外百姓,府內用度您也是看在眼里的。此次也未大擺宴席,只是三五小菜,以酒助興罷了。”

何進確實多有救濟貧民之舉,也向來表現的很勤儉,這也是他能征辟來諸多人才的原因,圍在他身邊的這些人并非空談之士,全都是實干家。他們的官位大多不高,都是如黃門侍郎一般的位卑權重,確實在為天下安寧而努力。

何伯求念及此處,對何進拱手致歉:“下官失言了,請大將軍降罪。”

何進也拿這個老頑固沒辦法,何伯求是他好不容易求來的賢士。此人資歷很深,與三君之一的陳蕃交好,在第二次黨錮之禍逃難時仍在幫助別人,士林交口稱贊,袁本初也與其結為好友。

黨錮初解時雖然只是小小的司空屬吏,但沒人敢輕視他,三公府議事時都公推他為長者。如今為掌監五營的北軍中候,正可見何進信任。

他這時也只能搖搖頭,示意無妨,然后拉著李澈向府內走去。邊走邊說道:“這次誅除蹇碩還要感謝明遠,明遠舉薦的關云長和張益德確實是萬夫莫敵的勇士,正是他們和夏侯兄弟,還有袁公路手下的紀靈聯手,加以曹孟德和袁本初謀劃得當,才得以誅除蹇碩。”

何進四日前便讓曹操做說客征調了關張二人,當時劉備和李澈也猜到了是何進準備動手,卻沒想到來的如此之快。

何進并不信任十常侍,因此以李澈入宮來吸引住十常侍注意力,所有人都以為他現在陷入憂懼,只想安撫太后。卻不料其人竟如此果斷出擊,直接除掉了蹇碩。

蹇碩雖然也是太后的敵人,但其與何進恰好構成平衡,在開始疑心何進后,何太后反倒是不再急于除掉蹇碩,與何進的利益聯系出現了裂痕。

如今蹇碩伏誅,何進在曹操和袁紹的助力下掌控了西園軍,真正做到了權柄滔天,太后也不得不示好,故而阻止了張讓誅殺李澈。

李澈不由得一陣嘆息,漢末群雄沒一個好相與的,即便是謀士出謀劃策,何進能如此果斷的下定決心也足稱優秀了,自己反倒是小覷了天下英雄。

李澈略一沉吟,頓時覺得不太對勁,環顧一圈后問道:“那怎的不見曹校尉和袁校尉?”

荀攸輕輕拉扯了下李澈,李澈發現何進臉色一陣難堪,略一思量,明白曹操和袁紹必然是與何進起了爭執,可能是因為曹操袁紹想擴大戰果,將閹宦連根拔起,卻被何進阻止。何進如今擺席設宴,也是為了表示自己準備息事寧人的意思。

李澈暗暗搖頭,隨即與荀攸一起轉移話題,一時賓主盡歡的一起進入府內。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