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十一章 呂韻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那少女見何進并不搭理她,頓時急了,也顧不得禮數,連忙喚住何進。

何進正要與李澈說話,頓感不悅,冷聲道:“呂主簿,此為汝女?何以如此失態?”

呂布額頭冷汗直冒,一把將少女拉到身后,單膝跪地告罪:“卑職教女無方,沖撞了大將軍和諸位,請大將軍治罪。”

何進一時有些憤怒,但念及丁原,還是強按怒火,正要讓人將他們驅逐出去,卻見荀攸一臉怪笑的走了過來。

在李澈眼中看來,荀攸悄聲對著何進說了些什么,然后何進眼睛一亮,轉怒為喜道:“奉先啊,汝女如何稱呼?年方幾何啊?”

呂布一懵,卻不敢怠慢,連忙回道:“回稟大將軍,小女姓呂,名韻,熹平四年出生,年方十四。”

漢代女子還未像后世一般,很多仍有名姓,甚至還有字。禮記云,女子十五笄而字,漢唐之時仍然有循古禮,如高祖呂后便是字娥姁。

“好好好,好名字。雖為女子,卻武勇不弱于人,正可見奉先家教有方啊。”

呂布是真的摸不著頭腦了,總不至于大將軍看上了自家女兒?沒聽說過何大將軍有好女色的傳聞啊。

何進輕咳一聲,正容道:“呂韻,汝可想建功立業?”

圍觀人等一臉茫然的看著何進,李澈甚至懷疑何進是不是剛剛被人穿了,前言不搭后語,剛才還嫌棄呂韻是女子,要趕她走,這會兒又問是不是想建功立業?

呂韻卻是管不了那么多了,也是單膝跪下,抱拳道:“回稟大將軍,在下正想建功立業,報效國家!”雖是年輕女子,言語形態卻如男子一般干練。

何進撫須,面上頗顯滿意,笑道:“這里正有一樁大事,還需汝來為之。”

“請大將軍示下。”

何進卻是示意士卒都退開,然后一把將李澈拉了過來,其人面似文士,但畢竟屠戶出身,力道不小,李澈根本掙脫不開。

何進指著李澈道:“這位是明遠先生,現官居黃門侍郎,天子近臣。”

呂韻一臉茫然,脫口而出道:“閹人?”

眾人哈哈大笑,荀攸更是不顧風度的捧腹狂笑,呂布面色大變,連忙對著李澈請罪。

李澈臉色青紅交加,氣急敗壞的道:“不學無術!不學無術!在下堂堂七尺男兒,怎就成了閹人?”

何進強忍住笑,搖頭道:“李侍郎并非閹人,而是正經的名士弟子,士林新貴。且李侍郎為人剛正不阿,方才在禁宮之內直斥閹宦,足稱士人楷模。”

呂韻尷尬一笑,連連抱拳請罪。李澈卻是一時難堪,拂袖不言。

何進又道:“正因為李侍郎常常出入宮禁,又怒斥宦官,某很是擔憂其安危啊。某麾下百萬,勇士無數,卻都是男子,不可擅入宮禁,汝身為女子卻無此慮。若汝有意,某當上稟太后和天子,允你隨李侍郎出入禁中。汝意下如何?”

李澈這邊一臉茫然,正待開口,卻被荀攸從背后捂住了嘴巴,根本掙脫不開。

呂韻一臉為難,回道:“大將軍,這便可建功立業?在下武藝精湛,弓馬嫻熟,且略通韜略,何以讓在下做區區衛士?”

何進故作不悅道:“汝可知李侍郎方才直斥的閹宦是何人?那閹宦便是十常侍之首的張讓!”

呂布和呂韻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一臉震驚的看向他們眼中“弱小”的李澈。張讓為十常侍之首,宦官中權力第一人,權傾朝野近十年。縱然如今權力削弱,但也能讓無數人心驚膽戰,這弱不禁風的文士也敢當面怒斥張讓?

何進頗為滿意二人的反應,笑道:“汝為女子,若要參加勇士大會某也需給天下人一個交代。汝若能保護好李侍郎,某也才有理由說服天下人。”

“謹遵大將軍之令!”呂韻思慮了一會兒,咬咬牙,渾然不管呂布的眼色,毅然應了下來。

“好!快人快語。汝明日可自去永和里李府報備。某以大將軍之名征辟汝為節從虎賁。此為軍令,軍令如山,違令者斬!汝今后當行衛士之責,只尊李侍郎之令,其余人等哪怕是皇親國戚、諸侯之尊,亦可不奉其令,汝可明白?”何進霎時間變得聲色俱厲,對著呂韻厲聲言道。

李澈卻又是一陣茫然,自己什么時候多了個府邸?不是一直和劉備他們寄居在曹操府上嗎?都快成寄生蟲了。可惜這下不僅荀攸,又來了一個文士制住了自己。

李澈突然感覺自己很討厭漢唐風氣,讀書人還練什么武?說好的“君子動口不動手”呢?

呂韻神情鄭重,大聲答道:“卑職謹遵大將軍令!”

何進輕輕點頭,笑道:“奉先,汝與汝女先回去吧,汝教女有方,某當致書丁建陽加以賞賜。”

呂布是丁原的主簿,即丁原屬吏,丁原便是他的主公,何進要賞他也需先經過丁原,否則容易引起誤會。

呂布一臉茫然,不知道自己這算不算賣女求榮,渾渾噩噩告退離去。

待到呂布父女離去,荀攸和那文士終于放開了李澈,李澈只是怒視荀攸,想也知道何進突然變卦必然是荀攸剛才附耳出的主意。

荀攸一臉笑意的說道:“呂韻,名美人更美,才子配佳人豈非千古佳話?明遠何以發怒?”

李澈恨不得一拳砸在荀攸臉上,那種母暴龍,怕是一巴掌就能把自己扇飛,你荀公達還不是怕了?自己就是從朱雀天闕上跳下去,跳進洛水去找宓妃,也不會看上這么個說話跟男人一樣的母暴龍!

這時何進走上前來,對著李澈深施一禮道:“因進一己之私,陷先生于險地,進有負先生,此乃進之過也。進已擺席設酒,愿向先生賠罪。”

李澈這下是真的傻了,今天怎么一個個畫風都不對啊,你這一點都不何進,李澈很想抓著何進來一句“天王蓋地虎”。

這時,剛才和荀攸一起制住他的文士卻走上前來,拱手道:“大將軍此言大謬,大將軍安危與大漢氣運息息相關,若大將軍稍有不測,吾等大計將毀于一旦。”

又轉身對著李澈深鞠一躬:“故,李侍郎所為乃為天下人而為,可稱大仁大義大勇,非大將軍一人負李侍郎,乃天下人負李侍郎也。”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