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二十三章 君明何須慮王莽(起名無能了)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明斷天啟
與此同時,雒陽南宮明光殿,劉備與盧植正侍立在殿外等候天子召見。

劉備略帶茫然的掃視著這片東漢帝國最奢華的建筑,哪怕已經在南宮中任職了數日,他依然對這片宮闕感到不適應。

十數年前雖然曾經在雒陽居住過,卻從來沒有機會踏足這片宮殿。

因為雒陽城是有內外之分的,廣義上的雒陽包括了內城周邊的郭區,而一般平民便是居住在郭區里。郭區外是沒有城墻的,只有護城河,劉備當時便是居住于郭區。

而狹義的雒陽城,便是這片東西長六里十一步,南北九里一百步,被城墻包圍在內的內城。其內包括了皇帝和后宮居住的北宮,皇帝和中樞辦公的南宮,皇家園林濯龍園,武庫和太倉,還有三公等達官貴人的府邸,以及專供貴人購物的高級市場南市、馬市和金市。

劉備當年能進入內城還多虧了曹操等人的身份,自然沒有資格踏足這片戒備更為森嚴的宮城。

而如今身處這大漢的權力中心,劉備心里并無激動,反倒是一片茫然。若從這片宮室來看,大漢朝仿佛還正處鼎盛之時,其內宮殿鱗次櫛比,亭臺樓閣數不勝數。大漢朝的皇宮綠化還做的非常好,皇宮內道路兩旁郁郁蔥蔥,仿若花園之景。若只看這片宮殿,誰又能想得到這個王朝已經走到了末路。

十常侍把持朝政,擅權枉法確屬事實,每一個都是千刀萬剮難贖其罪,因而很多人都認為殺了十常侍大漢便能政治清明,君明臣賢的渡過難關,重還大漢盛世。

然而在劉備眼中這都是笑話,殺了十常侍就能政治清明?士族本身也是看不上外戚的,只是閹宦比外戚更惡心,兩害相權取其輕,所以選擇了和外戚一起誅除閹宦,這正是東漢王朝百年來的的政治輪回,士族、外戚、閹宦,任何一方強大了都會招來其他兩方的聯手打擊。

現在三角形的勢力對峙明顯已經不穩,外戚在士族幫助下其聲威之盛已經接近了當年的十常侍,所欠缺者不過是太后的寵信。但士族此時仍然扶持何進,原因卻是在于宦官的特殊性。宦官權力來自皇帝,其興盛只需極短的時間,不像外戚和士族需要花費時間從底層做起。

中常侍這個兩千石大員,其并非朝官,皇帝是可以隨便賞賜給別人的,只要他沒了下面。

正所謂痛打落水狗,若不把宦官直接打死,然后逼太后和小天子簽訂城下之盟來限制住宦官勢力,士族害怕反受其害。

而當宦官誅除之時,便是士族向外戚發動攻擊之時,屆時必然又是一場血雨腥風。

“天下何時能安啊。”

劉備一驚,轉頭望去卻見盧植也在掃視皇城,其稍顯蒼老的面容緊緊皺起,臉色頗為不滿。

隨著其視線望過去,劉備看到了道路兩旁和宮殿前無數的銅器,頓時恍然。漢靈帝可能是將對銅錢的喜愛延伸到了銅,其在位期間頗喜銅器。天下紛亂,民不聊生之時依然下令鑄造了為數眾多的銅器用以皇宮裝飾,也難怪盧植看到后面色難堪。

再看看盧植的臉,劉備又是一陣酸楚。他記憶中的盧植是十幾年前的時候。平定九江、校勘石經、海內聞名,其時盧植正是雄姿英發,其風采卓然,傲立于世。

如今的盧植已然顯得垂垂老朽,其還未到知天命之年便已發須皆白,臉上也有了一道道皺紋,唯獨其眼神依然銳利,如劍鋒一般。

盧植看見劉備的表情后微微不悅:“玄德何以做此小兒女態?徒惹人笑!”

劉備只是不語,表情卻越發難過了。

盧植卻是明白了其心中所想,但礙于禁宮之中耳目繁雜,只能搖頭不言。

這時一個小黃門躬身走出,宣道:“宣尚書臺尚書盧植、尚書令史劉備覲見!”

盧植帶著劉備趨入大殿,兩人對何太后與天子行禮,隨即盧植入席跪坐,劉備卻沒有這個資格,只能低頭站著。

“盧尚書,汝等何意?大將軍何意?”待盧植坐下,何太后卻是立時疾言厲色的開始質問。

她確實慌了,誅除蹇碩本來是一件好事,然而這件事沒有經過她,何進甚至刻意瞞著她。

蹇碩是她故意留下的,甚至暗示十常侍暫緩動手,便是因為王莽之事讓她心生警兆。再加上其母舞陽君與同母兄何苗的蠱惑,何太后漸漸不信任何進,意圖維持一個平衡。

如今蹇碩既死,何進再無掣肘,十常侍無兵無將,天子又還幼小,根本無法抗衡何進,她擔心何進行王莽之事。

盧植卻是不緊不慢的回道:“太后此言何意?”

“蹇碩何罪?”原本視蹇碩為不共戴天之敵的何太后竟然說出這種話,何其荒謬。

盧植嘆了一口氣,避席而起,持笏奏道:“蹇碩罪三。其一,不敬天子,擁兵自重。其二,挾持王駕,意圖謀反。其三,心懷不軌,謀害重臣。此三罪,罪大惡極,不誅不足以振朝綱。”

何太后冷笑道:“恐怕還有一論吧,不誅不足以震懾吾母子二人!”何太后重重一掌拍在案幾上,身邊的天子嚇得一哆嗦,卻不敢多言。

“太后,容臣直言,大將軍終究與太后有血緣親情,自順帝以來,大漢外戚再也沒有這般合適過了。如今社稷有累卵之危,生靈有倒懸之急,太后正當與大將軍勠力同心,扶保天子,安定江山,中興漢室啊!”盧植對著何太后深深一禮,繼而大聲勸道。

何太后只是不語,一直冷笑,身邊的天子卻忍不住道:“可是這些天,張常侍他們一直給我講王莽,這王莽似乎也是前漢帝王的親戚啊;車騎將軍他們也說大將軍想當王莽,還說張常侍他們是家臣,是能信賴的。”

“此乃奸佞!”盧植勃然色變,大聲怒斥。

繼而又道:“漢室興盛,何慮王莽?若文、景在世,王莽可敢有篡逆之心?昭宣本已中興,而前漢衰落,正是起于元帝寵幸宦官弘恭、石顯。閹宦之輩,大多心思陰邪,結黨營私,殘害忠良。其人不讀詩書,不明是非,無治國之能卻操持朝政,正乃天下之害!大將軍殫精竭慮,欲誅盡閹宦,還天下以清明,天子何以反信閹宦之言,讓忠良寒心!”

天子吶吶難言,何太后也是一時失語。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